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傳牧師 (1916-1963)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牧師撰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北部教會大觀 1872-1972》1972年 p. 666-667。

此文以「酒鬼變牧師」為題,見於胡文池撰《憶往事看神能》初版 1984年5月台灣教會公報社 p.129-133,新增訂版 1997年7月 人光出版社 p.95-99。 有「布農族保羅」之美稱的劉傳(Talibang)牧師,於1963年5月25日早上在其所牧古風教會牧師館去世、享年48歲。


劉傳牧師(1916-1963)是布農族最初的傳道人,第一位布農族教會的創設者,也是第一間禮拜堂的建設者。雖然他的傳道生涯只是14年不算長,但是他所留下來的影響與美好的腳蹤卻使很多族人至今仍念念不忘。

劉傳牧師的祖先原來住在中央山脈的深山堙C日本人統治台灣不久就因政治上的需要,強迫他們遷往山下。那時候他父親的家族一共有三十多個人,但一到平地來只剩下三個人。那時劉傳只是三個月的嬰孩,而且不到一年他的母親就去世,因此他被一位瞎眼的姊姊用地瓜養大。

他生下來身體矮小、衰弱,就被命名「Ta li bang」意思是晚熟過時的果子,也因只吃地瓜營養不良,常患病倒床,家人及村民都輕視冷待他。

他沒有享受過父母的慈愛、家庭的溫暖,只在衰敗的家庭中過著貧困、悲慘、冷落的日子,以致自小就鄙視自己的命運,成長以後對每一個人都起反感、怨恨。因此,自暴自棄,目中無人,也不怕死,常常與人打架,連人人懼怕的日本警察他也敢罵他們。在他記憶中他3次拿起蕃刀要殺人,又一次其堂兄被人殺死,在其心內激起了怨恨,報仇之火。

到了青年時期,身體轉弱為強。他聰明、勇敢、雄辯,他的能力被日本人重視,而被提拔為青年團長。得到權力後,藉故任意毆打別人,以洩其對人類的恨氣。雖然如此,光復後被選為第一任古風村長。但是生活目的只為酒色,每天酒醉倒地,以致家貧如洗,一無所有。可說是一位標準壞人。

他曾與三位女人結過婚,至于非正式的結婚有過多少次誰也不知道。第一任太太因受其虐待,以致厭世自殺。第二任太太為他生了一個女兒。他在外醉酒回來時,常常打罵太太,所以她害怕幼兒受災,常常看他回家醉酒時就帶幼兒跑到山上過夜,在樹林內睡覺。山上蚊子多又兇,母子所受的痛苦可想而知。最可憐的是,這位母親,因長期受到身心的折磨後忽然病倒,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淚後飲恨離開心愛的女兒死去了。

一、酒鬼傷害女兒

有一天下午,劉傳與酒伴飲酒,大醉之後搖搖擺擺地回到自家寢室睡覺。稍後,4歲的女兒由外面回來,看到親愛的爸爸睡覺,要向他撒嬌,大聲叫著「爸爸!爸爸!」並用手搖醒他。此時,正享甜眠的這位酪酊酒漢,一時失去理智,震怒如雷,竟然拿起一支木棍,對準女兒的背部大打幾下說:「可惡,你敢吵我。」馬上又睡著。可憐的女兒大叫一聲「唉喲」後即時倒地。幸好,他的女兒命大沒有死,可是也倒床一年後才能起來行走,但已變成駝背。雖然以後經過多次治療也沒有復原,年歲增加也沒長大,身高一直在4尺以下。

二、向女兒謝罪

1949年,劉傳信主以後對把女兒打成廢人的事深感痛悔。有一次看到鄰近一位小姐,和他的女兒「春花」同樣年紀卻長得亭亭玉立要出嫁,一時感概萬千很激動地對自己的女兒說:「春花,爸爸很對不起妳,把妳打成這副可憐的樣子。假若我早就信主,妳就不致這樣了。」話尚未說完,他因傷心,淚流滿面,大聲哭泣不停。一旁的人,見此情景,莫不流出同情的眼淚!

三、向村民熱心傳道

1949年1月,我們為玉里附近布農族,開了一個講習會在玉里教會。目的為教授布農白話字及教理。鄉長贊成我們的建議,叫各村派人來參加。劉傳以為布農人應該學習布農的字,所以親自來參加。

對人間的恩愛饑渴的劉傳,一聽到神的慈愛,喜出望外,猶如久旱遇到甘霖,即時接受了。不能等到5日間開會完畢,到第3天的晚上,趕回古風村,傳報福音給村民聽了。閉會後即帶我到清水、古風、崙天佈道。到禮拜天也一定到富里本省人教會參加禮拜。

他入信以後不斷向村民見證,不久就有30個人入信,到同年10月和信徒蓋一個木造教堂開始集會。這是布農第一個教堂。

四、到處傳道

劉傳,不負其名「傳」,不但在本地傳,也時常到各地傳福音。有一次到延平鄉傳道時被警察扣留。因為當時的縣長是日本佛教大學出身的佛教徒,聽見有人入山傳道,就下令押送他去台東警察局拘留10天。但是他被釋放後,白天繼續在田園向工作的人傳福音,夜間聚集慕道友到甘蔗園堿膍s聖經,講道,他的熱情感動了很多人。

他講道很有力量,因為信主以後他本人徹底禁酒、禁煙、禁偷、禁淫,並且與他的仇人和解,因此不再怨恨別人。聽道的人也都相信他的話確實能救人。

他益發熱心傳道,之後還召集了幾個青年到高雄縣,南投縣兩地同族中佈道,鼓勵各地初信的信徒更熱心事主。

他雖然只受過日人4年蕃童傳習所的教育,但是天資高,竟能理解日語文言文的聖經,又熱心佈道,因此我就推薦他到玉山神學書院受造就二年,以後參加教師訓練班,於1958年2月,應自己培植的古風教會之聘為牧師。

可惜這一位上主之忠僕,有布農族保羅之美稱的劉傳在1963年5月25日早上在牧師館讀經中,於8點左右因心臟麻痺而瞌然急逝,享壽僅48歲而已。

5月26日禮拜天下午2時,在古風教會為他舉行隆重嚴肅的布農區會葬,列席者有平、山地牧師、長老執事、信徒一共300多人,在偏僻山村,交通連絡皆不便中竟有這麼多人參加喪禮,可知思念他的人實在不少。

他在家人的心目中為晚熟不像樣的果子,卻在神的恩典下,成為布農族初熟美好的果子,為人所喜悅,神所重用的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