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我眼見神恩 –殘障藝術家盧志松心路歷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志松撰《新使者雜誌》76期 2003年6月10日 p.66-70
盧志松,出生十個月即感 染小兒麻痺,雙腳失去行走的能力,卻成了石雕藝術家 國家工藝獎得主。他是壽山中會仁美教會會友

我覺得我的生命就好像散落在路邊的石頭,有時人們看它甚不起眼,但是如果有人細心雕琢它,呵護它,經過琢磨後,它卻可以成為藝術品。
我出生在澎湖縣西嶼鄉的一個小漁村,十六歲以前都不曾離開過家鄉。國中畢業以後,才自澎湖到高雄縣鳥松鄉仁美村的海洋貝殼公園學習貝殼的加工,這是一個經由內政部補助,私人創辦專門提供給殘障朋友,從事貝殼加工習藝的地方,同時也是我進入雕刻世界一個啟蒙的地方。從習藝當中,我才知道我的興趣之所在。時約二十三年前(民國69年即1980年)那時薪水每個才八百元,我在海洋貝殼公園堳搕F五年(後來因為沒落與經營不善而關閉了),不過那是一個讓我找到人生方向的一個啟蒙地。
在我十個月大時,罹患小兒麻痺症,雙腳失去行走的能力,所以自小我的行動只能以手代足的在地上爬行。小時候並不覺得有什麼異樣,但是隨著年紀的漸長,發現比我年紀小的弟弟妹妹都長高了,而且能跑能跳,只有我還在地上爬,矮人一截,內心充滿著無力感和自卑感。同時漸漸也對生命感覺到嫌棄與絕望並想自我毀滅,我感覺我的未來一點希望也沒有。
父母很辛苦地讓我讀到國中畢業,其實我也讀得很辛苦,因為不方便的我,處處都須要別人的幫忙,所以我得處處與同學相處得宜,好叫別人願意幫我的忙,這對我這種個性沉默寡言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考驗。這也培養出我能夠與各種不同個性的人相處。
國中畢業後來到高雄的海洋貝殼公園學習貝殼雕刻。十六歲的年紀,從不曾離家過的我,身上帶著五百元和幾件換洗的衣物,隻身從澎湖渡海來到遙遠的異鄉。我內心徬徨無助,眼淚只往肚裡吞,我不讓人知道我的惶恐與不安。內心只有一個願望:『我要靠我自己的力量養活我自己』。
這裡全都是和我一樣身體有殘缺的人,我除了要學習工作外,還得學習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起居,首次使用到輪椅,我覺得好新奇。在此之前,一直不知道這個東西,竟然有那麼的好用。其實在國小六年級的時候,警廣就曾經送輪椅到過澎湖,媽媽也申請了一台。初時在辦公室內使用,路面平滑很好走,可是到了外面,路面砍坷不平,馬上就摔了一個大觔斗,自此就不敢再碰輪椅了!所以好用的東西,還是得有供它使用的環境,否則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小時候的生活很辛苦,爸爸、媽媽養我實在是太累了。其他不論,就是為了我的上學,爸爸每天就得用腳踏車載我上、下學。九個年頭不論刮風、下雨或是大熱天。若是爸爸出海捕魚不在家,媽嗎就得背我走好遠的路到學校上課,熱天的時候,媽媽背上的汗水溼透我的胸前,每當她放下我以後,我的胸前一陣清涼,我明白這是她的汗水,我的心很自責,是我害她如此辛苦的。現在看到這家工廠的設施完全能夠解決我行動上得不便,當初如果能早點知道,爸媽也不必多受那麼多苦,我也不必活的那麼沒自尊。
在海洋貝殼公園學習的工作,只是負責生產線的一環而已,所以所學到的技術只是片斷,無法學得完整的技藝。因為想學得更多的雕刻技術,我離開原本是無障礙環境的工廠,來到一家屬於家庭式的小工廠學藝。雖然那裡的工作環境很差,設備也很的簡陋,老闆又很窮,每天工作都十二小時以上,又兩三個月領不到工資,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學得完整的技藝。
哥哥因著我突然失去聯繫(其實在這種情況下,是我不敢主動跟家裡聯絡的),等到最後找到我時,乍看到我的工作環境與情況,哥哥泛紅著眼框把我背起來說:「我們回家吧!」,媽媽甚至說:「回家吧,再怎麼苦,我還是養得起你的!」雖然這樣就結束我在台南的學藝,但是我心堣w經完全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從台南家庭式的工廠堙A我學到整體的流程,能夠從頭到尾,自己單獨完成作品。所以後來當我又回到海洋貝殼公園,馬上搖身一變成為師傅,如果當時我沒在那間小工廠苦熬,或許我永遠就是生產線上的一個小螺絲釘而已。
二十歲的時候認識我的太太,她是基督徒,我們交往三年。我開口向她求婚,她竟然願意嫁給我。在一般人的眼中嫁給一個殘障的人是把自己的人生斷送掉,但是她卻願意陪我走這樣崎嶇坎坷的路,並且把福音傳給我,是上帝開始可憐我了吧?送給我一個天上來的禮物!我猜想著。
貝殼加工的產業後來漸漸沒落,但是在一個偶然的際遇中,我發現雕刻的技巧可以用在雕石頭上?我喜歡泡茶,我發現用石頭來雕壺,除了可以表現自己所學,還能開拓新的市場?卻也因為進入石壺的世界,而陷入人生的一個低潮期。因為那一位帶我進入石雕界的朋友,同時他也是帶我進入一個深陷不可拔的痛苦生活中。原來是他介紹我把錢投資在地下投資公司堙A最後我甚至標會來投資,結果都賠了。那時我的大兒子剛出生不久,突然的衝擊我非常的懊悔,我覺得非常對不起愛我的人;她四肢健全,嫁給我已經很委屈了,辛苦經營眼看著生活以漸入小康,卻因著我的貪念使生活再陷入絕境。在一次吃晚飯的時候,我對她說:「妳可以不必跟著我受罪,趁著妳還年輕再找其他的路吧,我會祝福妳的。」她低頭不語,含著淚只管把碗裡的飯送進嘴裡。我心理明白,情緒激動地對她說:「妳願意給我機會,我發誓在三十歲之前,把我所失去的,重新賺回來。」
感謝上帝!祂讓我在二十八歲時,就把所失去的,重新賺回來了。不但還清了所有的債,並擁有了房子、車子、孩子。
在經歷極大的挫折之後,我開始潛心研究石藝,從早上醒來就一直做到深夜二、三點。那時我幾乎沒有外出,同時也不找朋友,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工作。很快地,我的技術也進步到純熟的境界,信心漸漸也恢復,並且認為「只要我肯做,沒有做不來的事!」。可是那時候,我太太就常常對我說:「你要感謝 上帝,因為祂讓你失去的,還能賺回來。」我聽了心堳o非常的反感,因為我始終都認為這一切都是我努力得來的,怎麼會是因為 上帝的緣故呢!而且我所想的是, 上帝未免太不小心了吧!竟把我創造成「這個樣子」,祂有什麼好感謝的呢?
我太太從小是在教會長大的,信仰認真,但是在與我交往的三年堙A我卻把她帶壞了;離開教會,不常去聚會。但是自從我們結婚,有了小孩子之後,她開始把孩子帶回教會,同時她也回到教會了。那個時候,我已經還清了所有的債務,並買了房子。在工作上我不但賺錢而且頻頻得獎,展覽也辦得很風光。除此之外我在運動方面也得到許多次全國殘障運動會的金牌,腕力比賽也得冠軍,歌唱比賽也得獎,輪椅籃球也打到全國冠軍……。我當時真的很自以為了不起,甚至很驕傲而卻不自覺。此時我太太常常提醒我說:「你為什麼不想想,這是誰幫助你的呢?是誰給你了能力呢?」可是這些話在當時,我實在是聽不下去。
不過現在已經信主了,回想起當時幼稚的想法,我感到非常的慚愧!上帝在我不認識祂的時候就已經為我準備了一切,祂從來沒有放棄我、嫌棄我,每時每刻悄悄的愛護我。
我很納悶,在我一切還不如意的時候會吵架是正常的事。可是問題解決了還在為信仰的事吵架,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她老是要我感謝主,她信的 耶穌是什麼樣的神?趁著在車上等太太買菜回來之前,拿起她放在車上的聖經慢慢的讀,就這樣一天天的讀,奇妙地 神的靈也漸漸感動我,祂讓我能謙卑地回想過去。
例如,有一段時間我做一些商品化的東西賣,生意雖不錯,可是,我在想,我的技術是否能運用於創作,而使得作品更顯得有意義呢?當我一有了這個想法,我就碰到一個澎湖的經紀人。他竟每月提供我十幾萬元,讓我自由創作,也不限制我創作的數量,而且每個禮拜都來關心我。今天我的創作之路能那麼順利,就是肇始於此經紀人。
所以種種的經歷經過思考之後,我相信都是上帝的帶領,若不是 上帝的恩典,就憑我這個身體殘缺不全的人,怎麼能有機會得到這些呢?祂雖然把我生在一個貧困的漁村家庭,卻給我的家庭中充滿著愛與關懷;祂把我創造成有缺陷,卻也給我克服缺陷的毅力;祂每關我一道門,卻也都有為我再另開令一扇窗。我不再因我的殘缺而繼續埋怨,我要因主給我的新生而歡呼,我要用 祂賞賜給我的才能來榮耀 祂。
牧師也常來看我並鼓勵我,於是我開始認真地讀聖經,而聖經的話很能吸引我,因為上面很多的話往往正是我所需要的。但是聖經有時會不了解,於是就想去教會聽牧師講道,希望對聖經能更清楚些,後來就常常參加禮拜,而對聖經的了解也更深入了,才知道 上帝是那麼愛著世人,甚至為了世人的罪,而虛己成為 耶穌,來到世上拯救所有的人。
上帝把最好的禮物-我的太太送給我,以前我竟然沒有感覺,她對我的犧牲是多麼大!對我付出那麼多!在我還沒有信主之前,我竟沒有察覺到,看不見她的好處,現在我終於看見了上帝的愛是什麼,是 上帝啟示了我,開啟了我的眼睛,讓我看見了。
我覺得我的生命就好像散落在路邊的石頭,有時人們看它甚不起眼,但是如果有人細心雕琢它,呵護它,經過琢磨後,它卻可以成為藝術品。所以,我對掌握在我手中琢磨的石頭,也是以這種心態來處理,當我的心靈灌注時,它就被賦予了生命,成為藝術品。
當我進入石刻藝術後,就開始參加一些全國性的美展,曾得過一些獎,雖然不是首獎,但是增進了我的信心。後來參加文建會辦的國家工藝獎,這個獎是國內工藝美術的最高榮耀,積極鼓勵人們將藝術生活化的推廣。而我第一次參賽就得了大獎,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而且得獎作品還能在故宮展出,還得到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頒獎。後來獲選內政部主辦的金鷹獎,由於得過這麼多的獎項,得到陳水扁總統的召見,作品也在總統府藝廊展覽過兩次。去年(2002年)總統府音樂會,總統還特別邀請我去欣賞,實在好榮幸!我為這一切獻上感恩,並深願能隨時有機會,以 上帝所賞賜的才能,來榮耀祂的名!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