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荒者 :蔡阿信醫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朱真一撰 「拓荒者:蔡阿信醫師」 原連載於《台灣醫界》,後收入於《台灣早期留學歐美的醫界人物》一書中。此文是前文摘要及一些更新資料。見於 朱真一部落格 (2014年4月30日) 及台美人歷史協會網站(有圖像)  

 
序言
誰是台灣人醫師第一位來北美當住院醫師?誰是北美第一位正式開業看病人的台灣人?誰是台灣的第一位女醫師?誰是台灣第一位女共學生(coed)?誰是台灣第一位女士在公共場合演講?誰有能力私人興辦助產士訓練學校,訓練出五百多助產士?誰是台灣第一位有麻醉專業訓練的醫師?當您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同一個人:蔡阿信醫師,相信您大概會嚇一跳,不太相信,其實她擁有更多的其他「第一」的頭銜。她是最早期,尚未去詳查,她很可能是第一位台加人(Taiwanese-Canadian) 。
如此傳奇的拓荒者,20多年前可能沒人知道她這些先進又很特殊的事蹟。現在不少台灣本土歷史文化的書籍,都登載她的生涯及照片。她的事蹟漸多在文章/書出現,甚至最近以電子媒體如電視劇或電視專集出現,漸多人知道她的傳奇。她被肯定及「出土」,最主要可說是東方白小說「浪淘沙」的出版,書於一九九○年出版。這巨著得到不少獎,不少社團或個人推薦的好書。媒體報導了不少《浪淘沙》的消息後,蔡阿信醫師許多拓荒的事蹟才讓人知道。。
東方白是林文德博士的筆名,他這本巨著首先在《台灣文藝》連載,後來在《文學界》繼續,後來再回到《台灣文藝》完成。我到美國後對台灣歷史文化有興趣之後,才閱讀這些雜誌。這巨著連載約十年,當我看到小說女主角「丘雅信」醫師到北美的種種情節。小說中寫她當實習、住院醫師,當加拿大的日本人集中營醫師,也曾在溫哥(Vancouver)唐人街開業行醫等等,情節都非常逼真,想此小說一定有其人其事,不然很難寫得那麼有「真實」感。剛好那時被問到誰是最早來北美當住院醫師及開業行醫,打電話去問東方白。
果然丘雅信就是蔡阿信醫師的代名。東方白說她曾用英文寫份自傳 ”Pioneer Doctor’s Adventure”。東方白自己還親自訪問過她兩天,用筆記及錄音帶記錄訪問她的經過。東方白根據此自傳以及訪問資料,另外加上其他兩家族的故事,寫成了二千頁的《浪淘沙》巨著。
以下的傳記最主要靠她的英文自傳以及東方白的《浪淘沙》。小說總歸是小說,會加油加醋,尤其是一些故事的小節。若事蹟不符合自傳,向東方白求證,若是假的,文中會聲明,大部分的故事不是虛假。此文目的在強調她留學北美的經����,以及討論她留學的貢獻。她的自傳及小說有些描寫當時生活情況及不少很有價值的討論,無法在此詳細報導���
成為第一位女醫師的背景
蔡醫師1896年12月13日生��外��父一家是馬偕牧師來台宣教最先受洗成為基督徒的一批台灣人。她母親也曾在馬偕牧師在淡水創辦的聖經學校就讀及去助產士(產婆)學校受訓,她是台灣第一批接受訓練過的助產士。
她8歲時上公學校,後來轉到教會的女學校。全班24人只有她1人堅持學英語。畢業後於1913年,17歲時離開台灣到日本去,先進入了美國聖公會 (Episcopal Mission) 的St. Margaret 學校。1915年從St. Margaret 學校畢業,考上東京女子醫專。她說她很用功,入學的127人中只有78名畢業,她第25名畢業,她是唯一非日本人的學生。
她4年級時得了氣喘病,病嚴重到必須休學,她暫返台灣休養一學期,這期間她又創了另一個「台灣第一」。她特別找台灣醫專的校長請求准許旁聽。校長本堅決拒絕她與男學生混在一起上課。她一再請求,終於得到校長的批准,所以她可說是台灣第一個女共學生( Co-ed)。她回去東京學校考旁聽的課程,考過而未耽誤1年。她1921年畢業,確知是台灣第一位女醫師,尚未查到在她之前,有其他女士畢業於大學或專科學校否,她應該很可能是第一位台灣人的女大專學生?
畢業後返台,在「日本赤十字在台灣支部病院」(簡稱「日赤病院」),當受訓的醫師。她本想當婦產科不成,因為沒缺,只好先當一年眼科,第二年再轉入婦產科。
她的氣喘病又變壞,她母親勸她趕緊結婚,以便有人會照顧她的病及事業。1924年她跟彭華英先生結婚。彭華英在台灣歷史上有其地位,他有「台灣第一個社會主義者」的號稱。彭華英南投國姓鄉的客家人,父親自新竹竹東搬去,一向是台灣的民族運動健將。結婚前彭先生曾到中國去發展,返台後跟蔡醫師結婚。
 
為何想前往北美
小說《浪淘沙》把彭華英(小說中的「彭英」)寫成逃到中國,客死異鄉,那只是為小說的方便。彭華英逃走到中國,戰後回台,曾幫楊肇嘉(曾當民政廳長)及黃國書(後來當上立法院院長),但仍不得志,一直到76歲才在台灣逝世。彭華英熱中於民族運動,帶給蔡阿信不少困擾,日本警察經常來找她麻煩,蔡醫師自傳中說這也是促使她離開台灣到北美留學的原因之一。
不只是丈夫參與政治帶來的困擾,她懂得英文也帶來麻煩。她受訓那醫院共有65名日、台醫師,只她一人會講英文。醫院及教會常找她幫忙當翻譯,日本警察因此懷疑她是英美加諸國的間諜,監視她得更厲害。就是因懂英文,她認識不少人,其中一位是從美國來的Mrs. Foster。這位Mrs. Foster後來幫忙蔡醫師去美國進修,替蔡醫師拿到去哈佛大學觀摩的證明信,後來還接待蔡醫師住在她家裡。
她的經歷很特殊,一結婚後,因丈夫彭華英的關係,他就到上海一陣子,雖未開業但實際上執業婦產科一陣子。她專替一位有錢婦人做產前檢查、接生及產後照顧而得到一大筆報酬。她自傳及東方白的小說中沒提及她曾在台北開業,但看到過她在日新町開業婦產科醫院的廣告,這大概是在她去中國回來後。
1925年到台中開業婦產科,她開業一定很成功,清信醫院最多時有32個房間,又設有助產士學校。日政府找她麻煩也愈來愈厲害,警察監視很厲害,所以到1939年就決定要離開台灣。她連絡上面提到的Mrs. Foster, Mrs. Foster願資助她來美進修。日本警察突然吊銷她的護照使她不能成行,但是她要離開台灣的決心很強,帶著二個小孩先到日本東京去,在東京碰到St. Margaret時期的同學,那同學的丈夫在外交部作事,護照及簽證問題在東京又解決而終能成行。
北美觀摩及讀書行
1940年9月18日,她小孩那時16及15歲,她委託朋友照顧子女。從橫濱坐船去舊金山。經過二星期才到舊金山。坐橫貫的火車先到紐約去看一展覽會後,到Boston去。她跟16年前在台灣認識的Mrs. Foster碰頭,並住在她們的家中。Mrs. Foster帶蔡醫師去找哈佛大學的婦產科主任,並得到允許去觀摩。蔡醫師很高興得到這著名的醫學院觀摩,能看到最新的儀器及漂亮又壯觀的建築。
因日本政府的逼迫,在台灣的加拿大教會人士全部回到加拿大,大部分在Toronto附近。他們很希望蔡醫師去Toronto,他們會招待她。所以1941年3月她經過Niagara瀑布到Toronto去。在Toronto,她先去那裡的婦女醫院觀摩,到了九月她就在Toronto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School of Hygiene)註冊上學 。她只讀了幾個月,因美日兩國衝突愈來愈厲害,她變成很心急,深怕戰爭一發生,她會和家人分住太平洋兩岸,患了極度懷鄉病。買了12月15日回台的船票,她坐火車到了Vancouver,準備回台。她暫住當地一長老教會人士家中等船期,想不到卻被那家人虐待,等待那期間,那女士要求她做家務苦工。
落難溫哥華
1941年12月7日星期日,她到當地一教會做禮拜,教會禮拜完後牧師說日本突擊珍珠港。因為戰爭船不能開,使她不能返日,從此就在加拿大的Vancouver再多留了近5年。蔡醫師暫住等船期的教會人士更對她虐待,她搬出去另租了一房間。
她曾向溫哥華總醫院(General Hospital)申請工作,一看是敵國日本的醫學院畢業生馬上就拒絕。為了生活,她甚至看報紙廣告去應徵當女傭。以後有人告訴她有不少醫院缺醫師,她一去申請就被核准,在當地St. Vincent醫院找到工作。1942年1月開始當醫師工作。因被醫院認定是實習醫師,一個月只有25元。她是這醫院唯一住在醫院的醫師,每天24小時值班。要幫其他醫師手術,看住院的病人,又要看急診,苦不堪言,所以一個月後,就辭掉這工作。
辭掉St.Vincent醫院工作後,就到Vancouver的總醫院去觀摩手術。想不到10天後,醫院問她要不要當實習醫師,她又再開始每天24小時值班工作。不久就因工作過度在病房昏倒而離開這工作,這醫院也只給她一個月75元薪水而已。
就這時候,加拿大政府發現她懂得日文,問她要不要去郵局當翻譯及檢查一些日文文件的工作,郵局給她一個月165元薪水。她不久還是辭掉這工作,因為郵局的男同事們抽雪茄煙使她嘔吐。她又回去Vancouver總醫院,這次去跟麻醉學家Freeze醫師專心學了3個月。她大概是台灣第一個有麻醉訓練的醫師,甚至可能是北美最早的幾位學麻醉的女醫師之一。
後來有個場合,有人跟她接觸拜託她去加拿大的日本人集中營,當駐營醫師3個月。這工作有月薪200元外又可免吃住的支出,她只答應做3個月。從集中營回到溫哥華,船期又遙遙無期,她去醫師公會申請在華埠開業。因為不會講廣東話,只看帶有翻譯來的病人,她省吃儉用,還能打發過去。
附近的醫師因為她搶了他們的生意,向加政府檢舉她是日本間諜。醫師公會告她無照執業,法官沒問就判她有罪,罰她100元及緩刑1年,判刑後蔡醫師拒絕簽字而被帶到市立監獄去。她被誣告一事在報紙上報導,一位年輕的律師從報上看到消息,免費要替她辯護。有位退休的警察法官威廉先生,還特地去市政府複印所有有關的文件,法官後來就知道弄錯要放她出來。先是只要求簽名自白書就可放行,她拒絕,監獄官員只好拜託她出去,不必簽名也可以。天已黑,她又拒絕,監獄最後只好護送她回到她居住的旅館。
一位Gibson牧師對蔡醫師寧願坐牢而不肯簽名認罪很表佩服,兩人相談甚歡而後經常來往。當她被醫師公會非難時,她的朋友告訴她何不妨把身份改成中國人,這樣他們就沒有理由說她是敵國日本人了。當她向溫哥華的中國領事館接觸訊問,那領事館處處刁難,就是不肯。
她後來聽人建議花了65美金打電報向當時在重慶外交部做事的黃朝琴請求幫忙。雖然黃朝琴出了證明又講好話,那時的總領事厲昭就是不肯。就是後來戰爭結束,她向理事館申請中國的護照,那厲昭還是不肯,她只好到紐約去。
第二度訪問美國醫界
為了回台要護照,溫哥華的厲昭總領事幾度不肯下,她只好到紐約去,她找到紐約領事館的張群大使,跟他解釋她在溫哥華的困難,大使馬上就給了她一本中國護照。那時紐約沒有船開往東方,而必需先到舊金山,但是舊金山海員罷工3個月中,所以她就趁此機會去美國各地訪問醫學中心。她首先去訪問 Boston 及紐約,她還去了 Columbia 大學及其 Presbyterian醫院學習 3個 月的麻醉課程。加上她以前在溫哥華的 3 個月麻醉學訓課,她是台灣第一個有專業訓練過的麻醉專家醫師當之無愧。
她非常用功,常去各醫學中心參觀其手術。她不但到一醫學中心參觀,她自己說她像「狂人」一樣,有時一天參觀3家中心的手術。那時她只能坐地下鐵車從一個醫院到另一醫院。她說從參觀中可學習不少技術,比看書有用得多。1945年夏天她從紐約去Baltimore的 Johns Hopkins醫院,這醫院有幾位到過北京協和醫學院回來的醫師,他們對她特別好,特別安排她住到實習醫師宿舍。
從Johns Hopkins醫院訪問後,她就去Minnesota州的Mayo診所參觀訪問。她主要是看他們的手術,這裡的醫師幫她買些儀器。然後她就前往舊金山準備搭船回台灣,想不到海員罷工延期,她又前往市立醫院觀摩。那時有人介紹她去訪問舊金山的公共衛生局,他們有不少公共衛生的教育影片,給了她不少這些影片。
啟程回台
1946年從舊金山坐船回國,距1940年10月她離開日本到達舊金山,她在北美待了5年半多。她的小孩離開時只有15及16歲。大的女兒在此期間已結婚而且到了中國去。所以坐船先到中國上海帶女兒及孫子,再到香港。再從香港坐船回到台灣。回到離開六年的台灣,結束一段傳奇式的留學生涯。
在Vancover訪問她而談得很投機的Gibson牧師到台灣來訪問,他到高雄港口因沒有文件,由英領事館保證只能停幾天。他們在高雄相會後,Gibson牧師卻得到痢疾,蔡阿信醫師照顧了他幾個月。這時教會的朋友建議他們結婚,她說一來可能台灣政府會因她是外國籍而不會抓她去坐牢,她可拿到外國(自傳寫英國,可能Gibson是英國籍)護照,一有急事可出國。
當英國一承認中國政府,台灣政府馬上就下公文告訴她,因為她是英國籍不能擁有財產,若一年內不把這些財產處理好,一切充公。她只好急急出售。一大棟建築,其中有可容納100人的講堂以及所有家俱儀器只賣8,000元(美金?),她又得付二份稅,一是以她的中文名另一份以Gibson之名共納了2,000元稅。才准被離開台灣,她1953年經香港到英國。
離開台灣去加拿大定居
以後她從英國到荷蘭再搭船到加拿大的Quebec。她又南下到紐約,她甚至還註冊入學Columbia大學讀公共衛生。她本打算讀一年再去Vancouver,但第一學期還未讀完,她丈夫Gibson牧師就病倒,她去那兒照顧他,她丈夫1967年去世。
她自傳中寫了好幾頁她去旅遊的記載以及一些她後來的寡居生活,她特別說非常寂寞,日子太長獨居很難過。當她1980年回台灣時,以自己的體驗及觀察瞭解寡居婦女們生活上的匱乏,尤其是年高無依的寡婦,她率先捐出多年儲蓄,與親友努力下,在1982年成立「至誠社會服務基金會」,她被推為名譽董事長,以服務寡婦為優先。
向蔡阿信醫師學習
我們從蔡醫師的生涯及精神應可學習很多,譬如她對不公平的事會去力爭。對很多事務又非常堅持,所以她可以成為許多事情的拓荒者,很多的「第一」或「唯一」的榮銜。學英文現在當然不難,可是在那時候的社會環境下,學會也無用的條件下,其他同學全放棄,只有她一人努力學。她回台灣想去台北醫專旁聽,校長不准,她一而再再而三去懇求到校長准許也是一例,大家可想像她的毅力的堅強。
她的好學精神更是我們後輩應努力去學習的地方,她會想出國就是想要學醫學新知,每到一地必去觀摩。她特地去學習麻醉學,一次在Vancouver另一次在Columbia大學,都是自己花時間去學,而不是為了工作。她曾在二個北美學校的公共衛生學院(一次是戰前在Toronto,一次是戰後1953或1954年在紐約Columbia大學)註冊上學,雖都沒完成,精神實在了不起,尤其她去上Columbia大學時快60歲了。
另外她的服務精神更該是我們醫界該去學習的地方,她開業醫院中就設有「產婆講習所」(助產士學校)。再來她年老時體認寡居之困難,她將多年積蓄捐出創辦基金會也是一樣以服務社會為目標。她首先捐款創立的基金會還回饋到台灣上。
蔡醫師1987年就因年老體弱住進了醫院的療養所療養,1990年3月5日辭世。她1896年十二月生,所以享壽94歲又三個月。3月12日在Vancouver教會舉行追思祈禱後安葬。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