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牧師之死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王貞文撰荒原與泉邊--神學部落格2008年5月26日

楊雅惠牧師,1963年10月16日生,2008年5月21日自殺而亡, 她的遺著《揹著十字架的女牧師 --楊雅惠牧師的信仰歷程.》印刷150本,由教會公報社代售。


我的一位學姊走了。她選擇死亡,雖然她曾以極大的勇氣與力量與一切的困境戰鬥。瘦削的身子、富有決斷力的言詞、充滿表情的、有著滄桑之美的歌聲、固執的態度,這是我對她的印象。她一直是一朵粉白的有刺玫瑰,吸引人卻不易與人親近。     

她一直與原生家庭的種種苦況掙扎著,經濟的困窘與身體的疾病一直像鐵布衫一樣地罩著她。      

然而她一直卯足勁在掙扎、飛昇。她到美國去見識繽紛的神學風景,回到台灣,投入同志團契與教會的工作。加入同志運動讓她得到一些肯定,但也讓許多教會有理由拒絕她。          

在一個越來越缺乏容忍的機制的教會團體裡,她過去所付出的一切,成了她的絆腳石。她曾得到靈恩的澆灌, 經驗到被醫治的喜悅,但是,後來求職的困頓中,靈恩的標籤,竟也成了求取服事的工場的阻力之一。這是怎樣的悲劇人生啊!         

她不願放下一直固執守住的夢:她要當一個地方教會的牧師,她切望在一個堂會中發揮她的各樣專長。她不願妥協,也不願改換一個服事的職場。單身的中年女性,滿有才華與見識,卻沒有一個讓她可以安身立命之處。        

一位想拉她一把的老師,才剛想要把一筆錢寄給她讓她應急,聽到她的死訊,很錯愕也很自責,埋怨自己沒有盡力為她爭取一個研究生的位子。       

我最後一次與她通電話是5月7 日清晨,這是我當日向一位關心她的朋友所報告的通話印象:

       今天清晨她打電話給我了。因我禮拜天在她的手機留了話。我聽她談了一個多小時的現況,起先有氣無力的,後來就比較能有條理的講,也能笑了。看來,有一點與人對談的機會,對她來說是不錯的。

她的近況確實很不好,許多的困境,其實都是老問題,和她學生時代遇到的問題類似---感覺受逼害、懷才不遇、求職碰壁等等。

她的身心況看來是很糟的,前兩天才又莫名其妙的跌倒,送醫後,醫生勸她應該到精神科療養。但是她怕有了精神科的病史,要找教會就更困難了。她確實有些獨特的固執,想法也有點僵化。

我們幾乎幫不上什麼忙。她的狀況,要牧會確實有一點困難。我問她是否願意回去做學生工作,因為她很喜歡分享較先進的思想,對大專聖經研究班的參與也相當多,但她說沒有負擔。學生工作的不確定性,還有中會大老們對學生工作的管轄等狀況,大概也讓她吃不消的。 她自殺過兩次,但是都失敗了。其實她是有強軔的生命力的,只是覺得人生沒有辦法照自己的願望來走而失望頹喪。 她打算要在五月底出一本書,是她自己的自傳。她宣稱這會是她的遺作。 我想,她有許多求救的動作,應該是還有很強的求生意志的。我鼓勵她繼續寫她想寫的東西,也鼓勵她出書之後,努力做一些自我推銷的工作。只有又目標,生命會延續的。 她批判力很強,所以也不易為她找到一個支持的團體,一筆基金或什麼的。她在經濟上壓力很大,現在都是使用家中的公款在過日子。我想經濟的壓力若能稍紓解,她的狀況會有顯著的幫助。只是我不知道能從哪裡著手,也覺得不易去說服人來幫忙。

當天她又來電一次,主要是說:「很抱歉,清晨五點就把妳吵醒,我整夜睡不好,不知道時間,以為天已經亮了。」   沒有關係的,天亮不亮,妳都可以來電話。只要妳還願意與人交談,就有希望。 但她不再打電話來。沒有一個容身之處的孤單,經濟困境的絕望,還是勝過她了。我為她感到悲傷。但也希望,她現在終於可以安靜下來了。       

我願相信,憐憫人的上帝,會接納這樣的一個受苦的靈魂,安息在祂的懷裡。她的書已經印好,是小小的出版,150本。可能要尊重她的家人,看他們決定要讓書上市流通,或是另外處理。 

因為不能去參加告別式,我以此文悼念這位有自己風格的女子。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發表這樣的文字?是否會造成一些人的傷害?是否會造成我自己的困擾?但是,還是要去紀念啊!受苦的靈魂還是應得到安慰啊!思前想後,還是公開吧!也願上帝全能慈愛的手來幫助、保守在人生危機中的姊姊妹妹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