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文生 (嚴超, 1832-1870) 殉道記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嚴文生 (嚴超, 1832-1870)可說是臺灣天主教開教史本地第一位真正的殉道者。文錄自 網站道明會(Dominicans) 台灣道明會的歷史 台灣 – 嚴文生 。云 :嚴文生殉道事件始末主要參考是根據楊真崇神父Fr. Andres Chinchon, O.P. 1871年9月2日寄自前金的一封信函。 

(一) 身世背景
嚴超, 聖名文生,是福建的老教友, 出生於主曆1832年, 祖籍為福建省的「澳浦」。父母都是教友,親戚中有兩位是道明會會士。1859年 (清咸豐9年) 5月15日,由廈門與郭德剛洪保祿神父一同來台。
嚴超是在1862年7月3日與楊真崇神父相識,他協助照料神父的起居。
因為他是個農夫,很典型的老粗。雇用他後,神父們還取笑他。他們開玩笑地對嚴超說,這個新雇的人似乎只能做腳伕,不會有太大用處。感謝天主,雖然他外表不好看,但突然來的靈感,使楊神父決定接受他。
神父們對嚴超真是看走了眼。他換了環境後,就努力學習充實自已,逐漸散發信仰的芬芳,他生性謙遜,常很熱切地聆聽神父們的宣講,並努力達到基督徒成全的理想。開始的時候,他做清掃工作,他很勤勉也很愉快。每次打破杯子或其他廚房用具時,一定會求神父原諒。他的工作很忙,但每天一定找時間參與彌撒、祈禱、唸玫瑰經,並經常領聖事,文生一天比 一天更走近全德的道路。
他非常尊敬神父,神父們也都注意到,當工作完畢且大家都休息以後,他一定恭唸玫瑰經,並默想各端的奧蹟。
他求知的熱火使同伴們都很驚訝。由於小時候沒讀書,所以現在很專心的學中國字,希望有一天能讀能寫,每次做飯或清理廚房時,總會一手拿書。他說,除非他識字,否則無法在信仰上教育別人。
(二) 身負重任
1866年,早已升任道明會台灣區會長的郭神父,覺得時機已漸成熟,乃以25圓在臺南城內租得民房二間,派傳道員嚴文生前來台南辦理孤兒收容救濟事宜,成立「聖幼兒之家」,經一年努力,收容的孤兒已達六十多人,雇有乳母哺育。同時,嚴傳道也積極傳教,有二、三名慕道者,其後都成為信德堅強的教友,其中20歲的陳萬水是郭神父第一位付洗的教友,時間是1867年 ; 而18歲的林水龍則親至高雄領洗,後來還成為台灣最早的傑出傳道員。
當嚴文生受完訓練,夠資格講要理時,就被派到台南府城,在那裡道明會有一座小規模的孤兒院。他的任務是照顧慕道者,幫助他們走上正途。有許多人藉著他找到救恩,同時,他為了完成任務,受到許多侮辱、坐監,挨耳光,受鞭打,但他都不計較,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嚴超真是基督的勇兵。
他的工作引起了官吏的注意,那時,中國人充滿了反歐的情緒,官吏已得到警告。嚴文生雖然不是歐洲人,但是他為歐洲傳教士工作,就足以引起同胞的憎恨。 迫害逐漸開始。
(三)殉道始末
1.仇教事件的開始:
1868年台南天主教會被民眾及一隊騎兵所包圍:一群士兵帶著馬到教堂的院子裡吃草,那些馬很自然把嚴傳道細心照顧的花園、草木都弄壞了,他們來勢洶洶,無理的侵佔,湧入聖堂內,掠奪所有器具,又將窗戶破壞,連屋內之屏風亦全部拆除粉碎。目睹此殘酷暴行之嚴文生傳教員,忍不住地喊:「你們為何搗亂?你們憑何理由,帶何等特殊使命如此行兇?希速停止暴亂,不得只靠暴力無理取鬧。倘若不聽善言相勸者,我們就迫不得已,要向衙門控告!」說著並制止他們之胡鬧。
可是瘋狂之群眾,不但不平靜反而益發狂亂,這也正如士兵所期待的事,
似乎他們已經得到命令,去煩擾嚴文生,逼他不得不向衙門求助。士兵一聽他的話,就說:「好,我們走。」並把嚴文生拖到衙門。他們圍住並狹持傳教員,大喊大叫向台南府衙進發。
暴民狹持傳教員至衙門附近,不知他們懷了甚麼鬼胎,不敢再向前去,便拾撿小石塊猛烈砸向傳教員。嚴傳道雖拼命防禦,但寡不敵眾,在九死一生中,俟機逃脫暴民之毒手,衝進衙門,敲打置在衙門之外上訴用的大鼓求救。聽到救急上訴鼓聲, 衙役跑出來一看是位傳道員,一言未發,立刻將他拘押監禁。
2.衛護信仰實錄:
嚴文生雖極力辯明, 向主管官吏申明來意,可是終歸無效,反被定為亂擊大鼓之罪,被打四十大板投入監牢。此時嚴傳道向知府申辯:
「我是為逃避惡徒之暴行,所以跑進衙門來求救,為求保護而擊鼓伸冤卻反被你們問罪,使人百思莫解係犯何罪? 但父母官應以愛民為本, 處事要主持公道, 賞罰分明, 以保張障人權, 才能使人民安心度日。」因此質問又再受十箇笞刑。刑役毫不留情地狠打一陣,但嚴文生不吭一聲,也不呻吟或求饒,這是很特出的。一般人挨打時就大哭大叫或可笑地起誓求饒,以引起同情,但文生不是這樣的人,他承受鞭撻,不發一言,群眾都佩服他的勇氣。
但鞭撻只是嚴超上「加爾瓦略」山受苦的開始,有一個官員責斥他散佈不合中國人生活方式的教理,擾亂整個地區,文生安詳地回答說;「大人,不是我們或我們的教理擾亂了村鎮。如果這些村鎮不安寧,那是官員們的責任,他們該維持地區安寧。」
而後糊塗知府向嚴超怒罵說:「只有無知愚民與惡徒才相信,此外誰都不肯信之宗教,你信它究竟有何益處?」
嚴文生不顧自已是被拘捕之身份申辯說:
「我中國政府, 對我所信的天主教之傳教事業, 曾三令五申頒佈保護,而貴官以為愚者及惡徒等才信仰此教, 果如此, 則保護此宗教的中國政府, 亦變���無知之政府, 此點又作何解釋?」
官吏被質無話可答,便惱羞成怒再以十個笞刑賞給傳教員。
官員又問:「孔夫子的道理, 你看還不夠好嗎?為什麼你還來個新道理呢?」
嚴傳道真誠地答說:「孔子教我們很多好的道理,但這些教訓不夠,只教導在世之行為, 而不教人類後世永生之道, 故不完全, 我們還需要別的。」
嚴文生雖頻受苛刑, 依然理直氣壯不被淫威所屈, 足證我天主教之真實性。然後官員又問另一個問題,文生尚圖抗辯但被迫中止,又被打了十下。 之後,傳教員就被投入獄中,每日俱受無禮鞭韃之體罰。
3.殉道的英勇實證:
由於嚴文生傑出的表現,使獄卒和其他犯人大為感動,但卻令官吏非常生氣,說他是惡魔。官員愈生氣,大家愈對顏超所表現的基督徒精神感到欽佩。
嚴文生早已置生死於度外, 生命既已獻給天主, 故嚴傳道忍受一切痛苦,到刑期屆滿出獄時,因在監獄中受刑傷痕累累,全身靡爛,慘不忍睹。然而他宛如凱旋勇士,受全體臺南教友所讚賞與誠心之迎待。 雖然嚴超身體很虛弱,但他一回到堂區,仍然繼績工作,每天參與彌撒,勤領聖體,熱心敬禮聖母。為了克苦肉身,甚至每星期五、六守齋。
因他受笞刑傷痕過重,藥石罔效, 身體健康日漸惡化。但是他卻效法古聖約伯之忍耐與克苦,不停地將其所受苦難,完全奉獻給天主。如此經過2個月折磨後,他的身體一直沒有復原,終於在被監禁後2年去世,功德圓滿,於打狗堂區(高雄前金教會),蒙主恩召,平安離開塵世,魂歸上主懷抱。他離開塵世時, 時為1870年5月14日, 才38歲, 可說是臺灣開教史本地第一位真正的殉道者。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