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慶輝:在東京台灣教會的牧會工作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蘇慶輝撰 《傳福通訊》 財團法人平安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2008年6月 p.9-15


今日在海外的台灣人基督教會,分佈於亞洲、南北美洲、歐洲、非洲,澳洲和紐西蘭等地區,一共約有150間教會,其中最早創立,歷史最悠久的是,日本東京杉並區荻窪的東京台灣教會,自1925年1月25日開設以來,已經超過80年了,我曾在這個教會,自1979年起牧會工作9年之久,下文就是我對那段牧會生活的回憶。
一、牧會工作
離開東京台灣教會快20年,然而教會會員的面貌,今日還會浮現在眼前,很懷念他們。八十多年之前,教會、聚會的形成是由台灣到東京讀書的基督徒留學生開始的;今日大部分卻是二次大戰前後,從台灣移居日本的人,以及後來去日本的留學生。
居住日本的台灣人,都歸化日本,且有日本姓名,但是他們都盼望和同鄉台灣來的人相見,一同用母語台灣話來敬拜上帝。他們都是很優秀的人士,做醫師、學者、事業家,在社會上相當成功。曾經數算過教會倒底有幾位牙醫,結果竟有15人之多。據說今日日本醫師已過多,可是在1985年之前,在日本有叫做「無醫村」的偏僻地方,所以從台灣或韓國,聘請終戰前日治時代醫學院畢業,有醫師資格的人,去無醫村從事醫療工作,所以在東京台灣教會,也有幾位這種無醫村的醫師。
這些醫師多半都住在離東京很遠的窮鄉僻壤,擔任醫療任務,所以為著前來教會,必須搭乘公車和電車,換車三、四次,單程需要三、四小時才能到教會,然而���主日都不遲到,比一般會友早到教會,主日禮拜後,全體一同午餐,午餐後他們�������上回去,好像很匆忙,但是對他們來講,禮拜日來教會是很大的樂趣。
一個四月的主日,教會要開一年一度的會員大會,沒有想到,前一天開始下雪,已經堆積了七、八公分高,過了一晚,結成很滑的冰,很危險。早晨我在鏟除通往二樓禮拜堂階梯上的積雪時,心中暗想,今天的會員大會,恐怕出席人數會不足而流會。但是當我抬頭看環八國道時,卻看見在無醫村工作的江守謙長老老夫婦倆,正緩緩地走過來,連他們都來了,我從心中大聲喊出「哈利路亞讚美主!」,會員大會開得成了。江守謙長老夫婦住在栃木(TOCHIGI)的鄉下,要換電車四次,才能到教會的。邱主生長老夫婦,特地在東京新宿租了一個房間,禮拜六下午工作結束以後,從秩父的的深山下山,到東京租厝住宿一晚,次日來荻窪禮拜堂參加禮拜,吃過午餐後,立刻回去,為禮拜一的工作做準備。
在日本長大的第二代,在我牧會那時候是中學生,高校生,他們每一個主日,都認真地來教會。今日已經長大,從事和父母相同的職業,做社會人在社會上有所貢獻,他們結婚建立家庭、養育孩子,看到他們會覺得日子過得很快。令人掛心的是第二代的信仰,我做一個傳道人,常常為這些人煩惱,思考有甚麼好辦法幫助。有人不大喜歡到台灣教會,就介紹他去日本教會,起初會去幾次,後來就不去了。也許教會對他的關懷不夠,或是他自己太敏感,覺得被藐視、歧視,最終便離開教會。
東京台灣教會的長老執事們,對教會服事都很熱心,充滿著傳福音的熱情,他們也很願意奉獻,不但為自己教會奉獻,也會為別的台灣教會支援奉獻,是心懷寬闊的人,會友兄弟姐妹也會踴躍奉獻,他們在荻窪買土地建立紅磚二樓禮拜堂,在原宿分設了原宿教會,後來遷移到代代木,又去池袋建立美好的教會禮拜堂和牧師館,荻窪的教會也買了一棟房屋,做為牧師館,這些都是信徒的熱心奉獻的成果。
教會的週報,起初是禮拜三將原稿交給印刷行,禮拜六再拿回來。教會買了影印機以後,就由青年們手寫後用影印機印刷,影印機很方便,常常印製各種東西,以至於耗損很大。記得在我離開以前,已換購了兩台,當文字處理機(WORD PROCESSOR)開始上市時,教會馬上買了一台來用,因此週報就容易閱讀多了,為著週報能更好讀,更美化、更充實,非常熱心與用心。
教會的會員資料,長老會(小會)議事錄,役員會(長執會)議事錄等,整理得不完整,所以為著整理這些簿冊,長老會的書記們,吳希禮長老和黃文星長老,盡了很大的力量,希望說明、記載教會過往歷史的記錄,能珍惜寶貴收存。
為著聽不懂台語講道的人和在日本長大的第二代,當時就把禮拜改為雙語禮拜,用台語講道時,就翻譯成日語,用日語講道時,就翻譯為台語,外來講道者時,就由我自己翻譯為日語,或是翻譯為台語。其中黃文星長老、郭安三執事和蘇芳美執事的翻譯特別棒。過了好多年後,聽到當時的擔任翻譯的同工道謝說:「讓我有機會學習翻譯,很感謝。對我大有益處。」聽見這話,非常高興。曾有一度在禮拜日下午,開辦純日語禮拜,幾個禮拜後,因為聚會人數太差才停止。
東京台灣教會的創立紀念日,是1月25日,但是創立60週年(1985)時,為避開1月時期的寒冷,延後至5月的五旬節(聖靈降臨節)那主日,才盛大的舉行感恩禮拜。那天日本的台灣教會,全體一同聚集,敬獻感恩禮拜。特地從美國西雅圖,邀請前任的蔡一信牧師在禮拜中講道。日本基督教團總幹事,中鳥正昭(MAKAJIMA MASA-AKI)講祝詞。參加的人,每人得到一本台語白話字(羅馬字)聖經,聖經的表皮,用金字印刷,「東京台灣教會設教60週年紀念。主後1985.1.25」贈送這本聖經以及豐盛的便當,使大家都非常高興。
我和內人常去探訪會友,甚至太常去訪問,擔心會被責難。但是大家都非常歡迎我們,當然我們也會去訪問住在租借屋的留學生,也訪問在無醫村服務的台灣人醫師,到秩父的深山裡,茨城、栃木(TOCHIGI)的農村,千葉房總半島的南端,太平洋岸等地,常花費了兩三天時間去訪問。他們看見牧師來拜訪很高興,因此盡力款待我們,使我們心中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們要慰勞上帝的僕人的熱誠,實在讓人感動。想一想就明白,他們為著來教會,從那麼遠的地方,換電車和公車好幾趟,費了好多時間才來教會,實在要向他們鞠躬、佩服表示敬意。
二、照顧留學生
從故鄉台灣渡海來日本留學的青年學生,常常聚集在東京台灣教會,我們把照顧這些台灣留學生,幫助、鼓勵他們讀書,畢業後再回台灣,看為我們的使命。他們每週六傍晚聚集在教會,對他們來講,這是多麼快樂的事,因此很少有人會缺席,夜晚青年們一同分享品嚐、輪流負責的台灣料理,然後參加查經班和聖歌隊練唱,晚上就住宿教會,實在是很可愛的年輕人。
台灣原住民排灣族的鄭秋雄同學,就讀東京農業大學以前,寄來入學志願書請我去農業大學找指導教授,我就帶著他的申請資料,去找教授好幾次,為著他來日本的入境手續,我做保證人去入境管理局辦理。當他帶太太和小女兒,一起到東京時,我也和他一同去找寄宿的地方,做租屋的保證人,以後也好幾次去訪問他們,照顧他們。他取得博士學位回台灣時,據說台灣的報紙,大篇幅地報導,因為是第一位獲得博士學位的原住民。聽見這消息時,我好像自己得到榮耀一樣的高興,我想他在台灣一定有努力活躍的貢獻他的能力。
每年都有好幾個到武藏野音樂大學進修的台灣留學生,他們發揮他們的音樂技能,在教會司琴或擔任聖歌隊指揮,有時會為著爭相事奉而爭吵,有一次有人向我抗議,說我未曾安排他在大月司琴,卻給某人都排在大月司琴,起初我不明白,大月小月是甚麼意思。後來我才知道,大月就是有聖誕節、復活節等節日的月份,他想要發揮一下,我想到在別的教會,琴手缺乏、找不到司琴的人,但是在這裡,搶著要司琴的人太多,成為困擾,覺得很懷念。
身為牧師,我常去探訪留學生,幫助他們尋找住屋,做保證人。在日本要入境,入學,要租屋,打工等,任何事情都要保證人,因此我做了好多留學生的各種保證人,蓋章在很多保證書上面,可是從未發生過問題。他們都很守法守規矩,我也做留學生父母的代理人,去參加他們的入學典禮和畢業典禮,畢竟父母在海的那一邊,辦理出國不容易,所以我常代表他們的父母去參加相關的典禮。
一個深夜,忽然聽見電話鈴響,趕快拿起話筒,聽見在某留學生在台灣的母親著急的聲音,表示在東京留學的兒子,好久沒有音訊,不知近況如何,很掛慮,拜託我去了解、照顧一下。父母用國際電話關心孩子的親情,使我十分感動。第二天趕快去探望那位留學生,告訴他儘快和父母連絡,不要讓父母掛念,我也打國際電話回台灣通知那位母親,孩子很好,請安心。
後來從台灣到日本短期留學的年輕人漸增,他們要去日本語學校上課,或學插花、學造花、學烹飪、學園藝等,學習手藝技能的年輕人,常要陪他們去購物、做翻譯,生病時和他們一同去醫院看病。另一個深夜,有位來日本不久,還不大懂日語的女孩子,打電話來哭訴肚子疼,想去急診,請我帶路。聽見這事,讓我們也緊張起來,那時末班電車已經收班了,內人就叫計程車,趕快去她住宿的地方,帶她去醫院為她翻譯。這些留學生,學成回台後,屢次接到他們寄來的信、聖誕卡、結婚照片,或孩子的照片。風聞他們的出色發展,我也覺得萬分快樂,感謝上帝。
三、接待賓客
記得和家人從台灣到東京台灣教會的第一天下午,突然有三位不認識的中年男人,要求借宿教會。他們自我介紹說,是從台灣到日本旅行的牧師,其中一位會講台灣話,另外的兩位是講北京話的。我以前擔任過長老教會的傳道幹事,和傳道委員會主席,所以長老教會的牧師,差不多都認識,但是這三位我都不認識,當時我心中疑惑著,後來才知道,是別教派的牧師,他們來住宿三晚,接受我們溫馨招待。當時還不知道,那是我們在東京台灣教會的第一批客人,接下去差不多就不停地接待台灣來的賓客。無論如何,到日本觀光的人,前往美國或歐洲來回,路上經過那裡的人,會來借宿,台灣人還不習慣在飯店,或旅社過夜,就來找免費過夜的地方。那時候東京台灣教會還沒有牧師館,二樓是禮拜堂,一樓是我們的住宅兼青年的活動場所,和主日學教室,我們就讓客人在主日學教室過夜,人多時所有的活動場所都要利用。我們為賓客準備床舖,提供早餐,準備浴室等,牧師娘也很辛勞,連兩個女兒也無法安定生活。
有一個晚上,那時內人因台灣的長老教會女宣道會慶祝創立60週年,受邀回台灣,巡迴各中會講道,所以不在家,家裡只有兩個小女兒和我。夜晚九點多時,聽見敲門的聲音,打開門看見年老的女牧師李幫助牧師,和她親戚李洸洋長老,迎接入屋裡後,他們就告訴我,剛從台灣飛來羽田機場,現在來到這裡,我問他們用過晚餐嗎?沒有想到,回答說:「還沒有,請隨意拿一些吃的給我們吧。」聽到這話,使我心中著急,因為附近的餐廳或飲食店,都關門了,教會前面的超級市場,也打烊了。沒辦法,只好從櫥櫃找出兩包生力麵,加些蔬菜,做簡單的晚餐,招待他們,就這樣,沒有事先通知,忽然來訪的客人不少。
來客有時會要求我們陪伴他們去觀光或買東西,例如 退休牧師十幾人,從台灣來時,由內人帶他們去迪斯尼樂園。有次各中會議長十多人,去美國短期進修旅行,回程路上來東京,就非常用心款待他們,因為他們都年輕,日本話一句也不會,所以要觀光東京或購物,都要陪他們,在地下鐵東西線,從日本橋到九段時,在電車裡算了人數好幾次,都少了一人,迷路就麻煩了,我吩咐車內其餘的人在九段站下車,站在月台等待,絕不要跑走,接著我馬上搭回程電車去日本橋站,幸好沒搭上車的他,還站在月台等著。
又在銀座的百貨公司,三越或松板屋買東西時,因為陪人買東西實在很累,我叫他們自己去各樓層自由找合意的東西購買,我會坐在一樓的椅子等待,兩個小時後回來就好,過了一會兒,我發現他們聚在那邊,好像在商量甚麼,我就走過去,問他們有甚麼困難,才知道不會日本話,不敢去買東西,沒有辦法還是跟他們,繞行各樓做翻譯買東西,一天下來當然非常的疲憊不堪。
客人來時,常常帶台灣的茶葉包來送,以至於在我們家有許多茶包,我開玩笑說,可以開賣茶葉的店舖了,為了解決這些茶葉,送給日本友人或信徒,都相當受歡迎。
四、開拓傳道
東京台灣教會的長執,是充滿傳道精神的人,長執開進修會時,討論到「傳道」的題目,會達成結論才停止。為了方便事奉散居廣大東京區和其近郊的台灣人同鄉,眾人深覺應該設立更多佈道所,因此我們就成立開設佈道所委員會,積極開始設立佈道所的事工,接連在好幾次主日禮拜之後,請全體會友留步,為此召開說明會,得到信徒們的贊同,又為此事工舉行祈禱會,求上帝的應許和帶領。
佈道所是開拓傳道,需要有做火種的信徒,這是很切實的事,所以以荻窪的教會為母會,決定割愛長執三分之一,信徒三分之一歸屬佈道所,在教會一宣布這事之後,馬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決定去佈道所。
我們曾去日本人教會拜訪,也到過文化中心等,為的是商量借用場所供佈道所做禮拜,可是都碰壁,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最後講華語的國際教會會友,熱心的華人丁惟柔姐妹將她在原宿的大樓地下室,免費借給我們開設佈道所,我們為此感謝上帝,也感謝丁姐妹。舉行佈道所開設感恩禮拜後,遂於每主日下午聚會禮拜,佈道所的名稱,叫做「原宿台灣教會」,荻窪的母教會的長執和信徒,有些人上午在自己教會,下午又在原宿教會參與禮拜。
荻窪的母教會切割出信徒三分之一,一時使得聚會人數看起來減少了,但是一兩年後,人數增加回復原來的狀況。而原宿教會也進步成長,覺得需要有駐堂牧會的牧師,就從台灣聘請我神學院同學張清庚牧師來教會。張牧師的努力,和信徒的獻身事奉,在代代木買大樓又把它出售,終於在池袋建立了四層樓的堂皇禮拜堂,做為母教會的荻窪的長執信徒,每次都不吝惜,努力奉獻幫助。
雖然路途遙遠,每主日仍從埼玉開車來荻窪參加禮拜的牙醫黃安石(星原安石)是長老,也有意在住家的川越,創設佈道所,起初在黃長老住處二樓的客廳聚會,人數增加無法容納後,在我們離開東京教會之後,建立的教會稱為「川越教會」,從台灣聘請陳明星牧師牧會,又買土地,自力蓋禮拜堂,願主祝福。
在千葉的佐倉,也有牙醫盧俊雄長老開放自宅,開始做佐倉佈道所的聚會,兩年後,在千葉市從JR千葉車站,走路約十分鐘的地方,買了一棟二層樓的日式房屋,二樓做聚會所,一樓做牧師館,取名為「千葉台灣基督教會」,後來在已辦退休的張清庚牧師鼓勵下,買了一棟大樓,稱為基督教大樓,教會也搬到這大樓裡。
這些教會常常一同舉行各種活動,雖然只有幾個教會,也組織中會,形成像長老教會的型態,有牧師會一同研究傳道方針。每年春天,舉行聯合野外禮拜,我很懷念在三鷹的國際基督教大學(ICU)舉行的野外禮拜,當天的禮拜,禮拜後的午餐,康樂遊戲,很快樂,是非常好的交誼,ICU大門口兩旁的櫻花路樹,當時櫻花正盛開,掉下來的花卉,蓋滿全地,好像花卉地毯一樣,非常的美麗,到了秋天,就在箱根等名勝,舉行聯合靈修會,是各教會輪流主辦的。
五、教會墓地
東京台灣教會在我去赴任以前,就有建造教會墓地的計劃,我赴任之後,馬上決定在高尾的奧多摩靈園,買地造墓,在建築契約書用印後,好幾次和教會長執去看建築的過程,這個墓地是王鐘銘牧師和黃萬益長老的提議,長執會和教會會員大會的贊成,才開始進行的計劃。差不多十坪的狹窄土地挖深,於地下造納骨的好幾層架子,在那架上,算起來可以收納一千二百個骨灰罈之多,使我驚訝,意料之外、從沒想到的是,在義大利進口的壯麗大理石墓碑上,第一個刻上的名字竟�������議建造教會墓地的黃萬益長老。
每年復活節下午,在墓地舉���的追思禮拜,令我印象深刻,不單單遺族,連信徒也很喜歡參加,奧多摩靈園環境整理得非常美麗,春天花開時節,有時在那裡舉行追思野外禮拜,禮拜後一同用便當,做遊戲,也許會讓在台灣的人吃驚,怎麼會在墓地遊玩。說實在,我在美國洛杉磯的墓園,看見小禮拜堂,正在舉行結婚典禮時,也讓我大吃一驚,我們會想,做喪禮用的禮拜堂,怎麼可以舉行結婚典禮,總以為是不吉利的呀!
六、和其他教會的交誼
八十多年前,東京台灣教會創立初期,是獨立不屬於任何教派的,今日卻是歸屬於日本基督教團,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後,中國大陸赤化,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宣佈獨立,進行接收各國的中華民國駐外機關,東京台灣教會害怕也被接收,因而加入日本基督教團,隸屬於東京教區西支區。(西支區後來成立東京西教區,教團的教區是中會,支區是區會。)我在任的時候,盡量努力出席西支區所有聚會,連婦女會的聚會,也由內人做帶頭,積極鼓勵教會婦女去參加,台灣教會的婦女,可能是日語不太流利,所以對和日本人的聚會,出席不大踴躍。為了打破這隔離之牆,我們相當用苦心,在西支區的牧師會,我也為日本牧者講解台灣教會歷史,增加彼此的了解與認同。
日本基督教團和我出身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締結宣教協約的友好教派,每年輪流在台灣和日本舉辦宣教協議會,教團選我做台灣關係委員會的委員,協助準備開會有關事宜,開會期間做翻譯,又將台灣寄來的文件,翻譯成日文,教團出刊的「台灣通信」,撰文介紹台灣教會,好幾次教團事務所來電話,探聽關於台灣和教會的各種消息。有牧師從台灣來訪時,我就帶他們去教團事務所拜訪,表示敬意並增深交誼,我也做日本基督教團總會議員,和日本基督教協議會的議員,多次參與會議,也做台灣來賓的翻譯。
當我們一家人要離開日本,飛去美國時,不但東京台灣教會的長執和信徒特意來到成田機場送行,在機場還看到好幾位日本各教會的代表,也來送行,使我非常感動,甚至在芝加哥一年以後,忽然收到日本寄來的包裹,一公尺十公分長的圓筒,是日本基督教團總幹事中鳥正昭牧師寄來的。打開來看,是一張世界著名的日本雕刻印版繪畫家所刻劃,「耶穌為門徒洗腳」的大張繪畫,中鳥牧師寫著說:「為了感謝您在日本時為我們所做的。」使我們非常感動,我就趕快去訂製鏡框,掛置在客廳牆壁上。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不但和日本基督教團結盟,有宣教協約關係,和日本其他教會,也有很親密的交誼,我成為我教會與基督兄弟團、日本耶穌基督教會、日本基督教會和日本合同教會等教會的橋樑,在東京還有幾間講華語的教會,我們也和他們一同成立祈禱會,又一年一次舉辦聯合靈修會。
現在高田馬場台灣教會,已經和荻窪一樣加入日本基督教團,不過我在荻窪牧會時,這個教會是屬於另外一個教派,即使這樣,我們認為同是台灣教會,所以與他們也有很好的往來交誼,他們教會建堂募款時,我們也邀請當時的教會牧師,鐘子時牧師來講道,同時鼓勵弟兄姐妹,為他們的建堂奉獻。
七、老牧師對牧會的影響
牧會所在的教會有老牧師參與聚會時,要不是對現任牧會者非常有幫助,就可能會成為很大阻礙。我在東京台灣教會牧會時,有一位曾經在台灣他教派牧會的王鐘銘牧師,已經退休移民到東京開壽司店。每一個主日都會來參加主日禮拜,也會盡力奉獻,他很愛傳道人,常常邀請我們夫婦去他的壽司店吃日本料理,甚至也會給我們車馬費,他對教會事工從未發言批評,或提出意見,會友有事要和他商量,他都會教導他們去和現任牧師商量解決,他又好幾次帶我到著名的西裝店,叫我選擇喜歡的布料,又叫店員為我量身訂製西裝。他說牧師要穿得整潔漂亮,才不會被人看輕,很感謝他對我們的疼愛,教會裡有這樣的老牧師,實在是現代牧師的福氣,上帝的祝福。
相反的,若有一位退休牧師,還居住教會附近,偶而會來參加主日禮拜,就有可能很麻煩。他會對現任牧師的牧會,提出不同意見批評,長執對現任牧師好,他就嫉妒,會用想不到的方法來阻礙現任牧師的牧會工作,也許還會在會友中撥弄是非,讓現任牧師很困擾,甚至要續任投票時,挑撥會友投反對票,趕走牧師。對於教會中的退休牧師,牧會者要具備高超的智慧和能力。
美國、加拿大的教會,可能是基於長久以來的經驗,規定退休牧師不能再在同一個教會出入,以免干涉那教會的牧會事工,甚至規定要離開原教會所在地,到別鄉去居住。雖然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目前還沒有這種規定,但是退休牧師不要去干涉原先牧會教會的牧者牧會工作,這也是傳道人的一種禮貌(牧會倫理)。
在東京台灣教會牧會9年後,我得到美國芝加哥台灣教會邀請,赴美牧會。在美服事前後8年,又回到日本千葉台灣教會牧會3年,接著就申請退休返回台灣。我們夫婦做海外宣教師,一共20年,感謝上帝的帶領和保守,也感謝各地教會兄姐的鼓勵愛顧和支持。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