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華義牧師的生平小傳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劉淳美 2006年撰於美國俄州 是根據劉華義牧師的回憶錄、離別詞及陳瑞騰牧師在故人追思感恩禮拜時所說思念的話整理的。


劉華義牧師(1914516日∼2005627)──一位神忠心的僕人,出生於台灣台南市劉南、鄭賀長老夫婦家。父親劉南是一位技術優良的水泥建築師,育有四男七女,生活清苦,劉牧師排行老三,自幼聰穎乖巧,後來大哥於五歲時因熱病夭折,父親悲傷之餘,得好友吳珍長老帶領信主。信主之後,非常熱心,除了參加佈道團之外,每晚必帶領家人做家庭禮拜,一起唱詩禱告,研讀及背誦經文,劉牧師自幼受到父母嚴格教導及細心的養育再加上教會牧長的栽培,因此奠下良好的信仰基礎。父母也望子成龍,將極大的期望寄託在他身上。

入學之後開始練寫毛筆字,每天放學後須將當天所學的密密麻麻地寫在一張紙的兩面上,然後幫忙家中各種雜務,飯後母親就在旁督促他背書。國小老師看他聰明過人,就勸他父母將來讓他去考醫專,但父母熱心愛主,心已堅定要將他奉獻給神。四年的中學一帆風順,這期間他發現自己對文學思想很有興趣,也順利入神學院。他一面勤勉讀書,一面在教會服事以增加對教會的了解,畢業的成績99.2打破了台南神學院有史以來學生成績的記錄,學校給他獎學金要送他到日本神學院深造,盼回國能在母校造就神國工人。他為了要更了解教會的需要以決定他深造的重點,就要求先在教會一年之後才出國,學校同意,因此就被派到大林基督教會服事,那是1935年。

此時他與永康一位敬畏神的醫師吳筆、王木桃長老夫婦的長女吳秀惠小姐訂婚,打算留學回國之後結婚。那時大林教會剛成立一年,設備是買舊的保甲事務所,非常簡樸,一間空房三分之二隔開做禮拜堂,三分之一做傳道師的臥房,只有一個燈,聚會時拿到禮拜堂,散會後再拿回臥室,沒浴室,生活極其刻苦。他母親常托運寄煎好的虱目魚給他,為此他甚感激母親的愛。他不但做事認真,口才又好,搶救人靈魂的心火熱,用各種方法去接近人,探訪長榮中學的校友,參加青年團,希望他們來信主。有一次到三疊溪探訪,途中有一天群牧童唱他所教“來信耶穌”的短歌取笑他,他反而接納他們,講世界各國的童話及聖經故事給他們聽,化敵為友,最後這群牧童成為他的好友,並且來上主日學,當時也有別教派的父母送孩子來主日學,在小小的大林教會約有70位主日學學生。有一位年青信徒叫劉洋港,他的父親一直不肯去教會,他在一次車禍中受傷,劉牧師知道了就陪他到嘉義醫院,交涉二等病房,為他付藥費,且在出院後為他與汽車公司交涉一筆保養金,這人被他的愛心感動,就來做禮拜,從此不離教會,劉牧師親自經歷到愛心的行為勝過口傳之道。也曾有一位信徒做生意,請他寫商店的招牌,因他所寫的美觀大方,結果街上許多店主接續來請他寫,雖然他們是非基督徒,他也樂意幫忙他們。

在大林基督教會服事一年之後,當他準備要出國時,母親愛子心切,不贊成且捨不得他去那麼遠,生疏又寒冷的日本。他很失望,為了牧會的方便,於1936722日與吳秀惠小姐結婚。她是一位美女,心更美,很柔和謙卑,充滿愛主愛人的心,這婚姻是神所配合的,兩人伉儷情深,同心盡力服事神,真是快樂。她在婚前兩個月的522日晚看到榮耀的十字架,更堅定她奉獻服事主的決心,所以一生殷勤克己默默地耕耘沒有怨言。劉牧師為人忠厚、正義、公私分明,並且勤儉肯吃苦,事事為教會著想,寧願犧牲自己為教會節省開支。

三年後就任白河教會。有一次一位少女生病被隔離,教會迫切為她禱告,她見証看見大光由天降在她住的草寮內而病得醫治。他勇敢為此護道,結果被關入監獄19天,日本警察很兇,他曾數次受無理的鞭打,監房擁擠,空氣污濁,又不能躺臥,非常難受,就在那時他看到柱子的影子好像十字架,心就受安慰並有極大的平安。想到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受苦,祂雖無罪仍被處刑,而自己的無辜被關是為主受苦,因而感到有福。他同時也體會到保羅在獄中受苦的滋味,他不再為此感到遺憾,反而高興在天上也有為主受苦的記錄。

1940年受聘新化教會,於1941年封牧,三年之後到彰化當副牧,王守勇牧師負責關懷探訪,他則負責主日講台及各種聚會。其中指導一群青年,大家熱心團結,個個成為教會的重要份子,那時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中轟炸很厲害,政府命令疏散,男人留在市內。岳父母叫他們回永康,禱告求神指示後,決定馬上回永康,並先把東西寄回去。主日講完了道向大家辭別,11天之後一顆炸彈落在新的牧師館,它全毀。感謝神奇妙的指引趕快離開彰化,因而保全了全家人的生命。

新化教會得知他們回永康,再來聘請,騎車約三十分鐘的口埤也有一些信徒,有一次家庭聚會在李天卻長老家,晚上下大雨,田間小路難行,他也冒雨騎車去,使他回想到在大林教會時有一次禱告會,簡王緞姊妹冒大風大雨來,雖只二人也照常有禱告會。那晚到李長老家已經八點,大家都睡了,以為這麼大的雨不會有人來聚會。他敵門,李長老開門看到他真是又吃驚又感動,趕快叫醒家人,差孩子去請鄰近的信徒來,那晚就有十幾位一起禮拜,從此大家以尊敬感激的心待他,無論有什麼聚會,風雨無止。後來口埤教會成立,成為新化教會的分會。如此九年在新化與信徒同甘共苦,那時他常到台南辦公務開會,必經岳父母家,因此孩子們常去外公外婆家住,受他們及姨舅們的疼愛照顧,岳父母知道傳道人的生活清苦,每次回新化岳母總是準備大包的魚肉,幫助他們困苦的生活,岳父母的供應自從結婚之後就連續不斷,直到他出國進修回來後,岳父蒙召回天家為止。他有時會去釣魚,虎頭埤的小魚也是戰後神供養祂僕人的來源之一,祂是耶和華以勒,二弟劉華智長老,聰明、有經商的才能,熱心愛主,神大大祝福他事業興盛,開了信裕貿易及正道公司,孩子們上學時在學費上他也有幫忙,直到如今受幫助過的孩子仍心存感恩。

劉牧師是一位學者,日夜努力研讀思考聖經,融會貫通,不但慾求自己明白,也為了要正確的講解上帝的真理,從不偷工減料,他的講道很有內容,講道有力是大家所肯定的。神造就他多才多藝又有創意,也有音樂天才,為孩子們寫禱告文,作感謝、讚美的歌曲,司琴、聖歌隊指揮、編聖歌、騰寫樂譜、編寫主日學教材及聖劇又當導演兼背景佈置等,樣樣都會。他用心於教會各種活動,包括野外崇拜、爌窯蕃薯、哈哈大笑會、經文背誦比賽,把信徒的心繫在一起,產生極大團結的力量,建立主裡大家庭的愛,其樂無窮。他努力栽培信徒,訓練他們站講台領會、講道、分享,對軟弱需要的人,他以愛心和實際行動,用金錢及物質來幫助他們;為貧窮家庭的孩子繳學費;勤於探訪會友;為他們的需要禱告,使教會有實質的成長。其中新化教會栽培了三位牧師:就是機德惠、卓榮祥及宜仁揚牧師。

他與陳金然牧師當南中議長、書記時,兩人一起騎車探訪區內眾教會,帶領他們開長執會,並教導與勉勵他們,教會受益很大。當時各教會都非常活躍,在新化鄰近的教會大家行事計劃都一致,教會之間融洽親蜜,他也創辦一年一次八間教會的聯合合唱會及聖經測驗,藉此互相鼓勵,連繫各教會的友誼。

1952年神學院請他去教「實踐神學」,造就神國工人。當時他也兼南部大會代總幹事,所以一個禮拜四次騎車到台南,兩天在神學院,兩天辦理大會的事務,兩年後搬到台南。1958年出國,先後在英國劍橋西敏寺神學院及美國紐約協和神學院各進修一年。台南神學院在台灣光復後的短短期間內能成為東南亞最大最好的學院,得力於神所預備的四個人,就是黃彰輝院長、劉華義、慕安理及彌得理牧師,其中影響最大的是黃院長及劉牧師,他教的科有牧會學、講道學、佈道學、法規、帳簿、台灣民間宗教及白話字。他也做神學院與教會之間的連絡人,每一主日到各教會巡視學生,負責講台信息。他關心學生如同自己家人,不但做教授也當父親的角色愛學生,使他們感到家庭的溫暖甜蜜,家人常常有學生出入接受輔導,也常請吃他們倆人拿手的擔仔米粉。22年之間培養出很多優秀的神國工人。

在忙中同時擔負許多公務,他常與劉振芳、吳天賜等幾位前輩牧師一起參加各部門的會議,並跟他們學習。年青時身體很健康,為神到處奔走。大家知道他字寫得整齊漂亮又快,能正意取中,所以自就讀神學院時就當書記,有“百年書記”之稱。1971年台灣長老教會發表“國是聲明”時,他當總會議長,又曾多次代表總會到巴西參加世界新教總會;到韓國、日本參加總會、參觀教會及國際農業研究會。他實在是神賜給台灣長老教會一位他所重用的僕人。

他於1975年從神學院退休,並受聘於台南看西街教會。開始學騎機車載師母熱心探訪,加強門徒訓練,使這些人成為教會的中堅人物,8年之久聖靈與他們同工,教會興旺,又分設文賢教會。1984年教會聘他為名譽牧師,出國前曾牧養錫安教會六個月。

1984年移民美國與兒孫相聚,知道教會需要工人,就接受台福總會的差派前往冰天雪地的科州Denver作開拓事工,兩人不會開車,主指示“用電話”牧養,因此關懷、查經、見証、分部教導聖歌都用電話,主日一次總練習聖歌隊得以獻詩。他們的用心感動眾兄姊,大家熱切參與。一年七個月後回洛杉磯,在當時二子劉富理牧養的洛福教會參與事奉,教成人主日學、主日講道,尤其參與牧養迦勒團契,做他們的顧問,一個月講道一次。師母是一位禱告勇士,為需要的人禱告,有許多奇蹟發生,大家看他們為至寶。台福神學院成立,他也參與教課。學院的創校基金及經常費用都積極參與,買校園、宿舍時也付出相當大的心力,盡力奉獻,且回台灣與親友們分享異象共襄盛舉。

他年老時經歷許多病痛,1991年中風,80(1996)時心臟血管斷五條,雖中風,但頭腦手腳都沒受傷,仍繼續主日講道,教主日學,準備講章,研究聖經,寫詩等,得時不得時,日夜都在書桌前研讀寫作,出版的四本書中如《馬可講章》下冊、《箴言彙編》、《聖經知識小百科》,這三本是病患中的果子,神奇妙的旨意無人可測度。

由於服用多種藥物及長久坐著,2001年腳腫,醫生提議要洗腎,一星期三次,每次約三小時,他覺得如此的生活沒意義,不肯洗,有一晚夢中,有聲音對他說“洗腎可以活,你要照顧我的女兒,她是我所疼愛的。”接著第二夢看到一幅圖畫,有山有谷青草一大片,但是看不到一隻羊,旁也有野獸被關在籠子裡,他明白神的旨意,要照顧師母,也要繼續牧養神的羊群,把他們帶回草場使他們興旺成長。他知道使命在前,要順從主做聖工,就決定洗腎。他滿心感謝神的帶領,使他來到美國,雖有各種病痛,但有最新的藥及醫療設備,又有好的醫生扶持醫治。他認為自己是世上最有福氣的人,得上帝拯救,受眾人的愛。師母一生同工服事,神也無微不至看顧他。子孫們都很孝順,養育一女五男,管教嚴格,關心他們的信仰,堅持劉家代代事奉主。奉獻長子劉富敬,大孫劉貴祥也做牧師,劉富理是神親自呼召他,其他子孫中還有五位傳道人,長執九位,子孫共五十三人,大家都熱心服事神。

在他離別詞中,充滿感謝的話,統括有對上帝、師母、父母、姊、弟妹、吳家族、子女、師長、培養他的台灣教會,牧養過的教會及信徒的愛。也提及所接觸的人如雲彩那麼多,所說所做難免有冒犯人的地方,他求上帝也求大家赦免他,也求神祝福曾經善待他的人,他委實是一位很謙卑的神僕。90歲生日那天他最後一次站講台,此後大多在家,他的病房成為敬拜神的禮拜堂,子孫們每天圍繞著他唱詩、禱告。來訪的親友他都一一祝福,師母早他九個月回天家,他好幾次看見師母、天使,並與成群的天使飛上高空,每次回來都很喜樂,他至死盡忠盡職,愛神愛人,對他來說,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已跑盡了,所信的道已經守住了,該傳的道已經傳了,如今冠冕已經得到,留下美好的信仰腳蹤,做我們的模範,讓我們跟隨。哈列路亞讚美主!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