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祖父(蘇火爐)與雙親 (蘇慎終、蘇楊謙美)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蘇慶輝牧師筆記 黃俊泰整理 見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新店教會網站 人物介紹
蘇火爐 蘇慎終 蘇楊謙美

我的父親蘇慎終(1937年到1946年間擔任新店教會執事)於明治39��(1906)出生在新店的基督教家庭,在我的祖父蘇火爐(1925年至1947年擔任新店教會長老),祖母施氏罔的六個兒子中排行老四。

 據後來嬸嬸模糊的回憶,祖父年輕時曾被綁匪綁票勒索贖金,蒙外國傳教士救助解圍,因此開始上教堂。不過也有親戚說祖父從福建來台之前,已和基督教有所接觸,所以遭綁匪勒贖,無親無故可以幫忙的情況下,求助於傳教士。但這些說法因祖父那一代的人已經蒙召回天家,無法證實。

當時,我們住在新店街尾,祖父從事茶葉買賣,家裡有一棟大房子,裡面有烘培茶葉的大房間、 女工揀茶的大廳、製作紅茶的大機器房,從農家購入的生茶葉都在這裡加工製為紅茶、烏龍茶或包種茶,然後轉賣給大稻埕的茶葉貿易商。房子大看起來似乎很有錢,其實這些房子和土地都是向瑠公圳水利組合租借的,所以小時候看到水利組合的人在我家庭院擺設祭壇祭物拜天公,很訝異,不解為何在我們基督徒家庭的庭院祭祀,後來才知道原來連庭院也是租借來的。

父親蘇慎終很用功,學校成績很優秀,所以公學校畢業後,進入開南商業學校,接著單槍匹馬渡海到日本留學,就讀於京都高等商業專門學校。在那20世紀初,台灣教育還不普遍,讀小學的人很少,讀到中學的更是鳳毛鱗爪,渡海到外地留學的,則幾乎屈指可數。 我的母親是蘇楊謙美(1931年到1946年間擔任新店教會執事,19461951年被選為教會長老),外祖父楊福春傳道師1874-1914是台南神學院畢業的傳道人, 外祖母洪不則畢業於長老教女學,所以我外祖父母對她的宗教教育很嚴格。可惜外祖父還未封牧成為牧師就因病與世長辭,我從未見過他的面(有關楊春福傳道師的生平請參閱《信仰偉人列傳》楊士養編著 人光出版社;傳道楊福春小傳)

母親畢業於長榮女學校,在校期間跟隨宣教師學會彈風琴,彈奏技巧很好,因此受邀在教會擔任司琴工作,後來和剛從日本留學回來的父親結婚,當時父親在專賣局高雄支局上班,參加教會聖歌隊而與母親認識。1924年父親接到馬偕所建的新店教堂被大水沖毀的消息時,立即捐款50元,祖父則捐了100元,這在當時可是好幾個月的薪水。

父母婚後不久,受祖父之召喚回來新店幫忙家務,從事茶葉買賣,母親因而轉到新店教會事奉,同樣在教會擔任禮拜司琴,並且還在主日學教課。她很熱心傳揚上帝的福音,記得每次教會有聚會,無論是主日禮拜、祈禱會或其他聚會,她都會帶著聖經聖詩,順著到教會的路上,挨家挨戶邀請鄉親到教會參加聚會,會友很佩服她的熱忱,都叫她「謙美桑」。

後來父親被說服擔任新店庄役場(今日的市公所)的「助役」(副庄長),開始到庄役場上班,對新店地方的開發和發展非常盡心,貢獻不小,但也可能因此埋下禍因。

台灣光復後不久,有天晚上全家都就寢了,忽然傳來尖銳的叫開門聲,全家都被吵醒,父親去開門,沒想到闖進三個披著斗篷的中國兵,軍服質料比一般中國兵好很多,可能是憲兵,沒說明原因,也沒拘票,就持槍將父親抓走,全家頓時陷入困惑及恐懼之中,只能在母親的領導下,一起禱告祈求上主保佑。
第二天開始,母親每天到處探詢父親的下落,直到晚上才帶著疲憊的身體回來,馬上又到教會找莊丁昌牧師討論,商量對策,並且一起禱告,希望能讓父親早日獲釋。

後來查到父親被關在舊日軍砲兵隊軍營裡(民主紀念堂舊址,當時稱「營邊段」,一度是陸軍總部所在地),被拘押的半年中沒有起訴,也沒有任何審判,後來不幸染患赤痢,直到病重才被釋放住進醫院,但當天晚上就蒙主恩召升天了,享年40歲。從此養育五男一女,共六個年幼小孩的重擔就落在母親身上,那時我還只是初中(成功中學)二年級的學生,她只好拋頭露面託親友找工作,幸好在省立盲啞學校找到教師工作,由於她在教會有主日教學的經驗,得以順利取得教師資格。但這樣一來,我們只好離開新店,搬到大龍峒盲啞學校宿舍,不過她顧及新店教會無人司琴,每逢主日仍然搭公車遠迢迢回到新店幫忙司琴,那時每趟單程就要轉車兩次,耗時兩小時。後來李龍修長老要在城中區開拓城中教會,母親才轉到城中教會幫忙,也被選為長老,終身服事主。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