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我一生最深的卡萊爾作品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韓良俊撰 《自由時報》200232日 『自由廣場』。
撰者透過內村鑑三認識托瑪斯.卡萊爾
Thomas Carlyle, 1795-1881,而愛讀他的書了。


當我知道李登輝前總統表白說影響他一生最深的書是托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Sartor Resartus)時,先是一陣驚喜,頗有愛書人所見略同的得意感,也勾起我年輕時在文字上與卡萊爾「邂逅」的回憶。

我之能夠有幸接觸到卡萊爾的偉大處,是透過一位日本的基督教文學家、特立獨行的思想家與人格者內村鑑三(1861-1930)而成的。他堅定的信仰、思想 和言行,對於現代文明中充滿物質崇拜的污濁面,至今仍可構成根源性的批判。在岩波新書中的鈴木範久所著《內村鑑三》一書裡,正巧也提到內村曾捐助在台灣傳教的經過。

而有關卡萊爾,內村曾在其多部著作中均有所提及。例如在其「讀書餘錄」一文中,他就提到他正係由於愛讀卡萊爾所著的《克倫威爾傳》,領悟了自由與獨立的可貴,因而本著良心,決然採取了一種行動,結果釀成1891年震驚日本教育界的所謂「不敬事件」即在全校師生眾目睽睽之下,拒絕如其他所有師生所做的一般,向日本「教育敕語」上明治天皇的簽名膜拜,最後竟因此被迫辭去名門第一高等學校的教職,不久其妻也告病逝。雖然如此,內村算是堅守了原則,沒有愧對他的信仰、名譽和做為基督徒的良心。

在《基督信徒的慰藉》一書(1893,見第4章「在事業上失敗時」)中,內村也引介了卡萊爾「聖農夫」(peasant-saint)的觀念,說明基督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像,應是一邊手握鋤頭耕作,一邊也能心中懷抱宇宙間至大真理的農夫,卻未必是成就俗世大事業的人。

由於內村鑑三也是先父韓石泉最崇敬的兩位日人之一(另一位為矢內原忠雄),我在很早期的青年時代,讓到內村鑑三的另一本名著《我如何成為一個基督徒》(1895年初版印行),此書曾被譯成多國語文,極受醫哲史懷哲及當時其他德國哲學家、宗教家和神學者的喜愛。

書中精華部分之一,是描述卡萊爾堅毅地著述的那幾段,我在讀後如獲至寶,正好當時我常藉著翻譯自修日文,便自己加一個「生命的奉獻」題目,把它譯成中文,那已是距今五十多年前高中時代的事了。後來,這也成為影響我最深的一篇文章,助我撐過了聯考失利(就只差一分)後的落魄歲月。以下就是內村鑑三所寫有關卡萊爾如何苦心著述的感人經過,其內容摘要如下:當我們想到古來偉人的事業,或傑出的文學家的著作時,覺得其事業、其著作誠然是夠偉大的,可是一拿它和他的生命相比時,又以為那真是很微小的遺物。

我素來喜讀托瑪斯.卡萊爾的著作。雖然因此遭受某些人嫌棄,我對卡萊爾其人仍尊敬異常。屢次,我因讀他的書而獲益,也受到刺激。不過,當我把卡萊爾所著40冊書聚積成一堆來看,再和卡氏本人的生平相比時,我想他寫的這些東西可說是無甚價值的。如眾所知,卡氏的著作中,最有名的是《法國革命史》。有位歷史家說:「在英國人的著作中,自其歷史的敘述,及條理明白的文體而論,卡萊爾的《法國革命史》或可說是最佳的,若非最佳,亦當是最佳之一了。」事實上,如活畫似地,而且達到了最好的畫家也無法描出的地步,�����法國革命的全貌展示在���們眼前的,便是這本書。因此,我們很珍視這本卡氏留給我們的書。可是���只要看一下著《法國革命史》的卡萊爾平生的表現,便覺得其中大有優於此書者在。

著作本��,在卡氏不啻是一生的��事業。以其歷史研究,廣搜資料,真是他絞盡生平心血所成的結晶。經幾十年漸���合於己意的書,把它寫到原稿紙上,就等著要出版了。這時,適有朋友來訪,卡氏談起此書,朋友便道:「��書真不錯,可否借我今晚一讀?」那朋友把書帶回家,又來了一位朋友,拿起書來,看了一會,說:「這本書很有趣,今晚讓我讀讀如何?」「只要明天早上早些拿來,就借給你。」那個人拿回家拚命的念,直到天亮,因恐妨礙次日的工作,隨手把書朝桌上一放,便上床就寢。翌晨,他尚未起身,女傭走進房來,想趁主人未醒前生爐火,便四處找尋廢紙。找到書桌前,見上面有許多寫過字的紙頁散亂著,心想這個正合適,便 全都揉成一團,丟進爐裡燒了。卡氏費了幾十年心血才寫成的「革命史」,只不過在三、四分鐘之間,便化作一陣青煙飄散了。她的主人聞悉這件事而大吃一驚,說不出一句話。只好告訴他的朋友。朋友緘默了一個禮拜,不知該怎樣才好。後來,實在沒辦法了,只有據實告訴卡萊爾。有十日之久,卡萊爾都在一種茫然無措的狀 態下度過。後來,他生氣了,把歷史一概拋開,只拿了些無聊的小說來看,漸漸恢復平靜,他對自己說:「托瑪斯.卡萊爾,你真是一個愚人!你所寫的革命史其實並不那麼寶貴。最寶貴的該是:你忍受著這災難而再度執起筆來,重寫一遍這件事。這才是你真正的偉大所在。說實話,把為這件事便失望的那種人所寫的革命史拿 給社會,也毫無用處。因此,再寫一遍吧!」

卡萊爾之所以偉大,並不在於他著了一本《法國革命史》,而在他把被火燒去的重新寫出這件事上。假令我們功敗垂成,陷於厄運,我們亦當拾回力量,而不可捨棄事業。而就促使我們鼓起勇氣,重新從事的意志這一點來說,卡萊爾其人不是已留給我們一個超凡的遺物嗎?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