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的牧師一家人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 《憶往事看神能》1997年7月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215-219

按:江天順牧師和牧師娘林金定,育三男二女全部進入神學院受造就,成為主的精兵。長子江榮彰、次子江榮仁、三子江榮義、長女江慶惠、次女江信惠。


他是我一生歲月中。所欽佩、敬仰的同工,我們時常一起工作,他是我認識最深的牧師。在羅東小學時,他曾隨名畫家藍蔭鼎先生學習畫畫。在淡水中學時,曾與名鋼琴家德姑娘(德明利,Miss Isabel Taylor,1909-1992,美國人)學習琴藝.所謂名師出高徒,他若繼續深造,必定成為相當成功的藝術家。但是信主以後他放棄一切世俗的欲望,專心跟從主-他就是江天順牧師。她原是藥師,卻放棄人人求之不得的職業,一心與江牧師同工,興起上帝的教會-她就是江林金定師母。二人結婚後,曾向上帝許願,將所有子女奉獻為主所用,他們的誓願果然實現了。三男二女全部進入神學院受造就,成為主的精兵。

一、全家人都讀神學院

江牧師是從未信主的環境中被神選召出來的,他為了要入神學院,才讀淡水中學。畢業後,往日本留學,畢業於東京神學大學,以後再到中國大陸,進入北京恩典院進修,後來再轉到南京靈修神學院吸取屬靈的恩賜。

江師母林金定在淡水女學院時由宋尚節博士奮興信主。她本來想到東京入神學院,然而父母反對,只好白天讀藥學,夜間才到神學大學夜間部受課。

長子江榮彰,台大哲學系畢業曾短期進台灣神學院,修完暑期希臘文文法後不久即離開神學院就業

次子江榮仁,畢業于高雄聖光神學院,他的太太是英國人司美玉教士(LEILA SMEE)

三子江榮義,台北浸信神學院,再到新加坡三一神學院進修,與香港人盧樹珠結婚,她畢業於香港建新神學院,再讀中華福音神學院,且到韓國亞洲神學研究院進修,他們二人得到上帝特別的呼召,作非洲黑人的宣教師,現在英國受訓練。

長女江慶惠,台灣神學院教育系畢業後,再讀神學系,丈夫吳劍秋是外省人,讀改革宗教神學院,再到台灣神學院修完BD課程。

次女江信惠,畢業于台灣浸信會神學院,丈夫是布農族松春成先生,就讀于台灣神學院。

像這樣,全家人奉獻給主的家庭,在台灣實不多見,江牧師夫婦既將子女奉獻給神,所以對子女與異族結婚的事也一切由神安排,不曾提出任何反對歧視的意見。他的家庭有外省人、本省人、英國人、香港人、山地人,像是個國際家庭,也像小型天國,因為天國就是萬國萬民聚集的地方。「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啟示錄七:9)

二、熱心為主工作

江牧師在日本神學大學畢業後回台灣,志願到偏僻的地方傳道,那時,我在大甲教會牧會,所以介紹他到墩仔腳鄉下教會傳道,這教會原來的牧師因薪水太少無法生活,就轉業賣豚肉去了。江師母來大甲開發藥局,扶養家族,江牧師除在墩仔腳傳道不領薪水外,還兼牧鯉魚潭教會。

岳父岳母尚未信主,他把他們接來屯仔腳教會同住。岳母是熱心的佛教徒,每日素食,每逢節日就在教會的宿舍內擺設祭品敬拜鬼神。就像以利亞先知與巴力偽先知鬥法一樣,牧師與拜偶像的也在同一地力有信仰的爭戰,結果是岳母戰敗,歸于主耶穌,最後連岳父也成為基督徒了。

光復後,第二年,我往東部的關山向布農族傳道,遇見他在玉里教會牧養平地人,且每禮拜天下午,聚集附近的山胞到教會來。我到玉里附近山地佈道時,他也時常與我同工。因他的熱心,最後也感動母親信主接受洗禮。

1960年,江牧師到花蓮美港開拓教會,現已成為150位信徒的大教會,在「多種多收」書中,美港教會被編入為增長的教會。此外,他曾開拓光濱佈道所、國富里家庭教會、田埔佈道所(現在成為懷恩教會。)民光家庭教會、卡來灣家庭教會(現在成長為美德教會)等等。

三、愛的具體表現

江牧師為要讀神學院才進入淡水中學。我讀五年級時,他讀一年級,因他是十分熱心的基督徒,所以我們很快就熟識。學校附近住了一位很窮苦的人,我常看見江天順君帶著學生所吃剩的飯菜給他吃,這樣的事,一時成為人人皆知的美談。他的班上有一位家境甚困彭姓的學生,他在精神上、物質上常給予幫助。  在大甲開藥局時,也時常以藥品援救貧困的信徒。

在玉里傳道時,也常用藥品幫助山地信徒。  在花蓮時,有一位慕道的老婦人,牙齒已全部脫落,不能咀嚼,以致營養不良,身體衰弱。奈因家貧如洗,那有數萬元可去補假牙?江師母以愛心與信心拿出車費,千里迢迢帶她到淡水,找當牙科醫師的弟弟,江師母一路祈求全能的上帝感動她的弟弟,能為這老婦人免費做假牙。這是極大的冒險,萬一弟弟不願意,豈不浪費車錢嗎?而且牧師夫婦的聲譽也會受影響。慈悲的上帝果然垂聽江師母的祈禱,感動了弟弟答應姊姊的要求,免費為這可憐的老婦人裝置一口很美的假牙,甚至那段日子,二人的膳宿都由弟婦招待的。這個善舉不但使老婦人大為感激,也使近鄰的人聽得流下淚來。

朱阿生長毛,是熱心為主做工的傑出人物,他的獨生女在荳蔻年華時過世。長老夫婦年老時沒人依靠,江牧師夫婦帶動全教會的會友,全力幫助他們,安頓他們住在美港教會附近的國民住宅裡,十多年如同一日,大家出錢出力養護他們。最後,朱長老的後事,也是美港教會全體會友辦妥的。

四、信心的祈禱

 江牧師凡事祈求上主的幫助。任何人拜訪他,他必定與他同心祈禱。大戰中,他牧養於墩仔腳教會。有一天一位日本高等刑事到教會來問牧師一個難題:「耶穌與天皇何者為大?」江牧師對他說:「我未曾想過這問題,請你與我一同祈禱。」說完,就開始一段很長,也不知有多久時間的祈禱,高等刑事受不了,就溜出去,等牧師祈禱完畢,睜開眼睛時,他已敗退而走,不在那兒了。祈禱勝過日本人的試探。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