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的午餐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 《憶往事看神能》1997年7月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79-88

黃應添醫生是來自苗栗南庄的客家人,曾經留學日本學醫,專精外科,在關山開「神應醫院」,1947年胡文池牧師在孫雅各牧師勉勵下,到台東縣關山鎮為布農族開拓傳道,就是在神應醫院內每週的聚會講道開始的。胡文池牧師述說:


日據時代,東部地區的正牌醫生不多,在鄉下更是罕見。像台東縣關山鎮這偏僻的小地方,具有開刀房、檢驗室和二十多床病室的這種大規模私人醫院是絕無僅有。所以直到光復當時,關山這所「神應醫院」,黃應添醫生的鼎鼎大名,可說在東部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黃醫生是基督徒。台灣光復,我初到關山,向布農族開拓傳道事工時,他協助我最多。他在醫院內騰出一個病房為禮拜堂。他不但能講道,甚至對來禮拜的原住民免費供應午餐,對主日學孩子們贈送糖果、餅乾。當時的原住民食量驚人,有的人一餐竟吃下七、八碗,信不信由你!黃醫生對所有的傳道人及家屬,也都免費為他們診治。

一、病房變成教堂

當我到達關山後,聽說黃應添先生是基督徒時,在一個下午,我到醫院宿舍訪問他。他身材高大肥胖,肚子特別突出,談話很幽默。

他對我很客氣,表示歡迎我到關山傳道。談話中,我請教他是否可協助我向山胞傳道。他立刻很慷慨地提出幾件可幫助我的事項,來救治山胞靈性病症的處方,他說:

第一,我的護士中有布農族小姐,她可教你布農話。早上病人比較多,下午她有空閒,你可以隨時來。

第二,每天有很多布農族病人來求診,我會對他們說,若在星期日早上十點半以前來求診,可優待減半醫藥費。十點半參加禮拜的人,我會免費請他們吃午餐。

第三,我可開放一個病房做為禮拜堂,並且叫木匠做十條長椅和一個講台。

第四,早上九點鐘可召集布農族兒童開主日學。來參加的孩子每人可得到糖果。

除了以上這幾項,你想還需要什麼?我都願意幫助你。」

我聽了深受感動,一而再地致謝說:「謝謝你,我想這樣已經夠了。」

「耶和華以勒」(創世記廿二:14)

上帝已經為我大開傳道之門,否則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開始傳道呢?

長椅、講台完工後,醫生果然開放一間大約十坪大的病房為禮拜堂。我就開始在此醫院內禮拜堂傳講主的福音了。

第一個主日,上午九點正,果然來了十多個孩子在醫院教堂內等候上主日學。牧師娘在黑板上寫一首「來信耶穌」的短歌,開始教他們唱。我用大幅掛圖講出創世記的故事。

教堂內也有一台小型風琴可奏,雖然外觀是病室,裡面的設備件件齊全,不愧是教堂。

主日學結束時,孩子們個個得到糖果,高高興興地回去了。

二、醫生趣味的講道

十點半,醫生帶了一群布農族人進入教堂,大約有二十五、六位,個個身體、衣服骯髒不堪,赤腳不穿鞋。但是初次就有這麼多人肯來聽福音,我們感到非常高興。

教導他們唱讚美詩、禱告後,我在黑板上掛了一幅上帝創造萬物圖畫,我用日本話說明上帝如何愛護人類,創造萬物的故事,布農護士小姐用布農話翻譯給他們聽。

我講完了以後,就禮貌地請醫生說幾句話,他立刻站起來,不料他講了一大篇。因他所講的,句句都很幽默,使族人聽了哈哈大笑。他讀箴言第一章7節,以「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為題,講起以下的故事。

三、冰棒新出賣時的故事

黃醫生說:「上帝能使軟軟的水變成硬硬的冰塊。因為上帝賜智慧給信仰祂的外國人,使他們發明機器,製造冰塊。你們不信上帝,有的人甚至不知道冰棒是什麼東西。

有一次,一位由深山出來的布農族人到街市上遊覽。他看見很多人吃冰棒,就買一支來吃。「嗯!果然好吃!」他就想起家裡的人還未吃過這種新食品,一口氣買了十支要帶回家,讓家人大大享受文明的成果。冰店就將他所買的冰棒用紙包好交給他,放在網袋裏。他很高興,加速腳步,走了三個鐘頭回到家了。馬上解開網袋要拿出冰棒,突然大吃一驚,竟然看不見冰棒,只是一包舊報紙。

『奇怪!為什麼沒有冰棒?準是平地人騙我,不將冰棒包進去。好!我明天再下山,找他們算帳。』 那天晚上,他因憤怒又失望,整夜睡不著。翌日,天未明亮,他就再下山,到昨天賣冰的小店理論。經冰店說明冰會溶化的原理,才知道是由自己的無知而致,感到理虧,失意地回家去了。」

禮拜完畢,已經中午了。醫生娘叫煮飯的人,拿來二大鋁桶的鹹稀飯,讓他們自由拿來吃。因裏面配料中有二斤豬肉,又煮得香噴噴,竟有人吃下七、八碗。 

四、覓什麼燈泡不亮

第二個主日,來參加禮拜的人數增多了十幾個。我講完了道,再請醫生說幾句,他很自然地再到講台上,和上星期一樣,讀箴言一章7節「敬畏耶和華是智識的開端」。

他說:「從前關山沒有電燈設施,不久之前剛有火力發電。每晚六點才開始送電。

有一次一位原住民來關山,預定坐夜車到玉里。傍晚時,頭一次看到電燈亮,感到很稀奇。他問電氣行說:「這燈要不要用火柴點?」「不要,每晚六點自然會亮。」 他想,若買一個回家使用,那該有多好!不但方便,光亮,又不怕風吹。

翌日,他要回家時,到電氣行,指著燈泡,用生硬不熟的日語說:「將這個燈和上面的線全部賣給我。」電氣行知道知道他的意思,照他所說的,將電燈泡、燈頭、電線都裝好,賣給他了。

他很高興地回家去,把電線吊在屋樑上,對家人說:「我今天買來一件很奇怪的東西,從此以後,到傍晚,這個圓圓的東西自然會亮,不用火柴,不用煤油,你們說奇不奇怪!只要等到太陽下山,天黑時,它就會亮了。」

這消息傳開了,一家人和鄰居,一大群半信半疑的人圍在燈泡下,要看看這自然會亮的東西。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天黑了,月亮升上來了…….。一直等到半夜,燈泡也沒有亮。大家罵他騙人,就不歡而散。

翌日,他不等到天亮,就拿燈泡連線,前往關山,和電器行老闆理論,罵他是壞的賣給他。 電氣行說明一大堆電氣的道理給他聽,他也聽不懂,也不相信。只好請他等到傍晚,電送來時,讓他用指頭摸電氣,才知道什麼是電氣。」 

五、一支水龍頭的故事

第三個禮拜天,聚會的人數又增加了。照常,內人教唱聖歌,我讀聖經講道,之後,又請黃醫生講道。他不猶豫的站起來,與前星期一樣的讀箴言第一章7節「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

他說;「很久以前,有一位原住民叫阿參到關山來買東西。在路邊看到一支公共自來水,很多人排隊拿水桶在那邊取水。他想:『平地人很聰明,能製造這種方便的機器供水,我若買一個回家,以後太太就不要那麼辛苦,下到深遠的溪底打水啦。』

他用手指著水龍頭問他們說:「這個東西要在那裏可買到?」他們回答說:「在街上賣菜刀、鋁桶的店就可買到。你就告訴他們要買水桶就可以了。」

他果然找到了五金行,買了一個水龍頭和一根鐵管,就高高興興地半走半跑地回家去。到了家,他就在豬舍角柱挖一個洞,把鐵管插入,把水龍頭裝上,以為這樣水就會自然流出來。

工作完了,他到鄰居鄉親到處宣傳他在關山買到自來水頭的新聞,並叫他們帶水桶來裝水。立刻,聚集了很多水桶和好奇的人,大家用奇異的眼睛看這奇怪的新產品。他大聲說:「大家注意,現在水要來了!」他將水龍頭轉來轉去,奇怪,水為什麼不流出來?大家很生氣地對阿參說:「你為什麼要騙我們!」阿參急得滿身大汗,辯白說:「我在關山的確親眼看見這水龍頭流出水來,大概商人沒有良心,把不好的賣給我,我明天一定換一個好的回來。」

他翌日再走三個小時的路程,回到關山,找到五金店,大罵主人一頓。經主人查問詳情,並說明水龍頭必須接在有水源的鐵管才會有水流出來。阿參聽了才曉悟由於自己的無知才鬧了這麼一個笑話。幸好,店主同情他的無知,把水龍頭和鐵管拿回,將價款退還他。」

黃醫生說:「進步神速的現時代,知識爆炸,我們應該多多吸收知識,充實自己,才不會做出類似這種不智的舉動。」

六、傳道白得二甲良田

在神應醫院傳道二、三星期後,我發現來聽道的布農族人,有幾位年輕人,他們聽得懂國語,但大部份都是中年以上的人,他們會說幾句簡單的日本話外,國語卻全然不懂。所以唱日語或國語聖歌,都不可能表達他們對上帝的感情和心意。因此我就請布農護士小姐為我們翻譯淺易的聖歌為布農語。第一首被翻譯的歌是台語聖詩第63首「真主上帝造天地」。

「真主上帝造天地,能光能暗無人能,冥轉為日日轉冥,生成萬物功勞圓。」

這首詩歌適合初信主的人,歌曲是平埔調,優美動人,接近原住民口味。護士小姐翻譯為:

「Manantuk, kai-oni mas dihanin, Hanian, uka duma mahtu ka-uni」

從此,我就開始用這布農歌詞教他們唱,因為是自己的語言,他們馬上就會唱了,並且大聲、熱情的唱出來,唱得很起勁。

星期日我在醫院主持禮拜外,不久也開始入山佈道。不論在何處佈道,我都是用這首唯一的布農聖歌教導他們讚美上帝。

二個月後,我的布農話進步了,我突然發現這首歌被翻譯得有問題。因為布農族的宗教只是屬於原始民族的精靈教,只相信世上無數的惡靈,他們從來沒有拜過神,所以也沒有「神」這名詞。他們叫平地人所拜的偶像為「Akia」。這樣護士小姐所翻譯「Manantuk Akia」的意思也就是「偶像是真的」。

真是糟糕!我違反了摩西十誡的第一條誡命。上帝說:「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而我所教的歌,不但沒有將原來讚美上帝的歌意表達出來,反而要他們高唱「偶像是真的」。

我發現這天大的錯誤以後,馬上就將「偶像」這句話換掉。採用日本話的「Kamisama 」(神)來代替。

這件事後,我再次找黃醫生商討,看看有沒有更聰明、智識高的人可做翻譯。他想來想去,最後想到一個人,就是當警員的「木下」先生。

四十年前,布農族人能當警員的不多。木下先生是當地最優秀、學識最高的布農族人,經常為日本人做翻譯的工作。醫生就馬上請「木下」先生禮拜天來做翻譯。果然名不虛傳,他的翻譯大受會眾的歡迎。

黃醫生進一步向我建議,說:「我們可以請木下先生辭去警察的職業,專門做傳道的工,帶你入山,為你翻譯。」

「但是警察的薪俸多,我們負擔不起啊!」我說。

「沒關係!我有辦法。我可補償他,贈送水田二甲給他,這樣,他大概會滿足,會答應才是」黃醫生這麼慷慨地表示了他的意見。

我們和木下先商量結果,果然他答應了。

不久,木下先生辭去了警員的職位,全時間幫助我做傳道事工。 -

------------------------------------------------------------------------------------------------------

黃醫師一生慷慨事主,雖然他已回天家,但對原住民的貢獻,卻永遠留存。他的長子就是黃德全,畢業於台南神學院,現在美國牧會。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

 

黃得全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