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Home

著作目錄

 

專著

中國圖書分類法

《中國圖書分類法》始末     

增訂八版特色試探     

黃淵泉和賴氏分類法     

述國圖《中文圖書分類法》

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

序言-岩生成一

台灣史研究初集 (目次)

古代之台灣

17世紀西班牙人在台灣的怖教

咸豐四年美國艦隊訪臺記

研究隋代流求是否台灣之書目

戰後日本刊行台灣論文要目

荷蘭人對臺灣原住民的教化

明末荷蘭宣教師編纂之番語文獻


明鄭研究叢輯

臺灣省通志稿  卷三

館藏宣教師中文著作目錄

哈佛燕京圖藏的漢語聖經(趙)

China and Protestant Missions

序言 S.W.Barnett    

講演

中國圖書分類法之編修

國內臺灣文獻資料的收藏

台灣教會史料研究回顧與展望

論述

談先輩吳守禮仙

和平教會和我(賴永祥)

細川瀏牧師略傳

劉貞女士略歷

The Life of Mrs. Chen Liu

中琉關係史料《歷代寶案》

敬悼黃武東牧師

臺灣鄭氏與英國的通商關係史


 

 

《中國圖書分類法》始末

  《坐擁書城 —賴永祥先生訪問紀錄》2007年8月 第九章「中國圖書分類法」(p.260-269)   


1964 6月,我刊印《中國圖書分類法》新訂初版;而於2001921日,刊行第八版,其間經過37年的歲月,成為台灣最通用標準的分類法。修訂者的責任更重大,我就請國家圖書館來負責。

第一節   分類法百花開

現代式圖書分類法,簡單而言就是『將主題或性質不同的書,分別歸類,而以簡單的符號組合,代表索書號碼,以便依號排架,使得能按類或號碼得書的法度』

杜威十進分類法(Dewey Decimal Classification,簡稱DCDDC),可以說是西方現代式分類法的開始。杜威(Melvil Dewey, 1855-1932)生於1855年,1874年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就留在學院的圖書館工作,工作之餘,為了圖書館資料方便排列起見,採用數字標記的方式,漸漸地,也就演變成圖書分類。他把學問依學科分成九類,例如第一類是總類等,每類採十進分類方式。他的想法看起來很簡單,可是這種方法卻是前所未有,剛開始分類表才11頁,加上說明,也才42頁,可是最後發展成為全世界圖書分類的典範。後來雖有人也利用ABC字母排比方式編分類法,可是終究不及十進分類法方便。 

杜威十進分類法在中國,孫毓修首於《東方雜誌》引介,其後沈祖榮、胡慶生、杜定友、查修、王雲五、劉國鈞、皮高品、桂質柏、何日章等都有增捕或仿杜威之十進分類法。在台灣的圖書館,上述杜定友、王雲五、劉國鈞、何日章等的分類法都曾經使用。

沈祖榮(1884-1977)是文華圖書館專科學校校長,他和胡慶生1917年寫了一本《仿杜威書目十類法》,由武昌文華公書林出版。之後,1925年,濟南的齊魯大學圖書館出版桂質柏《杜威書目十類法》。桂質柏是中國第一位獲得圖書館學博士的人。杜定友1925年仿創「世界圖書分類法」,改了很多遍後,在1934年就叫〈杜氏分類法〉。同年皮高品訂有《中國十進分類法》。

王雲五也編有「中外圖書統一分類法」,1928年出版。他針對中國圖書,利用杜威十進位分類法的號碼前加一個+,如有兩層,就加兩個++,依此類推。此法曾獲教育部通令各中學、公共圖書館都要使用,不過現在已經有點過時,加上沒作修改,分類法愈形簡單,無法應付現今的需求。

何日章袁湧進的「中國圖書十進分類法」,是1933年所創,1956年曾增訂再版,1965年增訂三版,在台灣採用此法,主要有國立政治大學圖書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書館、私立輔仁大學圖書館、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等4所。

1943年有《三民主義圖書分類法》,這是由廣東省立圖書館印行,在臺灣主要是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在使用,不過現在也沒在用了。沈寶環1946年出《三民主義化的圖書分類標準》。蔣復璁有《中央圖書館分類法草案》,照紀錄來看,1958年他有意思要在中央圖書館編分類法,據云從總類開始編,但編到心理學的部分就停了。

第二節 劉國鈞「中國圖書分類法」

劉國鈞(1899-1980)字衡如,生於江寧府(今南京市)1920年畢業於南京金陵大學,留美就讀威斯康辛大學圖書館系,回國後先後擔任金陵大學圖書館主任、北平圖書館編纂部主任(主編《圖書館學季刊》)、金陵大學圖書館館長、國立西北圖書館籌備主任、館長,1951年擔任北京大學圖書館學系教授、1958年擔任系主任。他在1929年編訂《中文圖書編目條例草案》和《中國圖書分類法》,被中國許多圖書館所採用,影響深遠。

劉國鈞的分類法在創編時就有幾個特點,如:

一、為中國書籍而設計,創編時就融合了《漢書藝文志》、《通志藝文略》、《文獻通考經籍典》、《國史經籍志》、《書目答問》及《四庫總目》等的分類體系和杜威十進分類法、國會圖書館分類法等西方分類體系,也都考慮在內。

二、是參照杜威十進分類法來發展,採用以數字方式標記,如0總類、1哲學類、2宗教類、3自然科學類、4應用科學類、5社會科學類、6-7史地類、8語言類、9藝術類。標記用阿拉伯數字,單純、易記易排。

三、每類都採十進位方式。層累分明,有十進法的簡明,但是它有一個特色,就是不完全拘於採用十進位方式,號碼可活用、數字縮小,排進書庫,比杜威《十進分類法》或《國際十進分類法》的標記短。

劉國鈞《中國圖書分類法》初版是1929年南京金陵大學印行的,1936年增訂再版。劉國鈞的分類法在中國大陸施行一段時間後,1957年北京圖書館為因應新中國、中國共產黨的需要,將總類由前面挪到後面,卻將馬克斯列寧主義列為第一類,中間部分則沒有修改,這也可以看出北京圖書館的用心,不過最後還是沒辦法,仍得改用「中國圖書館圖書分類法」來代替,從此中國大陸圖書館不再採用劉國鈞的中國圖書分類法,有的舊書或保留他的分類法,但新書一定不依他的分類法分類。在臺灣,第一個將劉國鈞分類法印成書籍的是成功大學圖書館館員熊逸民。1958年《增補索引中國圖書分類法》,雖然有增加索引,但項目並沒有增加太多。

第三節 賴永祥新訂本的產生

我在臺大圖書館服務當初,圖書館的圖書分類編目都是由採編組負責,我很少參與。圖書館採用劉國鈞《中國圖書分類法》1936年增訂再版。後來在閱覽組成立參考股,開始編《中文期刊論文分類索引》,因為論文的分編,需要更細的項目,我就不得不自行增補劉國鈞法了。臺大有大量的日文書藏。我注意到劉國鈞法是為中國書籍而設計的,如果要分日文、韓文等東亞文資料,明顯不敷所需。

臺大圖書館學系成立後,第二年、第三年都需要教授「分類編目」的課程,這個課程要使用什麼教材呢?我覺得這個科目不只是要讓學生知道分類的大綱,還要讓學生能自在的將各種各類的書籍分別歸類,分類法不能只是一個表,表上在必要的所在該有注釋文字。

19646月我刊行我所增補的分類表,書名訂為《中國圖書分類法》新訂初版,英文書名New classification Scheme for Chinese Libraries。同年12月刊行《中國圖書分類法索引》一冊,都是由三民書局總經銷。

臺大圖書館學系採用此書為「中文圖書分類編目」一課的主要教材之後,台灣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立即跟進(師大圖書館是用何日章的分類法),淡江大學、世界新專、中國圖書館學會講習班、輔仁大學  無一例外,《中國圖書分類法》新訂本,就成了圖書館學系科的統一教材。

第四節 分類法的續訂及發行

優良的圖書分類法,一定要經常修訂,其修訂必須反映各時各地學術文化之進展變遷。我個人能力及能用在分類法的時間都有限,所以自19646月至20019月間,只有3次有規模的修訂,就是19 713月的新訂2版、19814月的增訂6版及19894月的增訂7版。

19713月我就出新訂二版,有50019721月我離開臺灣赴美國,之前,我向中央圖書館表示,如果中央圖書館有意做修改,我無異議。於是中央圖書館就向教育部請款(二十二萬元),修改後1979年印出一本試用本。但是中央圖書館編目組卻決定還是要用我的版本。修訂分類法,如果號碼更改太多,對圖書館會帶來後續分類作業及目錄改編的困擾。既然如此,我只好繼續,在19738月、19762月、19775月分別出了新訂三、四、五版,不過內容的變動微微。

1981年和1989年,我分兩階段做增訂,第一階段對自然科學、應用科學、亞洲史地、中國文學部分做增訂,並增加附表八〈各國史地複分表〉;第二階段對社會科學、哲學類、史地類、語言類、藝術類的部分做增訂,並改訂附表六〈中國縣市詳表〉。所以我在19814月出了增訂六版,有636頁,19894月出了增訂七版,有825頁。修訂時我堅持整個架構及整數位類目維持不變,修訂就以小數位類目為主。

《中國圖書分類法》自第三版起至第七版,其在臺刊印及發行一直是由林光美替我處理的。書沒了,她就去印。我長期居於美國,而分類法能及時供應各界,就是她的功勞。她是臺灣大學圖書館系第四期生,曾經擔任臺大圖書館閱覽組主任多年,現在是副館長,協助過許多任館長。臺大圖書館在1976年成立俞大維文庫,她和俞大維情同父女。她做人誠懇,做事有條不泯。199911月我應邀參加在北京大學舉行的「紀念劉國鈞先生百年誕辰學術研討會」,也是由她安排的。

第五節 紀念劉國鈞百年誕辰

199911月,劉國鈞百年誕辰紀念時,北京大學辦了一個學術研討會,邀請我前去參加,這裡有段故事很有意思,就是劉國鈞的分類法在大陸早就走進歷史,但他的學生們來到臺灣,發現臺灣圖書館到處都有其影子,相當驚訝,認為老師的分類法飄洋過海異地開花於台灣。所以在舉辦劉國鈞百年誕辰紀念時,一定要我去參加。他們出版了一本《一代宗師──紀念劉國鈞先生百年誕辰學術論文集》,由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甘肅省圖書館合編,1999年北京圖書館出版社出版,有528頁。關於紀念研討會有黃淵泉的報告[],在此我不打算詳談。

參會者對《中國圖書分類法》的修訂表示關心,我答我正在準備第8版,或者明年可以定稿。此次黃淵泉和林光美也受邀參加,在北京停留近一週期間,開會參觀之餘,我們曾就分類法修訂事宜,如方向,參考資料、檢索功能、編製索引、將來電腦建檔技術、授權出版時程等,均有多所討論。我原則上同意第8版交文華圖書館管理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發行。

[] 黃淵泉 參加北京大學等召開劉國鈞先生百年誕辰學術研討會

第六節 刊行分類法第八版

2001921日,第八版刊行,我將黃淵泉和林光美列為協編,索引一冊是黃淵泉所編輯的。文華圖書館管理資訊股份有限公司發行。有精裝典藏版(附光碟)、精裝、平裝。第九版就要由國家圖書館編輯,所以是我主編最後的版。不過我在此不打算詳談其內容,有興趣者請看我在國家圖書館做的演講[註1]或國家圖書館編目組陳友民的評介[註2]。陳友民分八項:(1) 兼顧穩定性,(2) 講求規範性,(3) 編制之改進,(4) 類目之增補,(5) 插表之調增,(6) 表譜之增列,(7) 附錄之充實,(8) 索引之增編 談了增訂八版的特色。他寫得好,引一小段為例。他說:分類表的修訂如未能顧及穩定性原則,修訂完成後類表往往不能沿用落實,最鮮活的例子莫過於國立中央圖書館修訂之《中國圖書分了。因此,修訂時嚴守穩定性原則,往往是修訂成敗關鍵之所繫。以增訂8 版為例,顯然頗能兼顧穩定性,求取靈活性與穩定性二者之間的平衡。類法》(試用本)

[註1]  專題演講 中國圖書分類法之編修

[2] 陳友民  《中國圖書分類法》增訂八版特色試探  《全國新書資訊月刊》民國90(2001)12月號 p.15-18

順便一提,教育部曾設以吳明德為主的一小組,做了十年,在2000年底出版了一本《現代圖書分類法》。有多位專家參與,一科一科來論,可能都比我所編的,合於現代學術的內容及潮流,可供學者及分類法修訂者參考,但在現時刻,除了是新館,要用來取代《中國圖書分類法》就困難了。像佛教圖書館(醫學圖書館亦是),一般圖書採用《中國圖書分類法》,專門(佛教、醫學)圖書另訂分類法,到是可行的。

第八節 授權國家圖書館修訂

現在臺灣、香港(中文大學、中學)、新加坡、澳門的圖書館都在使用我的分類法,只是香港、澳門回歸中國後是否繼續使用,就不得而知。國內圖書館多半(黃淵泉說電腦化後利用率達九成五)根據我的分類法作為整理圖書的重要分類依據。

國家圖書館在推行《中國圖書分類法》不遺餘力。有一個制度稱為「出版品預行編目(CIP)」:國內有出版品,出版前就送到國家圖書館,由國家圖書館編號,這個號碼就是我的書上的分類法號碼。此外,也有檢索號碼系統,也就是全國圖書書目資訊網(NBINet),是編目與檢索的工具。《中華民國出版圖書目錄》自1970年開始用我的分類的法,光碟版的《中華民國出版圖書目錄》(Sino Cat),也已將我的分類法第七版收入系統裡。為因應國民學校圖書分類的需要,教育部曾部令要通用統一分類法,也採用我的版本,因此出版了縮小版、簡表,叫「國民學校圖書層累分類法」。顯然地《中國圖書分類法》成了國內的標準圖書分類法。

黃淵泉在國家圖書館(前國立中央圖書館)擔任編目組主任多年,他要編目,經常用我的這本書,知道老師不足的地方。黃淵泉曾寫了《中文圖書分類編目學》(1986年由臺北學生書局出版),其中第三章提到各種分類法的優缺點,最後建議:「由賴氏設置或授權成立一非營利性的常設機構(如基金會),專責修訂發展,以及出版發行事宜,相信對於延續此分類法的生命,及發展全國的圖書館合作事業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見該書頁286)。淵泉講得對,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可以做綜合分類法的時代。

分類法包括全部學問。現代學術發展速度太快,過去我個人勉強在做修訂,1996年我離開圖書館工作後,接觸愈形狹窄,要跟上時代的腳步,就愈形困難;年紀也大了,我應該交出。交給誰? 國家圖書館應該是最恰當吧。

交出以前,我要把這件事做一個好的完結,因此花了兩年時間,做了比較大的修訂,終於2001921日出版了第八版。是日由國家圖書館安排在臺北國家圖書館舉行分類法授權儀式。先有新書發表會,再來簽約授權,約定同意把《中國圖書分類法》自民國90(2001)921日起,交由國家圖書館後續編訂及維護。在儀式之後舉行「中國圖書分類法回顧與前瞻」學術研討會,由王振鵠主持。主講者和講題為:賴永祥〈《中國圖書分類法》編制與修訂〉、黃淵泉〈中國圖書分類法試用本〉修訂經過〉、吳明德〈網路時代分類表的發展〉、鄭痗砥q建置分類法與主題法檢索系統之探討〉、俞小明〈《中國圖書分類法》第九版修訂芻議〉。同一天國家圖書館發行《圖書分類法與臺灣研究──賴永祥教授八十生涯》(CD)。是晚還有「祝八十大壽宴」 (滿79)

我覺得我做了正確的決定,我不用再為分類法的修訂勞心,我的努力也不會是白費,或者將來書名不再是《中國圖書分類法》,繼先人我將棒子交給國家圖書館了。現任國家圖書館館長莊芳榮是我的學生(已於2007年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