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遲到二十多年的聖誕禮物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蔡銘偉撰 轉錄自 蔡維新的網頁!! 「我的姪子蔡銘偉的見証~聖誕禮物,」。

按:撰者的父親蔡良純是蔡信惠之三男,1945年2.月27日生,2007年1.月23日去世。撰者的母親是林志芬(長老)。

撰者的親族關係請參見蔡天註.李心慈系譜


年(2006年),上主賜給我一個聖誕禮物,一份遲到二十多年的禮物:這個禮拜一,我和失聯已久的父親(蔡良純)見面了。

父親在我12歲的時候,因為外遇、債務等等因素離開我們。這25年來,我只在家族長輩過世的告別禮拜場合中,見過他幾次面。最近一次,已經是10年前二伯(蔡良盛)的告別禮拜了。除此之外,中間完全沒有任何聯絡。

有很長的時間,我對父親的感覺只有兩件事:第一、他和我已經沒有關係了;第二、下一次見到他就是他進棺材的時候。

生命中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沒有父親,你問我有什麼遺憾嗎?唯一的遺憾是「沒有人教我打領帶」,因為我覺得那是父親對兒子的重要使命。除此之外,我覺得「也還好,無所謂」。不過,沒有父親,倒是會帶來一些不便,就是每次新生入學填寫基本資料時,「父親」那一欄,就給他亂掰,因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我結婚的時候,他沒出現,我一點也不以為忤,因為他根本不配坐在主婚人的大位上,那是我媽媽專屬的。

但是,這兩年多來事情開始有了變化......

將近三年前的一個夏天,我正在台南給學生上課。我媽打手機給我告訴我「你爸爸病危了」。事情的過程有點複雜,很難講清楚。簡單地我說,就是父親重病纏身,可能自覺來日不多,需要給對方家庭在法律上的名分,所以拖了20年之後終於出面要跟我媽正式辦離婚手續。

到了約定的那天,我弟陪我媽去辦理手續。據他們轉述,我父親那天幾乎已經到了「舉步維艱」的狀況,病容憔悴,連從一樓走上二樓的力氣都沒有。

即使至此,我還是沒有任何想要與他聯絡的intension。

一直到今年,我才有機會釐清心中真正對父親的感覺是什麼。

隨著恩得逐漸長大,我開始想,我是如此全心全意愛(妻張)佳韻、愛(子)恩得,我完全無法想像當年父親怎能狠心一走了之。前半年的時候,我夢到我在追打父親,甚至拿起椅子打他,來發洩心中的怨氣。從那時候我意識到,「時候到了,我該解決心中對父親的怨恨了」。。

但是,該怎麼解決呢?我真的不知道。不過從時候心中就一直有個感動:上帝會預備。

住在美國的四叔(蔡良輝)知道父親生病以來,常常關心他,在電話中為他禱告,甚至兩次特地從美國回來看他。不過四叔回來台灣和我們見面吃飯的時候,可能免得場面尷尬也不多提父親的狀況。

上個月我到美國參加SBL年會時,我心中就打定主意,請四叔幫我聯絡我父親,請他轉達我要去看他的意思。我去到紐澤西,四叔到火車站接我,我話還來不及說出口,四叔就先向我說:他時常和我父親電話聯絡,我父親很想和我們兄弟聯絡。他希望待會到他家裡,趁著台灣時間還未太晚,我能先跟父親通電話。

聽到四叔的話,心中很清楚:上帝動工了,祂已經為我預備好了。It is the Time!

腦海裡面不僅失去了對父親的印象,連聲音也完全不認得了。在電話中他問了我的近況,我則是主動表達要去見他的意思。並約回台灣後,聖誕節前去看他。

但是要用什麼心情去看他呢?

我心中設定了三個條件:第一、我不去他家;第二、現場要淨空,不准有旁人在場;第三、他不准跟我介紹他的家人,特別是他的三兒子。

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去見他,我甚至擔心我會失控、抓狂。不過,上帝讓那天的狀況完全相反:因為他連走路都沒有辦法,所以就不可能跟我約在外頭見面。因為他極為虛弱,平常完全仰賴他的岳母在家照顧他。那天塞車嚴重,到他家已經很晚了,所以唸國二的三兒子也回來了。。

我父親這兩年來因為心臟病、肺病、糖尿病多次急救,從鬼門關前救回來。右眼失明,左眼也僅存些微視力。再加上有次去洗腎時跌倒,以致右腿癱瘓無法站立。

見到他的時候,不僅不認識,根本是嚇一跳。整個人瘦成皮包骨,六十出頭的年紀,但卻是八十多歲的外貌。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最令人欣慰的是他重新在上帝面前悔改!

這一年多來,不僅四叔常常電話中為他禱告,在很特別的機會下有教會的牧師前來關心他。每個禮拜四在他們家中做家庭禮拜,這半年來參加的會友愈來愈多,有時候 還是我父親自己分享聖經信息。因為他完全無法工作,日常生活除了每週三天定期洗腎外,幾乎就是讀經禱告。雖然僅存微弱視力,就拿起放大鏡把眼睛貼著聖經逐 字閱讀。

自從生病以來,有很長的時間他完全喪失求生的意志。但是現在他很珍惜每天的時間,別人看洗腎是痛苦的過程,他卻認為可以洗腎維持性命是上帝的恩典。也許是因為靈性方面得到滿足,身體狀況也就不再惡化,一些檢查指數都逐漸穩定下來。

我和佳韻、恩得能去看他,他顯得十分激動。在談話中,他不斷地道歉、後悔。我告訴他:上帝現在已 經親自安慰我了,不需要再自責了。今天能夠見面,除了感恩,還是感恩。不是上帝的恩典,我們不可能見面。二十多年來,也只有這個時候是最適當的時候。我確 信這是上帝的美好的旨意,這是他所安排的。

離去的時候,我跪在地上握著父親和第一次見面的弟弟的手一起禱告。在那時,我清楚地知道,上帝親自安慰了我們每一個人。

這是我的聖誕禮物,一份遲到25年的聖誕禮物。於2006/12/23 上午 10:42

------------------------------------------------------------------------------------------------------------

家父安息了   2007/01/24

很意外,原本很樂觀的病情,在一夕之間出現變化。我父親因敗血性休克與多重器官衰竭,昨日下午安息了。

接到電話通知,飛車下山,在心中不斷默禱,祈求上帝憐憫,我在心中不斷祈求上帝,如果上帝祢今天真要接他走,只要再給我一個小時就好。只是太遲了......,其實差不多是接到電話通知的時候, 他已經走了。

不過還是感謝上帝,也許有一些小遺憾,但是上帝沒有讓更大的遺憾發生--我能夠與父親在一個月前重聚、和解 參見這裡的分享

昨晚,我親自為他扣上上衣的扣子,抱上擔架,護送遺體到殯儀館。今天一早又趕到醫院把後續的手續辦妥、中午到葬儀公司商討後續事宜、下午來回金山平安園選擇骨灰穴的位置。雖然很疲累,但是我的心充滿感恩與平安。有很多的感想,稍後再慢慢補上。未來幾天我必須到處奔波,可能不那麼方便收發郵件,請用手機與我聯絡。

整個過程一切從簡,所以不發訃文,除至親外,也不通知,請見諒,就請您在主裏代禱。 於2007/01/24 上午 12:05

http://www.flickr.com/photos/mingwei/2654302567/in/photostream/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