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位母親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高李麗珍口述 謝大立採訪撰述 《見證時代的恩典足跡 高李麗珍女士口述實錄》台灣神學院出版社 2010年11月刊 p. 264-276


現在已經是四月中旬了,五月份的母親節很快就來臨。母親節的時候,大家都在思念自己的母親。我認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在世上有很多人從小失去母愛,有的甚至從小因為父母被騙,就把女兒無意中賣去火坑當妓女,受苦一輩子。我實在很幸運,我有五位母親在我的人生中,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陪伴我、保護我、教導我。我很思念我這五位母親,她們對我實在很寶貴,我願意藉此機會和大家分享我這五位母親的為人。

第一位母親:我的生母,許陳金杏女士(1912-1996),享年85歲。她是許水露牧師娘。

她三歲失去母親,六歲失去父親。雖然是醫生的孩子,但因為早失兩親,幼時很受苦。由大她一歲的大姐帶大。大姐代理母親,很嚴格地用信仰帶她、哥哥姐姐們長大。每天要讀聖經、背經節、禱告。每逢禮拜天都要一起去做禮拜,下午回程時姐姐還會問她們,今天牧師講什麼道理?如此來培養她們的信仰生活。大姐結婚後帶她到大姐家一起住。她讀長榮女中畢業後就和許水露牧師結婚。婚後她也用大姨這一個方法教導我們姐妹。她是一位很熱心愛主的牧師娘,很愛做見証引言歸主。她是一位禱告的母親。

她的一生中遇到兩大災難:

第一個災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丈夫在高雄的旗後教會牧會時先生因被日本刑事以”間碟”的嫌疑被捕下監。戰爭、空襲、天天有警報,很危險時,獨自一人帶兩三個小孩,代夫牧養教會,週間白天又要到處尋找派出所打聽丈夫的下落。她都靠禱告,���食禱告,靠主到底。��爸被關約五六個月,休戰前,因查無証據才放他回來。

第二個災難是:戰後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在高雄失去乖巧的長子許家哲,當時高雄����學高一,被國軍槍殺死亡,遺體被丟在愛河邊。不只是我家失去一個兒子,媽媽的��姐、三姐都各失去一個寶貝兒子。隔年又失去大姐。大姐因腹膜炎而逝世。母親這幾年經過重重地試探,她都無怨言有獨自讀聖經、唱詩歌、禱告得到安慰。

母親的�����年比較享福,���為有一位女兒在日本;六位女兒在美、加,所以晚年時她都被接����女��家,到處訪問親人,遊覽,過著感恩的生活。她一生最後十年都每日讀聖經、禱告、�����、寫日記,她每年寫一本日記,共留下了十本日記。裡面,大部份用台語羅馬字寫,但也有���部份用英文、日文等記。整理她的日記是我的課題。她無論到何處都沒忘記為主做見証,引言歸主。在她臨終的一週前還在夢中旅遊台灣各地(她住過的地方)傳道呢!她實在是一位信仰模���的母親。

第二位母親:我的第一位養母,李陳金梅女士(大姨),李識情傳道娘。

她是我生母的大姐,當她剛去讀長榮女校時忽然接到父親逝世的消息,因為母親早年過世,父親有再娶後妻,但因父親又過去,不得已後母要回娘家等改嫁,所以她必犧牲她的學業,回去代父母理家照顧弟妹。

她到妹都長大各自能獨立,她與李識情傳道師結婚,她一生無生育,因我出生後,生母生病,我也生病,我先康復後母親還在醫院,所以大姐抱我去照顧,之後她們要求要領養我,我在家是老三,但是生父不肯,他說無論多少個是他們的骨肉,不能給人。後來經生母勸說:「我小時大姐怎樣把她帶大,我們欠大姐、大姐夫很多恩情,我們把麗珍送給她們,她們一定會疼愛她的。」經生母這一番勸導,生父才答應的。果然不錯,大姐和大姨丈(養父母)都很疼我,視如己出。我與大姨共住約十數年她就過世了。有一件事使我最感動、最感恩的是,當國小快要畢業的時候,因為傳道人的家,尤其是鄉下的傳道人生活是不富裕的,所以在我快要國小畢業的時,就有一位教會的長老娘從都會回來,告訴養父母說,她要介紹我去新竹幫韭位法官家做幫佣,他們也是教會的人。但養母聽了這話之後馬上回答說:「這個孩子我要獻給主,所以我讓她去讀書。」我雖然還小,但是我很受感動,我知道我們的���庭不是很好,從那兒來���錢讓我去讀書呢?但是養母她說到,她做到了,在幫養父牧����之外,她開始養豬,為了要給我繼續讀書。養母說:「這個孩子我要獻給神,所以我要給她讀書。」她這一句話永遠銘記在我心裡,若不是由她的這話,就沒有今日的我了。���有今日的成就,養母的付出實在很大。我終身感謝她。

第���位母親:我的第二位養母,李陳金絨女士(1986-1995),虛歲90歲。她後來也成為李識情先生娘。

三姨日据時代與江進榮先生結婚。生了一位男孩雲華��後先生就逝世。她就獨自把這個孩子扶養到高雄商工二年級,不幸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也被國軍殺死。我初中三年級時,養母(大姨)生病不久就逝世。經祖母的請求三就和養父再婚了。所以三姨變成我的第二位養母了。三姨本來是一位助產士兼護士,婚後來到無醫之地的關仔嶺教會之後,他不但成為養父的好助手,幫助他牧會,她也變成了赤腳醫生,無論生產、生病都會來找她。她很辛苦,但是動作很輕快若有人要生產,三更半夜、深山林內她都會去幫助。她很和譪可親,成了關仔嶺村內的寶貝。

因為她會照顧好阿嬤及養父。養父過世後,她同意我再去日本幫助袁姑娘(miss Hagen)傳福音的工作。不過她也很關心我的婚事,她自己照顧阿嬤。

我回來結婚之後,我們就搬到花蓮,先住慶豐(玉山神學院暫時借用慶豐教會)到我們找到校址鯉魚潭,開拓、建設校舍後我們才搬去鯉魚潭。那時我已經有三個孩子,慕源、黎香、黎理,那時養母都來與我們住在一起,她幫我很多忙,因為當時學校經費不足,我必須幫忙教一些課。

晚年時她很獨立,我們搬到台北之後,阿嬤也來和我們住,我們一家四代同堂,三位年長老,阿嬤(孩子們的曾祖母)、婆婆(孩子們的內嬤)、養母(孩子們的外嬤),三個小朋友一家八口,實在很熱鬧,阿嬤和婆婆過逝後,她還是跟我們一起住,年老之後她很獨立,有時我們出去一下,她都自己唱詩、讀聖經、看電視,她很喜歡跳西洋棋,我們沒時間陪伴她時,她自己跳三人份,很有趣。她每天無憂無慮,凡事都感謝主。她年輕時也了很多苦,幸而年老了,一點事都沒埋怨,凡事都是感謝主!她意志力強,求生力也很強。

最後一、兩年,看她沒有什麼食慾,問她那裡不舒服,她都說沒有。1995年2月底,我們看她一直吃不下,一直消瘦,請朋友用轎車載她去馬偕醫院做檢查,那晚半夜發現內部一直出血,輸血都不夠就昏迷,到第二天下午三點醫生說現在穩定一點,給她開刀看看,才知到她患胃癌,胃已破一個洞,癌細胞侵蝕到胰臟的血脈破才一直出血,她年紀已大,已無法幫她做什麼手術,只是暫時給她止血,以外沒辦法,她昏迷了大約三天,脈搏漸漸慢下來,在3月1日的清晨在我們一家及雅珍夫婦目送之後很平安地被上帝接回天家了。很安詳地,靜靜地回去了。

第四位母親: 信仰之母,袁姑娘(miss Kirsten Hagen),2008年88歲。

出生:1920年出生挪威富裕家庭的獨生女,父親是建築師,父母是信義會的基督徒,她少女時代自己到自由基督教會受洗成為熱心的基督徒。

20歲時獻身做宣教師,受訓練裝備自己後就到中國大陸,前往北京學北京話。

中國大陸被中共佔領之後,她們自由基督教宣教團(從北歐派來的),整團都遷移到台灣來,分散到各地。袁姑娘和何先生一家人搬到彰化來。當時恰巧家父許水露牧師在彰化教會牧會。何、袁兩宣教師就和家父商量,禮拜六借給他們做國語禮拜,因此何先生一家和袁姑娘就變成我們的好朋友。

1949年他們教團決定去日本宣教時,袁姑娘就問家父、家母他們可否准許她帶三妹麗娟和我到日本讀書,在日的生活費一切由她出、學校的學費由許家和李家出,許家、李家父母都認為好機會可使我倆出國留學,不過學校休課時間,尤其是星期六、星期日我們必須幫她做教會事工,我們都很高興有這個機會服事神,我特別負責通識的事工。主日學是我兩一起做的事工。其他還要幫忙青少年等工作。1949年袁姑娘先到愛知縣尾張瀨戶找工作地點、住宿地方,也幫我倆接洽好全城學院在名古屋的高中部可讓我讀高二、三妹讀高一。

1950年春天,三妹麗娟與我平安到達日本名古屋。經形式上的轉學考試後,我倆得許可我讀高二、三妹讀高一。我們和袁姑娘住瀨戶(尾張瀨戶)。禮拜一到禮拜五坐電車通學到名古屋金城高中讀書,禮拜六開始野外主日學路邊傳道。

瀨戶撒冷教會的成立:尾張瀨戶是一個陶器的出產地,有很多陶器工廠,也有窯業職業學校。我們大部份向學生及工人傳福音,通過袁姑娘的英語教學,對象是高中生。我是針對小朋友(幼稚園程度)教英文通過查經班、佈道會,別的教會的宣教師、牧師、信徒來幫忙。開拓教會實在不容易,經過1~2年教會才漸漸形成。

袁姑娘的宣教精神、奉獻精神

她很謙卑、和藹可親,向兒童、青年人、老年人,她都很容易親近,在工廠工作的勞工們也很容易與她親近。起先教會沒有什麼經費,她便將她父親留給她的財產變賣,把現金拿來建禮拜堂、宿舍等。

她把自己的青春完全奉獻給瀨戶日本的鄉村,用耶穌基督的愛心來愛他們,教道他們。50年之久如一日默默地屈在這個鄉下都市,她退休的時得到瀨戶市長的榮譽市民。

其他的故事

有一個禮拜天晚上聚會時,因為加班而無法來做禮拜的櫻井弟兄,忽然憂愁苦臉地出現,哀求大家替他禱告,他應該怎麼辦?他辛辛苦苦工作賺錢買的房子,兩年前哥哥因TB要住院無法租房子,哥哥住院期間他將一半的房子免費給嫂嫂住,現在哥哥退院了,叫他搬出去、房子他們要住,他哭著說,我該怎麼辦?大家為他禱告之後,袁姑娘告訴他,你哥哥有需要,你讓給他,他說那我怎麼辦?她說你搬到我家,我家還有一間日本房,你可住那間,從那天晚上開始,櫻井弟兄就來住袁姑娘家,跟我們一起吃,兩三年之久,直到他有能力再買到房子。她是在實踐她所講的道理,這一種無私之愛,感動了很多人,她現在還在,身體已經很衰弱,還自己住在老人公寓裡。

第五位母親:我的婆婆(義母),高侯青蓮女士 (1890~1975),享年85歲。

十三個兒女的母親、醫生娘、教會的長老、主日學的校長、長榮女中校���會會長、長榮女中的董事長等等。對內是很好的家庭主婦。白��還要陪伴先生去醫院,先生忙於看患者,她需要做協談的工作和家屬聊天,了解患者的家庭狀況,若看出患者家庭經濟很困難,就告訴藥劑生將醫藥費裝入藥袋還給患者,她也乘機會做傳福音的工作,對外她也當過台南市婦女會會長,當時在提倡婦女人權,據於人權主張廢娼運動,因為被性工作者們認為這樣做是斷了她們的財路,差一點就被妓女們毆打,經過一番協商之後才了事,她在醫院裡看先生的印章放在那裡讓藥局生隨便用,她看了很不習慣,她後來向先生要求由她管理印章,醫院收支才漸漸平衡,過去患者雖多,但收支不平衡,她很會管理經濟,應該支出的就支出,不會亂花錢,收入比較好時,她看有好土地就買,他們不只要養自己那麼大家庭的人,大伯、二伯都是牧師,傳道人的經濟比較少,大部份由她一家幫忙供給,侄子、侄女們的教育費也由她們一家負擔,甚至供他們到國外讀書,前台大醫學院院長高天成先生是她們裁培的。我們的媒人綿花姐曾對我說過是三叔三嬸送她去日本學音樂的,在台灣她的鋼琴教得很好。

她好像箴言31章10節所談的才德的婦仁人一樣,她一開口都講智慧的話,她很會賑濟貧困人,但若是身體健康、四肢發達的年輕人,她不會給,她會勸他去學一技之長來自己自立更生,不要步步都靠人,曾經有一四肢健全的年輕人常來乞討,有一次經她好言相勸,這年輕人覺得很不好意思,後來去學料理,學成,辦一桌好菜請她吃,來向她致謝,她就是開口就說智慧話來造就很多輕人。

結論

我這五位母親都有她們個有的特點與美德,我真盼望我能吸收她們的美德在我的生活中發出來造福周圍的人,來榮神益人。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