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腓利門長老的信仰歷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妙草撰 聖靈月刊311 20038月;又見於蔡維新的網站

郭腓利門長老(本名郭歪,1865-1934)的三女郭喬,是撰者的母親,是陳瓊瑤牧師娘  

郭腓利門長老,本名郭歪,是我的外祖父,1865年(民前47年)出生於鹿港,世代經營漁業。17歲時為謀一技之長,跟從同鄉蔡此氏學習製造木桶,蔡氏見其勤奮,遂收為養子,後與愛女蔡怨相許,23歲時成婚,夫妻恩愛,育有三女二子。

長女郭進即楊靈泉長老娘,次女郭卻,聖名郭呂底亞執事,即黃基甸長老娘,參女郭喬即先母郭榮真執事,長子早年夭折,次子郭頂順即郭順命長老。過了四年離開岳父而獨立創業;三十多歲時全家遷往彰化,仍營製桶業。日後為求事業之發展,乃搬入當時的新興都市台中。他主要是製造日本浴桶,因他的巧工加上信用良好,很受日本人歡迎,生意日漸興旺積攢了些家財。(註一)

一、進入長老會


外 祖父在事業正發展之際,卻不幸遭遇大火,家財付之一炬。他因過度憂傷,健康受損,為了趕快恢復健康,被朋友引誘染上鴉片煙癮而不可自拔,甚至當長子發高燒時,也只顧吞雲吐霧,未能及時延醫治療,遂告夭折。事後,外祖父深感痛悔,神的恩典也及時臨到他,於1904年(民前8年)40歲時進入長老教會,神將他 吸食數年鴉片惡習戒除了。

信主後,得神賜福,使他事業鼎盛。那時台灣西部縱貫鐵路已全線開通,外祖父知道運輸業將大有前途,於是在1908年(民前4年)於台中火車站前經營一家貨運行,店名叫「丸中運送店」。

到 了1922年,成立較具規模的「廣運貨運公司」,他被推舉為社長。兩年後出任「台中共濟信用組合」(合作社)的理事,又出任財團法人「台南長榮中學」的評議員兼理事,及郭氏宗親會理事等職,同時也經營冰廠,屏東自動車合資會社(即現在屏東客運公司,1931年由他的大女婿楊靈泉長老(楊貴川、楊志賢長老的尊翁)負責經營)。

外祖父自從信主後受到道理薰陶,改掉一切惡習,開始過著新生活。不久,他被選立為台中長老教會長老,後來又被選為模範長老,受當時的信徒所尊重敬愛。他對教會捐獻總是盡力而為,如建設教堂時,不是捐獻鉅款,就是負責信徒捐款後不足的部份。
 
二、歸入真耶穌教會


1925
年我的二姨丈黃基甸長老(黃呈超)在中國大陸領受真耶穌教會的福音,成為真耶穌教會傳入台灣的第一顆種子,同時于廈門獻身當傳道。

他想岳父在長老會很熱心,人又善良,若不將此合乎聖經的真道傳給他太可惜了。所以除了撥空回台灣向他見證外,也陸續寫信勸他歸入本會,但外祖父卻認為女婿及其家屬受了異端邪教的迷惑,覺得痛心不已。

1926
3月,黃基甸長老的哥哥黃以利沙長老帶著張巴拿巴,郭多馬長老等一行八人來台灣傳道,在短短一個多月埵言艉T間教會。基甸長老聞知後又專程趕回台灣向其岳父見證,並一一翻聖經向他闡明真道。外祖父一明白真道後,便很單純地接納本會的信仰。

長老會得知外祖父接受本會道理後,即三番兩次勸他回去,並說若外祖父願意,他們就讓他坐最高級轎子、派樂隊繞台中一周歡迎他。但外祖父不但不為所動,且毅然辭卸長老會一切職務,結束了長老會二十多年的信仰。

當時長老會總會議長高牧師非常生氣,召開會議,決議不准他辭職,而予以革職除名處分。但外祖父認為既然得到真道,只要名字被記錄在天上就可以了,也就處之泰然,反覺為主名受辱而心裡歡喜(徒五41)。

其實在長老會如犯了最嚴重的第七誡也不過禁晚餐(聖餐)而已,何至於革職除名處分,由此可見,當時長老會如何排斥真耶穌教會。

當時先父(陳瓊瑤牧師)也是長老會總會議員之一,他雖對本會不存好感,但對於議長的處置非常不滿,認為應讓外祖父辭職即可。當時有多位牧師贊同先父的主張,因此為了處分外公,在長老會也引起不少風波。

1926
10月外祖父領受洗禮,同年1028日台中成立教會,但還沒有聚會場所,就在他的家婸E會。同年1030日他被按立為長老,11月台灣支部成立,選出負責人二名,他即是其中之一(另一位為清水教會蔡謀鴻(約珥執事)(註二)

外 祖父聖名為腓利門,是否因他的愛心、信心如腓利門,才取此聖名,我們不得而知,但如腓利門一樣,他將家庭作為聚會之用卻是事實。他歸入本會後就把經營的「丸中運送店」樓上寬闊的客廳作為聚會之用,也成為台灣支部的辦公處,直到1939年公園路的台中教會會堂完成為止,前後達十數年之久。

外祖父除了負責支部的事務及領會之外,也時常跟黃基甸長老到各處傳道(如新竹教會的成立是他們撒種於此地)(註三)。每到安息日一大早就挨家挨戶催促主內同靈來守安息日,殷勤向所有認識的人見證主的恩典,尤其是找長老會的老朋友。

向人傳福音雖屢次被好友拒絕,但總是不灰心,繼續不斷地見證,後來也帶領不少長老會信徒歸入本會,何柯巧姨的公公一家(何邦仁的曾祖父)就是他帶領的。因此當時長老會牧師們都非常著急。

因 外祖父為人誠懇、熱心愛主愛人,所以每逢主持聖餐禮祝謝時,一唸到「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這杯是用我的血立的新約」(林前十一2325),總被 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捨身流血的愛所感動,情不自禁熱淚滂沱,泣不成聲,眾信徒受其感染,因感激主愛而涕泣不已。(見聖靈報13728頁)

三、進入真教會所經歷的大試煉


試煉之一

外祖父歸入真教會之後,馬上就遭遇一個很大的試煉,那就是外祖父受洗不久後外婆即被主召回。因而迫切禱告求神安慰並接納她的靈魂。就在當天竟然得到聖靈的澆灌而大得安慰。他告訴兒女們:「沒有比喪妻更痛苦,但也沒有比得聖靈更喜樂的事。」

他向先母說:「我最悲傷的日子竟也是我最歡喜的日子,得到聖靈的快樂是無法以言語來形容的,是一生最難以忘懷的日子。」外公得聖靈之後,更加殷勤傳福音,因此有人說,郭長老很可憐,因老伴病逝,憂傷過度而發瘋;更有人毀謗說,郭長老因離開長老會而發瘋。(註四)

試煉之二

外祖父少時出自鄉下,沒有機會接受正規教育,信長老會後雖努力學習羅馬拼音而能看懂白話字的聖經,領會也不成問題,可是因為不諳日文與漢文,因此被陷害,吃了很大的虧。外祖父歸入本會時,他擔任理事的信用合作社,因為經營不善而倒閉。

倒閉前,主席請外祖父在理事會的會議紀錄上蓋章,其實此文件乃以外公的全部財產當作抵押,為合作社向銀行貸款;也有部分理事私下請外公為他們作保,因此合作社倒閉之後,他的所有財產,連運送店都被法院查封。還好他向來信用良好,債權銀行准他繼續經營,慢慢還債。
 
四、愛主愛人的
典範

外 祖父初進入本會就遭遇喪妻之痛,之後又損失全部財產,但他對神的信心及對教會的關心、奉獻仍然絲毫不受影響。從前在長老會時,對各項捐獻都是竭盡所能,楊約翰長老曾見證說:「郭長老在長老會期間,凡濁水溪以北的聖工捐款不足的部分都由他負責;濁水溪以南由另一位長老負責。」所以當他歸入本會後,在奉獻事宜 上更是不遺餘力,甚至往往拿自己的急用款項獻給教會或借債捐獻。(註五)

除了奉獻,接待的工作也很頻繁。當外公家作為聚會場所及支部辦公處那十幾年中,每安息往往需準備六、七十人飯食。而信徒代表大會長執傳道聯席會及各種會議的參加人員都由外公接待,也負責大陸來台傳道者的食宿。

另 外教會成立初期,大家都很渴慕真理,經常有信徒及長老會的教友來查考真理,往往一到用餐時,家裡如不方便就帶到餐廳用餐。有時家裡沒現金,大姨丈提醒他,他卻說沒關係可以賒帳。遇有患病來求醫的,外公都憑愛心接待,提供三餐及住宿,直到病癒離去。聽先母說起,神確實與外公同工,使他有醫病趕鬼的能力。

曾有被邪靈附身,用鐵鍊捆住的青年,被帶來請外公幫助祈禱而得醫治(後來娶舅媽的使女為妻,他的妻子及後代現仍熱心事主)。也曾有一位吳姓青年被送來時已奄奄一息,當時舅舅擔心他會死在家裡,但是外公並不以為意,吩咐為他準備房間,憑信心讓他住下,幫助他禱告。經大家同心代禱後,約一個禮拜,就能跟信徒到小 山丘早禱,一個多月後病就痊癒了。

原來為他醫病的乩童聽到這個消息,就半信半疑地來探訪他。看見病人已好了,就試著想向他行邪術,伸手握 病人的手,想不到反被病人緊握著手,大聲喊叫:「你們的神卡大(比較大)、你們的神卡大」。但他不死心又想再試別的邪術時,剛好被外公看見,就奉主耶穌的名趕撒但,乩童倉皇逃跑,險些掉到樓下,並喊著:「你們的神卡大,你們的神卡大!」落荒而逃。

外祖父為人和藹、溫厚、忠實,很守信用,也頗富同情心。曾聽黃基甸長老之長女瓊霞表姐說,外祖父曾被伙計私吞六千元潛逃,當時一甲田地只要三佰元而已。後來這個人被告上官府,經警察調查發現他也曾私吞外公的巨款。

警察對外公說可以告他取回該款。但外公並不計較,只希望給他自新的機會,希望他能切實改過,並未追究。其他類似事件也不少,他都以「耶穌愛人如己」的教訓饒恕人,令辦案警察感到驚訝。

五、主恩及于子嗣


外祖父被陷害,背負巨額債務時,剛好兒子從日本完成大學教育回台,就負起為父親償還債務的責任。順命長老為了還債,經常是向甲借錢還乙,向丙借錢還甲,過著忙於調度資金的日子。

由於憂心、操勞,一段日子後竟累壞了身體而患了肺結核病。此病在當時是很難治的病,遂於松山療養院調養三年,之後出院,蒙神的憐憫看顧,雖未得痊癒,卻不再惡化(註六)。這是患難中的恩典之一。

1932
年剛好上海要建總會而向各地募款,在極其困難中外祖父很大方地認捐1,000元(當時一般人的月俸大約20元上下)。他很有信心告訴為他處理債務的兒子 說:「這次建堂奉獻可以分三年繳,只要每天節省一元,三年就有1,000元了」。當他繳到800元時,總會即通知建堂工程已完成,不必再寄錢了。

當時順命長老準備出售兩棟樓房(醉月樓)以償還債務,就商請承租人王老闆購買,他幾次答應卻都爽約。直到有一天那兩棟樓房發生火災,火災當時,順命長老才憶起已有一段時間未繳保費,以為這次損失將更形加重,感謝主,順命長老的家僕早已代他繳納保費,而得以請領火災保險金(註六)。

沒多久王老闆也自動找上門要買火災後的空地。我舅舅向他開價12,000元(本來火災前連房屋要16,000元出售),他也答應。連同保險公司的理賠12,000元,合計24,000元,較原來的出售價多了8,000元,而這正是外公獻給上海總會的十倍,真是意外的恩典。

藉著這筆錢,不但還清所有債務,也有更寬裕的資金經營事業,加上神的祝福,使順命長老成為擁有數十家公司董事長的大企業家,是台灣當時的聞人。

六、病中感念主愛


外祖父離世前,背部生一毒瘡,雖然痛苦難忍,但他都毫不在意,依然如常關心教會聖工,如訪問信徒,勸勉信徒,安慰信徒,直到瘡痛加劇,臥病不起。

在一次劇痛中流下了眼淚,舅舅、媽媽等見狀,近前安慰他,問他是不是很痛,但他卻說出了以下恩言:「不,我並不為自己的瘡痛而流淚。我只生一顆瘡就受這樣的痛苦,使我聯想到主耶穌為了全世界的罪人,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折磨至死,死後又下到陰間,為人人嘗了死味所受的苦楚,而流下感激的眼淚。」

七、臨終前對後代子孫的遺訓


1934
417日晚,外公知道主將召他回天家,乃召集舅舅、媽媽、姨媽等家族成員齊集床邊,舉手為他們祝福,並勉勵他們務要持守真道並教導兒女謹守遵行。21 15分,握住舅舅的手說:「我的肉體遭受許多苦難,但我心裡平安,我世上的工作完成了,將離世往主那堨h。」語畢將靈魂交與主安然逝世,享年72歲。

後敘


本人寫這篇郭腓利門長老的信仰歷程,並非為了誇耀先人的信仰事蹟,乃是要將台灣初代的教會史實,呈現予讀者面前。除了讓本會的歷史更完整外,更盼望郭長老的後代子孫都能學習先人的信仰美德,追隨其佳美腳跡,榮神益人,才不愧為郭腓利門長老的後裔。


附註


(註一)《聖靈報》13727頁。
(註二)《台灣傳教三十週年紀念刊》第6頁。
(註三)《台灣傳教三十週年紀念刊》第75頁。
(註四)《真耶穌教會三十年紀念刊》南京總會發行M16頁。
(註五)《真耶穌教會三十年紀念刊》南京總會發行M15頁。
(註六)謝順道長老口述補充。

參考資料:

一、郭順命長老見證錄音帶。
二、郭榮真執事口述。
三、《台灣傳教三十週年紀念刊》。
四、《台灣傳教五十週年紀念刊》。
五、《真耶穌教會三十年紀念刊》南京總會發行。
六、《聖靈月刊》137期,楊森富弟兄著郭腓利門長老二、三事。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