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城四傑 - 楊東傑醫師

費城四傑 - 楊東傑醫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李正三撰 原題 :吹響北美台獨號角的「費城四傑」 - 楊東傑醫師與北美台獨運動話從頭。摘自 台灣口述歷史硏究室,12/16/1998 , 再錄於 台美史料中心 Our Journeys 10。

該是「四傑」不只「三傑」
筆者第一次在劉重義等四人合著的「風起雲湧」書中看到「費城三傑」這個稱 呼,接著在陳銘城的「海外台獨運動四十年」一書中也提到「費城三傑」的事。1997 年7月第一次到賓州訪問「三傑」之一的盧主義先生的時候,筆者請敎他是誰從什 麼時候開始給他們(另兩位是林榮勳及陳以德)這麼一個很有意義的尊稱,他表示不 淸楚,也謙虛地懷疑此一稱呼是否恰當,但他很堅定的認爲與其說「三傑」,不如 說「四傑」。現在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New Paltz Cantus執敎的楊慶安敎授 也認爲應說「四傑」較爲適當。楊敎授自1963年即在該校任職迄今,其間林榮勳先 生於1960至1979年間與他同事,他對3F (Formosans’ Free Formosa)深有所悉。他堅持的理由之一是楊東傑醫師不只積極參與3F活動,他又是唯一返回台灣本土的,雖 然他的身份保密,但在那國民黨黑手遍佈的白色恐怖年代,返台無疑還是相當危險 的事。因此除了林榮勳、陳以德及盧主義之外,楊東傑醫師的努力應被肯走, 他所扮演的角色與事跡應同樣地永遠保留在台灣人的記憶中,因此合稱爲「四傑」。
1998年2月28日大紐約區23個台灣人社團聯合在台灣會館舉行二二八國殤日紀念會,盧主義及陳以德先生均應邀上台演講,林榮勳先生的未亡人童靜梓女士也 趕來參加,並在會後接受錄影錄音訪問,筆者也寫過一篇「演講會側記」,對所謂的「費城三傑」曾做過簡單的介紹,此文主要在介紹楊東傑醫師。
楊醫師的生平簡歷
1997年12月筆者和林忠勝先生曾到台北天母拜訪過楊東傑醫師。楊醫師生於 1923年,台南第二中學(現台南一中)、日本東京慈惠會醫科大學畢業。1947年返台, 曾任台大醫學院圖書館分館主任,及台大醫學院放射線科主治醫師。1953年來美, 曾在新澤西州 Hoboken 的 St. Mary Hospital 及 Ridgewood Valley Hospital 當過 Intern。1954-55 到賓州大學的 Graduate School of Medical Radiology 攻讀在當時很先 進的放射科,1955 -56年任職於北費城的Arbington Memorial Hospital。1956年7 月返台,在斗六當過半年軍醫。1957年在台南創辦楊放射科診所。1972年任職馬 偕醫院放射科主任,1977年移民來美。翌年,當紐約Columbia Presbyterian Hospital 的Radiology Fellow。1980年回台,先後就任馬偕醫院放射科主任,及台東分院院 長。1993年退休後任職於台北仁濟醫院顧問,現仍積極地獻身於建國黨的台灣獨立 建國運動,擔任建國黨中央決策委員候補,繼續爲台灣的前途奔走。
家世與敎育背景
楊醫師的母親吳順規是屛東初代基督敎會傳敎師吳葛之女,吳氏曾任敎於台南 長老敎中學(今長榮中學)。外祖母是一堅強的女性,養育十六位兒女,個個出人頭 地。曾任廖文毅先生臨時政府副總統的吳振南先生正是楊醫師的表兄,早年在東京 留學期間他們均一同上柏木敎會,並一道租屋通學。柏木敎會的牧師植村環與宋美 齡是早期留美同學。和他一起上敎會的還有林宗義醫師,及後來成爲林夫人的李美 貞女士。吳振南先生還當過敎會長老,當時服務於美軍軍醫部門,所得資訊較多, 因此在戰後不久親戚聚會時,吳氏即提到中國國民政府不好,台灣人應用公民投票 (plebiscite)來決定台灣之將來。在半個世紀以前他們就有這麼前進的看法,顯然是得 風氣之先。事實上近半個世紀來,比較有台灣意識的台灣人也是朝著這個方向在努 力,可是台灣人命運多舛,國民政府的勢力還未剷除,海峽對面又來了一個十分不 友善的壞鄰居。
楊醫師的父親雲龍出生於台南仁德,是時日人據台,爲躱避戰亂曾藏匿在林投 下,因嬰兒啼哭聲怕日軍聽見,村人要祖母掐死他,祖母於心不忍,帶到別處藏匿, 才得保全性命。父親自小體弱多病,直到改信基督敎時才得改善,當時他們聚會的地方就是台南也是台灣最早的看西街敎會。由於祖母善於調敎,父親得以就讀台灣總督的醫學校。後來先後在淸水街(今台中)、鹽水港、及台南市過業過。祖父母 代家境原極淸苦,等父親從醫、大叔執敎以後生活才得安定。
楊醫師在鹽水公學校一年,再轉入台南市未廣學校,再就讀台南二中(現一中)。在中小學受敎育期間他己深深地覺察到日本人對台灣人的差別待遇及優越感, 而且日本敎師過份嚴格及殘酷的體罰台灣學生令他十分反感。他記得有一次班老師不在,校長巡視到班上看到學生吵鬧告訴班老師,老師一到敎室就大發脾氣,命令 學生起立排隊,他用棒球棍左右開打學生的頭,由於用力過猛,以致楊醫師被擊傷嘔吐。在二中時,少數日本學生成績不好,但十分橫暴,欺侮弱小,他因個子小常受蹭蹋。
在社會上,日本人、台灣人分區而住。日本公務員多住官舍,作官的日本人居 高位加級加俸,台灣人多任較基層的工作,即使同日本人一樣官級,薪俸也是較少。 如警察人員,高級的全是日本人,台灣人都是下級官佐。日本人以高傲的主人身份對台灣人意氣指使,辱罵台灣人爲「凊國奴」。在中學後期,日本進入二次大戰期間,地理課中特別敎導學生認識東南亞各地,準備大東亞戰爭。地理、歷史老師就 是日本精神的化身,心目中根本沒有台灣人的存在。中學生皆受軍事訓練,學會保 養及操作武器,還要強迫台灣人升國旗、唱國歌、念日皇刺語,認同日本歷史三千 年的神話,使人做二等國民的感受,加上參拜日本神社及信仰基督敎「除了上帝別 無神祇」信條的衝突,造成沈重的心理負擔。
楊醫師和他的大妹、二妹後來都到日本及美國留學,這大大地增進他們的學識 與見聞。楊醫師到日本時考入東京慈惠會醫科大學,是時正値中日戰爭進行中,未 幾日本攻擊珍珠港時局惡化爲逃避美機轟炸,乃疏散到長野縣上田市,在醫局當硏 究助手及實驗動物,親自品嚐奎寧,硏究此一藥品對人神經反應的影響。奎寧是防 治瘧疾的特效藥,當時曰軍在南洋深爲瘧疾所苦。疏散期間兩位妹妹遭遇較多困厄。 當日皇玉音放送宣布投降時,他親眼看到日人的兩極反應;有的痛哭流涕,有的喜 出望外。顯然日本也有許多人反對軍國主義,樂見戰爭結束。對於植村環牧師的關照、醫局長島本多喜雄先生的愛護,楊醫師日後仍十分感念。
對台灣前途的看法的形成
楊醫師自認爲他對台灣前途的看法深受表兄吳振南先生的影響,也就是認同台灣的前途應經由公民投票尋求民族自決。他向來深以表兄吳振南先生爲榮,吳氏在 腦瘤開刀神志不甚正常的時候,經由國民黨及親人的安排回台,但他堅持理念,始終未和國民黨妥協,他重回曰本,1980年死於橫濱,葬於橫濱外人公墓,墓碑上勒名吳洋三。台灣人不能忘記這位永恆的台獨鬥士,壯志未酬,就長眠海外。另 一位影響楊醫師思想的是植村環牧師,在講道中她一再強調人類是創造主的兒女,而在上帝面前都是一律平等得到上帝的愛,上帝要解放受壓制、不自由的人。人類 志在 追求眞理,而自由就是來自眞理。他覺得牧師的講道,好像鼓勵他將剛脫離日木殖民統治的台灣,帶領到眞實的自由境界。在回到東京準備返台期問,就和同學會同 學學習北京話,聚會討論台灣的未來,是時多次造訪謝國城先生住所,並受招待。 戰後的日本,滿目瘡痍、百業倶廢,盡是一片淒涼景象,看到在日台灣同胞顚沛流 離、生活困苦;以及回台後看到故鄕景氣蕭條、社會劇變,更促進他爲台灣獨立、 自由而奮鬥的決心。
1947年1月楊醫師和兩位妹妹乘坐台南號自東京返抵基隆,在基隆港口他們看 到許多被遣送返日的日本人列隊等候登上台南號。回台南老家的隔月就發生了台灣 史上最悲慘二二八事件,台灣人忍受五十年的殖民統治,翹首盼望祖國王師的駕臨, 萬萬沒想到換來是一群比日本人更殘酷更霸道的統治者。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一些 沒經深思熟慮的台灣人誤以爲是討回公道的時候到了,沒預料這正是另一個大悲劇 的開端。楊醫師父親身爲重建協會台南市委員、兼二二八處理委員會會計主任,後 來國民政府取締二二八處理委員會成員,楊父亦被捕下獄49天後始幸被判無罪 釋放。在動亂中,他在台南石像親眼看到爲拯救台南市民而犧牲自已的湯德章律師臨死不屈、終被凌虐槍決的一幕,在他一生記憶中留下永難忘懷的印象。
二二八事件後,楊醫師在台南父親的診所工作半年,後即北上就任醫師的職務, 工作順利,前後做過台大醫學院圖書館分館主任,及台大醫學院放射線科主治醫師 前後4年。1951年他與張碧香結婚,夫人畢業於東京共立女子大學保健科,岳父自 幼留學香港拔萃書院,爲一出色的實業家。他們育有2子2女。兒子楊明昊醫師, 現住北澤西也傳承父志,熱心於台灣獨立建國運動。
台灣人的自由台灣(3F)的緣起
1953年楊醫師負笈來美,他經由既是醫師又是牧師的姐夫謝緯的引介,先 到在新澤西州Hoboken的St. Mary Hospital工作,謝緯醫師是硏究及治療台南縣北 門區一帶居民烏腳病的專家,他曾在St. Mary Hospital任職,備受稱許。楊醫師後 來又在新州的及Ridgewood Valley Hospital工作。1955年入賓州Univ.of Penn的 Graduate School of Medicine念Radiology,這一年他和林榮勳、陳以德、及大妹瓊姿 在賓大附近租屋同住,他們三個男生曾合作分擔做敎會及紡織工廠的淸潔工作以彌補生活費及學費。
林榮勳於1928年出於台北的醫生家庭,1949年「四六事件」時他正擔任台大學生自治會會長,爲營救被捕的同學他抗議軍隊擅入校園逮捕學生,結果他也被特務逮捕,幸經校長傅斯年出面斡旋始得脫險。1952年他到賓州大學政治系深造,他對蔣權裁恐怖統治極端不滿,一到這個美國獨立發源地費城,他很快 地吸收了自由的空氣,並塑造他改造台灣政治社會的理想。陳以德先生於1930 年生於澎湖,23歲台大法律系畢業就通過律師考試。1949他得林榮勳的協助來到賓大政治糸攻讀國際關係,陳以德曾在蔣介石面前拉過小提琴,大中國體制敎育對他影響深遠,以致起初他們住在一起每天討論台灣政治環境時,他總認 爲台灣獨立不可能,大約連續討論兩個月以後他才接受台灣必須獨立的思想。
楊醫師在Univ. of Penn Medical School 的課程修完以後,就在 North Philadelphia Arbington Memorial Hospital當Radiology的住院醫師。1955年9月他就認識盧 主義(Jay Loo)先生,當時盧主義剛從Chicago來到費城的Temple University學醫。 經由楊東傑醫師的介紹盧主義才認識了林榮勳和陳以德。盧主義於1932年生於 台南,他就是看西街敎會長老盧木童的兒子,1951年台南一中畢業就到美國。 在四人之中,他年紀最輕,卻最早來美,他在Minnesota時就廣讀有關台灣歷史及政治的書籍,如George Kerr的論文等,因此有關台灣的知識相當豐富,討論 台灣問題時常有特出的見解。後來林鍚湖(Echo Lin)也從新墨西哥大學取得碩士 學位,轉到賓大攻讀博士學位,他及他的菲律賓籍未婚妻也常來參加週末集會。 經過不斷地反覆討論及思考,他們終於對台獨達成了共識,遂在1955年底成立了台灣人的自由台灣 (Formosans’Free Formosa,簡稱3F),決議出版宣傳刊物,寄給留美的台灣學生,鼓勵大家關心台灣,認識台灣,同時溝通及聯繫鄕親的感情; 並進一步向美國的媒体及政界表達台灣人獨立建國的意願。因爲大家愛台灣,不忍心看台灣的政治、社會狀況在國民黨政權的剝削及壓制下日益變壞。通訊的內 容包括有關台灣的消息,認識台灣的小記事,例如台灣的歷史、地理、及問答。 郵寄需要回郵地址,最後便用盧先生的郵政信箱。大家提供每期通訊內容,盧主義任編輯,楊醫師及陳以德���友Maxins負責打字,印刷則借用別人的油印機。 3F在1956年元月展開活動,不久即有反應,在年初頭一次紐約台灣留學生的聚會中大家熱烈地提起3F的話題,因怕當中有爲國民黨打小報告的職業學生,沒人敢於出面公開承認是誰寄出該通訊。從旁冷靜地觀察到這樣的反應和後果,給 3F的發起人很大的欣慰,這表示台灣留學生是關心故鄕台灣的,台灣的 前途是有希望的。後來楊基焜 (Kenny Yang,楊肇嘉的兒子),盧建和 (George Lu, 盧千惠的哥哥),和郭漢淸(Larry Kuo)也陸續加入這樣這個八人組成的祕密結社就是北美洲台獨運動的原始團体。盧主義認爲3F能組成楊醫師有關鍵性的影響力,他說雖然對國民黨政權的專制獨裁統治極端不滿大家是一致的,至於要怎麼做大家沒有共識。林榮勳和陳以德都是攻讀政治和國際關係的,而且年紀較盧主義大,政治又非盧氏本行,故盧氏最初倡組3F時,並未立即得到這兩位兄長的 正面回應,在這四位當中,楊醫師年紀最大,是虔誠的基督敎,又已是受敬重的 醫師,因此深受其他三位所尊敬。由於他的一再支持,盧氏的倡議才終得四人所 贊同。至1958年正月3F改組爲台灣獨立聯盟(United Formosan for Independence, 簡稱UFI) ; 1966年改成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nited Formosans in America For Independence,簡稱UFAI);至1970年元旦全球性的世界台灣獨立聯盟(World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ce,簡稱WUFI)正式宣佈成立,如此在成千上萬的碩 士、博士、及其他有心者不斷地投入下,熱心匯聚,薪火傅水,竭力鼓吹台灣獨 立思想,遂逐漸擴展演變成今天波瀾壯闊的台灣獨立運動。
楊醫師歸國美日台獨踏上線
早期的台獨刊物均以英文書寫,據盧主義的Newsletters存檔,1956年 1月他們寄出3F Open Letter,共60份,信中強調「這是一個覺醒的世紀,一 個革命的世紀」;3月1日寄出‘We Are Not Alone” ;4月15日,“Our Historical Struggle for Liberty”,簡略回顧台灣人爭自由的歷史;5月25日的公開信再 次說明「現在正是開拓台灣前途的大好機會」,這些文宣及3F及早期UFI的文 章大都出自盧氏之手。
楊醫師在Newsletters出了4期之後,即整裝回國,因此他沒有機會和其他 後來才加入的四位共事。1956年6月他駕車橫越美國大陸到西雅圖,還了租車後改搭便車到Oakland,身爲歸國留學生他乘坐的是由政府安排的招商局客貨船,因船隻老舊,時速8海里,在海上航行了三個星期才抵達日本橫濱。由於該船機器故障,要入港修理,他改乘飛機回台。停留於東京時,楊醫師和吳振南表兄及廖文毅先生取得聯繫,雖然在1956年初,盧氏己與日本廖先生等取得書信 上的聯絡,這次在會面時他面告廖氏等美國留學生的情形,並交給3F的文宣, 無異加強了日本的台獨運動和美國留學生的3F運動的溝通管道。當年11月3F 即代表「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總統廖文毅寫信給聯合國祕書長哈馬紹,希望 安排見面,並將向聯合國大會遞出Petition,強調台灣人有權決定自已的前途。 唯哈馬紹的法律助理回信,認爲當時沒有任何聯合國會員國承認有「台灣共和國 臨時政府」這麼一個國家,因此聯合國祕書長不便接見這麼一個特使而作罷。
恐怖黑手無所不在
有些現在看起來是稀鬆平常十分容易的事,那時卻如同武俠小說般的怪異離奇。當楊醫師要離開費城回台前,有位中國牧師請吃飯,飯局中問起有那些人參加3F的活動,楊醫師當然否認,林榮勳及陳以德兩位先生也一致強調楊醫師沒參加。在東京和廖文毅先生等在一日式旅社會面時,異乎尋常地有個乞丐坐在對面的人行道上,很可能是國民黨的特務在監視。到基隆港口領取行李時,稅關人 員就說行李箱底有支網球拍,並要他送給美國肥皀做禮物,可知他帶回的書籍私物己全部被暗中檢查過。回台後楊醫師在台南父親的診所開創楊放射線科診所, 遠近馳名,期間他參加敎會、YMCA、扶輪社、痳瘋協會等活動,並擔任重要職務。
有一天一個情治人員到診所自我介紹,並說他要調換工作了,這等於告訴楊醫師「過去我就是在監督你」,遂後還問楊醫師是否認識廖文毅,爲避免麻煩答案 常然是「不認識」。由於警覺於蔣經國掌控下特務無所不在,在台灣很難從事 反政府的活動,在診所開張3年後,有一次多年前在費城上敎會認識的一位牧師 突然來訪,並帶來呼籲支持台灣獨立運動的英文傳單,除了分給家人及一兩位好友外,沒把傳單傳佈出去,那時正値台南變電所被爆破,風聲甚緊。
獨立建國此志不渝
1972年楊醫師被聘爲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當放射線科主任,1977年又攜帶眷屬移民美國在安排2男2女就學後,自己擔任紐約Columbia Presbyterian Hospital 的Radiology Fellow做放射線治療的硏究工作。1979年初,他探望爲宣揚台灣 人意識及推展台獨運動不遺餘力的林榮勳博士因罹患大腸癌住院開刀,到同年11月6日,他又親臨林氏的出葬儀式,是時林氏才正値52歲的英年,令人永懷「壯志未酬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的感傷。失去林榮勳這位創立3F的同 志,固然是楊醫師心中永遠的痛,也是台灣人的鉅大損失。
1980年馬偕新建醫院大樓竣工,經吳再成院長的親自邀請,楊醫師決定把 兒女留在美國,偕妻回台服務,先後就任馬偕醫院放射科主任副院長,兼台東分院院長。1993年滿70歲退休後,又任職於台北仁濟醫院放射科顧問,也曾在國泰醫院當兼任X光診斷工作。除外,他又是台北長老敎中山敎會會員,建 國黨黨員,並擔任建國黨中央決策委員候補。堅守宗敎信仰,台灣獨立建國,服務社會人群,是楊醫師永遠奉行的圭臬。
1998年10月,楊醫師以3F的名義向住在台灣及四散於世界各地的台灣人發出檄文,說明四十年前創立3F的理念,及其演變經過,提醒台灣人不可再沈淪於統一中國的夢幻中,維持現狀徒然給予中國更充裕時間加強軍備以武力犯台,並拉攏短視而注重現實利益的國際社會,進一步否定台灣的自決權,台灣被中國倂呑的危險 是曰甚一日。他強烈的呼籲眞正認同台灣愛台灣的台灣人勇敢地站出來,支持建國黨爭取台灣獨立建國機會,以確保台灣永遠的安全及繁榮。這正說明楊醫師對台獨 的信念,老而彌堅,此志不渝。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