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獻身,全家服事的吳銅燦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邱淑貞撰 「有朋自遠方來,同憶往事」《台北東門教會週報》 2013年6月22日,「一人獻身,全家服事的吳銅燦牧師」  

上星期,有一件很開心的事;因為有朋自遠方來。其實這麼說也不太對,因為其中一對夫婦就住在國父紀念館附近。話說有一天,接到一通電話,劈頭就跟我說:「淑貞姐,我是某某 (按 邱泰耀)…」,哇!知道對方是誰後,一陣狂喜,忙著問他:「最近放假回台灣了嗎?」接著才知道早在去年(2012年) 8月,這位從小一起長大的、親如弟弟的朋友已經回到台灣了。更扼腕的是,明明距離咫尺而已,卻將近一年後才知道他早就和太太從服務了五年之久的馬祖衛理堂調到台北來服事了。於是和他約了時間、見個面聊聊近況。當天更令我開心的是朋友還帶著媽媽和太太出現,高興到又叫又跳和他們熱情擁抱,一時之間好多回憶湧現,感觸良多。
朋友的阿公:吳銅燦牧師是我從小接受基督信仰薰陶的母會牧者,也可說是影響我鉅深的一位屬靈長者。吳牧師對於基督信仰的熱心,使他在壯年時放下安穩的公務員身分,回應呼召成為山地傳道人。這實在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因為當時吳牧師是帶著妻兒一家八口一起服事的。當時吳牧師在山地巡迴佈道,牧師娘一個人得帶著六個孩子,除了教養、張羅吃食、還得幫人做衣服、修改衣物以補貼家用,朋友的媽媽(吳慈心,我們都暱稱她為「吳大姊」,後來嫁邱宗仁牧師) 是家裡的老大,自然也跟著吃了不少苦頭。吳牧師後來年歲漸長、體力漸衰,因此從山地傳教行列退下來,來到了我的母會:鳳山東門教會服事。
和朋友的「姊弟情」也是在吳牧師來到鳳山東門牧會之後才建立的。當時吳大姊剛搬到鳳山,正好當時家裡有多餘的空房,於是便和他們成了鄰居,直到年記稍長,他們買了新房子為止。但是這段「鄰居情誼」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溫馨,那些年的點點滴滴從塵封的記憶挖了出來,在腦海中重新塗上色彩,頓時變的鮮活不已。
那段青澀歲月正值我信仰進一步扎根的時刻。吳牧師夫婦倆;一人是嚴肅而剛直;而另一人卻總是帶著溫暖的微笑關心著教會的每一分子。我得承認從小是對吳牧師帶著很敬畏的心,少有主動接觸的時候。但是卻把吳牧師娘當成是教會裡的微笑媽媽,雖然也是很害羞和她有太多接觸,但只要她一出現,就覺得當天聚會氣氛變的很溫馨。
當時吳牧師家的服事模式是「一人獻身、全家服事」,所以除了幾個已經出嫁或在外讀書的孩子,幾乎都投入在教會的服事中,吳大姊當時因為住在教會附近,所以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加上吳牧師唯一的兒子(吳壯行)從軍中退伍後,隨之投入教會青少年團契、聖歌隊、主日學的事奉,也影響了一群小羅蔔頭。當時我們多愛到教會聚會啊,簡直就是以教會為家了,要不是爸媽電話一催再催,否則才不會情願騎上腳踏車回家呢。最有趣的是,吳牧師雖然不加入攪和,卻會常常到場默默關心,然後沒多久,牧師娘就會端來一鍋綠豆湯或是一大壺甜茶來讓大家吃吃喝喝。後來等吳哥結婚之後,這個工作則由可愛的吳嫂(莊 秀 娟)接了下來,回想那段時光,好懷念啊!
可以說,從吳牧師身上我看到許多早期牧者為主盡忠、拼命服事的形象。很常看到牧師用機車載著牧師娘一起外出探訪會友,年年如此,從小看到大,後來還是因為年記真的太大了,才被孩子禁止騎摩托車外出。吳牧師雖然外表很嚴肅,其實卻是有著豐富的愛心,願意給後輩嘗試的機會。那是我剛升上國中的時候,吳牧師希望培養一些新的服事人員,所以他讓幾個有學琴、也達到一些程度的的孩子加入司琴的服事。第一次參與服事的我,簡直是緊張死了,雖然很早就知道要彈哪一首聖詩,也算練的很嫻熟了,但是一上場後全部走樣:一個音落掉後,其他音跟著像骨牌一樣崩解了。當時已經又驚又怕了,還聽到一個聲音說「趕緊把她換下來」,簡直就要當場哭出來了,結果吳牧師用很堅定的聲音說:「互她繼續,她會彈好的」…。忘記當天的慘劇是怎麼收尾的了,但是吳牧師的處置卻對我影響深遠,我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很優秀、安定到足以帶領禮拜氣氛的司琴,但是他的信任卻幫助我有勇氣繼續服事,也有動力繼續精進。
和吳大姊及現在擔任衛理公會牧者的朋友 (邱泰耀,也是「邱牧師」) 談到往事,雖然是不勝唏噓;更多的是對於上帝的感謝。我們曾經一起經歷過吳牧師急性肺部感染險險死去,教會弟兄姊妹同心在教會禱告;甚至趕到長庚醫院加護病房外放聲禱告哭泣的時刻,吳牧師也奇蹟式的得到醫治,繼續在鳳山東門教會服事到他70歲屆臨齡退休。我們曾經和吳大姐一起經歷過小女兒被歹人誘拐;那段時間媽媽和吳大姐相擁哭泣為孩子平安歸來迫切禱告,到了傍晚時,小朋友被人發現並帶到派出所。還記得那天小朋友很精神的哭著、一頭稀疏的可愛捲髮被剪得零零落落像個小男生一樣,但是人身安全無任何受傷。我們也曾經在面臨房子被貼上法院封條、家園即將不保時,吳牧師夫婦常常前來關心、吳大姊常常跑來和爸媽一起禱告…。這些讓我們當時痛徹心扉的往事,如今卻成為細數上帝恩典的美好回憶。
箴言18章24節,智者說了「泛泛的夥伴情薄似紙;深交的朋友親逾骨肉」。我感謝上帝,在人生不同的階段中,祂賜給我不同的朋友,幫助我在不同的層面有不同的成熟長大。感謝上帝賜下你/妳成為我的朋友,就算身處不同的時空,就因為同在基督信仰中,因而建立起「親逾骨肉」的情誼。我也發現古人所言誠然不假,有朋自遠方來,確實不亦樂乎啊!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