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啟峰從民間宗教一貫道到基督徒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啟峰撰 《中信月刊》506期 2004年4月出版


我的家住在屏東縣枋寮鄉的水底寮,是個有六百戶的農村聚落,卻有十五間以上的大廟宇及三十座神壇的地方,其中以廣澤尊王、保生大帝、觀音佛祖、菩庵佛祖香火最鼎盛。

我們家世代務農,祖厝供奉觀音菩薩已百多年了。大姑媽是帶髮出家修行的獨身素食者,家中不僅早晚要拜拜,初一、十五、中元普渡、七夕、中秋、春分、夏至等各種節氣都要拜,並且在滿月、四個月、周歲等有生命禮儀;酬神謝恩、還願、求籤問卜或算命。

民間信仰深刻心田

從小就在民間信仰的氛圍成長,並透過歲時禮儀、生命禮儀及各種神明生日,參與祭祀拜拜,常看各種酬神而演的野台布袋戲或歌仔戲,聽大人說書講古,民間信仰刻 畫入心田,在生活中呈現出來。小學三、五年級就會關青蛙神及通靈,並常看各種扶乩、關童乩(作法讓神明附身乩童)及參與迎神賽會,我也是神明的「契子」 (即義子),身上披掛符咒一大堆。

在小學三、四年級時被同學邀去參加水底寮基督教循理會的主日學,起初覺得很奇怪,怎麼整個教堂沒有一尊仙佛,只有掛著十字架。我去聽聖經故事、得卡片、餅 乾、糖果,也學習禱告、唱詩、背金句,並常常求聖靈充滿我。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基督教,雖只有短短的一年半,但小時候所聽的故事、所唱的詩歌至今仍記在心 中。

升五年級的暑假,大姑媽帶我去岡山龍湖庵聽講經,並閱讀當時的佛教雜誌《獅子吼》、《菩提樹》,也看了好些佛學故事,我在心中發願皈依三寶,並開始吃素。六 年級畢業後,有因���出家入佛門,父親認為我是長子應繼承家業而作罷!其中一位越南華人比丘認為我頗具慧根��要收我為徒;倘若當時到越南歸入空門,可能早已 死於自焚了。

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爸爸根本就不信宗教,那時村子的保生大帝很靈驗,常扶鸞開藥方��爸爸認為這是一場騙局,於是他自願要當關輪仔伕(扶乩者),心中暗 想把另一位關輪仔手�����輪仔轎一起甩掉,揭穿其騙局。法師念咒語請神明降臨時,爸爸心中暗念:「時候到了,看我把���甩出去,別再裝神弄鬼了!」但說時遲那時 快,整個轎輪抖起來,甚至兩個輪仔伕連人���轎被提到半空中再下來,然後在砂盤上連連寫字,法師在旁一看,臉都綠了,原來是寫「惡!惡!惡!有人試探」,法 師連連向神明認罪,懇求寬恕,才平靜下來,爸爸也承認自己試探之意,然後就退了下來。此後爸爸就相信神明,以後也當了鸞堂的侍應生。

自認是得道之人

初二時,因表姑丈的引導及保證,到一貫道的「法一組」家庭道壇求道,聽點傳師講道,告訴我「三期末劫」、「道統」、「五教合一」、「三寶」等基本要理,後來 我領受三寶(點開玄關竅、無字真經及合同手),發了大詛咒,絕不可「洩漏天機,欺師滅組,不量力而行」。那時我們是在夜晚及假日秘密聚會,因為政府會抓 「邪教」。後來才知道父母早就求過道,二伯父在高雄擔任小學校長也是「道親」,還是點傳師,是壇主(家中有神壇,並開辦「開砂」)。

當我信一貫道時,自認佛、釋、道、耶、回五教合一,是得道的人,不但「地獄除名,天堂掛號」,更是身列「無極理天」,所以到寺廟只是點頭而已。當時的「開 砂」,五教教主釋迦牟尼、孔子、老子、穆罕默德和耶穌基督也曾降筆,都來降鸞,更是篤信不已。我也讀了不少鸞書,其中印象較深的是《道傘》、《天堂遊記》 及《地獄遊記》。

然而到了高一,讀一些課外書,頗受科學主義及人文主義影響,開始對信仰起了懷疑。那時讀了曾燕萍的《犯罪心理學》,書中竟有三寶,尤其「無字真經」這不傳之 秘(連父母、妻兒也不可洩漏,否則五雷轟頂、絕子絕孫的),於是我內心大為動搖!再加上讀些宗教書,方知帶我入教的引保師之誓願中有「若我引人參加邪教白 蓮云云」,然而一貫道與白蓮教太相似了,無論「點傳玄關竅」、「三期末劫」、「彌勒降世」等幾乎雷同,我就憤然遺棄一貫道。

決志信主

高中時常與同學爭執吵架,演變至被追打,一氣之下在升高三那年轉學到台北強恕高中,那時找了大姑媽的出家朋友,擬到酒泉街、赤峰街的寺廟住,卻未被接納,我 變成一個沒有信仰、心靈飄盪的人,雖想到佛寺去,但是「大廟不收,小廟不留」;也曾想到台北聖道堂那些教堂去,但鼓不起勇氣。

高中一畢業考上淡江文理學院,初中同學鄭學正也上了淡江,他邀我到師大附近的聖教會大專團契參加教會聚會,那時有好些講員令我印象深刻,有范大陵、李秀全、 沈保羅、韓偉、耳尼、林治平等人,他們的演講很精彩,也使我兒童主日學所撒的善種萌芽;我一方面跟那裏的大學生辯論,也借圖書館的書閱讀,慢慢解除信仰的 疑竇,其中幫助我最深的是韓偉院長,尤其是有關復活辯證的講道,再加上沈保羅牧師的培靈,令我激動,渴望成為基督徒。我終於在范大陵先生的佈道會上決志信 主,在沈牧師的培靈會決志奉獻給主。

大學初信時,大專團契有位姊姊叫傅麗秀,是校園團契的傳道人,常陪我談話,解答我的疑難,對我幫助很大。我一信主就體驗到聖靈的內住並祂所賜的平安與引導。 因為我雖信主,但多次想考試作弊或搭火車逃票,都因內心不平安而作罷,記得傅姊告訴我:「啟峰,你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後來我在服兵役時,努力存錢,把 從初二到高二逃票的火車票款寄還鐵路局。

信主沒多久,被邀到淡水教會聚會所參加「福音聚會」,一參加就在幾位同學前推後拉下受了浸。為我施浸的是三、四年級的學長,也不記得是誰了。信主之後回到故 鄉,我向媽媽坦承已受洗了,她一聽到,整個人癱了下去,就氣沖沖的回房間痛哭,痛哭她兩個兒子已死掉了一個,並威脅要死給我看。我拼命在房外為她禱告。

父母要我拜拜,我不肯;要我向祖先磕頭,我也不肯;他們非常失望、痛心!每次吃飯一禱告,他們很不以為然,並且警告我再信教,就不可上大學。那一年註冊,媽 媽堅持不給錢,說:「耶穌供應你好了!」當弟弟騎腳踏車載我去坐火車時,身上沒錢註冊,我一路上唱著「我已經決定,要跟隨耶穌……十架在前頭,世界在背 後……」眼看就要到火車站了,突然有一輛機車追上來,原來是爸爸,他拿了一袋錢交給我,罵我沒錢怎麼可以去註冊。

地獄除名,天堂掛號

有一年暑假回到家時,看到一張「開砂文」,是二伯父請先祖父降鸞的,將我堂兄弟姊妹17人的名字寫成「頭字詩」,但沒有我的名字,我好奇地問媽媽,她說原來 伯父曾問「祖父」為何沒有我的名字,「祖父」停頓甚久,才說:「這孩子很可憐,他給耶穌作兒子了,我這邊沒有他的資料。」

我以後才知道,當我一信主並受洗歸入主名下,就「脫離撒但的權下,遷入上帝愛子的國裏」,就被主耶穌的寶血遮蓋,以前通靈、交鬼的能力沒有了,連這些靈界的也沒有我的資料了,我才是真的「地獄除名,天堂掛號」。

大學畢業服役後我就加入校園團契服事,六年後進入神學院受造就,進入教會牧會服事至今,「如今我成了何等樣的人,是蒙了上帝的恩才成的!」◆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