馬素珊護士的印象

馬素珊 不凋的紅玫瑰 人間最美的天使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楚蓉 見於花蓮基督教門諾會醫院網站「關於門諾」 門諾人

馬素珊於1993年榮獲第3屆醫療奉獻獎 (丁玫琦專訪見)


馬素珊(Susan Martens Kehler),加拿大人,生於1927年,畢業於美國舊金山大學護理研究所,1958年來台(按:1957年10月22日抵基隆),將其所學貢獻於台灣的東部民眾,為當時台灣少數及東部唯一的護理碩士(按:1964及1970年,分別利用年休假,去美國獲得社會科學的學士學位,及護理教育的碩士學位),強調全人護理,建立門諾醫院優良的護理傳統,創辦門諾護校;長庚醫院創辦時,獲邀為護理顧問。在台灣奉獻三十多年歲月,1992年退休返回加拿大。馬素珊是一個典型的門諾人,只求付出,不求掌聲。  

春天來時,最早送來消息的不是院前院後次第綻放的玉蘭、迎春、風信子,也不是黃的、紫的,像小酒杯般玲瓏剔透的番紅花。  

春天來時,最早送來消息的是美麗的馬護士-馬素珊小姐。  

馬素珊素來不愛沈寂的冬季,每年時序更迭的季節,她總是比別人早一步在冬才剛走,春才乍現的時候,就迫不及待的把春意穿上了身。記憶中,馬護士除了一襲潔白的護士服,總穿著搶眼的大紅大綠與繽紛亮麗的西式洋裝,她的穿著正如她的風格──明快、愉悅、永遠令人印象深刻。

父親為最鍾愛的女兒祝福說:「去吧,做個最好的護士為上帝服務吧!」  

嬌小、練達的馬素珊早在1958年,就隻身從遙遠的加拿大來到1950年代、百廢待興的台灣後山──花蓮。對她而言,選擇以醫療傳道為終生職志,並不是一件 容易的事。因為頂著護理碩士的頭銜,她的前景正是燦爛,因為雙親已經老邁,初戀的男友對她的抉擇也十分不認同,加上母親一直以沈默表達著不悅,馬素珊只有 暗暗祈求上帝為她開一條出路。  

和雙親道別的時候,是北國飄雪的季節,馬素珊的父親臥在病榻上為最鍾愛的女兒祝福,他說:「去吧,做個最好的護士為上帝服務吧!」馬素珊果然沒有讓父親失望,她的確是人間最美善的白衣天使,是在黑暗痛苦的角落為上帝點上明燈的人。

我們的心隨她而雀躍,嚮往著她的鮮活、明亮愉悅。  

孩提時初識馬護士是在一次聯合的青少年營會上,她穿著讓人眼花瞭亂的白底紅花衣裳,坐在古老風琴前,將一首曲風嚴肅的聖詩彈奏得繽紛熱鬧。她似乎極不滿 意青少年們沈冗的拍子,因此表情豐富、手足舞蹈的一邊伴奏一邊兼任指揮。她時而高聲讚賞,時而閉目陶醉,時而著急的索性站立起來或興奮的跑到台下,擁抱正 在高歌的孩子說:「你們真行,唱得太好了。」她的率性和真誠深深感染著年少的我,一整個下午,我們欣羨的談論著她獨特的風格,我們的心隨著她而雀躍,嚮往 著她的鮮活、明亮與愉悅。  

在醫院的長廊上,馬護士銀鈴似的笑聲總是比她的腳步聲早些傳來,病患們聽見她的笑聲和刻意捲舌的京片子,總是倦意全消的引頸等候她把陽光和喜樂帶來。在 護理人員極度缺乏的古早時代,馬護士不畏艱難的開設門諾護校,造就一批批純良、無怨無悔投身護理的白衣天使。在馬校長的感召之下,門諾護校的少女們明白了 「為主服務」的護理精神,並且身體力行的實踐著護理之美。  

人間最美的白衣天使馬素珊,始終滿懷著赤子之情,雀躍、賣力的執行著上帝賦予的護理使命。從清晨到深夜,她總是一襲白衣、一朵滿溢的微笑,奔波在病患之 間。她為病患祈禱,暗暗為剛剛痛失丈夫的婦人繳交醫療費,為流著滿身膿瘡又行動不便的老人沐浴更衣,抱起生病的孩童唱著母親的催眠曲,更淚流滿面、中英文 夾雜的痛斥那個因酗酒而多次進出醫院的年輕病患。她宛如一朵四季盛開的紅玫瑰,在上帝的花圃裡燦爛的吐露芬芳。

從她玫瑰般粉紅的雙頰,我們了然她的幸福,她是人群間最被簇擁的一顆明星……。  

素來明快能幹的紅玫瑰馬素珊小姐,有一項眾人皆知的弱點,就是懼怕鼠輩。早期正值療傷止痛階段的台灣,衛生落後不在話下,老鼠當然四處橫行。馬素珊驚見 老鼠而高聲尖叫之際,鄰舍們早就習以為常,他們知道金髮碧眼的馬小姐又和鼠輩們照面了。多年之後,當她回想過往,要為三十年的台灣歲月畫上註解的時候,她一定一臉嚴肅的說:「我愛台灣的一切一切,除了老鼠……。」  

1980年,山茱萸謝盡、扶桑正在含苞的季節,馬護士緊緊的和情如家人的朋友、同僚擁別。是年盛夏,馬護士報平安的親筆信函在同僚間傳閱,她的字裡行間 充滿著一貫的幽默喜樂,加上令人絕倒的親筆中文:「……想念你們,大家都好(好)不好(好)呢(呢)……?」讓人在歡笑之餘,又格外格外的思念她了。思念她的笑聲、思念她的敬業、思念她騎著偉士牌機車在街巷上奔馳的身影……。  

久久的睽違之後,馬素珊挽著新婚伴侶郭彼得牧師,翩翩來訪故舊,從她玫瑰般粉紅的雙頰,我們了然了她的幸福。儘管歲月在她臉上刻下了風霜,儘管她在腳踝 動過手術之後,走起路來有些遲緩,她仍是人群間最被簇擁的一顆明星,是上帝的花圃裡最紅、最耀眼、最芬芳的紅玫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