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章家世略傳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1991年郭洪炳文醫師贈我壹份打字本《成章家世略傳》(本文12面),是他父親郭成章醫師於1978年2月所述者。《教會史話》186「郭洪建是賣魚出身」一文,就是據此寫的。郭洪建是郭成章的父親,其實父為郭憩九,戶籍上是姑丈洪快之養子 (他名建,以「郭」姓為先、「洪」姓次之,是「郭洪建」的由來)。郭洪建娶早期傳道師李豹長女李阿金為妻。[賴永祥附記]


余郭姓,距今約三百餘年前,祖先自福建省泉州府南安,來台定居於小琉球與崙仔頂中間--名曰「太監府」所在地,離現崙仔頂新建之廓,延伸出西南方約數公里之海上,現在的崙仔頂只剩下洪文貴、洪楷安、洪景利等人之一列房屋,約是十數丈之地而已,今鎮海里,即崙仔頂外以東之魚塭填地,昔時之崙仔頂五角頭、五條街、五間廟,其入門之眾多,市區之繁盛可與昔日之東港媲美,因連年水患流失,由西南部之太監府漸次崩入,桑滄之變,非親歷其境者,不敢置信,幸得近年來築港成功,造防波堤笑水箭,所以漸次分出才有今日之水底試驗所之浮復地,今後更會漸分出外海,防波護岸,將有莫大的裨益。

余家經過無數次的搬遷,至祖父時代住址變更存崙仔頂定居,育有兒女3人,伯父郭水雹郭國基、郭國清之父、郭拔山、郭一雄之公,大姑郭彩雲招婿蕭伸其蕭祿之父、蕭主得之公,皆以賣魚為生,生活困難,父親郭洪建,祖父郭憩九以教「南管」兼經營日用品、小本生意渡日,祖母王炭36歲,患台灣赤痢病故,家父年方九齡,不久,祖父亦患腦溢血,癱瘓數年,臥床不能走動,家道日衰,祖父與父親相依為命,家父侍親至孝,回憶某一年冬至,相傳習俗家家戶戶搓圓仔過節,因家中無分文,故渡溪往鹽埔向郭姓遠親借一角,來奉養祖父,不為所允,至此自忖命苦,感傷至極。

祖父臥床以後,家父受僱於人,學習謀生,肩擔日用品什貨沿途兜售,月賺工資五角,以補貼家用,父秉性誠實有嘉,深得人緣,但不久辭職自己經營圖謀增加收益。家父14歲,不幸祖父與世長辭,其喪事一切開支只用4元,抬棺埋葬得鄰人同情、幫助了事,尤此可見其貧寒之一般,常年適逢竹造草葺之教堂被燒一空,幸蒙英國教士會之補助,重建石造,那時家父隨常當小工,同時蒙上帝恩典感召,聖神引導歸依基督。

據聞姑丈公洪快與大姑婆婚後,未稔何時入教,因得英國教士略授醫術藥小常識,自他鄉遷居來東港租屋,為延平路一五五號賣西藥,兩老相處,膝下尤虛,由於家父品貌端正,氣質不凡,乃再三要求家父為養子,家父深明孝道,侍奉長老雙親,埋本應當,一方面慎終追遠,承接衣缽,戶籍上雖為洪快之養子,但家父堅決「郭」姓在先、「洪」姓次之,所以「郭洪建」一名,即為其由來。自入洪家以後,仍然做什工以及賣魚生活,家父有高人一等之記憶力及口才,奉教虔誠,雖 未受正規之教育,能由羅馬字而識漢文,教會破例保送入台南神學校就讀,論才華可以跟上同學,在學半年,因懷念兩老年邁無人照顧,毅然自動退學返回故里東港,持續往常生計,有時為英國姑娘挑行李入女學校,女學生竊笑曰:「此人前年豈非學生」家父並不以為此恥,因自認已是回復苦力之身。有一次英國教士來小琉球避暑兼傳道,忽然染病,請人帶信至東港教會,時已傍晚,父親負此重責,趕往鳳山過夜,翌晨出發,以半跑半走至台南,剛好是神學校吃中艙時,可見家父是捷足健腳人士。當時東港教會傳道人潘明珠轉任台南時,家父亦為他挑行李及小孩,一生實為勞苦。

 父親一生勤儉,其賣魚生活與眾不同,同伴賣魚一日一次,好偷閒,賭博成性,獨他一日二次,由清晨-次賣至崁頂洲子後部方面,絕無空擔回來,照季節性買水果、豆類、蕃薯籤等物單回東港販賣,所謂「暗烏者」是指港口討掠之魚,每日下午5時三次賣至海坪,有時風浪數日,無魚可賣,家父就擔碗碟等物至各庄頭兜售,愈賣減少笨重,感覺輕鬆,不敢一日偷閒,家父雖是普通體格,卻力大無比,近路可擔160台斤如台南遠路亦能擔104台斤,後來另租房延平路126號地址開設生德和號什貨商,擔魚乾上台南買五金布匹、什貨、便衣等物回東港店內出賣,三日一返無誤,同時雇李幾法、郭萬福、許壽得全之父為店員,經營順利。

李幾法少父親7歲,是漢醫李先仔之么兒,其父死後遺下白銀二千餘元,被異母兄獨佔,懇求兄長分與多少而不允,無意暗取三次10元,結果險些招來殺身之禍,其兄長及找人把守陸地三面出路,欲置其死地,家父遇見此事,深信幾法在店中之作為,忠實無比,利用深夜入靜以竹筏由崙仔頂外海宰制中汕,由陸路脫險,隨之台南教會中學讀書,幾法感謝父親情深,同結金蘭,郭李兩家歷史淵源,啟東兄弟與我們親如手足即為此故也。

「生德和」商號照舊營業,家父在台南往返中,有時日暮,則借宿楠梓禮拜堂,有初代名傳道師李豹先生係福建閩南人,原是官家子弟,祖先初在新竹任官,其父死後,到處闖蕩,後來悔悟信主因其有口牙,任為傳道師,娶台南埔頭人郭粉為妻,先派在台南一帶工作,後轉埔里、烏牛欄,生長女李阿金,那時年方九歲,就幫助家務,洗衣煮飯撿拾柴草,腳掌未受裹足之苦,為台灣當時最先唯一保有完美之天然足者,亦即為信教所賜也。李阿金在埔里時期,常與女伴往山腳拾柴有時遇原住民打獵-「出草」,險些送命,或遭毒蛇追趕過溪,真是險象叢生。因外祖母郭粉纏足,姊代母職,有二姨阿玉、三姨阿好、四姨招治、三妹均年幼皆賴大姐照顧而長大,而後轉來大社、社頭崙仔、彰化各地,繼而到楠梓,上帝有意安排,使家父與李豹先生相識,久而久之,李豹發覺家父是世上罕見之勤勉者,遂以其長女與家父結為夫妻,家父年241871年農曆1015日生,母年16歲,1879419日生,結婚儀式極其簡單,於在楠梓禮拜堂,由外公李豹主持禮拜,新郎步行以一頂二腳轎,載回東港了事。楠梓會友不知外公受上帝感召,譏曰:傳道師之女嫁.販夫走卒,實可惜也。

家父有俠義心腸,當馬關條約成立,台澎歸併日本,南部方面日軍由崙仔頂登陸平定東港,總爺部署官兵一概逃C,日軍轉進鳳山、台南方面,無留一卒駐守東港,百姓疏開各地時東港歹徒玻腳德勝其人往溪洲方面煽動,謂掠奪東港正是此時,有一群無知烏合之眾,趁火打劫,余家當時疏開在大潭蘇來居之處,家父聞悉有賊入侵,急速趕回東港,不顧一切挺身而出,壯膽四處打鑼通知民眾,叫青壯年之士出來擒賊,必有重賞,當時以虛勢壓倒實勢,不出數小時歹徒全被擊退,拿元兇跛腳德勝及同夥若干,元兇被林茂盛祖父--林合以掃刀由肩押割開,血流如注,民眾決議押往崙仔頂沙灘燒死,見於時屬無政府狀態,處決雖是極其殘忍,但亦出於不得已也。家父因走路打鑼不慎跌倒,膝蓋股受重傷,幸得吳登諒之祖父吳利守望相助一起打鑼集眾,遂將東港轉為危安。

姑婆郭蕊早一年別世,姑丈公洪快臨終前交代父親銀貳百元,五十元與余,五十元與養孫女洪氏業招婿,屏東伍主福之母其餘用來辦喪事,家父賦姓清白,就延請教會傳道師、長老、執事立會言明,使姑丈公安心上天,可見其一生業醫也兩袖清風,家父念我伯父賣魚生活,年已三十餘歲,尚未成家,適有數友內庄陳城有女待字閨中,遂為兄長撮合,以聘金二元,也是一頂兩腳轎了事。

姑丈公洪快別世後,日本人撞見店中有「藥櫥」設備,有西藥十幾味,吩咐家父申請醫師執照,繼承遺志當時醫生大多不學無術,家父雖自感醫術不精,但相較當時領執照者之見識,家父所知所學,仍有過之而無不及,懷及人命關天之意,仍放棄醫事,將醫櫥收拾、廢棄藥品。家父繼續經營德和號,數年後,銳意向海上發展,時已具有船筏網十數對,規模之大高雄至恆春無人匹敵,同時開設良盛魚行,投資700元,並貸款與當地人買筏網,家父行事守信,又待人和藹,良盛魚行愈做愈大,至琉球、中汕、紅毛港、下塭子及東港漁民來歸者眾。家父又念親兄弟之情,乃以大伯任水電行經理,將每年盈餘全數做為資本,經過十數年,資本額已達一萬五千元,自己每年將所賺之利益作為家用,因為自有筏網十數對,所以設有網寮。家父善心、樂於助人,曾遇有一澎湖人,因為生來厝啞,流浪到東港,衣著檻褸,生活無依,家父心見不忍,收留在網寮從事補網之輕便工作,薪水照領,不幸後來下肢癱瘓,大小便不能自理,不得已在網寮旁搭建一人用之草寮,供他棲身,草寮離地三尺,鋪木板為床另設加蓋便孔供其使用。每日三餐由余攜往奉持,直到棄世。良盛魚行舊店員染病之棄婦,雖有親戚卻無人照顧,在鄰居空地中塔。草寮棲身,家父憐之吩咐點心擔小販提供三餐,並每月結算一次,至棄婦死而後已。李幾法兄長出殯當時,抬棺者有人乏力者,敗肩、失力在米粉橋現輔英醫院址時,余年九齡,隨父送葬,家父目睹此景,自動代理抬棺者至墓地。對於教會中大人、小孩喪事,家父也熱心領導協助善後,對教會盡忠,對外不論大小事,替人排解糾紛,

例如烏龍郭公之佃地起耕問題,時郭、楊兩家族之糾紛,牽連數百人生活問題,家父以聖經訓誨安撫雙方,圓滿和解。家父有時代理傳道師主持禮拜,每年春節時分,攜余省墓,又往後塭仔傳道,崇拜時,先由余唱日本歌,號集民眾,之後家父開始傳道,引導兄姊扳依基督,家父一生擔任長老至終生。伯父擔任執事,余大姊也受洗成為基督徒,因家父一生愛主,待人和善、熱心忠誠,因此受人美譽,稱為「上帝建」。

家父富同情心,日治時代初期,有一陌生人擔鴉片,逃入我家哀求暫匿,家父心生憫憐,故買水桶,將魚肉蔬菜覆蓋鴉片上,促其從後門逃生。然天有不測風雲,正當良盛魚行蒸蒸日上階段,豈料日本當局卻以行業不合於規定,而予廢止,命令私人不得經營,並袒護口商成立安藤會社,轉瞬之間,家父即旋即破產,所有資本及欠約計壹萬伍仟銀元無法回收,家況陷於極端困境。家父失業時期,曾有東港某米商聘為經理,家父自感若經營不善,於心有愧,一本寧可負我不可負人,婉謝不就。家父生性忠厚,幸有竹山人士由水路運來麻竹,委託家父代售,抽取佣金補貼家用。

外公李豹由楠梓轉來東港、小琉球,最後居於鹽埔,因肝硬化榮歸天國,出葬儀式在我家舉行,家父將外祖母、五姨憐憫,舅父再恩,六姨阿拿,收留在家即現在延平路172號,經過三遷之處。舅父讀教會中學,而後學醫遠赴大陸,五姨、六姨在余家出嫁,外祖母住在三姨處一段時期,後再至余家延平路128號壽終。

家父育有長男郭成名,早年夭折,戶籍上由余為長男、長女郭淑英、三男郭成得、四男郭洪成美、五男郭洪成英、次女郭淑昭,三女郭淑鑾、七男郭成燦、四女郭淑欣、八男郭成琛、九男郭成勳、十男郭成就等姊妹14人。 

成章6歲入教會小學,8歲入公學校,10歲時,每日通學路經就場外空地有一大樹腳人,乞食來到東港,染病倒地,空地有一人用草寮,現永昌書局至勝朋友旅社、漁塭地對面余雖 未識其人,將其扶入草寮棲身,此人時常爬出、爬入求乞買食,當時父母給兒童零用錢大致一日4厘,已足夠買零食,惟余獨得父母寵愛,一口討三次,每次10厘,嘴婺g常不停咀嚼糖果,同伴頑童用土塊投擲乞丐嬉戲,余見此景於心不忍,又因乞丐營養不良,遂將每日父母所給零用錢,全部送與乞丐買食度日,直至其能自行外出求行,余才終止供給。其間數月來,因少吃零食、未見余動嘴,父母心生疑問,以為余與其他孩童賭博,迫至數月後,余隨父在良盛魚行,適逢該乞丐亦從此處路過,乍然見余極為感動,述說此事與家父,至此家父才,光悟前因。

余就讀醫學校時,有一回往郵局寄小包,局員親自趨前,向余點頭示意,當時余頗覺奇怪,為何與余招呼,可能曾有一面之識。晚餐與隔坐同學談論此事,同學告知,此人乃係其鄰居,因兄長病故,寡母、兄嫂、姪兒無人照顧,生活頓時困難,不得已退學謀生。在當時進讀醫學院,頗不容易,一般人無論如何以借貸錢財,也力求完成學業。余聞悉此情,頗為嘆惜,終夜不能入睡,翌晨即發起勸募,捐助此人五年學費,有20人大多是基督教青年會員,每人每月捐助一元五角,但在我們思考之中,學費誰然得到解決,惟對其家庭生活費用,又當如何打算,今人頗感頭痛。經大家再三思議,方終求助某生之亡父的老闆--船大王黃東茂,將情告知於彼,黃亦受感動,每月獨力捐助30元,家庭始能如願安度難關。

 當時醫校始設自治制,有五級長,日學寮、日寮長,余被推為總級長和總寮長,代理舍監處理事務,並任基督青年會台北校聯合會長,從此醫校及青年會大小事務全由余指揮處理。

24歲,與台南吳紅毛、蔡賢之次女吳瓊姿結璃,時21歲。瓊姿由教會所辦太平境國小畢業,升入長榮女中,而後東渡入日本,至東京實踐女學院,在學2年,於大正9(1920)1013日回台,與余結婚。育有45女,長男郭鴻文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在母校研究博士,於因日警捏造瑞芳、嘉義、旗後、旗山、舊鳳山、新鳳山及東港等地之莫須有之高等事件,誣賴本人為蔣介石之間諜,被補入獄,鴻文不得已停止研究,回台為余主持醫院院務,不到半年,即被日軍徵召為軍醫,在五艘運輸艦,六艘軍艦保護之下,航駛越南從事醫療援助,時遭受美機空襲30分鐘,船艦全被擊沉,鴻文時年25歲,於昭和20(1945)112日上午8時,終於越南西貢雀水域。次男郭博文學醫,現在東京懸壺三男郭耀文夭折四男郭洪炳文學醫現在美國芝加哥開業。長女郭彩華適嘉義黃耀宗醫師,遷居日本,次女郭美華適屏東羅秋霖,秋霖任高中教職。三女郭明華適潮州陳耀火,耀火創辦南榮國中,擔任校長,四女郭珍華適台南蔡文昇醫師,伍女郭麗華適高雄黃南雄,南雄任高中教職,現遷居美國。

家父有信心要余擔任醫生懸壺,一來可以濟世救人,二來可以安定生活。余中學時,家父加入「生命保險」一千萬,以備萬一,使余保證完成學業,余於行醫開業時,家中負債仍五千五百元,余再加入保險五千元,為使「清還負責」能有所保證,幸蒙  上主庇佑,開業順利。家父一生操勞過度,於63歲時榮歸樂國,家母82高齡蒙主恩召,至今我仍要高呼「感謝主哈利路亞」。

日治時代,施行似是而非之「自治制」,時有「府評議員」、「州協議員」、「街庄協議員」,一律官派,所用之人盡是御用紳士、附和之輩,曾與余熟識之庶務課長,推荐余擔任某一屆街長與協議員席位,經郡守同意,然余於自感孤掌難鳴,難以施展接到派令三日後,即以掛號信向州知事提出辭呈,此時適遇「舊信用組合」組織解散,新組合成立,余由創辦人兼理事,而代理組合長,均由官派派任,同時「漁業組合」漁會,又因每任組合長經營不善,虧損累累,由漁民請求余出任組合長,使「漁業組合」在頻臨絕境之下,而告業務活絡,當時「信用組合長」、「漁業組合」均係無俸給制。

余受陷入獄時,官府命日人接管「漁業組合」,將十餘年來所有法定積立金及盈餘均拾數萬元,濫予開銷,余出獄後,漁民仍請求余繼續出任「漁業組合長」,惟余堅持超然處境,與世無爭,不貪利祿,不染俗塵,願以高士終我身。

感謝上帝賜我弟妹、子女一家全部受高等教育,余現年82歲,體力衰徹,妻年79,臥床4年有餘,際此臨終邊緣,誌之留存後代,要遵守聖經道理,奉基督為吾家之主,實行耶穌聖訓:「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馬太2540)

感謝主!!世間艱苦是暫時,不比天堂永福氣。以馬內利,阿們!19782


200410月郭成章外孫女陳純適整理排印《成章家世略傳》,文尾較打字本多一行云「到尾較贏死失權勢,盡一世人得主保護。」,並加註如下

  1. 大舅父郭鴻文沒世時,消息傳來,外祖父與祖母悲傷逾恆,然愛兒歿於海域,亦無由辦理喪事。余記憶所及,自此兩老將傷痛沈埋心間,尤以外祖母屢屢述及此痛,仍悲傷不已。後外祖父與祖母曾於環遊世界時,至該處水域投寄花束,以悼念舅父郭鴻文。

  2. 舅父郭博文時年百歲,現已由自營診所業務退休,與舅媽、表妹郭京子居住於東京上野鶯谷。

  3. 大姨媽郭彩華女士與姨丈黃耀宗先生於1973年,遷居至日本長崎市北松浦郡生月醫院擔任院長,達12年之久,因大姨媽病情遂辭院長職務,遷居至福岡。19869月,大姨媽病逝長崎大學醫學院。大姨丈於1989年返台,晚年受洗成為基督徒,於19909月逝世於台北。

  4. 二姨丈羅秋霖先生,於屏東高中任英文教師退休後,撰成《羅氏族譜》一書,書卷達數百頁,族人事蹟蒐羅完整細密,受美國圖書館及台灣中央研究院、與地方圖書館,青睞、重視而館藏。二姨丈於2003年逝世於台北。

  5. 家父陳耀火先生,於曾服務於鳳山縣政府課長,後轉任屏東女中西勢分部、潮州高中英文教師,民國53年創辦南榮國中,擔任校長一職25年.於20041016日受洗成為基督徒,現居屏東縣潮州鎮。

  6. 四姨丈蔡文昇先生,為婦產科醫師,服務於台南省立醫院,後開設婦產科診所,於年病逝於台南。

  7. 五姨丈黃南雄先生,擔任高雄商業學校體育教師,並自家開設貿易公司,於1970年初遷居美國雷諾,今與五姨郭麗華居住於舊金山。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