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水環獄中家書的信仰訊息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曹欽榮撰 「願上帝保佑!施水環獄中家書的信仰訊息」《台灣教會公報》 3182期 2013年2月18-24日 p.18-19 書訊。撰者為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董事兼執行長。 《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 曹欽榮、林芳微…等採訪 鄭南榕基金會•紀念館策畫 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2012年12月17日出版。 

施水環,1925年生,台南市人。弟弟施至成,台大畢業,因牽連「台大支部案」逃亡2年,一直躲在施水環宿舍天花板內。施水環因保護弟弟,再加上在台北郵電局服務時,認識同事錢靜芝、丁窈窕,牽連「郵電支部案」,1954年7月19日被捕。施家寡母信靠上帝,給予獄中的女兒信仰的支柱,施水環在獄中亦信靠上帝,後於1956年7月24日槍決,施至成後來下落成謎,恐亦遭到不測。
林粵生是施至成的台大同學,因捲入「台南市郵電案件」,被判刑15年,送到綠島新生訓導處關押,那時候他尚不知道施家姊弟生死下落。
68封獄中家書
林粵生出獄後到台南探訪施母,知道施水環已遭槍決、施至成則行蹤成謎。施母視外省籍的林粵生如同親生兒子,將施水環、施至成部分遺物交託林粵生保管。林粵生於2002年提供一批施水環的遺物給綠島人權園區文史調查團隊,包括獄中家書、筆記,後交由台灣游藝公司複製,因而間接促成《流麻溝十五號》這本書誕生。
遺物中除了施水環個人照片、她與弟弟、台南朋友的照片,還有謄寫68封家書的筆記。家書的字句讀來平淡如水,複雜心情卻力透紙背,難言訊息萬端,槍決前2日發出最後一封給姊姊的信,寫道:「我很羨慕這塊布,它能比我強得很多,而竟隨意地走了一趟,我日夜嚮往之故鄉。」反覆讀這些家書,令人難以釋懷,不禁要問:「縱使有罪,罪及於死嗎?」
《流麻溝十五號》出書前,我根據第23封信的訊息查詢「永樂禮拜堂」,知道就是歷史悠久的台南看西街教會。有一天我南下到教會,尋訪施水環母親及姊姊的教會會籍,多謝教會幹事協助聯繫,輾轉認識了住在神農街熱心文史工作的張長老,與他聊他對施家人的印象。他指認以前施家在神農街的住所,臨走時一直感嘆低語:「一位清純未婚女性,罪及於死嗎?誰要負責啊?」張長老談到施母及姊姊已離世,施家後代日子過得並不平順。走在觀光客人來人往的神農街上,我的耳邊迴響著張長老的低語,內心裡默禱著:「願上帝保佑他們一家人!」
獄中信仰轉折
施水環第2封家書(1954年10月10日)提到:「媽媽您不要煩惱,我們期待辦事清明的法官給無辜的我們澄清這次遭遇的災難,我們是善良的老百姓,我們的一輩子不敢做違背政府法令的事。」安慰家人之外,也表白自己信守的價值原則。
第4封信(1954年10月25日)則寫著「每晚夢見慈祥的媽媽跪在神前為了您兒女祈禱」;第8封信(1954年12月13日)則透露母親跪在神前祈禱、女兒每天念佛,但願自由的日子很快來臨。
到了第9封信(1954年12月22日),信中提到的「信仰」開始出現轉折:「可是我的心仍然的沉重,聖誕節來臨了,祈求上帝使我們明年可在家團圓,過快樂的聖誕節。」獄中家書自此而後,不斷提到上帝賜給全家平安。
第10封信(1955年1月11日):「只要健康,我們總有一天能夠見面的,我們都不要失望,應該祈禱上帝賜給我們平安,早日恢復自由。」一直到最後第68封信信末仍寫道:「我每清早如媽媽所囑讀聖經和祈禱,祈求神的恩待。願上帝的恩典降臨在我們全家人身上。阿們!敬祝平安!!」事實上,獄中每天的清晨是最恐怖的時辰,因為是受難者被點名送往馬場町槍決的時刻。
施水環曾經在第67封信寫道:「最後願上帝的保佑及公正的法律能賜給我們一家人無受冤枉地度過這一大苦難,並讓我們早日回復自由,共享團圓,阿們!願主和您同在。」閱讀家書時,我們不只心痛施水環「罪不及於死」吧!我們還想像著:天使的身影不時出現在「青島東路3號」(台北市軍法處)的女牢房窗外,看著施水環寫家書,對施水環閃耀著希望的亮光!但魔鬼出手了,現實粉碎家書中卑微的期望,也扼殺了家人從書信中感受到的絲絲希望。但細讀施水環獄中家書筆記,可以發現她的信仰轉折,持續帶給她希望與心靈安慰。
檔案背後的案情
白色恐怖集權橫行的時代,正值二戰後聯合國人權宣言發表、德國紐倫堡審判期間,國際人權準則和潮流,當局不會不知情。即使是東西冷戰之際、韓戰結束之後,當局雷厲風行「抓匪諜」也到了尾聲。
根據當時的法律條件,施水環被拘押在軍法處將近2年的證據為何?除了家書,施水環還留下其他筆記:抄錄裁縫衣板、歌曲/詩詞、日本和歌創作、勵志短句、譯正氣歌等,也吐露了年輕女性的人生熱情、日治教育下的人生觀與教養,及熱愛文學創作的心靈。她以日文書寫:「再來不知何日/我要將你/擁抱胸前一起跳華爾滋………」受難中的年輕愛戀心情仍然炙熱!可惜這一切生命美好的潛能和未來希望,被惡魔政權扼殺、終止。
解讀目前的檔案(書頁460、461)及同案林粵生、雷水泉兩位受難者生前的口述,我們只能有限地了解:林粵生當兵前,常前往施水環的台北郵電宿舍會見藏匿於天花板的施至成,服完兵役後,曾於住處與逃亡中的施至成再見一次面,並留施至成住一夜。此後施至成音訊杳然,是極少數白色恐怖受難者中至今音訊全無的「失蹤者」。
施水環涉及的政治案件,一般稱為「省工委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1954年7月),當時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地下組織稱為「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研究者指出,目前案件名稱是以官方觀點分類,適當與否尚待檢驗。檔案名稱「省工委」、「支部」隱含涉案者已參加叛亂組織,因而被定罪,所以稱為「台南市郵電案件」是比較中性的描述。
目前的檔案資料和口述都不足以清楚解讀台南市郵電案,有無數待解的謎團。為了締造兩岸真正的和平,國共兩黨是否應先向白色恐怖歷史中所有犧牲者真誠道歉,並全力還原歷史真相,才有正義可言?今日台灣進行「轉型正義」,面對過去歷史的罪行,法律研究之外,更需質問國家組織性犯罪、政治和道德責任歸屬,才能確立歷史和司法的正義。
透過《流麻溝十五號》出版,但願我們能夠深刻地記得他們的故事,思考歷史的教訓,更努力讓人權價值成為日常生活中普遍的準則。 
獄中家書
施水環自1954年10月1日至1956年7月24日(槍決日),囚於台北軍法處19個月,前後寄出68封家書,述說她對家人殷切的思念。以下所列家書依原件逐字照錄。
第9封信 1954年12月22日
姐姐:辭別尊顏,無日不思。不知您們如何的過著,甚念。姐姐,想不到我們會遭遇到這樣無辜不幸的事情,使已年邁的媽媽以及您悲傷,妹真慚愧懊悔之至。茲接到您寄來的包裹以後,已有一個多月了,妹曾經寫過三封信回家要求一些東西,不知有沒有接到?一直沒見回信,靜閒的時候總是在糊思亂想,更加悲痛欲絕的心,急得像在熱鍋上的螞蟻,姐姐,我期待著您速速告知近況,望您幫忙給我寄些東西來。您不是要打毛線衣嗎?寄毛線和尺寸來讓我打好嗎?其他需要的東西全用包裹寄來就可以。國語小字典、中文版一○一世界名曲集、強胃散、魚脯、肉脯、毛線鉤針(銀色),以前所剩下的毛線、白府綢二碼。今天是冬至,難友的家堸e來的糯米圓分給我,嚐到一點甜的味道。可是我的心仍然的沉重,聖誕節來臨了,祈求上帝使我們明年可在家傳圓,過快樂的聖誕節。我起居很順適,望媽媽、姐姐不要為了我煩惱,尤其是望媽媽您千万保重。敬祝 聖誕快樂
第19封信 1955年4月25日
母親大人:四月十一日寄上乙信,料已到達手裡了吧?每天盼望著來信,但一直到現在還未收到回信,甚為惦念。您們好嗎?上次告訴您,胃病後飲食欠佳,因此都是少吃多餐,甚至刺戟(激)性的一切都盡量避免,現在可說已經痊愈了,只是有時想吃的始終得不到,這相當傷腦筋。媽媽給我寄些麵茶(炒熟一點,糖不要放多,有點甜味兒就好)和魚肝油一瓶好不?今年的春天又是悄悄地溜去了,但我每天沒有忘記跟?著遙遠的媽媽合心一起禱告。您不要為我煩憂,我會自己小心地照顧自己的。並且和上帝同在,心靈上總是平安的。祝健康!
第23封信 1955年6月20日
親愛的媽媽:端午節到了,夏天也跟著來臨了。近來媽媽及您們如何過著呢?想念得很。六月十六日永樂禮拜堂獻堂式典禮,二姐曾經寫信告訴我那天我們一家要受洗禮,相信已經受過洗,那天的情形如何?我切望二姐能來信告訴我,讓我也認識那禮拜堂的規矩。六月六日寄去的信收到了嗎?我有要求一些東西,希望收到信以後給我準備寄來,如果信沒到手堙A請來信告訴我,我下次再稟告。我近來生活很舒適,每天早上听媽媽的話,很早就起床了。現在的氣候變幻莫測,盼望媽媽和二姐保重玉体。敬祝福安!!
*作者根據第23封信的訊息查詢到施母聚會的「永樂禮拜堂」,即看西街教會。
第34封信 1955年11月21日
親愛的媽?:您十二日的玉函十六日下午拜讀了,敬悉一切,甚為欣慰。您說要給我寄生蛋,可是郵寄怕易弄破,又不易裝包,如果有人來北時,托順便帶來給我就更好了。這奡瞻i來三次開水,如果有熱水瓶就很方便,去年托二姑,可是沒有寄來的熱水瓶,現在不知怎樣?還在她家嗎?那麼能不能請她再送一趟。
上次寄來的麵茶太甜了,下次再給我寄?來,不要放太多的糖和蘇打餅干若干。正宏能立志做事這使我很高興,不果他還年輕,我更希望他仍每天能有規定時間自習,免把學問丟開。我十月份的縫紉工作工資又領了二十五元錢,特此稟告。我每天也禱告上帝,感謝上帝,保佑使媽?及家人平安。近來我?得很好,也自知保重,請您老勿念。敬請福安!!
第68封信 1956年7月22日
親愛的姐姐:昨天接到媽媽寄來的郵包,趕快打開一看,呀!這么丰富的肉鬆、魚鬆和水果,料想這種水果一定是我家院堨X產的,想著、想著,思鄉的淒念忽然湧上心頭,恨不得一氣跑到家堥ˋ侇R的媽媽、姐姐,以及家人等……….。姐姐:怎么哪!!我要送給您做洋裝的布,您卻不收反又給我寄來,這未免使我傷感而不禁地祇好苦笑了,我很羨慕?塊布,它能比我強得很多,而竟隨意地走了一趟,我日夜嚮往之故鄉。我寄去的信您?都有收到嗎?上次要求一件花洋布是想要做送給一個小孩子的,所以要比較可愛的花樣,下次如有了,再請給我寄二碼來好嗎?再請媽?給我寄用油炸的マサバ魚來,其餘魚、肉鬆暫?不要寄來。我近來身体很好,請釋念,並望媽?和您千万保重玉体,因為?候太不正常,飲食要十二分注意。我每清早如媽?所囑讀聖經和祈禱,祈求神的恩待。願上帝的恩典降臨在我?全家人身上。阿們!敬祝平安!!
 
*施水環槍決前2日發出最後一封給姊姊的信。
▲施水環(後排左)、丁窈窕(後排中)、吳東烈(前排中)3人遭槍決,施至成(前排右)失蹤。
----------------------------------------------------------------
女性見證台灣歷史 曹欽榮 《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 作者:曹欽榮、鄭南榕基金會 出版社: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2012年12月出版。
前言 (節錄)「公館村流麻溝十五號」是綠島的共同事業戶戶籍地址,戶長是新生訓導處處長,除了管理人員幾乎清一色是中國籍,遷出遷入的人口在戶籍謄本「稱謂」上都是「新生」,籍貫幾乎涵括中國各省市,也有許多台灣省籍。這個特別戶籍存在時間超過40年,同時在籍人數最多時可能達3000人,前後遷入遷出者不計其數,而綠島當地人口數大約也只有3000人。
這是白色恐怖時期火燒島政治犯的共同戶籍,但所有政治犯都不知道有這個戶籍存在,只知以郵政信箱收發信件。這個戶籍全部都是外來人口,最大的好處是在2000年前後,成為許多白色恐怖受難者僅有的官方關押「思想犯」、發放「補償金」的證據。2006年夏天,我們前往綠島戶政事務所,請求協助調閱政治犯戶籍時,陪同的受難者看到自己的綠島戶籍,才恍然大悟:「我原來也是綠島人!」
流麻溝位於綠島東北角,是島上最重要的水源,稱它為溝,卻是幾十年間供給受難者源源不絕的生命之泉。書中的幾位主人翁,都提到女生分隊到流麻溝抬水,是每日例行工作。流麻溝曾經養活數千人,那麼多來自中國大江南北、全台各地的人,從青島東路三號,移送到綠島流麻溝十五號,他們在島上度過漫長的「不自由」歲月!
這本書是累積10多年來採訪白色恐怖女性受難者,整理出來的部分文字記錄,採訪目的不只記錄她們的受難史,更期待她們曾經受苦的人生,在年老時回顧,對後人有所啟發。她們是20世紀台灣歷史的縮影,身上散發出各自獨特的個人韻味,從舊時代掙脫封建、父權的束縛與迫害。到今天,阿嬤們內心仍然有苦有樂,女性細微心思裡有對家人的愛和憂,但是卻充滿著喜樂的心情,面對人生。她們的時代背景和環境,到底限制或者造就了她們的女性特質和潛力?這點有待讀者從書中字裡行間去追尋、思索。讀者若能超越一般認為這類口述是政治受難者的悲情故事集,而能體會她們包容的人生,帶給讀者更豐富的啟發意義,那出版這本書就有價值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