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林弘宣 (陳南州)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南州撰 「有福的人! 懷念林弘宣」《台灣教會公報》 3328期 2015年12月7-13日 p.22

林弘宣,生於1942年9月11日,2015年9月18日因在住家浴室跌倒而陷入昏迷,25日凌晨安息。9月25日中午接到弘宣的弟弟心智的Email,得知弘宣奮力跑完人生的馬拉松,向各位朋友說再見了,心中感到非常惆悵。
優異的學識與能力
1969年9月,我升上台南神學院三年制神學研究科(現���的道學碩士班)二年級,一年級新生有四位哲學系畢業生,其中3位來自台大哲學系,弘宣便是其一。在宋泉盛牧師為研究科一、二年級開的系統神學課中,我慢慢認識弘宣。宋牧師第一次上課時,拿了一本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英文書,要學��試著當場翻譯他指定的部分,我因此見識到弘宣優於同學的學識和能力。不久,弘宣提議我跟他合譯巴特(Karl Barth)的《福音的神學:導論》(Evangelical Theology : An Introduction)。我們約好先各自翻譯同一段落,然後再討論。不過,後來我沒��繼續該書的中譯,因為弘宣的英文、中文都比我好很多。他的了解很精準,比我正確,他��表達比我更順暢、簡潔有力。我自嘆不如,不配與他合譯。
▲林弘宣的全家福
弘宣常找我聊天,無所不談。或許因為那時我擔任南神學生會總幹事,他常跟我提到他對教會、神學院的一些看法,甚至是教會改革的方向。1970年夏天,我考上中興大學糧食作物研究所,雖仍繼續台南神學院的學業,待在台南的時間卻減少了。但,這不影響弘宣與我之間的情誼。弘宣和我,還有一些年輕的朋友,在1971年3、4月間受邀參加了ITI(International Training Institute)在彰化靜山修道院舉辦的營會。我們深受一些講師觀點的挑戰,弘宣、謝叔陽、我,還有台灣神學院研二的鄭信真,決定做些事改變長老教會現狀。
於是我們籌辦大專基督徒聖經神學研究班,於1971年6月30日至7月7日假台灣神學院舉辦第一屆。聖經神學研究班後來交給長老教會總會主辦,至2015年2月已舉辦52屆,十多年來,每屆參與大學生約有300人。神研班交由總會主辦後,連續好幾年仍由我們幾人策劃和執行。弘宣是神研班的「點子王」,許多節目都是由他的話題引出來。
關懷宣教與社會
1971年10月,台灣聯合國的席次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一些大學生團體聯合發表「我們的呼籲」的聲明,呼籲人民支持政府的改革。台南神學院學生會也在12月11日發表公開信函〈基督徒對國家民族存亡的責任──響應「我們的呼籲」〉。當時南神學生會長就是弘宣,公開信函由他起草,因為弘宣曾帶著他親筆起草的文稿找我討論。他的宣教觀和社會關懷,在此信函表露無遺。
弘宣因為一門課程的問題,延後一年畢業(1973年)。為此他難過萬分,到台中向我傾吐心事時,我卻找不到適當的話安慰他。
他畢業後沒到受派教會赴任,原因很多,其一是他同時肩負太太一家人的生計,包括生病的岳母。雖然如此,他沒有失去服事上帝的心志。
有一段時間,高雄新興長老教會的蘇天明牧師給他機會到教會參與服事。那段日子,他曾下決心改變生活型態來符合一般教會對傳道人的期待,他告訴我他戒菸了,也不再常喝酒。我從花蓮到高雄看他時,他宿舍房間很乾淨。不過,睡覺前我發現,原來他把菸灰缸藏到衣櫥上了。
弘宣1977年夏天去美國德魯大學(或譯「哲吾大學」,Drew University)修讀博士課程,我也到普林斯頓神學院修讀神學碩士。兩校相距不遠,弘宣有時會在週末來普林斯頓看我,也常一起去駱維仁博士家打牙祭、過夜,駱博士總是要他兒子Ted把床讓給弘宣和我睡,Ted則以睡袋睡地板。有時,弘宣甚至在週間來看我,我因此察覺他因外出打工,沒有正常上課。   
受壓制的民主信念
▲林弘宣(左二)去年底與手足將媽媽骨灰存放埔里鯉魚潭墓園時留影,可能是他最後的照片
我1978年5月完成學位後回台灣,1979年7月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青年幹事職務。那時弘宣已從德魯大學休學回台灣,依舊關心教會宣教和台灣處境,和一些同道籌組「新人團契」。我看到邀請函的說明,覺得甚有意義,而且與我的職務相關,所以前往參加。沒想到「新人團契」中有人表示不歡迎我,原因是我不算是新人,又在總會任職。不過弘宣出面緩頰,讓我參與。 /h6>
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爆發,國民黨政府隨後大舉搜捕異議分子,弘宣和兩位友人半夜躲到我的宿舍。後來覺得我的宿舍也不安全,又前往他處過夜。之後我再見到弘宣的面,是在景美的軍事法庭。弘宣被捕後,被控觸犯叛亂罪,在景美軍事法庭受審。
1980年3月,我受派代表長老教會總會前往法庭旁聽。弘宣宣讀他那令許多人感動、女警流淚跑出法庭的〈最後的陳述〉時,我就在現場。弘宣的基督信仰和民主信念,還有他的夢想與善良,在陳述中充分表露。
弘宣被判有期徒刑12年。我曾寫過幾次信給他,他也寫信給我。他1986年因病假釋出獄後,曾到花蓮看我。我1987年回母校台南神學院任教,弘宣偶爾也會來看我。他申請回教會擔任傳道師之前,以及之後到高雄援中教會牧會期間,也常跟我分享他對教會事工的觀點和感受。很遺憾,弘宣的神學和生活型態,一般教會無法接受,他還是未能適應地方教會的工作。   
雖經憂患仍有福
十多年來,弘宣因為翻譯宋泉盛牧師的英文著作,如《創造是重建宣教的鑰匙》《追蹤上帝的腳印》《悲天憫人的上帝》《信心的探索》等,跟我聯繫更趨頻繁。我常開玩笑說晚上12點多的來電幾乎都是他。除了聊生活,他會跟我討論翻譯的問題,分享神學觀點,對當今教會的感受,還有他研讀佛學的心得。他總是在翻譯的書的序言中感謝我給他的協助,其實我從他獲益也不少。
這幾年,弘宣跟我提到他的健康不如以往,不再能夠常常到住家附近國小操場運動。他來電話也不再是晚上,而是白天。最近幾個月,他常跌倒。沒想到最後就是在浴室跌倒昏迷而告別人生。
弘宣一生並不順暢,他經歷許多患難和挫折,但,我從未聽過他抱怨別人或恨誰。他講話有點「白目」,但卻很真誠。有弘宣這樣的朋友,是一大祝福。我很遺憾,未能如9月初通話的約定在10初與弘宣見面,但,我相信我們要再見面。
我從弘宣的哥哥信男醫師得知他曾寫過這樣的「打油詩」〈死無藏身之地的人有福了〉:
死無藏身之地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的靈魂早已如飛而去
宇宙任憑他們逍遙遊
遺體火化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很環保
骨灰不入納骨塔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火化後回歸大自然
他們不必跟別人排排坐
放入擁擠的小盒子裡
生離死別 生生滅滅
川流不息本是宇宙大自然的常態
參透此真理才能死得安詳 活得安心
弘宣的「打油詩」仿效耶穌山上寶訓的口吻。在他離世後,家人也依照其遺願,以火化樹葬辦理。弘宣一生的日子大部分貧困,也承認自己心靈貧乏,為自己無法脫離酒的轄制哀嘆。他為台灣社會的公義、和平奮鬥,他為了致力於上帝的旨意得以在台灣實現而受苦。弘宣,就是耶穌所說的有福的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