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溫吉安長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盧俊義牧師撰   《新使者雜誌》63期2001年4月10日 p. 28 30


溫吉安長老,主後1918年4月14日出生於新竹峨眉赤柯山的客家庄。畢業於日據時代高雄中學。隨家人遷居東部,服務於當時的「振興會社」。後來在「信用組合」(今之農會)服務。1944年與蘇瑞玉女士結婚。育有4男2女。1853年擔任關山農會總幹事,直到1983年65歲時退休為止,整整擔任關山農會總幹事長達30年。擔任關山教會長執長達42年之久,直到1989年3月去世。

認識溫吉安長老是在1974年7月30日,我受總會任命傳道師派到關山教會,當天偕妻子淑英到該教會報到時,第一次見面相識。在這之前,我曾在6月中旬接 到他的信,他自我介紹之外,就是聽說我志願申請去東部牧會,因此,寫信來表示歡迎,同時希望我能到關山教會去牧會。我立即回信說這是中會的權責在決定,我只能依照中會給我的派令。然後過兩個禮拜,我又接到他的信,同時也接到東部中會的通知,要我到關山教會報到,而溫長老的信則告訴我說:「盧先生,你只要帶衣物之類行李來就可以,其它的東西教會都有(意即家具等物品)。並在信中說教會將為我買一部機車。我隨即告訴他:我雇了一部小卡車載我的書及簡單的傢俱,並將隨車前去關山,但需要有人去台東公路局(今之台汽客運)車站接妻子淑英。他馬上回信說:將派他的兒子去車站接,並讓我知道教會會負擔我雇車子的費用。就這樣短短一個月中,他連續寫了三封信,告訴我不用擔心到關山教會,也告訴我們教會所有的人都在等著我去,並讓我知道如果有任何困難可以隨時跟他聯絡。就這樣我開始在關山牧會與溫長老同工。

由於第一次到東部,加上車子出狀況,早上6點從高雄左營出發,抵達關山的時候已經是晚上9點,天又下著雨。抵達教會之後,才知道溫長老夫婦和胡文池牧師夫婦已經在教會足足等了一整天,溫長老甚至是站在關山鎮農會的路口擋著每部路過的大卡車,詢問是否有發現一部從高雄來的小卡車出車禍的事件。他擔心我雇的車子出車禍之類的意外事件,因為都沒有我任的消息。並沒有因等候太久而有任何一句怨言,相對的,當我和卡車抵達教會門口時,他是關懷備至,趕緊找會友來幫忙搬行李、書籍,也親自帶卡車司機和我去餐廳吃飯。

他是一位很「阿沙力」的人;只要認為有理的事,就積極去做。討厭官僚,對教會事工是如此,平時做人也是這樣。更可貴的是:說話算數。不會以「口說無憑」來搪塞、應付。他並不因我年輕,跟他的長子(溫宏欣牧師)同齡,就把我當「兒子」(意思是指「不懂事」)看待,而是將我看成是教會的傳道、牧師。教會的事一定遵照教會規矩辦理,一點也不含糊。

1970年代,是國家政局相當不穩定的時代,咱總會連續發表了三篇有關台灣前途的政治宣言,整個社會對咱長老教會瀰漫著一股對長老教會不友善的氣氛。他雖然是國民黨地方黨部的要員,但沒有任何一句批評總會發表政治宣言的話。他也知道我的政治立場,甚至在我被列入警總黑名單時(請參考林正杰所辦「前進」雜誌第二期,長老教會一百「大寇」),他為了我的安全,提供了幾則緊急應變的措施:如果有陌生人來教會找我,要隨即讓淑英帶孩子離開教會去他家;不要在牧師館和陌生人講話(牧師館在二樓);對外寫信不要提任何關於政治的事務。有一次,他接到警總人員要來找我約談,先透過他詢問有關我的「近況」(包括公開講話內容、講道、來訪朋友等等),他則先行應付,另一方面趕緊寫紙條給他的妻子蘇瑞玉女士來教會告訴我這件事,要我趕緊將比較有「問題」的信件、書籍設法弄掉。我從書架上將幾本當時所謂的「查禁書籍」燒掉,丟進馬桶,同時也將所有國內外的信都燒成灰燼倒入馬桶。長老娘告訴我警總的人在他家,溫長老在應付中,很快就會過來找我。隨後不久,溫長老匆忙到教會來,說警總人員已經離去,但囑咐我最近小心些,如非必要,最好不要外出。

1979年我到英國去進修。行前,他特別告訴我:「不用擔心家裡的事,我們會照顧牧師娘和孩子,牧師,好好保重自己。」於是,我自己一個人到英國,淑英和孩子留在教會。他則每個月固定時間寫信給我,告訴我教會的事,也會說淑英和孩子的近況。

身為長老,他參加教會舉辦的所有聚會,只要有聚會,溫長老夫婦一定參加,除非他外出不在家,否則一定帶頭參加。最可貴的是,若是需要外出開會不能參加主日禮拜,一定會事先請假,並一再表示「對不起,禮拜日不在」。當我每年寒暑假參與推動「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的工作,必須外出長達10天的時間,他也都會鼓勵我,主日禮拜的講台則由已經退休的胡文池牧師幫忙,或是請外地傳道者協助,他一定會親自接待。

他用東西講究品質,生活簡單的他,住的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木造房子,但他看外文的書籍,用在當時算是相當高級德國造的「德利風根」牌子的高週率頻道收音機。因此,我時常從他那兒聽到有關國際資訊。只要有新的資訊進來,他就會��訴我,並且設法找到文字資料給我。因為身為農會總幹事,地方人脈甚熟且多,教會事工��果需要人手,他都會設法幫忙,但基本上都會事先與我交換過意見。他會分析自己的觀點,更會聽其他長執的意見。他不希望別的長執會因為他而不敢表示異議,因此,他甚少搶先說自己的看法,總是在別人說過之後,才會強化哪一位長執的看法不錯他也同意。因此,和他一起開會只會覺得受到相當的尊重,而不會有受到壓力的感覺。他最不喜歡「囉唆」的會議,也不喜歡沒有做成決議的討論。開中會,他甚少發言,只要能力所及,對於總、中會爭執負擔金時,他總是寧願自己教會多付出一些,少花些時間在會議中討價還價。他的看法是:既然別的教會有困難,我們的能力又可以,就多擔當些。反正這都是教會的錢,用在教會、中會、總會一樣都是屬於「教會」的。從過去到現在,要找到這樣廣闊胸襟「教會」觀念的長老,實在不多。

教會推動事工,他的觀點是:一步一步來,不用急,以免會友跟不上。因此,當教會設置托兒所之後要推出社區衛生健康教育事工時,他的態度是:過一段時間看 看。當托兒所事工穩定之後,他主動來找我要協助推動社區衛生健康教育。然後,他幫忙教會設置社區兒童閱覽室。但,在這些事工中,他都是在背後默默地出力解決許多人力、財力的問題。他說:「牧師,對外你才是教會的代表。我雖然地方人脈很熟,但還是由你出面來接洽會比較正式。」就這樣,才在關山幾年,街上的人幾乎都認識我就是教會的牧師。

他出身基督徒世家,身為長老,經常研讀聖經,且常來教會和我討論有關聖經中的問題。鼓勵我讀書,也激勵我在講道上進步,他有時會在禮拜後會告訴我他聽完講道後的感想,然後如果發現有新資料與我講道有關連的,就會提醒我。尋求進步再進步,是我從他身上看到的樣式,因此我跟著他學習新知。

1984年,當我在思考是否要離開東部時,他給我的建議是:「牧師,這裡已經穩定,且有了一個樣式了。你需要再繼續成長、進步。我不敢再留你。」就這樣,我離開牧會10年的關山,到嘉義西門教會。搬家那一天,他派出農會的車子,也找了幾個農會的職員協助。離開關山的那天晚上,我在嘉義西門接到他從關山打來的電話:「盧牧師,一路上都平安了嗎?」聽他這樣關懷詢問,我深受感動地掉下眼淚。電話的那頭,長老娘一再叮嚀要我們有空就回去看他們。雖然他們夫妻都已回去天家,我們一家都還時刻想到他們。

---------------------------------------------------------------------------------------------------------

溫吉安家系:祖父 溫兆金 祖母 葉氏,父 溫端林 母 范氏。是三男 兄有 溫吉意 溫吉達 弟有溫吉祥,姊溫蘭妹適蔡連山(子有蔡仁理牧師),妹溫明月適賴彌梯(長子賴俊明是牧師)。溫吉安夫婦育有四男二女:長男溫宏欣(牧師)、次男溫宏僖、三男溫宏悅、四男溫宏信、長女溫啟子(適王武德)、次女溫嫈嫈(適黃愉勁)。 賴永祥補記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