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恩典自傳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楊恩典自述 引 國立臺灣大學教學發展中心 所錄存。她出生就被棄於高雄岡山菜市場的肉攤上。她雙臂全無。雙腳長短不同 (右腳垂直無法彎曲)且胸腔嚴重變形。1974年3月5日清晨經人發現送至派出所, 3天後由「六龜育幼院」領養,創辦人楊煦為其命名「楊恩典」。

民國63年(1974) ,我的出生沒有暖暖的被窩,舒服的小床,更少了關愛的家人及母親的懷抱。裹著破舊的被褥,漆黑的夜晚被棄置在市場肉攤上,陪伴我的只有蚊子及漫漫長夜。當第一個路過的人打開布包,發現了我除了不同長短的雙腳之外,更少了兩條手臂,彷彿少掉的人生希望,也說明了我臍帶未乾就遭遺棄的原因。
滯留派出所的三天,許多前來詢問的人及育幼機構,都因為我那奇特的外表,有著「這小孩,能不能活過明天?」的疑慮而打消念頭。還有醫院打算在無人領養我,孱弱的生命結束時,解剖、研究我,甚至做成標本供人參觀。
幸運的我卻因「六龜山地育幼院」院長夫婦的收養,從此改變了我的命運,更培育成就今天的我──國際口足畫家「楊恩典」。我的右腳天生畸形,腳底板幾乎沒有彎曲的角度,因此腳底板無法平踩地面,加上少了兩條胳臂,平衡感較差,學走路時總比別人費功夫,必須像學芭蕾舞踮著腳尖,將自己身體貼著牆,以牆面為依靠,慢慢踏出一步又一步,如同往後人生的每一步,總比別人多辛苦。
三歲之前的我像個牛皮糖般,只會黏著媽媽 (院長林鳳英女士)。有一天,蔣總統經國先生來到院裡,我居然天真的炫耀著我的特徵「沒有手」,慈祥的蔣爺爺告訴我說:「雖然沒有手,但你還有腳,一樣可以做很多事。」。這句話改變了我對腳的看法,更使我成為媒體矚目的焦點。我開始學習用腳吃飯、洗臉、刷牙、寫字,利用彈鋼琴來訓練腳趾的力道及靈活度。別人簡單就能學會的生活瑣事,我郤得花費更多時間、心思才能完成。這也培養了我更好的耐性,成為日後學習繪畫的基礎。 因為習慣使用左腳處理事務,長期下來使我的脊椎嚴重側彎,右腳也開始萎縮。十三歲那年,在蔣爺爺的幫助下,赴台北振興醫院作脊椎矯正手術。這個手術是在額頭及後腦開四個洞,以鐵箍固定,上面吊上三十磅重的沙包。左右膝蓋上各打兩個洞,以鋼釘穿過固定大腿骨,然後各綁上十五磅重的沙包。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忍受無止盡的折磨。那種由骨頭深處引發出的酸、麻、痛,加上全身都不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蚊子咬,也不能搔癢,流汗時也無法擦拭。此時的我完全能夠體會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痛苦。 在醫院的日子裡,身上疼痛外,看著同病房的室友都有家人在旁的協助,而我的媽媽郤只能一個月來個一兩次看我,非常渴望媽媽能日夜陪伴我身旁,但我又怎能自私的提出請求,因為我的媽媽同樣也是一百多個小孩的媽媽啊!
隨著年齡增長,我開始考慮將來的出路。別的小孩長大後,可以到工廠工作,到公司上班,以我的條件能做什麼呢?那時我想起小時候,為了訓練腳的力量,用心學習書法,加上自幼就愛拿著畫筆塗鴉,爸、媽見我對繪畫有著濃厚的興趣,便鼓勵我學畫。
十八歲,為了學習畫畫必須隻身前往台北。身旁少了爸媽的保護,這對從小在鄉下成長的我而言;內心更是徬徨。獨自面對陌生的台北生活,困難也重重,台北的車子很多,每次過馬路對我而言,都是極大的挑戰。由於怕跌倒,所以我走路的速度很慢,每次過馬路只走了一半,綠燈就變紅燈,站在馬路中央,看著來往車輛穿梭,耳邊盡是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支持我撐下去的,是爸爸媽媽對我的鼓勵,及我對自己的承諾──「畫朵牡丹送給爸爸」。面對學畫第一個考驗先是要用腳拿錢給司機,接著到了老師家門發現門鈴較高,我運用嘴咬著筆按到門鈴,也能克服先天障礙。在進入老師家後,看到老師用右手作畫,而我是用左腳。除了比別人更用心以外,我必須靠著意志力努力自我訓練,克服作畫方向的問題。
1991年,受推薦加入國際口足畫藝協會,此後除了應各屆邀請作畫外,也常受邀以我成長的故事演講、見證生命的美好。我常藉由演講的時候,鼓勵青年學子,甚至鼓勵受刑人我常說:「相信你能成功,你便能成功」,只要不畏艱難、不放棄,沒有難成的事。希望我的故事能讓人有所啟發,而對生命有新的認知。
2002年的秋天,克服男方家的反對與無數難題,在雙方家人的祝福聲中,我和相識十八個月的男友締結連理。婚後先生伴著我,赴國內外演講、義賣畫作,回饋我成長的家『六龜山地育幼院』。 同時我也為其他需要幫助的人提供協助,我秉持著「當年我也曾接受過別人的幫助」的心態,更積極參與公益活動,幫身心障礙團體代言走秀、募款,藉以鼓勵身心障礙朋友,走出陰霾,光明面對人生。
一出生就沒有雙手,所以我無從感受有手和沒手的分別,而親生父母對我始終是個問號。小時候很多人常圍繞著我,好奇地研究我和他們的不同,拉扯著我的袖子,不斷詢問我如何吃飯、如何穿衣,一度我曾經害怕面對人群,也逃避自己的問題。隨著年歲增長,在家人及朋友的開導下,漸漸了解到,如果自己都無法面對自身的問題,如何能平靜看待別人對我的目光?我試著走進人群,我發現在這些好奇的背後,有更多的感動,也尋找到隱藏在人心深處的善良,這是人世間的美好,也嘗試用我的畫筆描繪出它的輪廓。
畫過十數個寒暑,終於了解單用畫筆,也許無法繪出我要的美好,用心去體會生命的價值,才能感受幸福的面貌。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幫助週遭的人,積極參與公益活動,藉以鼓勵身心障礙朋友,走出陰霾迎向陽光。
為人母的我在生產後,將豐沛的乳汁捐給重症嬰兒,獲得其他愛心媽媽的響應,一起幫助需要幫助的孩子們。能夠有機會、有能力幫助人真的讓我很開心,相信如果每個人心中有愛,社會就會更溫暖。
自2000年起,在七年中,我從一個少女,轉變成幸福的少婦。我以口述出版了兩本書「擁抱生命中的每一分鐘」、「那雙看不見的手」將版稅及畫作義賣所得捐給了培育我的六龜山地育幼院,讓育幼院能夠照顧和我一樣失去父母翼護的小孩,給他們良好的教育環境。感謝上帝透過祂那雙看不見的手,讓我得到許多陌生人溫暖的關心,他們的幫助造就了今天的楊恩典。如今我也將用我看不見的手,擔任愛的播種者,影響周遭的人,熱愛生命,珍惜生命。
雖然我沒有雙手可以擁抱這世界,但仍然可以用心擁抱生命中的每一分鐘。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