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家族與社會流動:以舊城黃香家族之發展為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啟明撰 按2010年4月23日盧啟明致賴永祥函云:「敝人為羅雅教會黃文嬌長老之外孫,外祖母她是舊城黃香的第五代,說來也是得您《教會史話》的啟發, 敝人於碩一修讀「臺灣家族史」時,以舊城黃家為題,撰寫一篇學期報告, 受惠於您的研究,在尋根的路途上獲得很多指引,也體會到先人信仰的感動。」 此文後來被收錄於書寫你我小故事刻畫百年大歷史 百年故事– 請參見《教會史話》175-177, 471


一、前言

二、黃香家族的信仰來歷

三、黃香家族成員之發展

四、結語

一、前言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以下簡稱長老教會)傳入之初,南北分屬不同母會。南部是在同治4年(1865)由英國長老教會派馬雅各醫師(Dr. J. L. Maxwell, 1836-1921)以府城為據點傳教,兼及臺灣中、東部;北部則是在同治11年(1872)由加拿大長老教會派馬偕牧師(Rev. G. L. Mackey, 1844-1901)以淡水為中心布教,並擴及宜蘭地區。隨著教會組織的合一、開拓與生根發展,至今已逾140年的歷史,對臺灣社會的影響不容忽視。

英國長老教會在南臺灣傳教,不久在閩籍移民及平埔族當中,便有初代信徒產生,雖然入教者不多,但有穩定發展的趨勢。這些初信者大部分都沒有顯赫的家世,亦非官宦富賈之後,全是來自最基層,最普通的平民。這些人成為基督徒後,由於教義與宗教教育的關係,常將信仰傳承給子孫,數代以後,逐漸成為基督教家族。此外更有信徒受到信仰的感召,以基督教的神職人員成為一生的志業,繼而大幅拓展基督教在家庭與家族的影響力。

基督教信仰家族的出現,固然其信仰的傳承是形成的主因,但上一代看重其兒女的教育,全力使其後代有接受教育的機會,因此由於教育的緣故,使他們很快擠身入中上層的社會,行垂直的社會流動,開始備受社會的關注,以後為了繼續持守在中上層社會中,第二代也會對其兒孫輩格外地關注,繼續從教育與信仰上栽培之,致力使家族門風不墜,如此代代相承,基督教信仰家族於焉出現,並益發穩固。

另一方面,教會刊物對家族與婚姻甚是重視,首先是新約聖經,開宗明義就有「耶穌基督的家譜」(馬太一章1-17節),羅列長串的人名,看似枯燥乏味,但它表達的是基督教信仰的源遠流長、有憑有據,是教徒尋根的線索, 羅香林教授亦曾撰文論述族譜所見之基督教傳播與近代中國之關係。 教會議事錄中也顯示,神職人員對會友的家庭狀況非常關心,曾有如下討論:

各堂會婚婣情事,其間遵守教規者較多,然混於流弊,違背聖 道者亦不少。大會宜派人著作要言一篇,寓勸懲交警之意,以頒示夫各堂。

再者是長老教會機關報,屢屢刊登〈請教婚姻的事〉、〈嫁娶要有好規矩〉、〈勉勵教會〉等文章, 教育信徒,清季臺灣的信徒多以教會內的人為嫁娶聯姻的對象,原因之一是受到社會對「洋教」的誤解和排斥,另一原因是神職人員鼓勵或是信徒自願性的選擇。 例如陳光輝牧師的講道篇提到:(原文為臺語羅馬字,以下為筆者翻譯)

我們要我們的家庭有幸福嗎?要致力於家庭的基督教教育。家庭是人生的秧苗地。各人的人格於家庭受造就。我們要造就什麼樣的孩子來繼承我們的家庭?請致力家庭的基督教教育。

除了教育之外,婚姻方式的結合也是一大重點。透過家庭教育、信仰傳承融合於家族門風,甚至使本來未入信的親戚,尤其是嫁進門的婦女,受到宗教氣氛、生活習慣的感染,在初信的懇切與沒有包袱的情況下,反而成為更熱心的信徒。因此,長老教會的幾個大家族,攀親帶故、盤根錯節的情況,也帶來了彼此血緣間的聯繫,其凝聚的力量,實不可忽視。 是以,本文擬以高雄左營舊城地區的黃香家族為個案研究,耙梳該家族如何因信仰基督教的緣故,與舊城教會的興起相輔相成,以致在臺灣的社會中向上流動、現代化之發展歷程。其次,家庭內部的宗教活動,如年節祭儀、家庭禮拜以及教會的基督教教育,如何融入知識教育與婚姻關係中,及其所產生的影響。第三,由於討論宗族一般多以男性為主體,但是基督教對女性的重視,實不亞於男性,因此希冀能對婦女在基督教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及其在教會與家庭中貢獻心力,給予一客觀的評價。最後,本文擬綜合上述觀點,探討宗教—宗族的關係,亦即大家族對於教會發展的助益及侷限。以求適切理解現今教會的內外人際網絡連結情形,指出教會生態的特色。

二、黃香家族的信仰來歷

清領時期,自1868年「安平砲擊事件」後,外籍宣教師在一般人眼中的地位漸漸不同,教會被視為外國人的機構,一般百姓若攻擊教堂要受罰。幾年間宣教師也是圖以武力取得「天國」,因此教會人數雖然快速成長,但入會者不全是基於崇敬的動機。清末臺灣屢遭列強侵擾,民眾排外、反教情緒高漲,一般人對長老教會的傳教大體上是抱持反對態度,此對於長老教會的傳教自有不利的影響。

黃香(1829-1910)是舊城教會最早的信徒,他信主的動機,並不是很「純正」。原因就是他的小弟經常偷牽人家的牛,雖然兄弟分戶,但人家往往就來牽黃香的牛當作賠償;黃香身形瘦小,不敵眾人責難,於是想到要靠洋人勢,1871就到旗後聽道理,時年43歲。

圖一:黃香肖像


資料來源:陳安靜,

《恩寵的女兒—陳安靜女士見證集》

(臺北:天恩出版社,2006.12) 頁16

1872年,黃香建議李庥牧師(Rev. H. Ritchie)到舊城傳教,因為左營原為鳳山縣治,林爽文事件後,縣治才遷往鳳山,然而左營已經發展出人口集中的市街,且距離打狗也較近。 李庥在城內犁頭崎腳(觀音廟邊)租了一店鋪開始聚會。李庥另外在橋仔頭一帶開設「耶穌教安息堂」,為今楠梓教會的前身,除此之外,附近再沒有任何獨立的聚會地點。黃香於1872年9月15日正式在橋仔頭教會領洗。 當時來聽道理的人不少,但大多是功利主義者,真誠信教的人不多,教會發展困難,不到五年只好關門。黃香只得步行前往旗後、楠仔坑(楠梓)或埤頭(鳳山)做禮拜。舊城庄內只有他一人信主,內外無援之下,他只得默默忍受誹謗壓迫。

1895年日人領臺,信徒可拿到鐵印的籤(良民證)得受保護,香為還沒信主的親人可能無法得到庇護而流淚。一日甘為霖牧師(Rev. W. Campbell)偕黃能傑(志誠)傳道師來訪,黃香流淚說,如果不是我卑微的在此,牧師的腳步也就不會到舊城了。雖然他盡力勸家族聽道理,也只有二媳婦(黃長妻林卜)及六子(黃檣)有時陪同去教堂而已。一到禮拜日,黃香清早就前往楠仔坑禮拜堂,在還沒打開的門前流淚迫切禱告。傳道娘在準備早餐時,發覺他已在外面祈禱,趕快開門接他進來。如此香的熱淚感動了黃傳道師及任職者。

1903年黃能傑就任楠梓教會牧師以後,就積極籌備,1904年到舊城傳教。由於一時找不到聚會的場所,便暫時在黃香宅禮拜,不久又轉到埤仔頭街李有謀的店裡聚會,是時聽道者約有十幾個。翌年8月20日,眾人在埤仔頭街租一間木造房屋做為禮拜堂。1906年1月,舊城第一任的傳道師彭清標就任,信徒已成長至30餘人,教勢進步快速, 黃香的二子(黃長)、六子(黃晼^、么子(黃世)及他們家屬也逐漸入教。

黃香於1910年10月17日去世,享壽82歲。 黃香一生為家族入信流淚祈禱,臨終亦有遺言。 他流著淚拉兒子們的手說:「一定要信靠上帝,願意服事主,就會茂盛如天星海沙(按家傳作「竹葉」),不順服,就會如被割的竹頭枯槁。1914年,舊城教會的信徒增加到15戶,人數50餘名,禮拜堂場地太小不敷使用,信徒於是在前鋒尾(今海軍官校大門前)購屋做為新堂,屬楠梓教會支會。

經過20年的努力,1925年舊城教會與楠梓教會分離,1927年在舊城內龜山下方,亦即岡山郡左營庄埤仔頭117號購地建築洋式的禮拜堂,1931年2月17日,升格為獨立堂會,信徒已有250人左右,以福佬人居多。 1935年南部教會首次發行的紀念冊,載有所屬教會、病院、學校及公報社的沿革與現況,收錄許多古早教會、宣教師、本地信徒或名人的照片,冊中記載舊城教會有長老曾爵、蔣貯、黃同記;執事曾起、謝秋成、黃順、黃屎、巫氏寬;信徒289名,教會非常興盛。

圖二:1935年的舊城教會

資料來源:臺南長老大會,《南部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七十週年紀念寫真帖》

(臺南:教會公報,2004),頁29

1934年5月,林金柱就任舊城教會為首任牧師,在職共五年。 1939年4月,蘇天明就任舊城教會第二任牧師,據師母蘇許玉珠所述, 到任後不久,隨戰爭擴大且皇民化運動漸向高峰,8月,日本政府宣布要徵收禮拜堂的土地做為建造海軍基地之用,命令教會拆遷,遭逢,日本政府以左營為軍區為由,徵收舊城教會和週邊土地,且禁止建築禮拜堂,11月,信徒渴望有固定場所聚會,便在埤仔頭尋覓一間方方正正的街屋,地坪共有三間店面之大,一樓充作牧師宿舍,二樓為禮拜堂。戰後,1948年10月,終於在現址舉辦建堂定礎式,翌年完工。戰後,黃香家族已經擴大到第五代,生養眾多,並在教會與社會上繼續發展。綜上所述,有論者或以早期臺灣的信徒大多出身卑微,入教動機較具功利色彩而認為他們不見容於一般社會民眾,導致婚姻關係「自我封閉」、「被其他多數的非教徒所隔離」的說法值得商榷。 就基督教教義而言,身份卑微、動機不正、行為不檢都不足以侷限真實信靠上帝的人向善。黃香家族反而透過不間斷的家庭禮拜,深化信仰內涵,並積極謀求教育機會,或是參與教會各項活動,藉此互相聯繫,持守信仰。

三、黃香家族成員之發展

黃香有七男三女。長房黃勇,未信基督教,亦無後,收養黃寮,後裔都不是信徒。三房黃進,未信基督教,自幼由他人收養,日治時期曾任第一屆左營庄協議會員 ,有一子天助,後裔不詳。四房黃明,未信基督教,有一子溪泉。長女黃物魚嫁至楠梓,次女堯魚出嫁後未生育,領養一女名為瑞桃;參女黃連魚則是嫁到長老教會另一個大家族彭家。 二房黃長及妻林卜入信最早,裔最旺;,其四子黃作曾任執事;黃香共七子,只有信主的二、五、六、七房興旺。黃香別世前流著淚對兒子們說;「如果跟隨我腳步信上帝的,將來他的子孫必定如同竹葉「大葩尾」(臺語,茂盛之意),如不跟隨我腳步入信的,則就要像竹頭枯槁」,究竟是否一語成讖?茲將其各房的發展情形分述如下。

(二)二房黃長

黃香的二兒子為黃長,二媳婦名林卜(音Boeh),內惟人。當黃香在楠仔坑教會禮拜時,林卜常隨公公黃香,一邊挑擔,一邊放小孩一邊放午餐,走路前往,當時夫黃長未信,埋怨責備妻為聽道整天在外,她只好躲到公公處受其保護(卜本是童養媳)。1904年舊城教會重開,卜於1905年8月20日領洗,是家裡信仰最熱心者。林卜操持家業甚有智慧,非常善於經營,最初以購得的二分地為基礎,又逢黃金升值,遂逐漸發展成四合院的大宅至今尚存(店仔頂路8號)。黃長於1906年11月9日領洗,終身守道,其裔全部信基督教,多人於教會任職。黃長育有二男三女,由於族繁裔茂,分述如下:

1.長子黃先家族

黃先承父業,在舊城凹仔地一帶務農,與李保結婚,李保為一不識字的平民百姓,最初不是基督教徒,很怕迷信的事情,嫁給黃先以後,常常聽到婆婆林卜在祈禱,信心與勇氣大增。婚後兩人敦厚勤儉,樂意為教會奉獻時間、金錢,常認為自己蒙上帝憐憫,獲得「不配有」的福氣,因此常常舉行家庭禮拜,參與的親人約20幾名,全家共同吟詩、讀經、祈禱、教訓,對子女的生活教育、信仰薰陶有關鍵性的作用。

圖三:黃敬值•陳安靜結婚之家族照

前排坐著由右至左為李保、黃先、林卜、黃敬值、陳安靜、陳風苔)

資料來源:陳安靜,《恩寵的女兒—陳安靜女士見證集》(臺北:天恩出版社,2006.12),頁16。

黃先長子黃東尚,牙醫師,有三子,長子昭哲曾為傳道師,但沒有封立為牧師。次子昭滿為化工博士,參子昭岳為工程師。

黃先次子黃東仕,篤農,有三男五女。東仕長子昭雄畢業於台中農學院,服務於新營糖廠,也是臺南錫安教會長老。次子昭安為高中老師,較少出入教會。參子昭賢為國中老師、舊城教會長老與主日學校長。次女文嬌,有一子李佳民為現任舊城教會牧師, 另有一女婿盧世昌為現任隆田教會牧師。

黃先三子黃敬值(偏名東聰),曾在日本扶植的滿州國中,就讀哈爾濱醫學院,戰後學校解散,學業未能完成,返台後有志於初等教育,教學認真守時,深得校長肯定。1948年,舊城教會建堂,敬值在同年(27歲)娶大林蒲(今小港一帶)陳風苔之女陳安靜(23歲)為妻,陳安靜受到祖母林卜、婆婆李保及丈夫敬值的影響,「學習父母愛主,像他把全部積蓄奉獻給大蒲聖殿」,因而成為虔誠的基督教徒,樂意把嫁妝全部奉獻給舊城教會。 陳安靜現為舊城教會名譽長老。

黃敬值在教會擔任長執達45年,亦為資深主日學校長,但他本身反而婚後15年才有第一個孩子。據其妻陳安靜表示,黃敬值為人正直,但可能因為老么的關係而有一些依賴性,但陳安靜聽從父親的話:「黃香是左營第一代的信徒,主必賜福給敬畏祂的人,使後裔興旺,對神單純的信仰是發展的起源。」嫁給基督徒的家庭,比較沒有傳宗接代的壓力,公婆較不會有過份的要求,尤其是黃敬值謹守信仰,沒有外遇或討小老婆的情形,避免許多家庭中的風波。

2.次子黃天平家族

天平與父兄一樣務農,在教會任執事,其妻巫寬本來是一位慕道者,嫁入黃家後,耳濡目染加上本身才能出眾,成為舊城教會首位女長老,深受敬重。天平有二子, 長子同記,牙醫師,曾任舊城教會主日學校長、青年會長,且連任長老53年,對教會進步幫助很大,全盛時期主日學師生加青年會員合計近200人; 天平次子東識(幼時名同肉),牧師,曾駐任於潮州、朴子、萬月、左營等教會,尤其參與左營教會開拓的工作,是該會首位專任神職人員。黃東識有一子黃昭天,也是牧師,服務於美國洛杉磯,二女婿是周英一牧師,曾服務於臺北明志教會。

黃同記的兒子在各行各界都能克紹箕裘,甚至青出於藍。長子昭敏亦為教會長老;次子昭政為牙醫師;三子昭弘為大學教授,在臺北公館教會擔任長老,是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制委員會重要人物。 姻親的部分也有多位神職人員,外孫劉錦昌牧師 曾任台南神學院教授,現職新竹聖經學院院長, 外孫婿賴鴻毅牧師為著名基督教聲樂家,會籍設嘉義民雄教會。

除了上述在教會界出色的表現之外,同記的四子昭輝、五子昭星透過長老教會一貫對臺灣政治與社會的參與,而投入民意代表的職場。昭輝畢業於臺南神學院道學碩士班,但是沒有到教會服務。學生時代適逢黨外民主運動勃興而嶄露頭角,曾因美麗島事件『藏匿施明德』案以軍法判刑二年,此外還有喧騰一時的「對蔣經國總統翻桌事件」。昭輝歷任國大代表、民進黨中央執行委員、國大黨團召集人、立法院黨團副總召集人、中央常務委員、立法委員、民進黨副秘書長、行政院顧問兼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等公職。然2008年參選第七屆立委失利,目前為現任高雄市民政局長。 同記五子,昭輝之弟昭星,亦在政治之路發展,臺灣師範大學體育系畢業後,歷任國中教師、高雄市第三、四屆議員、高雄市政府專門委員,現任高雄市第七屆議員。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勢力在高雄市的政治生態一向扮演重要角色,各派系一面透過選舉取得政治資源,一面進行各種投資與經營,政治世家的成員想要站上檯面,相對容易許多, 然而黃氏兄弟從黨外運動起家,本身沒有政治家族的庇蔭,少有資源可以利用,反而是透過宗教信仰催化、家族共襄盛舉外加本身努力,在高雄市的政界獲得一席之地,呼應了長老教會對政治與社會的關懷,擴大影響觸角。

(二)黃香之五子四耳

黃香之六子四耳,除了四子黃作之外,其他都沒有出入教會。黃作為一熱心的信徒,曾任執事。黃作的兩個孩子受其影響,亦殷勤服務教會。黃作長子黃三傳是工友,居右昌,後來轉到新興教會聚會,個性自由率真,三個孩子都是舊城教會的會友。黃作次子黃三榮,三榮的續絃李秀娥是加工出口區的員工,嫁入黃家之後改信基督教,目前是教會的信徒領袖,富有愛心且擔任婦女團契會長,不過三榮的兒女不常到教會禮拜。

(三)六房黃

黃香之六子晼A信基督教,黃香在世的時候,常陪他一同上教堂。暀妝d莊順本來沒有入教,嫁到黃家後,受家庭禮拜氣氛影響,成為一熱心信徒。黃晹野|個兒子,其中務農的長子天生,娶吳問,她嫁入夫家後情況和婆婆莊順一樣,成為敬虔積極的信徒,並影響其子孫,致使黃天生的族裔在教會非常活躍。天生的四子主帥,中油機械部門員工,舊城教會長老,個性率直富有熱忱,但不愛說話,常常默默地在背後服務教會,尤其擅長布置、籌畫的工作,在教會甚受敬重。

(四)七房世

黃香之七子世,信基督教,有子連慶。連慶有二子主恩、主惠均為國民學校畢業,後分別服務於中船、中油。教會職務方面,主恩為左營教會長老;主惠為舊城教會長老,他娶嶺拔林四代傳承的基督教世家的王淑女為妻,夫妻均熱心參與教會活動。黃主惠的兒子保荐、保諭、保全自小耳濡目染雙親的信仰,在教會裡十分活躍,其中黃保諭更投考臺灣神學院,現為宜蘭三星教會牧師。

四、結語

舊城黃家之崛起與發展,其特色在接受基督教信仰之故,積極參與教會的活動,家族各代的成員中,至少有10位牧師、10位長老,執事更多,如此將初級團體的家族與次級團體的教會結合, 致使家族不因時空變遷的關係而鬆散。更重要的是,黃香是舊城第一位信徒,黃家與教會的變遷息息相關,其關係幾乎是同步進行。或許因為務農為主,黃家到第四代為止,僅有少數幾位成員接受教育,大部分的族人都只在教會學習白話字,僅具備基本的文字能力,到了戰後,家族中較重視教育者,才陸續邁向中、高等教育之林,各房發展趨勢漸漸出現他們自己所謂「讀書多、知識高、子孫興盛」的印象。

家族之發展,除依靠經濟實業、教育知識來力爭上游,繼而學習各種專門知識,在社會上嶄露頭角。透過舊城黃香家族的個案研究,顯示家庭教育能維持門風之不墜;宗教教育能提升精神涵養;口述訪談過程中,幾乎每個受訪者都談到家庭禮拜與主日學的盛況,是影響他們信仰和生活最重要的因素。此外,社會教育則能整合專門知識、經驗與常識,凡此都能成為促進社會的上升流動的推力。

另一方面,文字資料與口訪均指出,舊城黃香家族的女性,是影響家族興衰的一大關鍵。大多數嫁入的女性,原本不是基督徒,而是進門後受到公婆觀念及自由開明的信仰氣氛的影響,而成為家族中的靈魂人物,例如林卜、李保、巫寬、莊順、陳安靜、李秀娥等。她們勤儉持家、相夫教子,有的深具經營理念,提升家族的社經地位不遺餘力,當然也有多位擔任教會女長老者,雖然有時看起來比較強勢,但仍普遍受信徒與家人敬重,也成為聖經所描述「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珍珠」一個很好的見證。要之,舊城黃家和教內信徒間的聯姻,未出現明顯的傾向,反而比較隨性、自由。但是,為避免大家族在教會裡面鄉愿、妥協甚至結黨的情形,無論年紀長幼,都必須信任教會領導者,無論親疏互相敬重,這也是舊城黃家至今屹立不搖的的重要因素。

參考資料

(一)史料檔案與方志

《生之禮讚—蘇天明牧師告別禮拜程序表》,2000.3。

《臺灣教會公報》

《舊城黃家族譜》

高雄市文獻委員會,《高雄市志》卷12人物志,1993.12。

陳光輝,《基督教教育實際指導》(臺南:教會公報出版社,2004.4)。

臺南長老大會,《南部大會議事錄(一)1896∼1913》(臺南:教會公報,2003)。

臺南長老大會,《南部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七十週年紀念寫真帖》(臺南:教會公報,2004)。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年鑑編輯小組,《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120週年年鑑》(臺北: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1985)。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研發中心,《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教會一覽表》(臺北:該會,2007.8)。

(二)專著

甘為霖,《臺南教士會議事錄》(臺南:教會公報,2004)。

張妙娟,《開啟心眼--《臺灣府城教會報》與長老教會的基督徒教育》(臺南:人光,2005)。

陳安靜,《恩寵的女兒—陳安靜女士見證集》(臺北:天恩出版社,2006.12)。

陳梅卿,《高雄縣基督教發展史》(高雄縣:高雄縣政府,1997.4)。

賴永祥,《教會史話第二輯》(臺南:人光出版社,1995.1)。

羅香林,《中國族譜研究》(香港:中國學社,1971)。

彭懷恩,《臺灣名人百科》(臺北:風雲論壇出版,2007.8)。

(三)期刊論文、研討會論文

陳建勳,〈全台「政治家族」全面曝光〉,《新新聞》460期,1995.12,頁20-23。

查時傑,〈光復初期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一個家族--以臺南高長家族之發展為例〉,《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學報》18期(1994.12),頁157-178。

吳學明,〈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入臺初期的一個文化面相-「靠番仔勢」〉,《臺南師院鄉土文化研究所學報》1期(1999),頁101-130。

陳梅卿,〈清末臺灣英國長老教會的漢族信徒〉,《東方宗教研究》新三期(1993.10),頁203-225。

查時傑,〈記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一個大家族—屏東吳葛家族之發展〉,《臺灣史國際學術研討會—社會、經濟與墾拓論文集》(臺北:國史館,1995)。

(四)口述訪談

〈黃文嬌訪談記錄〉,2008年7月6日,未刊稿。

〈陳安靜訪談記錄〉,2008年7月20日,未刊稿。

〈黃昭賢訪談記錄〉,2008年7月20日,未刊稿。

〈黃茂全訪談記錄〉,2008年7月27日,未刊稿。

〈黃主帥訪談記錄〉,2008年7月27日,未刊稿。

〈黃保諭訪談記錄〉,2008年7月27日,未刊稿。

〈李佳民訪談記錄〉,2008年7月6日,未刊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