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動人的故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 《憶往事看神能》19977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89-94


  這「王家」並非指深居王宮,過著富貴奢侈生活的王室,卻是指著居住在偏僻山地的王姓兄弟。但是他們在貧窮中所顯出的虔誠、恩愛的親情,比皇族更高貴,更使人敬佩。  王清好雖然是山地青年,他的情義不輸任何人。他聽道後,為要感謝上帝的恩愛,就向本村的人傳揚福音,建設教會。 他對雙親的慈愛念念不忘。14歲前,父母相繼亡故,他負起了養育弟妹的重任。二弟王上春長大後成為國小教員,為報答兄哥之大愛,犧牲自己的青春,金錢和健康,培育兄哥的兒女。傳為族人稱讚的美談。 

一、初次入山傳道

 我到關山,最初在神應醫院內每週的聚會講道外,自19482月起,我就帶木下先生入山傳播福音,在人地兩疏,加上語言不通的山地,耍開拓傳道,談何容易!感謝主,曾當過警員的木下確實幫助我很多,他不但可為我翻譯,也可為我帶路。難能可貴的,因他曾任警員,不但不受各地派出所的為難,相反地,為各地原住民所尊敬,所以所到之處,無不順利。

  最初我們到延平鄉中野村。第一夜,中野派出所的警員很客氣地接待我們,並敲鐘召集民眾來派出所辦公室聽道。在二十多名聽眾中,有一位青年很認真專心的聽講。他就是王清好,年約20,身材矮小結實,目光煥發,有很聰明的容貌。

  第二天我們轉移陣地,到靠近村社的鄉長家聚會,晚上有三十多名前來聽道。王清好也來參加。

  聽眾雖然喜歡聽講道、唱短歌,更喜歡看彩色的聖經掛圖。在布農語堙A圖畫與相片是同一句話(Haningo),因為在他們單純的眼光中,兩者都是真實事物的寫照。

  雖然他們很有興趣的來聚會,但對信仰的決志卻保持距離,採取觀望態度。惟獨王清好表示決心信主,因他父母亡,家境窮困,忽然發現了慈愛的上帝而心懷寬慰。以後,每主日,他獨自到鹿野參加阿美族的禮拜。後來他禁不住內心的喜樂,熱心向村民傳道,建設禮拜堂,成為延平鄉第一位傳道人。 

二、手足情深

  親相繼去世時,王清好的年齡才14歲。在悲傷、孤單、窮困的原住民家庭,面對著父母留下來的5歲妹妹(上妹)2歲的大弟,(上春),以及剛剛出生2個月的二弟(上弟),生活實在是個大問題。

  在此危機中,親友紛紛表示同情,要求收養3個幼小弟妹,但是年幼的清好不願再度嘗到親情的分離,謝絕了人家的同情,並說:「自家的事可自理」。他們一家四人以後的悲慘生活可想而知。

  14歲就要代理父職負起生活上的重擔耕種勞動外,還要兼任母職,照料幼小的三弟妹,尤其尚在襁褓中的二弟,其身心的勞累實在難以用語言來表達。

  經過漫長窮困和難熬的歲月,在王清好的毅力和耐心,愛心和親情之下,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們終於突破一切艱難,弟妹都長大了。大妹已出嫁。上春由師專畢業後任教員,上弟也成家立業了。因此王清好一家的奮鬥事蹟傳揚在全布農族之間。

三、弟報兄恩感動天

大弟王上春從小就是個優秀乖巧的孩子。自任國小教員以後就想要回報大哥養育之大恩。因為他二歲就失去親,對雙親的恩情一點都不知道,反而對大哥的慈愛、辛苦銘刻在幼小的心靈。所以當大哥為傳道獻身心,生活十分清苦之際,他就把大哥的三個小孩,接到身邊當自己的孩子來養育。

  國小教員的工作也不輕鬆,他又是一位負責的老師,白天教書,晚上準備教材及批改學生作業簿。他也是個美術家,有空就練習繪畫,他的作品曾入選於全國美術展。加上盡心照顧教導大哥的孩子,以致疲勞過度而病倒,住進了醫院三個月。

  想到了孩子的生活,心煩意亂,他待不到痊癒,竟抱病回校教書。勉強教了半年,病情惡化又住院了。沒住一個月,醫生宣佈救治乏術,命令退院。在病院昏迷多日,大哥才趕到醫院領回家。

  「人的絕望就是神的開始」

  大哥王清好為弟弟的病迫切祈求全能的主醫治。中野教會眾信徒也同心為此事代禱哀求主。王清好聽說彪馬族中有一位信徒有祈禱、醫病的恩賜,就專程敦請她來為弟弟祈禱。山胞心靈單純,相信上帝的話說:「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希伯來書四:16)

過了幾天,病況果然好轉,經過休養,雖然尚未根治,不久就能回校教書,照顧孩子。

  王老師所患的是可怕難治的腎臟病,因生活上、物質上的需要,及扶養大哥三個孩子,不得不抱病再教書,所以病況時好時壞,這樣繼續十年之久,他求治全省十一家大醫院,最後到榮民總醫院才得到痊癒根治。

  此間我數次在路上遇見他,他的臉色,包括全身皮膚都是像非洲人的黑色,身體也衰弱不堪。王老師說:「據我所知,凡是患過像我這種腎臟病的人都不在世了。尤其家境困難的病患,往往維持不了二、三年就結束了生命。」我也為他很擔心,只祈望有神蹟在他身上出現。

  不料,3年前,我再次在關山看到他時,他的臉色和行動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變成健康神采奕奕的青年了。他很高興地對我說:「感謝上帝從病魔中把我救出來。以前凡是我住過的醫院,醫生看我的病情莫不搖頭。現在,有些醫生還不相信患過絕症的我還在人間呢!,人人聽了,都說這是一件奇蹟。」

  王上春老師不但戰勝了病魔,更高興的是他能完成了報答大哥恩情的願望。

  現在大哥的三個兒女都有所成就,姪女已嫁師大畢業的優秀青年,長姪子已成家立業,次姪子也進入了大學的窄門。

自從進入小學教書就開始培育三個姪子,又疾病纏身,精神財力一掃而空,因此王老師的終身大事一直拖到去年,他47歲時才結婚成家。

   他說:「我雖然犧牲了寶貴的青春,但好比球賽中的隊員,為使人進分,不得不做犧牲打也為此而感欣慰。我要對認識我的人說:「這完全是上帝所做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