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豐盛 : 慈繩愛索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江豐盛 撰 2001年10月28日寫作 台北和平教會網站 2008年8月13日貼 見證與分享

我來自恆春教會,是第三代的基督徒 (祖父江阿番)。小時候聽大人說:「六叔(江進發)在滿週歲時生了重病,連醫生都束手無策,家人絕望的把他丟在牛槽旁,當時有傳教士正好來到恆春,祖母就請他來為六叔禱告,並且許願把六叔獻給上帝,後來六叔竟然不藥而癒,而且成為一位牧師,終身為主做工。」
那個故事對我來說只是神話,雖然我從小就上主日學,卻從來沒有親近過上帝。一直到小學四年級的暑假,教會辦了夏令營到海邊玩,領隊的是我堂哥,他不知哪裡借來一艘船,載了七、八個大大小小的小孩,從後壁湖漁港划出去玩。因為那兒有海流,所以划出去的時候很快,等到大家發覺離海岸好遠,想要回航時,卻怎麼划也划不回去。在大家慌成一片的時候,當時還在念神學院的堂哥就帶我們禱告,我不記得他祈禱了什麼,只記得祈禱完後上帝真的出現了,就像我所聽過耶穌行走在海上的故事一樣,在我們祈禱完開始努力划的時候,船真的移動了。有一個會游泳的大朋友受到鼓舞,就跳下船,邊游邊推船,才赫然發現海水因為退潮,深度只及腰部,眾人爭先恐後的跳下船,就這樣滑稽的把船推了回來。
在認識主之後,很奇妙的,我好像忽然開竅一樣,自小學五年級起,功課就變好了,每次數學都考一百分,但是卻只能拿第二名,因為第一名全由一個女孩子包辦。不過沒關係,他也是我們教會的,是我表姊的女兒,所以她看到我時都還要叫我一聲「舅舅」。後來她上台北念初中、高中,並且順利的考上政大國貿系。她一直很虔誠的敬拜上帝,所以她的婚姻也得到主的祝福,在大學畢業時就和同班的男同學結婚,一直到現在,夫妻倆在教會都還很熱忱的服事。
反觀我這個第二名,比起他就差多了!我大學聯考落榜時,因為父親已經六十歲,非常希望我接他的生意,當時在家裡邊做生意邊唸書,還經常要挨罵,心裡很痛苦,所以就離家出走,跑到台北來找工作。在一家小旅社住了三天,工作找不到,錢卻快用完了,惶恐之餘我想到了上帝,我開始祈禱。說也奇怪,第四天找工作時經過鄭州路,我忽然想到有一個轉學到台北念高中的同學曾經寫信給我,地址就是鄭州街,雖然不記得門牌號碼,我還是隨便找一家雜貨店就近去問,沒想到在茫茫人海中,那個同學說巧不巧的就租在這家店的樓上違建,所以我就搬去暫時投靠他。那時候一天只能吃兩餐,每餐都是一碗兩塊錢的陽春麵,晚上肚子餓的睡不著的時候,我會爬起來祈禱。這樣熬了半個多月,有一天走過遼寧街,無意間看到「永樂教會」,我又想到以前我們教會的黃牧師就是調來這間教會,所以就進去找他。黃牧師很訝異會見到我,也很熱心的幫我找到工作,後來我父親知道我的下落後就寄錢上來要讓我補習,但是在困境解除開始補習之後,我忘了感謝上帝的恩典,也不再去做禮拜,所以這一年我這個小信的人又落榜了。
當了二年大頭兵回來後,父親還是堅持要我做生意。那時候我用非常堅定的口氣請求他給我半年的時間,我要考上國立大學,如果考不上國立而考上私立,我就再考夜間部,自己半工半讀。就這樣他讓我白天看店,晚上看書,半年中我足不出戶,只有禮拜天早上我一定會去做禮拜,而且每晚睡前一定會祈禱,藉著上帝給我力量,半年之後我終於考上國立政大法律系!那一年我那個老是第一名的外甥女正好從政大畢業,而他的妹妹也早我一年考上政大法律系,成了我的學姊。
考上國立大學對都市人是輕而易舉的事,對於我們恆春高中來說卻是天方夜譚。那時候好多人到家裡來放鞭炮,就連不認識我們的鎮長都親自跑來送我一支鋼筆。進入大學之後我是很用功,只是自信滿滿的辜負了上帝的恩典,我不再上教會,也忘了祈禱,四年之中只是毫無方向、毫無計劃的唸書。我的英文不好,已經念得很吃力了,竟然還去修德文?我的資質不好,念起法律已經很辛苦了,竟然還去念心理學、經濟學。所以我畢業後考不上司法官、考不上律師,只考上了書記官。第二年結婚(妻周寶秀)之後我還是沒考上,第三年上帝賜我一個女兒,讓我感到心滿意足,因此那一年落榜之後我就不再考了。我知道上帝在懲罰我,卻沒勇氣向他懺悔,只好很認份、很知足的當一個書記官。不過,為了讓女兒認識上帝,我不得不慚愧的再回到教會!
在回到教會之前,我的婚姻原本充滿了陰影,如果不是上有父母、下有小孩,我早就離婚了!她(妻周寶秀)會嫁給我是因為我在婚前很坦誠的把缺點都告訴他,也因為我說的一句話:「婚姻不是愛情的墳墓,而是愛情的開始!」但是二個來自不同環境的人要生活在一起真是談何容易?我每天都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卻常常面對一張臭臉,我不知道外表看起來那麼溫柔的她為何經常鬧情緒?那時候我所看到的她真的百般都是缺點。可是她就有一點比我好,她在婚後才認識主,也是我帶著她和女兒一起去受洗,竟然信的比我還虔誠,不只參加教會的「年輕媽媽聚會」,還在主日學教課,而且作禮拜從不缺席,也可以說是她把我再拉回上帝面前懺悔,讓我有機會在做禮拜時思考、反省,我終於發現,不是上帝在懲罰我的婚姻,而是我自己在懲罰自己!如果我老是記著她的缺點,又怎麼去欣賞她的優點呢?所以我應該要盡量對她更好!很奇怪的,在我的心態改變之後,婚姻的陰影就慢慢的消失了。我們剛結婚的那幾年,他每個禮拜都會鬧一兩次情緒,慢慢的變成一兩個月才會鬧一次,到最近這幾年,幾乎不再鬧彆扭了,這對於一個離開上帝那麼久的迷途羔羊來說,我相信我的婚姻已經得到了上帝的祝福!
在重新得到主的恩典之後,非常奇妙的,我發現老婆的缺點就像年輕人的青春痘一樣,一個一個消失了,我更發現十多年來看都看膩了的老婆竟然越來越漂亮,也越來越可愛!雖然她發胖的身材已經成為子女消遣的話題,她的漸白頭髮也快掩飾不了她的年紀,但是我卻經常忍不住會讚賞她「越老越美」!而且那是一種由內心散發出來的美,也是一種受到上帝祝福的美。但願在這美滿的婚姻當中,我們不會再忘記上帝的恩典,因為我們的愛情才剛剛要開始!
台北和平教會網站 2012年6月9日 見證與分享 有「見證 : 江豐盛長老」一文,摘錄其最末一段:
婚姻需要用心經營才能維持和諧,而禱告才能從和諧進入交心。以前我們夫妻都是各自禱告,最近幾年才開始學習夫妻一同禱告,在禱告中檢討自己,在禱告中讚美對方,以彌補我們東方人不善於在口中說出的愛,在禱告中我真的驗證了〝婚姻才是愛情的開始〞。
我的婚姻已經進入第30年,今年的情人節我寫了一首詩送給我太太:
在主懷裡,我擁抱幸福,,如同擁抱著你那麼真實!
在主愛中,我如夢初醒,才知妳曾透過主的愛來愛我。
有主憐憫,我沐浴更衣,洗盡自大、固執、計較和猜忌。
重新看妳,重新愛妳,我驀然發覺,妳那寬容、體諒、智慧之美,
竟然遠勝當年嬌嫩欲滴的美!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