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蘇進安校長二三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梁唯真撰 「時間的美好印記-記蘇進安校長二三事」 《台灣教會公報》 3280期 2015年1月5-11日 p.23 雲彩見證。蘇進安是長榮中學第7任校長 (1973-2000 任職)。 

在台南教書那兩年是很快樂的時光。台南是精神與文化的故鄉,更是生活的好所在。那兩年,我與夫婿彥如都遇到好Boss,永遠的系主任葉海煙教授溫文儒雅、中文底子好得像古人!台南社大校長林朝成教授涉獵很廣、循循善誘,給予我們很大的空間發揮。更因為許多「祖師級」的國際學者到訪成大,像是環境倫理學之父羅斯頓教授、影響當代教會深遠的女性神學家盧瑟、地球憲章國際共同主席的孟柏蘭、漢學與宗教學學者那原道等,讓我們因為親炙大師學術功力之籠罩,「連呼吸的時候都是學問」!甚至我在博士論文寫作引用的重要著作作者Ryan Dunch,都在一通電話、驚喜的意外中,讓我有機會陪同他在台南拜會台灣教會公報社,與之晤談。
◆歷史之愛
在台南,更有一項好,就是長輩多。蘇進安校長是家族姻伯,也是長榮大學創辦人。因為聊到長榮中學的歷史資料館,聊到蘇校長、家祖父和賴永祥教授都是首屆歷史委員會委員,於是他親自開館帶領我們參觀長榮中學的博物館群。除了歷史資料館,還包括貝殼館、台灣文物館、蝴蝶館、化石館等等,這是台灣唯一一所中學裡頭,竟有博物館群的奇妙存在。比起南一中、建中毫不遜色的眼光與手筆,是對本宗子弟怎樣的期待,才願意以長年的蒐羅與募款,所做的投資啊!無怪乎長老教會的中學校,可以稱為「台灣通識博雅教育的搖籃」,無怪乎許多台灣老輩領袖都出自南北兩間教會的中學校。
很特別的是,在參觀歷史資料館的同時,總感覺蘇校長有種「交棒的釋然」:這個歷史資料館是承繼黃武東牧師開始的史料蒐集、分類、存放與展示工程,年逾八旬的蘇校長,心心念念的就是如何找到可以承繼歷史之愛的研究者。蘇校長興致勃勃地談到家祖父當年如何一同參與開辦該館,家祖母為其長子接生的事。看蘇校長站在家祖父瞇眼彎眉、淡然微笑的照片旁邊,露出充滿成就感的表情,遙想當年兩代老人家,是如何歡喜參與教會歷史的事工。那是家祖父晚年最後的參與,也是黃武東牧師生命中最後的努力!
◆辦學之愛
從這裡又談到早年產婆上山下海為人接生的趣事,那是剛剛好可以稱為「消失的產婆」的事件。早年,醫藥資源貧瘠,鄉下地方的孕婦要生產,都是接助產士(當時稱為「產婆」)到家中幫忙接生。身為台北醫專第一屆助產士班畢業的家祖母林新有女士,因此非常忙碌。同時是助產士與牧師娘,信仰力量加上醫療專業,讓許多信徒家庭心安。蘇校長談到,有次家屬以摩托車載著前往接生,到了目的地,才發現產婆消失了!原來是路面顛簸,產婆被震下車子,結果還要沿路回去「撿」產婆。
蘇校長還有一個以「子曰咖啡」為基地的長榮校友會,和年長校友聚聚,聊當年,聊現在,有時還幫忙處理一些事情。蘇校長畢業於台大經濟系,雖是留日派,但英文極佳,同班一位黨國政要常就教之。話說當年,蘇校長先在淡水工商管理學校任教、在雙連教會聚會,之後前往長榮中學任教。他好學不倦,在校長任內,運用寒暑假前往日本進修,取得博士學位。為了完成黃武東牧師等前輩「辦大學」的心願,以28年校長功力、以校友力量,集資40餘億,終至創校。
每次有人問道:「從高速公路開車到長榮大學,要在哪裡下?」我都會說:「看到『武東』就下!」──是巧合也罷,是故意也罷,經過「武東村」就會到長榮大學;所以,每次看到「武東」兩字,就懷念著長輩們辦教育幫助年輕人的苦心。
一個台大畢業生,從大專任教到轉任中學教師,克服調適問題,還成為讓長榮中學長足發展的校長,已是不易。認真對待長輩黃武東牧師的交代,成立歷史資料館、創辦大學,這些「加出來」的工,是用怎樣的心情拚命努力!更因著長榮中學承擔了長老教會歷史資料的保管與展示,才躲過了一場災難,今天仍能見到歷經宵小偷盜變賣、幾經遷移佚失而殘存的珍貴史料。因為就在史料移出南神不久,原來存放史料老舊的彰輝館因暴雨而屋頂崩塌。這些第一批史料是黃武東牧師親自從國內外蒐羅、整理分類的成果,其中帶著他對歷史的詮釋與評價。當一度欲將教會史料移至長榮大學大傳系位於地下室的舊攝影棚空間時,蘇校長身為大學創辦人卻清楚反對。一來,長榮中學地處便利,提升參觀意願;二來,台灣氣候多變,颱風、暴雨、水災、地震,史料館不應當設在地下室空間。
◆服事之愛
蘇校長常常說一句玩笑話,就是:「不錯也是錯」(袂歹也是歹,台語)。一開始,我們當成玩笑話,看他眼中閃爍幽默光芒,開心於駁倒晚輩。幾年來,幾經人事,方漸漸了解簡單話語中的深意。是啊!「不錯」仍是「錯」,「袂歹」仍是「歹」,這是提醒我們不要凡事「差不多就好」,很多事差一點就差很多,不算成功就是失敗,沒有贊同就是反對,沉默更容易讓我們變成「共犯」。人生,有些重要的事,要做,就像聖經的教導──「竭心盡力」、「做到最好」。若是不然,就坦然移駕,讓更有意願、更有能力的人,可以有發揮的空間。
和這些經歷20世紀的長輩互動,是一種奇妙的經歷。他們身上帶著時間的印記,一方面,他們就是歷史,在他們身上台灣教會史明明寫成。另一方面,時間站在他們那一邊,在身體漸漸衰殘的年歲中,仍然保有清明的頭腦,甚至擁有「大智若愚」的幽默空間。看著他們慧黠的笑容,有時會疑惑:誰是傻瓜?
他們是傻瓜,一生執著於一個理念,堅持在一個服事上;我們是傻瓜,當我們還看不懂為何他們如此執著的時候;上帝是傻瓜,因為祂選擇麻煩的方式,與人同工;抵擋上帝事工的人就是傻瓜,「螳臂擋車」將是歷史評價。
和一群甘願為上帝成為傻瓜的長輩學習,我們真正看見謝緯牧師所著墨一生的「戇人精神」,和使徒保羅一樣,學習為主成為愚拙。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