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信雄 牧會生涯中最感動的事-一支竹拐杖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吳信雄撰《傳福通訊》63期 2010年6月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傳道師在職暨退休福利委員會發行 p.10-20
按:吳信雄,1942年6月2日生,1971年台南神學院神學系畢業,隨即受派到彰化中會育英教會牧會,接著在台南中會澄山教會( 1973年9月28日) 封立牧師,然後在大灣(1977年4月--)、隆田(1979年9月--)、學甲(1983聯2月--)、最後在湖頭教會(1999年9月--)至20004年2月29日退休。  

在神學院讀書時,曾向主禱告說:「我願在鄉村的教會牧會,無論是海邊的小教會,或是交通不便偏遠山區的教會我都願意。」畢業後,隨即派到彰化中會育英教會牧會,當時是靠近海邊的小教會;接著在台南中會澄山教會封立牧師,是偏遠山區交通不便的教會;後來在湖頭教會退休,湖頭教會也是偏遠地區的小教會。這也是完成了當年在神學院禱告所立下的志願。其中在我封立牧師的澄山教會,留下許多令我難以忘懷,感動不已的事。
澄山教會位於台南中會的偏遠山區,若要到新化或台南,要走40分鐘到大坑尾乘車;若遇到雨天,車子沒開進來,更要走兩小時左右的路到口埤乘車,交通很不方便。當時人口外流嚴重,青年人不是當兵,就是外出工作,抑或為了孩子的就學,舉家搬出;當辛辛苦苦培養出的司琴要搬走時,真是心有不捨。
當時出入都靠雙腳,若不小心走錯路便會在山中迷失方向。記得初到澄山教會時,有次家庭禮拜結束,回家途中有會友詢問:「牧師你要到哪裡?」我說:「要回家。」他們說:「牧師往那條路去,走到天亮也回不了家。」於是每回走山路便更加小心,深怕走錯方向。探訪會友有時要走一段崎嶇的山路,早上出門下午才回來,幸而都有長執的陪伴以減少迷路的發生,並且會安排中午在會友或長執的家中用午餐、休息,接受會友熱情親切的招待。
記得到澄山教會的第一個禮拜日,一位長老送來一對山雞,隔一個禮拜,那位長老問,那對山雞呢?我說已經吃下肚,他說那對山雞是送我飼養的,令我深感不好意思。再隔一個禮拜,他又送一對山雞來,於是我開始學養雞。那是真正的放山雞,早上餵一些稻穀後,就到處覓食,黃昏時再餵一些稻穀後就到雞舍休息,因此特別的好吃,親友吃過都讚不絕口。當老舊的���舍壞了,會友就會上山砍竹子,編製新的雞舍送給我。
每到竹筍採收的季節,清晨便常聽到有人喊叫著:「牧師,牧師。」當我跑出去時,已不見人影,因會友趕時間�����市場販賣,便留了兩棵竹筍在家門前。會友們種種的貼心與關懷,總是讓人倍感溫馨。
最令我感動的是羅長老送的竹拐杖。羅長老已年老退任,依然很關心傳教者,在我初到澄山教會,到他家探��時,他便從屋裡拿出竹拐杖說:「牧師,這拐杖送給你,它是專為傳教者預備的。」這是他精心製作的��從竹子生長時便經過一番特別的培養,然後從其中選一支最好的來做拐杖。這竹拐杖有三尺長,手把是竹子的根部,整支拐杖磨得很光滑,每尺有一刻痕。他說:「外出時,若需要用尺,可派上用場。記得,訪問會友或家庭禮拜時,不要忘記帶這支拐杖。因為山路崎嶇不平,上坡下坡,都需要它。山上毒蛇很多,更需要它。」因此每當探訪會友或家庭禮拜我都會帶這支拐杖,不知打了多少蛇。記得有次要外出,正要踏出去時,看見一隻毒蛇在門口,還好即時把腳收回來。毒蛇若不離開,不但無法出入,而且很危險,於是我穿上雨鞋,拿那支拐杖將蛇打跑。
又有一次黃昏,正在廚房的爐灶燒熱水準備洗澡時,忽然看到一隻毒蛇爬進來,鑽進爐灶和牆壁的縫隙,根本無法打牠趕牠。我想今晚洗澡怎麼辦?如果洗澡時突然冒出來,是很危險的。會友也曾提醒我要小心,有時蛇會爬上床舖,藏在棉被裡。那時我默默的祈禱,感謝主給了我一個好方法,我便去穿上雨鞋,拿那支拐杖,然後把水燒滾,用水瓢倒進那縫隙,那隻毒蛇果然跑出來,我隨即用那拐杖打那隻蛇。
某天夜晚,有位執事陪我去家庭禮拜,途中執事說:「牧師停一下,把拐杖給我。」 那時我就知道前面有一隻蛇。後來走到下坡的轉彎處,他又說:「牧師停一下,把拐杖給我。」我心裡發毛,因路邊又有一隻蛇。那晚去家庭禮拜途中總共打了三隻蛇,我對執事說:「幸好今晚有你陪伴,如果我一個人就不敢往前走,謝謝。」
如今我仍保存這支拐杖作記念。每看到這拐杖,就想起摩西走過沙漠曠野的拐杖,也想到牧者保護羊群的拐杖,更想到羅長老對牧者的體貼愛護。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