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約翰牧師函 (1884年9月1日)

黎約翰牧師函 (1884年9月1日)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黎約翰牧師(Rev.John Jamieson, B.A) 於1884年9月1日致當時的海外宣道會主席華德羅牧師(Rev.Wardrope)的函件。譯文見於 林昌華 「焚而不燬(Nec tamen consumebatur)─清法戰爭時期的馬偕牧師與耶穌聖教」(「清法戰爭研討會」論文)的附錄。


敬愛的先生,

我想你現在一定很焦急的想要知道在台灣的我們狀況如何。這一段時間以來,原本平靜規律的傳教工作和生活被這個殘忍的戰爭所攪亂。你當然也已經由期刊報紙當中知道,法國的軍艦在這一場和中國的爭奪戰中做了什麼事情,他們的對抗最主要是要確認東京地區(Tonquien territory)所有權的歸屬。我們可以談論這件事情,閱讀相關的報告而心裡不必有任何的不安,但是當這個戰爭的喧鬧聲音已經到達家門口的時候,這完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當我們還在推測這件事情大概可以用溫和而不是敵對暴烈的方式解決的時候,在沒有很多的警告之下,雞籠港(距離淡水大約10哩)就已經被砲擊,之後福州也被法軍攻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法國人出現在淡水,也沒有見到任何的法國船隻,但是沒有任何人會知道何時法國人會來攻擊。中國人已經忙著準備如何來阻止他們進入這個港口,河口已經置放水雷,另外還有數艘裝滿石頭的戎克船沈入水中,我們也聽說他們打算將整個出入水道封鎖起來。這些事件都在我們的周圍發生,而我們進一切可能的方法盡力來保護教會的權益,當然在我們的心中極為焦慮,不曉得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像這種動亂的時刻免不了會伴隨著為信徒、傳道和教堂帶來危險,因為中國人是一個容易激動的民族,並且一旦發生暴力事件,沒有一個人會知道,這種暴力會延燒到什麼程度,再加上這裡的人對於法國人、德國人或是任何其他歐洲國家的人並沒有區別,只是將他們定義為「番」(野蠻人)。

我可以很愉快的向您報告,我們的教會到目前為止一切都算平靜。雖然曾經有人警告將要以武力來對付信徒,甚至有一個人甚至報告說他曾看見馬偕的頭被砍下來,然而幸好這些的事情僅止於傳言而已。

會和祂的子民,並且掌管在這個帝國發生的事件,以便讓他拯救的國度在此地擴展。我們都相信,雖然這是一個困難的功課,但是對於中國的將來來講是好的,因為現在他們的統治者和官員,在他們坐上現今的職位以前,並沒有將驕傲、無知、欺騙、以及口是心非的壞習性丟棄。

你或許還沒有聽過,在內山的地區將要興建一所新的教堂,該教堂的興建是為了紀念馬偕的父親,將要命名為「馬偕教會」。教會地點位於原住民區域的邊界,被認為是最危險的地區。在不久以前,該教會的傳道和幾位信徒在那裡遭到原住民的謀殺,如今的教堂是一間堅固,結實的石造建築。並且是由這個地區的傳道和信徒共同出資興建而成。最近我們聽說教堂已經接近完工的階段。

我們相信,這個教堂將可以成為對抗靈魂最大敵人的堡壘,並且在教堂的牆內可以訓練許多信仰堅定的戰士,以便為他們的統帥作戰。

我很樂意的說明,我們的健康狀況都很好。在工作之餘我和妻子都忙碌的學習語言。

請在在上帝恩典的國度當中互相的代禱,並且祈求上帝的祝福降臨在葡萄園裡的這塊土地,我們並沒有忘記在加拿大你們和其他的許多朋友,我們也非常歡喜的看見上帝的作為在你們每一個舉動當中。

在這個艱難的時刻,請不用為我們的安危或福祉擔憂,因為我們正在永恆的磐石上歇息。 詩篇:46篇。

在此向您表達我的請安

您最真摯的 黎約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