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父親賴文良長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賴秀瓊撰 按:賴文良長老(1907-1986),大林人;妻曾綢,夫婦育3女4男,撰者賴秀瓊是三女、排行最小。


父親賴文良(1907-1986)並不是位豐功偉業、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更不是家財萬貫的商業鉅子。他為人正直、腳踏實地、富有愛心,是一位最值得我們懷念,在平凡中最不平凡的父親。他一生留下許多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好榜樣。

我們七個兄弟姊妹中我排行最小。小時候我因身患脊椎結核,身體特別虛弱瘦小,不僅倍受父母兄姐的關照更是集愛於一身。本來就疼孩子出了名的父親,對我更是疼愛有加。父親長得不算特別高,由於他體格稍胖而顯得魁偉。他那厚厚的胸脯,常常是我幼兒時的溫床。在他的脖子靠近肩膀的地方有顆肉痣,是伴我入睡不可缺少的小玩物。一點兒也不管父親會不會痛,那小小的肉痣認憑我又揉又捏的,感覺比奶嘴還舒服。

在我剛出生不久,殘酷的二二八事件爆發,整個社會混亂不堪。當時身為東勢區長的父親,為了緩和局勢安定地方,費盡全力阻止原住民下山抵抗。在那時機緊迫人心惶惶之際,母親不幸羅患肺癆,緊接著我也感染到脊椎結核,真是屋漏且遇連夜雨,這使我們幸福快樂的家庭頓時陷入困境。為了家更為了替母親尋醫,父親不得不辭去東勢區長之職。父兼母職,全心全力,日以繼夜地照顧母親,並且舉家到處遷徙為尋找一處安靜的地方讓母親養病,最後搬回故鄉大林。期間更是到處問神拜佛,從無一句怨言。母親生病的事幾乎傳遍了街坊鄰舍,父親對母親的專情和無條件的愛與犧牲始終如一,耐心照顧母親長達五年之久,更是人人所稱讚,堪稱為標準的好丈夫。只可惜從未有推選“模範丈夫”的制度,否則父親鐵定是當之無愧的。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神的愛與憐憫臨到我們這個幾乎破碎的家庭。母親的病得到神的醫治,這也成了我們全家皈依基督的轉捩點。

其實父親早在年輕時,就曾經讀過許多信仰方面的日本名著,雖然當時父親尚未認識上帝,卻已持有“宇宙之間絕對有一位造物主”的信念。父親曾跟我提過,就在母親的病一度被認為已回生乏術之際,父親不但不能相信,而且在他心裡卻有種莫名的信心,雖然當時他不會禱告,但他稟承一線希望,默默地誠心祈求這位天地之間給人生命的造物主,深信祂一定會讓母親渡過難關。果然第二天早上,母親竟然神蹟性地安然無恙,而且神色很好。母親的主治醫生也是父親的好友,一大早就趕來探望,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實,是一件活生生的奇蹟。從此在神的醫治和父親的照顧下,母親的病情日見好轉。這一切不但增進了父親的信心,更啟發父親對真理努力的追求與探討。 

父親在信主之後,隨即被推選為長老,侍奉主成為他生命的第一優先。他平日勤奮研讀聖經,每天清晨幾乎都可聽到從書房裡傳來父親朗朗的讀經聲,有時候他也會坐在床邊讀聖經給母親聽。他的書房裡擺滿了有關基督教的書籍及聖經釋義,對於聖經實有相當深入的研究。父親有早起的習慣,每天清晨獨自跪在院子裡禱告,成為他與神溝通的最佳時刻。從他豐富的經驗可看出他極為相信禱告的力量。 在未信主之前,吸煙是父親長年的嗜好,據說與大舅兩人曾經試著戒煙好幾次都不能成功。然而在一次禮拜中聽到牧師說“若對身體無益的最好不要”,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神的力量居然奇蹟性地改變了父親,從此不再抽煙。

在教育方面,父親對自己的子女有相當高的要求,尤其特別注重我們數理方面的課業,就連生活上的小細節他都教我們一定要用腦筋,如何運用物理的方法,才能發揮最有效力的結果。他更期待我們念理科或醫科,還好我們都沒讓父親失望。對於社會上也有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在母親的病逐漸復原之際,為了家庭生計,父親重執教箯,前後於刺桐農校、民雄初中、及斗南中學擔任物理和數學教師。當時國民政府正積極推動以中國語為國語,向來不黯中國語的父親卻以台語教學。由於他的實力與敬業,深得學生的愛戴,校方也就睜一眼閉一眼的沒為難他。

父親不但是位嚴父更是位慈父,他對孩子們的學業總是有相當高的要求,尤其是對兄姐們。據說若沒考滿分就必須受罰,因此我們這些弟妹們也就乖乖地不敢放鬆學業。父親為人正直又有學問,在地方上頗受人尊敬。我們作子女的一舉一動,總是深受當矚目而不敢有一絲毫的差錯,深怕會損了父親的名譽。有時走在街上,人們總是指指點點,偶而會聽到說『那不是賴先生的女兒嗎?』 因此我們的舉動始終不敢隨便,別說是不敢邊走邊吃,就連香噴噴的路邊攤,也從來不敢坐下來吃呢。所幸聽到的評語都是正面的,這也讓我真以父親的女兒為榮。

記得在我們小時候,每個人都被父親洗過澡,尤其在冬天為了怕我們冷,他都會把我們放進熱騰騰的日式浴桶裡浸得滿身通紅,然後他就會很得意地說“哇!像紅蟳一樣”,其實我們都熱得滿頭大汗卻不敢吭一聲呢。 從小身體虛弱的我,總是得到父親特別的保護,自從入小學到高中一年級,父親每天都以腳踏車先載我上學然後才去上班。風雨無阻,從無間斷。學校的師生幾乎無人不曉。記得初中有位老師常愛開玩笑,如果父親晚一點來,他就會跟我說『妳爸爸不愛妳了,今天不來載妳了』,每次剛說完父親就到了,他就笑著跟父親打招呼。為了心疼弱小的女兒,長達十年的接送從無間斷, 父親無怨無悔的犧牲和愛心是常人所不能及的。從小我雖然身體弱小,卻也相當調皮。記得有一次在念初一時,下了課後跟同學爬越窗戶到教室後面去看小貓,結果父親來接我卻找不到人,著急的到處找我,後來父親繞了一圈到教室後面,才看到我正蹲在那兒津津有味的看著小貓。眼看著父親一副氣沖沖地樣子,卻沒在同學面前罵我讓我難堪。直到回家後才被臭罵一頓,又被母親狠狠地捏了幾下屁股當作懲罰。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受罰。

父親的朋友我大都認識,因為父親無論去那裡,他一定載我一起去。有時去辦事情,他都直接進去找主管或經理,他們都是父親的朋友或是以前曾經受父親提拔過的人。他們就會叫部下去替父親將要辦的事情一並辦妥,父親則在會客室與主管喝茶閑聊,就連我這小客人也沾了光,不但有茶喝又有糖吃。當時所受的特別待遇,還真叫我沾沾自喜呢。回想當年坐在父親的腳踏車上,還真是舒服呢。有時父親會假裝騎不動,然後逗我說我很重,我就把屁股提高說『這樣有沒有輕一點?』父親就說『哇!輕好多了』,那時我還很高興又天真的信以為真呢。

在我們信主的幾年後,由於我們的禮拜堂位於縱貫公路旁,又緊鄰菜市場。來往的汽車聲與菜販的吆喝,牧師的講道往往被迫停頓下來。父親有感於此,乃極力推動遷址並另建新堂。由於當時教會的資金相當薄弱,又有少數的會友為了個人的方便而極力反對,使建堂計劃受到很大的阻力。然而父親的信心與堅持並不因此而作罷,甚至下決心在必要時願變賣自己的田地來補充資金。除了與眾同工、會友同心禱告外,他自己的晨禱更是迫切而且從無間斷。神的力量是無可測度的,祂終於垂聽了眾人與父親的禱告,很奇妙的是,父親的一位好友﹝並非基督徒﹞竟然將一塊800坪的地皮願意以低價出售給教會。這使父親的信心倍增,更極力推動計畫,突破萬般的困難,在眾人認為不可能的事,神卻成就了一切,終於在1962年完成一座富麗堂皇的新禮拜堂。結果父親不但不需要變賣自己的田地,而且還有餘剩可建牧師館和主日學教室。最難能可貴的是,那位承建教堂的包商李金泉先生,被父親的真誠與信心所感動,在新堂落成之後,悔改信主,並在幾年後也當了執事。在建堂期間,我剛好因身體不大健康而休學在家。向來就很好動的我,幾乎每天都和母親去工地“監工”,父親則一下班就到。記得當禮拜堂的磨石地板剛完成,我和父母親坐在冰涼的地上,望著兩邊高聳壯觀的牆壁,微風徐徐吹來,既涼快又舒服,我們三人竟不約而同相對地笑了出來,覺得我們終於有舒適安靜的禮拜堂了,那種感恩快樂的心情實是紙筆難以形容。父親向來有藝術天份也寫了一手好字,講台上的桌椅以及禮拜堂玄關的地板上的圖案,都是出自父親精心的設計與繪畫。壁上刻的字匾“磐石是基督”和禮拜堂前“大林基督長老教會”都是父親的題字,將永垂不朽。

在完成禮拜堂興建之後,父親有感於以幼兒教育來傳福音的重要性,隨即計劃興辦教會附設的幼稚園。他以靈育、智育、體育為教育的基本原則,創立了三育幼稚園,成為大林鎮第一所立案的私立幼稚園。父親生性非常疼愛小孩,又平易近人,小孩子特別喜歡與他親近。他幾乎每天下班後都會到幼稚園看看,開心的逗著小朋友玩。尤其在幼稚園的運動會中,看到他童心未眠地與小朋友玩在一起,更是有趣。他不但是幼稚園的董事長,更是小朋友們心目中最歡迎、最熟悉的“阿伯公”。

父親不但有藝術天份,而且手工相當精緻。無論做大小事,他都很用心。記得有一次,學校有個博物展覽會,老師要我代表班上畫張貓眼的變化和腳趾的圖。由於我功課做完時已經很晚,沒時間畫,父親就叫我去睡。第二天起床,看到桌上一張已經完成的圖,簡直畫得唯妙唯肖,原來是父親犧牲睡眠,徹夜趕工完成的。他也知道那張圖只是讓我能交差,並不會影響我的課業,才幫我忙的,心裡實在感激不盡父親的體貼。結果因為畫得太棒了,我不得不向老師坦誠,那是父親畫的。也許是我平時的表現還不壞,老師竟然沒怪我,而且寫上我的名字,很得意的拿去展覽,讓我覺得真不好意思。

父親愛好園藝也喜歡釣魚,在我們住家旁邊挖了三個大池塘。小時候我常和父親一起釣魚,也不知是甚麼原因,特別喜歡在下雨時釣魚。父親非常有耐心,每次釣到大的魚,或是一次釣兩條,我就高興地大叫,逗得父親開心地大笑。想起來,那又是一個令我懷念的快樂瞳景。 家裡的前前後後種了許多不同的樹、水果樹和奇花異草,與其說種類繁多,不如說就像植物園,只差沒標上名字而已。小學時候,我的同學都很羨慕我,因為有寬敞的庭院可玩,又有吃不完的水果,難怪她們最喜歡來我們家玩。有一次彰化基督教醫院藍大弼醫生的母親受邀來我們教會講道,當天午後父親請她到我們家休息,她一進大門看到院子裡的一切,就問說“這是公園嗎?”孰不知這一切都是出自於父親精心的設計與栽種。如今二姐家的庭院也是相當的別緻,看來大慨是有父親的遺傳吧。

自從擔任長老後,父親便時常講道,尤其在教會缺乏牧師之際,他更是挑起講道的重任。每次講道父親都經過充分的準備,而且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很恭正的寫下來。記得他第一次講道之前,還先講一遍給我和母親聽呢。對於教會裡裡外外的事務,總是擺在第一優先而且從無怨言地打點。他在作禮拜時,一定坐在第一排的第一個位子,而且從未缺席。父親說“敬拜上帝一定要進前”這是他對上帝敬虔的表現,也影響了我喜歡坐前面的習慣。自從我們舉家來美之後,大概就沒人坐他的位子了。有一次我們回台省親並去作禮拜,一位會友說她每次去作禮拜時,看到父親的位子空著,覺得怪怪的又難受。可見父親在無形當中也成了會友的精神支柱。由於受到眾人的愛戴,雖然離開故鄉來到美國,大林的母會卻贈與父親“終身名譽長老”的頭銜,父親居然成了“萬年長老”。

自從父親退休之後來美與兒孫團聚,看到兒孫滿堂,而且各個都算得稍有成就,也實現了祖母“但願子孫賢”的遺願,這也是父親最感欣慰的事。然而環境卻使他完全退休了,他不再那麼好動也懶得思考,促使他腦筋逐漸衰退。父親晚年中風,行動有些不便。所幸在他有生之年,有機會實現他到耶路撒冷聖地參觀的願望,乃是一件值得欣慰之事。當我們搬到Ohio我剛開始工作時,父親買了第一部車子給我,我相當的興奮,覺得以前小時候都是父親載我,而我終於可以載父親了。每當我載著父母親出去時,看到他們舒服的表情,我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樂和對他們的感恩。

打從我出生,就一直跟著父母親住,從來都沒離開過家。兄弟姊妹中,我跟著父母親最久,是最幸福的一個。直到父親離世的九個月前,我因工作關係,不得不離開家到Detroit就職,也就無法照顧父親。父母親因此暫時搬到紐奧良大姐家,由大姐照顧年邁的父親。 1986年5月,我已經有能力給自己買新車了。我告訴父親,我打算利用聖誕節的假期,開新車去紐奧良給他看,他也很高興的期待著。不料在7月初,父親卻安祥的蒙主恩召。父親未能坐我自己買的車,我也沒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為此我深感遺憾。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