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議鴻 從佛學居士到基督戰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林宜瑩撰 《台灣教會公報》 2900期 2007年9月26-31日。《我看見獸》同志福音電影導演劉議鴻的改信。

曾經是佛教法鼓山禪修守戒、一心想成為居士的劉議鴻,在因緣際會下,參與前民進黨主席、義光教會捐創者林義雄的女兒林奐均福音見證的拍攝工作,過程中,讓正在禪修的劉議鴻驚訝中帶有深深的感動:「是怎樣的力量,讓一個經歷大災難的人,心中沒有一絲仇恨,卻能充滿無比的喜樂與笑容?!」後來更進一步接觸基督教的人與教會後,竟讓劉議鴻從一個發願潛心學佛的居士,成為一個一心想傳揚聖經真理的基甸勇士。
●深愛電影到窮困落魄
1965年出生的劉議鴻,在高中時期十分叛逆,砸學校玻璃、逃學、結交壞朋友,從中正高中換到基隆一中,基中才讀十四天,又換到私立的恆毅中學。只因從小生長在爹不疼、娘不愛、負債累累、四處搬家躲債的家庭,在年少輕狂的年紀,竟數度興起自殺的念頭,卻又鼓不起勇氣,只好選擇放縱自己,甚至只想活到二十歲,最好來個意外死掉算了。
放縱自我的結果,劉議鴻在恆毅高中以肄業收場,卻也幸運用同等學歷考上世新傳播學院三年制的電影系。退伍後,曾一度投入實驗電影的製作,巧遇現在知名大導演蔡明亮的慧眼識英雄,參與廣電基金支持的《我的童年我的歌》,竟因此得到金鐘獎最佳兒童節目。
之後,還投身多部電視連續劇的執導工作,例如公視(廣電基金)的《春風少年》、民視台灣作家劇場的《告密者》、慈濟大愛劇場的《一念之間》、台視《嫁妝一牛車》、台視第一部閩南語偶像劇《旗津的聖誕節》、《搖滾莎士》、《四十���夢》,到人間衛視的《晚安,明天見》,以及後期的八大電視��《��殺十七》。
1999年,始終深愛電影的劉議鴻,跟地下錢莊借錢、賣掉身邊值錢的東西,獨資編導了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外星人台灣現形記》,用外星人來隱喻台灣各政黨的政客,刻意用黑色幽默的呈現方式,痛快地揶揄那些造成台灣人民在意識、族群對立的惡劣政客。為此,劉議鴻因此讓自己身陷囹圄,甚至搞到窮困落魄、四處躲債的下場,連租屋的錢都繳不起,還曾一段時間住在海邊的廢墟裡。
●從深奧佛法到順服主愛
在人生的最低潮,劉議鴻躲到佛教法鼓山,想藉著專心潛修佛法來脫離世界的紛擾,不但吃素、禪修、打坐讓自己完全放空,甚至認真到想遠離人世間的七情六慾,當個專心學佛的居士;還好,上天沒有讓他一直低潮下去,在劉議鴻覺得人生到了沒路可走之際,又開了另一扇窗,從2001年台視的《嫁妝一牛車》獲得亞洲電視節最佳連續劇後,陸續又接了好幾部電視連續劇,使得劉議鴻在經濟上有如鹹魚翻身一般,獲得極大的祝福。
也因劉議鴻深諳佛法,受邀執導過大愛電視台大愛劇場,以及人間衛視的戲劇節目,甚至連慈濟釋證嚴法師的「靜思小語」,他都能以「人世間」的短片,用很美的畫面來呈現,深深吸引人想探詢佛法奧秘的慾望。
由於劉議鴻在影像執導上的恩賜,2004年讓他受邀在好消息頻道(GOOD TV),執導《認識耶穌是我一生最大祝福》一系列、十六支的福音短片,使當時仍在禪修精進的他,得以看到林奐均等基督徒真實生命的見證,並因喜歡優美的詩歌敬拜,欣然接受朋友的邀請,在主日禮拜中踏進教會。
原本,喜愛深奧佛法的劉議鴻,從研讀佛經、打坐修行,到勤讀聖經、打鼓敬拜,但過程中,也在到底要禪修成佛教居士,還是要靠主成基督戰士的掙扎、反覆、猶疑中難以決定。還好,如同跟神摔跤的雅各,劉議鴻最後全心願意順服在主愛裡,就在2004年10月31日、劉議鴻39歲時,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宣告上帝才是他生命的導演,讓他安然躺臥在上主溫暖、慈愛膀臂中。
●傾家蕩產拍攝福音電影
可是,上帝沒有因此要受洗後的劉議鴻與世界脫離,因為他過去在執導電視劇優異的表現,八大電視台找他製作偶像劇《愛殺十七》,劇情雖然充滿婚外情、援交、兇殺、自殺等內容,但讓他一度不想擔綱執導的原因,則是對人罪性如嫉妒、仇恨、情慾等負面的引導。但在迫切禱告中,上帝卻柔聲對他說:你持守這個為美,那個也不要鬆手,因為敬畏耶和華的人必從這兩樣出來。(傳道書七章18節)
在拍完讓青少年非常喜愛觀看的《愛殺十七》偶像劇後,其實劉議鴻完全沒有感到滿意、驕傲或歡喜,因為他最喜愛的,乃是神的真理,所以他才會在去年編導了《祈禱》詩歌音樂劇。另外,則是他再一次傾家蕩產,但這次,完全是為了福音的緣故--獨資製作了《我看見獸》(I Saw a beast's Blog)同志電影。
●兩個女同志的故事
《我看見獸》是敘述兩個女同志君君、盼盼愛恨糾葛的故事。電影一開始,就有兩個全裸女性在水裡激情親吻的畫面,原來是主角君君正在戲院裡觀看同志影片。君君是一位公開承認(所謂「出櫃」)自己是女同志的廣播主持人,她與一位有夫之婦盼盼在舞蹈班陷入熱戀,兩人相戀的過程中充滿掙扎、疑惑、衝突與愛恨的糾葛,後來,君君因接觸信仰,幾經思考後,選擇斷開情感的鎖鍊;但最後結局,則是盼盼在拋夫棄子又得不到君君的真愛下,採取玉石俱焚的悲劇收場。
「我從不認為要對同性戀者加以定罪,因為沒有一人是義人,既是罪人,又怎能論斷同性戀?哪能用亂石砸死淫婦?難道,異性間亂倫、通姦就不是罪嗎?」劉議鴻在執導《我看見獸》時,特意讓教會裡普遍對同性戀有排斥的劇情真實呈現,就是期望基督徒能遵行聖經真理,明白一切的罪行,其實都是魔鬼撒旦欺騙人的謊言,不單單是同性戀而已,包括苦毒、咒詛、訕笑、仇恨、流人血、說謊、訛詐、嫉妒、爭競、辱罵等等,都是黑暗權勢運行在人心所外顯的作為。
在花盡這幾年好不容易積攢的儲蓄後,拍完《我看見獸》的劉議鴻與妻子陳宜驊,其實所剩的,就只有上帝給他們唯一的信心了,甚至在製片、發行、宣傳階段,幾乎已到了身無分文、捉襟見肘的地步。雖然有不少主內肢體願意為他們奉獻、代禱,但他們更期望的是,能有更多人願意購票觀看這部電影,以實際行動來支持。
《我看見獸》官方網站:http://www.isawabeast.com/
文章來源:<台灣教會公報>第2900期
圖片來源:《我看見獸》官網:http://www.isawabeast.com/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