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楊士養牧師 (1898-1975)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略改治喪委員會撰文而成。收於《壹葉通訊》45 19855 


楊士養牧師,民國前14(1898)58日,出生於關子嶺,於民國64年(1975年)117日安息主懷,享年78歲。

據聞,楊牧師遠在母親胎裡,父親就因趕去岩前做禮拜途中被匪徒所殺,五個月後,這個遺腹子出生。他從小自甘命苦,努力向上,天資聰明,刻苦耐勞,勤奮讀書。在當時交通不方便,更沒有讀書風氣的鄉村,他克服困雕,才完成小學後又進長榮中舉,並在學生時代於太平境教會從高金聲牧師領洗,同時立誓獻上.一生為傳道人(註:後來高牧師做他的親家)。

民國3年(1914年)長榮中學畢業後,進入神學校,民國8年(1919年)神學校畢業後隨即留學日本東京明治學院深造,對神學有深刻的研究,同時文學修養很深,語文方面更有出色的表現,他所學習到的,日後貢獻台灣教會歷史性的文獻。

民國11年(1922年)當時楊牧師才25歲,才華毅力都很突出,適時巴克禮博士(Rev.Thomas Barclay)正著手補翻台語聖經,他邀請楊牧師做幫手,為了這件有意義的聖工,楊牧師只好暫別含情脈脈的新娘黃氏與出生5個月的兒子,隨巴牧師赴上海從事那堅鉅的工作。台語聖經讀來很動人,真是好得不能再好,有人說台語聖經有些用語與構詞簡直比原文或其他語文版本更美。這些都是巴、楊兩牧師留給我們最珍貴的遺物。

民國48、49年(1959、1960年)時楊牧師已63歲。台語舊約聖經必需重新修改,這個擔子又落在楊牧師身上,改正與校對幾乎由他一人負責,他一次又一次在全神貫注,一點一劃務必求精,他勉強支持下去,最後他的雙眼出血了,不是佈滿血絲,而是眼血管破裂.鮮血滴滴流下來,寫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熱淚奪眶而出……。我們思念他,崇敬他,他是位埋頭苦幹的勇者。

他為人和靄說話穩重斯文,常面帶笑容卻很少大笑,可是他的幽默常常逗得周圍的人捧腹大笑。

他的體型不大,屬於體弱多病的書生,可是不管外型如何,他確是一位硬漢。二次大戰,日軍在危難之際,對台灣教會或機關百般刁難,日本憲兵更常巡視神學院,日軍懷恨所有外國宣教師,折磨他們,進而對付台灣籍的牧師。有一憲兵問楊牧師,叫他快說誰和那些宣教師相好,楊牧師知道這嚴重性,他卻一人承擔,勇敢地說 「我和他們最要好」。日本警方看這瘦小的台灣人這麼倔強,開始不順眼了。致今楊師母仍清新牢記他勇敢的事跡。又有一次日本警力約談楊牧師想找出什把柄來整他,一進去警官就問他你想日本天皇和你信的上帝那一位重要?那個警官得意極了,心想這一招必定招架不住吧!楊牧師稍停片刻銳利的眼光注視警官,更反問他:「懊!你這麼大膽,竟敢拿民間的神和日本天皇相比,你這犯了那一條法令你知道嗎?」這一反問,那個猙獰的警官了,趕緊草草結束約談。感謝上帝,賜給他及時的智慧保全性命,更贏得一項榮譽的舌戰。當時日本百般壓迫教會,更施壓力要神學院歸日本教團,這無非是叫我們沒有信仰自由,當時楊牧師任教神學院,經過多方努力苦戰,最後只好關閉神學院以示立場。

楊牧師寫得一手好習法-,我知道有些他的親戚或會友建新房子,特地跑到台南請他寫門聯,經過泥匠的一番修飾,楊牧師清秀的字就永遠留在那家門楣,可能是中學時代開始練書法,練出與趣與心得來。據他次女兒高楊麗雲女士說,他們兄弟姊妹的簿子課本等的名字,一定是爸爸親自提筆,他是位慈祥的父親,從不打罵孩子們,雖然育有三男二女,五個孩子年齡很近,也常吵吵鬧鬧,可是這位父親從不發牢騷,常以慈顏善導。

楊士養牧師的裔 長男楊鳳生,經營電器商。次男楊慶安旅居美國獲神學與國際關係兩博士。三男楊宗仁,國中教師。長女楊樓美,婿林木乾先生,服務台南製鹽廠。次女楊麗雲,婿高聰明醫師,開業高外科。兒女、孫、在社會上都有相當的成就,尤其女兒與孫子多人在音樂方面有獨特的表現。            


楊士養牧師娘 黃千金女士,自由傳道人黃水加之次女。 生於民國前11年(1901年)510日.死於民國70(1981) 92日。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