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過台灣 恩典數不完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蘇文魁撰 《滬尾江河 淡水教會設教120週年紀念冊》1992年10月 p.157-159;又見於蘇文魁部落格「從淡水的馬偕博士說起」,題用 「偕仁利和蘇進財的家」。 蘇進財,1911年1月15日生於廈門,1947年夏末來台,1948年和台北人鄭金治結婚,夫婦育有1男2女,即蘇文魁 (長老,妻林白蓮)、蘇慈惠、蘇淑芬。[*按:根據淡水教會記錄,蘇進財和鄭金治於1962年3月4日由汪宗埕牧師施洗]


1947年夏末,一艘由除役砲艇改裝而成的客貨小輪船駛出廈門,上面有26歲的年輕乘客,由唐山押運了幾件行李要回台灣給他的「少年頭家」。他身上除了一個用「鷹牌煉乳」空罐盛油飯充作便當外,幾乎一無所有。他這種旅程已有三趟了,但這次卻差點要了他的命,因正值颱風來襲,掌船的兩個美國「蕃仔大公」居然拿全船人的性命當兒戲,在 狂風暴雨中硬闖台灣海峽。他又暈又吐,那罐油飯根本無法下嚥。

就這樣把他折騰到基隆港。不過這趟船還有一項他始料未及的-這次 「唐山過台灣」是最後一次了。不久大陸淪陷,從未再回故鄉,這位青年就是淡水教會信徒蘇進財。

離鄉背井到滬尾

蘇進財1911年1月15日 生於廈門,一個典型中國式大家庭,家中排行第14。幼年家境經商頗稱富裕,但因各房兄弟眾多而鮮享愛憐,因而從小養成獨立、自主的性格。及其漸長,家道中落,十於歲時就出門謀生,在一家雜貨店(Kam-ah-tiam)當 「新儸仔」,由於能吃苦耐勞、盡忠職守,頗得頭家的信任和喜愛,他常向人誇說這個「少年郎全身都是鋼的」。一直到「七七事變」後,廈門被日軍攻陷佔領,他 才轉往鼓浪嶼。1945年日本投降,唐山與台灣來往一時大增,給廈門帶來一番新局面,因他離台灣最 近,其語言又是標準台語,在公、在商廈門人都相當吃香,如此,扭轉蘇進財一生的機會就來了。

有一次老頭家對他說,那曾在上海聖約翰大學唸洋書的少年頭家,已 被洋商派到台灣去做經理,那裡正缺人手,因此建議他去闖看看,況且故鄉實在難於謀生。他就此唐山過台灣,一直在美商「德士古石油公司」(CALTEX)服務了卅餘年直到退休。在這期間多次身歷險境,尤其「228」 事件中他幾乎喪命,幸而憑其機智脫險,冥冥之中上帝早就在垂顧他了。

離鄉背井在台灣奮鬥的他,靠著勤奮、節儉、逐漸成家立業。他在1948年和台北人鄭金治小姐結婚,生有子女三人。1959年 他們因工作單位的搬遷,舉家由台北伽蚋仔遷居淡水筆仔頭的臭油棧,對這片山明水秀的鄉鎮,他欣喜不已,從此這堣]成了他的故鄉,開始做淡水人。

患難化恩福

這期間基督並非沒有敲過他的心門,如少年頭家雷怡堂先生就是基督 徒,還有和他一起由廈門來台。既是同事、又情同手足的摯友陳添財先生也是位好基督徒,他和他的岳母曾多次向他傳福音,但所換得的只是辯駁和嘲笑,他們對他 的「鐵齒」莫可奈何。因多年的人生奮鬥,讓他體會到人唯有靠自已才是真,他不靠別人,更不靠鬼神,就是一般鄰居在燒香拜拜他都不屑一顧,何況這「洋教」。 但上帝自有其安排,祂的愛往不漏過他。

1961年4月16日,他在倉庫工作爬到七公尺高處,不留神踩了個空凌空墜下,摔的昏迷不醒,隨即被送到馬偕醫院急救,這一摔膝蓋破碎、牙床嵌入體內,並淤傷遍處,雖傷勢不輕但無生命危險。

平常被公認「銅皮鐵骨」的他,以為這只是場皮肉之痛,打著石膏躺 幾天就沒事了,但沒想到在躺臥之間,有一事改變了他和他的家。原來隔壁的特別病房,一位名人正在療養,她就是偕先生娘女士(馬偕之媳婦蘿絲仁利 Mrs. Jean Ross Mackay )。

偕先生娘非常有愛心,一有空就到各病房走動,傳福音、為人禱告, 動彈不得的蘇進財當然也無法「倖免」。他看到洋人居然能講這麼標準的台語,而且有平易近人,實在非常詫異(那年頭還是鮮事)。

火中抽出的一根柴

偕先生娘一知他是淡水人更是興奮,從此每次有淡水信徒來訪,她都會順便領他們到隔壁來看他。她的病房就此門庭若市,這種難却的的盛情,他實在過意不去。連偕先生(偕叡廉 George William Mackay )聞訊都扶杖到醫院來看他。

出院後,他以為所發生的事,不過如夢一場。不料這羣人卻窮追不捨 到淡水,他們才醒悟他們已不是「順道」來看他了。汪牧師、蔡長老、楊先生娘相繼來訪成了家中常客。他們還找來一位他的老朋友賴姓夫婦來敘舊,這對夫婦在蘇 進財的記憶中男酗酒ˋ女嗜賭,是對無藥可救的夫婦,但因著福音的改變已成新人,這種活的見證,留給他極深的印象。

對於教會的熱忱歡迎,他起先已扶杖不良於行來拖延,先讓孩子上主 日學,其次再讓蘇太太參加婦女會,(偕叡廉先生娘出院後還調它的長子文魁到他家考《無字天書》領獎)教會也毫不客氣的派人到家裡,教蘇太太白話字,教孩子 背聖經金句ˋ用《無字天書》。到此,他覺得實在不能再逃避上帝的愛了。在一場佈道會中,他撐著柺杖步入禮堂,當他腿傷完全康復後已是「上帝家裡的人」了。

1965年正逢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100週年,加入這個大家庭的他,在會友的鼓勵下,於3月7日 在汪宗程牧師主持下受洗 (*請文前按語),六月時並一起隨團參加在台南長榮中學的百週年慶祝大會。

歸主後漸漸感覺到基督在改變他的性情、他的生命,更體會到基督拯 救祝福他的家。他也發覺上帝不斷在提昇他們,以致跟未信主的親友一比較,劃了一到清楚的界線,到如今他每憶及蒙召前後,其光景真如聖經所說「火中抽出的一根柴」。

基層事奉

他在上帝恩典的激勵下熱心事奉上帝,幾乎成了他生命的一大部分。 他自認為學識不夠,因此勤奮於一切[打雜]事 工。每禮拜前他必提早到達巡視門窗ˋ排齊桌椅ˋ調整燈光ˋ時鐘ˋ更換聖詩典牌;擺收聖經詩ˋ摺疊喪ˋ喜事等等,逾廿年從不懈怠。有次牧師突然注意到懸吊牆 上的店風扇全部失蹤,而大吃一驚,經調查才知,他默默的按季節收入家中加油保養已有數年了。

由於他服務的熱忱有目共睹,因此在1971年被選為執事,但他自認為才疏學淺不適任職,而且侍奉神與當長執根本無影響,經多屆推辭,終在1980年遂其所「願」。

他的歸主,也影響了不少親友。如執事娘的弟媳ˋ妹妹也都信主;弟 媳陳麗月和侄兒都在本會;妹夫林子斌現為三重教會長老;其他親友也都在這支[福音大傘]下,多少沾點福音恩澤,當然他自己全家亦然。

執事娘事是婦女會相當活躍的同工,尤其在炊事方面的「馬大班」事奉,更是受歡迎。長子文魁現為教會長老,長老娘林白蓮在教會插花,侍奉已十餘年;長女慈惠、次女淑芬,都在馬偕醫院服務,出嫁後也都回教會禮拜,淑芬的先生也是教會執事;瑋鑫、攸如、偉博ˋ偉安的出世,更為這個家帶來無比的盼望與歡樂。

棕樹長青

今天老蘇執事在含飴弄孫之際,回想到他年輕孤單的到人地生疏的台 灣。因著偕叡廉夫婦這段機緣,現在不僅有了美滿的家庭,並且得著了基督ˋ加入教會這個愛網重重的大家庭,實在是感念上帝的恩典數也數不盡。如今他身體健壯 如故,事奉也如故;神祝福他就像聖經中神殿的棕樹(詩92:13ˋ13):在年老時仍滿了汁漿而常發青,且不斷的結果子。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