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金聲談赤馬兄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高金聲寫 思念聖徒5「赤馬兄」收載於《南台教會史》 楊士養編著 1953年10月 南部大會教會歷史發行,白話字本。
玆錄林昌華譯文,如下: 

使徒保羅講,咱著經過濟濟的艱苦來入上帝的國(行傳14:22),台灣也有人曾走這條路,從中有一人就是赤馬兄(林學恭,1857-1943)。他惦民雄庄(打貓)居住,他兄是秀才,年25歲,幫助兄教學。一時就交陪壞朋友,研究博筊(賭博)若贏筊就喝酒���喝拳。他不曾去花柳間,那是不知博筊是罪惡。
26歲(1883年)的時,3月中旬,去找同庄的朋友郭省,看著桌上一本養心神詩,拿起來讀。「上帝創造天與地,生成萬物逐項會。上帝的恩講不盡,差遣耶穌救萬民。」讀了,合冊,恬恬想,我讀這濟冊,未曾讀到,天地啥人創造的,這本冊記是上帝創造的,問講省兄這本書搭落來(哪裡來),他講對嘉義拜堂來。嘿!你怎樣落番仔教,這教斷斷不可入,因為這教是叫人莫服事神佛,無敬祖先,是異端的教。心�����好就夠額,何必著入教?你不可入這滅祖滅宗的教。[省兄講] 赤馬兄!你知我是無學問的人,閣聽道理無外久,為可給你聽到滿足。再兩日是禮拜日,請你來嘉義拜堂,比有先生可詳細講給你���,你就會明白。
赤馬兄!你知我是無學問的人,閣聽道理無外久,為可給你聽到滿�����。再兩日是禮拜日,請你來嘉義拜堂,比有先生可詳細講給你聽,你就會明白。
禮拜日到,赤馬兄心真艱苦,記得郭省的話,行8里路來到嘉義。在想若有道理的確著��;若無道理就不可進行。詳細問路來到拜堂。彼時篤當在禮拜,傳道師吳意讀創世紀19章,用���帝滅所多瑪作題目。看人闔目在祈禱,謠疑在唸咒語,。詳細看拜堂內無上����������也無燒香。哼!真正是異端的教,毛孔直直竄,心肝撲撲傾,不敢入去,乾搭踦在�����面再觀察一切。
禮拜息,吳先生看著外面有生份人在聽,就親切請他入來,勸他著反悔信上帝��閣指明經書記載上帝的事,信靠耶穌會得著救,倚靠祂贖罪的功勞,就可親近上帝,放棄這��以外無路。赤馬兄心大感��,應講實在是安尼,總是家兄不准,吳傳道講,靈魂著保重,切切不可�������,致到靈魂未得救;就送他幾喏本道理冊。
日暗赤馬兄去歇在親戚的家,歸瞑讀彼的冊,心大歡喜得到重頭生。願作耶穌的學生。轉去伊兜,就用於斧頭毀壞博筊的器具,丟落便所來絕斷罪根。
天路喊入,捆逐(迫害)發生。
第一站 有一日老爸命令他拜佛,他不(肯),老母奇怪講,你對小漢就服事佛,今怎樣不肯,赤馬兄講,我已經信耶穌深知偶像是無影;若拜是逆上帝,罪是真重。老母真受氣,大聲號,用拐仔摃,打。
第二站 幾喏月日久,老母在更深夜靜彼時,來坐在床前大聲啼哭,勸他著背教。有時打,有時罵,也要用自殺來嚇他,勸他不可去禮拜。赤馬兄迫切祈禱講「主啊!你著救我」
第三站 伊兄林祿倫(學敦)講你不可入番仔教,來失落咱的體面,因為咱是望族,幾喏十代有出士,你若不聽,我要用權威給你死,赤馬需辨明這個道理是真的。無論誰人著服事造物的主宰。祿倫受氣對此起,不時打,罵,踢,見面有時用滾茶給他潑,有時用茶甌給他丟,給他滿面流血。
第四站 某日請幾喏位的親戚來伊兜,就拖赤馬兄到在佛和木主(神主牌)的頭前,命令他著跪拜,赤馬兄講「到死我不趁」兄發大受氣,刑罰他給親戚,佛,木主看。赤馬兄直直求主賞賜能力,給他可忍受慘苦,再唸幾喏首養心神詩,來助氣力。他的兄用手搧,腳踢,拳摃,到尾朋友替求情,就暫時放他。
第五站 秀才祿倫講「小弟你若不聽兄的話,一意執迷,我願用死叫你醒」就用索仔綁自己的頷頸。自己摧,氣快要斷,佳在有人給他解,才無損失性命。
第六站 有一日拖赤馬兄到廳門外,向木主的面前,索仔綁在樹下,拿香叫他著拜,他不趁,就給他吊在樹頂,蕩來盪去(haiN-lai-haiN-khi),朋友求情才給他放。
第七站 閣一日赤馬兄篤在祈禱,伊兄給人用鐵鍊縛在桌腳,呸嘴涎結歸塊,佳在救主與他在著。雖然篤到彼大艱苦,總是心平安;到尾給他解放。
第八站 又再一日,吃飯的時,赤馬兄在感謝主,他二嫂看著,大聲咒罵,聳弄丈夫再捆逐,老母與兄現出惡面講「你果然不肯背教,的確著趕出,免沾邋參家庭。赤馬兄講我既然認識耶穌是救主,放棄這個無別的,主會救人,我認識這條路是天路;放棄這條,無別條給人得到活。我也深信基督教所講的神是創造宇宙的真神天爸上帝。會害死身軀勿會害死靈魂的不免驚。今我到死決斷不放棄耶穌,決斷不背教。
有路無厝,信徒chiau-hu.
比實無帶衣裳,也無帶路費,天是寒裳再補,腹肚餓,迫切求主開光明的路。就去歇在郭省的家幾喏日久。參詳找頭路的事,省兄講「著去嘉義拜託傳道師」。
赤馬兄本身講,我去嘉義傳道師十分同情,替我寫批去台南問頭路;彼下昏祈禱會,大家迫切替我祈禱,求上帝開路。天光,吳先生講,今台南不免去,上帝有開路,岩前小學欠一名先生,你可去彼作教學的工,蓋有機會可服事上帝,赤馬兄聽這個歡喜到極,感謝上帝。 
吳先生就託黃西經(黃信期的老爸)領路去岩前,也託惦在岩前的傳道,周步霞募集學生。求主給伊兩人平安到位。兩人對此出嘉義的城門外,篤到王琴兄,問講恁要去叼位?西經應講,領這個兄弟要去岩前教教會的小學。他為著信主給老母和兄大捆逐,煞給他革出來,王琴聽了心生可憐講「脫赤腳教小學真不雅」進褪自己所穿的黑布鞋送他。在拿400錢給他作路費。
在彼(岩前)募集學生17名,每年束金17元。赤馬兄寄2元給老母,用3元作衣服,買鞋,襪,帽,還12元作一年的伙食和雜費(當比時代每人每月最少最少著元半才會渡活) 安息日會友來禮拜;比配剩的菜,菜脯,蔭鼓,鹹瓜子,赤馬兄掃掃作堆來渡鹹,又自己洗衫,煮飯。雖然真刻苦,不過他的心目向主的十字架的艱苦來得著安慰。對安尼他感覺比未信主的時享福,心卡平安。
獻身給主,專務聖工
赤馬兄熱心服事主,吳文彬先生(雞母叔)推薦他入神學院讀冊。在1892年出業(畢業),受派駐岩前,後來轉勤去馬宮(馬公),對馬宮換來彰化,在彼四年作傳道,16年作牧師。以後教士會聘請他作巡迴的工10年久,作教會的工40外年;70歲辭退,來踦起斗六作自由傳道,無想別物事業。
他的後裔有三個查某子,有子婿,有孫子,攏是靠主的人。一生佈道祝教會巡會友勞碌奔波,為主受苦。當時日本當在佔澎湖,日本官命令他與伊來台灣;不,未用得。過來台灣以後軍官看他忠實就對他講,你免再去澎湖傳道,,你住軍隊穩當將來會大富貴,赤馬兄講,我已經獻身給耶穌,不敢背耶穌的恩,我決斷不敢違格上帝的命令,富貴不是我所愛。日本官不敢留他,送他銀一方,林先生較舊去澎湖作工。兄弟啊!咱有幾人像他安尼專心在天國?
1939年12月牧師娘去查某子的厝,在飼雞心色,腦貧血,就安尼去祖家。在1943年有一日,林牧師在彼早起腹肚痛,到下昏就與世間息,享壽86歲。伊二位蓋親像以利亞坐捲螺風上天,連鞭到彼個新新的世界,萬壽無疆。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