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教會與我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吳道明撰《和平鐘聲˙和平教會蒙恩見證文集之一》 19772月刊 P. 18-19

吳道明是吳南雄長老(1914-1990,參見吳南雄長老略歷和陳雪霞之次男。


飛鳥有巢,狐狸有洞,人子連放枕頭的地方也沒有,然而主耶穌使瞎眼得看見,癱子行走路,被鬼附看的得釋放,多少罪人得赦免,為救罪人的靈魂,被釘十字架下了陰間,3日復活,在永生 上帝的右邊,為我們去預備地力。30年來的和平教會,雖然土地尚不屬教會,是寄居的,但也渡過了30年歲月,很安穩在主懷中長大。30歲是主耶穌開始宣講上帝國福音的歲月,歷史是一幅明鏡,如何使和平教會也一樣再進入更活潑的傳真正 上帝福音的時代。提到30年前的(1947) 22  和平教會創立之時,這日子,對我就有特別的意義,那正是我6歲的生日。

從有了和平教會我就不用再與哥哥一起從師大走路到中山北路的雙連教會去上主日學。有時從家出門走到雙連,主日學已結束,祇好再走回頭。家埵陰i照片是去參加和平教會母會萬華教會聚會的照片,也是走路去的。提到這段往事,從我小懂事起,和平教會就是我生活的大部份。每年才有一次買新衣服、鞋子那就是聖誕節,常時有新春兒童佈道大會,聽故事、唱詩,最親蜜的朋友也在教會中。那時教會附近空地較多,每當主日學後玩遊戲、打球。在初中參加少年團契,20年前學校的功課沒如現在國中生這樣緊張,能夠在主日學教室打兵兵球、印《鐘聲》、查經,在寒、暑假也舉辦過好幾回退修會,那時稱作靈修會,有時在基隆海濱,有時在淡江中學。對了,現在主日學的兵兵桌就是我初中打球的那張,20多年了。我喜歡為人師,在教學相長中得到很多的福氣。翻開照片簿,從我大一就教主日學,已經教了十幾年,從教主日學得到靈修以及講演的訓練,培養我在學校服務的心志。

 和平教會的成員在年輕一代,我可算是老大。我有一張歡迎主日學畢業老師聚會中的照片,其中有二十多位老師剩下我一個人留在「和平」,其他全在美國,這是好的現象,我自己弟兄姐妹五人也只留下了我在「和平」。主耶穌在地上時雖然沒自己留下什麼巢什麼洞,但活生生留下多少福氣給我們,呻我們彼此相愛,是一家人,同屬一教會。藉30年可紀念的日子反省我們自己及我們的教會,已經好幾位出國教友提過,臺北市變化太大了,但和平教會好像一成不變,希望在信仰上能移持守那起初的愛心,而朝標竿直跑,是應該要有成長的。和平教會是學生的教會,同學如流水,迎新、送舊,像水在大河中往東流入海,但築起石門水庫,水一樣往東流,然而可以發電,使得成為世上燈之能源,望和平教會真正成為充滿主愛的教會。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