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臣先生:第一位台灣人「醫學教授」!!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朱真一 撰 《台灣醫界》56卷2期 2013年2月 有插圖,又見於 朱真一部落格。圖像 《Sin-Thé Lí ê Tsóng Lūn(身體理的總論)》

除南部長老教會老一輩人士外,現在知道林燕臣先生(1859-1944)是誰的人可能不會很多,就是知道或用Google(谷歌)去尋找,大概仍會大吃一驚或覺得莫名其妙。為何此文的題目,我居然稱林燕臣是第一位台灣人「醫學教授」。�����燕臣牧師,根據下節最正式的小傳,他跟醫學有關的記載,只有「1898年,林燕臣受基督長老教會之聘,在台南新樓擔任英國傳教師醫生的漢文及台語(福老話)老師」之類的幾句話,新樓當然指新樓醫院,另外他的第二公子林安生前輩是在花蓮行醫的醫師,孫子林宗義教授是國際有名的精神醫學教授。
此文來探討為何我稱林燕臣是第一位台灣人「醫學教授」,當然「醫學教授」加引號表示不是真的,不過的確有記載,他用漢文翻譯的現代醫學書,教學醫的見習生,仍不知道他到底用什麼樣的醫學書教。
林燕臣的簡單生平
從網站及各種線索,沒找到有林燕臣前輩(1859-1944)的傳記。有兩篇較正式的生平記載,在1966年楊士養編《台灣信仰名人略傳》;及1989年楊士養編林信堅修訂的《信仰偉人列傳》,都不過幾頁而已。簡單的生涯如下段:
林燕臣是前清秀才,幼年時從台南市舉人郭老爺讀漢文,後與其女兒郭寬結婚。1898年如上所述到新樓擔任英國宣教師的老師,教習之間,逐漸傾心於基督教義,由著名的巴克禮牧師施洗入教。後來自己從事神職工作及神學教育的道路,先後歷任台南長老中學教務長、太平境教會長老、高雄州東港教會牧師,基督長老教會台灣大會議員及議長,並於1925年受聘為台南神學院教授,歷時10年。
「1898年到新樓擔任英國傳教師的老師」一句話有語病,1898年當時以「府城醫館」的稱呼較普遍,醫院於1900年遷入新建的樓房後,才漸漸稱為「新樓醫院」。最早1900年才開始有「新樓」的稱法,不過這並不重要,很可能醫院於1900年搬入新樓後,林先生仍繼續在新樓從事這種工作。除了當老師外,他在醫院還做什麼工作?最近看到一用白話字(羅馬字)寫給見習生的醫學(解剖學?)講義,下面會繼續討論,那講義可能跟安彼得醫生及林燕臣先生有關。
網站上看到一寫林茂生傳記的文章(註3),開頭一節寫林茂生的父親林燕臣。文中寫林燕臣「幫忙安彼得醫生翻譯醫學書籍」,不知作者根據什麼資料?從作者的的其他著作,作者爬梳過教會公報,有可能來自那報紙的資訊。上網到《台灣白話字文獻館》的網站上,沒找到文獻說林燕臣幫忙安彼得醫生翻譯的報導,還沒找到他們兩人翻譯的醫書,仍未找到寫那傳記的作者。
不過最近重看顏振聲1940-1941年代寫的〈南部教會醫療傳道史;Lâm-pōu Kàu-hoē I-liāu Thoân-tō-sú〉,杜聰明的翻譯本寫:「安彼得醫生來赴任---照時間教導學生,漢文有潘煥章先生、林燕臣先生教英譯中文醫書,前後的見習生有---」,文內列出15位見習生。顏前輩這段寫在台南章的「舊樓時代」那節。
上面提到過,林燕臣是前清秀才,之前沒從宣教師學過醫學,他能「教英譯中文醫書」到底怎麼一回事?因為沒記錄他到底用哪本醫書當教材,跟上述「幫忙安彼得醫生翻譯醫學書籍」那句話的意義不同。19、20世紀交接時代前後的學徒式的醫學教育到底如何?下章會再詳細些討論「英譯中文醫書」。以後盡量用「漢文醫書」不用「中文」一詞,因為下章會討論,這些書不但中國,日本及韓國也用,影響日、韓當時的醫學教育,書用文言文寫。
教會醫院的學徒式訓練
從《台灣府城教會報》的報導能略看出見習生的一些訓練方式,如1896年10月教會報的〈醫館的告白〉消息中,刊登招收見習生的消息。十八歲以上懂白話字(羅馬字)是必須的條件,見習約須四年。「白話字」是必須的條件而漢文只要略知既可。清據時代或日據時代初期,沒有公立學校或義務教育,讀漢文需進私塾,有經濟能力進私塾「讀漢書」人不多,深懂漢字的人更少。顏振聲的文章就說「教漢文有潘煥章先生」,可見不只臨床見習,還要上課補習漢文。
《限地醫生-周瑞醫師傳記》的周瑞醫師比上述《台灣府城教會報》的報導較晚些,他1889年10月出生,公學校畢業後也進入長老教中學讀了3年。1906年6月,16歲半時才到新樓及打狗的醫院學習,受教於安彼得、馬雅各二世及蘭大衛醫生,他於1911年2月畢業,共受教4年8個月,還有畢業證書,想來到他那時代,學徒式的醫學教育已經較制度化些。
為何林燕臣教中文醫書?
林燕臣1898 到府城醫館時,如上段討論,可能大部分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學生只略知漢文,深懂漢文的不多。所以由林燕臣來教漢文醫書,或如另文所說,可能林燕臣幫忙安彼得醫生翻譯醫書為福老台語的白話字來教學生。那時候的漢文醫書是否真難?
當時的漢文醫書,大概都由歐美醫師口譯,由中國人來寫,用當時的文言文寫。
當時出版的原版書,目前台灣仍可找到,最少台灣大學圖書館仍藏有合信醫生(Dr. Benjamin Hobson)的《全體新論》以及《西醫略論》的原版本。《全體新論》此書是1851年用漢文書寫的第一本現代醫學(解剖學)教科書。
台文醫書
日據時代以前或早期,有沒有醫書出版給學徒式的見習生用?像合信醫生用漢文編譯西醫書,在中國產生很大的影響力。
圖. 《Sin-Thé Lí ê Tsóng Lūn(身體理的總論)》  
這些書還傳入日本、韓國及台灣,一樣影響不小,
戴仁壽醫生(Dr. George Gushue-Taylor)為提昇醫療常識及水準,統一醫學及護理的術語,而且用來訓練本地的看護及醫師助手,1918年編纂及出版一部用羅馬字Holo台語寫的護理教科書《內外科看護學(The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Nursing)》。
《限地醫生-周瑞醫師傳記》最後一部份的醫療文物的圖片中,列出課本之一的《Sin-Thé Lí ê Tsóng Lūn(身體理的總論)
》,看封面及列出的兩頁,用白話字寫,看來像是翻譯的解剖學講義。可能比《內外科看護學》更早出現,很可能只是給見習生的講義,非正式出版的書。
林燕臣翻譯漢文醫書為白話字?
上面提到有文提到林燕臣「幫忙安彼得醫生翻譯醫學書籍」(註3),雖然仍未看到這典故的出處,上節提到白話字(羅馬字)的《Sin-Thé Lí ê Tsóng Lūn(身體理的總論)》醫書,可能就是林燕臣幫安彼得翻譯的醫書/講義。還沒找到這白話字寫的書/講義,希望能看到更多的資料。周前輩在新樓及打狗醫院,由安彼得、蘭大衛及馬雅各二世受訓練時的年度(1906-1911)看來,這課本應比《內外科看護學》更早出現。
《Sin-Thé Lí ê Tsóng Lūn》很可能是第一本在台灣翻譯的holo台文醫書。如上討論,有可能是林燕臣自漢文的醫書,或安彼得醫生口述由林燕臣用白話字寫下。1898年時,安彼得醫生已來台20年,福老台語已非常熟練,當然可能仍由安彼得醫生自己寫。
參考文獻
  1. 楊士養:林燕臣牧師年表 (1859-1944)。台灣信仰名人略傳(第一集)。台南,台灣教會公報社,1966:94-96。在賴永祥史料庫網站: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c/Lim/Lim,Isin/chronology/Iun,Siong.htm(2012.10.2)
  2. 楊士養、林信堅:林燕臣牧師傳略 (1859-1944)。信仰偉人列傳。台南,人光出版社,1989:89-92 。在賴永祥史料庫網站: 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c/Lim/Lim,Isin/biog/Iun,Siong.htm(2012.10.2)
  3. 張妙娟:林茂生傳。教育愛—臺灣教育人物誌。2006;1:1-16。
  4. 杜聰明:台灣基督教會醫學史。台灣醫學會雜誌。1963 ; 62: 541-562。
  5. 編輯委員會:限地醫生-周瑞醫師傳記。台南,台灣教會公報社,2008。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