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

 家族的故事 

柯明惠 撰


首先要介紹一下馬偕博士來台北時的早期學生之一――蕭大醇先生。他出生於農家,是一個漢醫,亦是個漢學家,四十五歲的時候在五股坑受洗,幾個月之後加入馬偕博士學生行列,打赤腳跟馬偕博士越過森林、高山、平原,到各大小城市與海邊,到處傳福音,受盡了風吹雨打,經過很多炎熱夏日與寒冷冬風,甚至多次碰到毒蛇侵襲的危險,工作非常努力又極為辛苦,但他感到非常興奮,因為從馬偕博士處,他得到了最寶貴的福音,並認識這位奇妙的創造者――天父,和救世主――耶穌,也從《聖經》裡面找到了神可貴的話語。

後來他被任命為傳道師,從事傳道非常成功,他為主盡忠工作,同時帶領全家人到教會,接受福音。他的長男蕭田二十三歲時受洗;二男蕭湖也成了傳道,為主服務多年;三男蕭東山一八八六年入淡水牛津學堂;四男蕭安居當牧師,一生獻身給主。

蕭安居是我的外祖父,他是一位敬畏耶和華、很善良、且受人尊敬的長輩。他在一八九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七點,在新店教會和陳榮輝(牧師)的長女陳真仁結婚,他們的婚禮由馬偕博士主持。

陳榮輝出身五股坑,是馬偕博士早期的得意門生,與嚴清華同時成為台灣第一批(只有他們兩位)牧師。

當時封建時代,女孩子都要纏腳,把雙腳纏得越小越好,馬偕博士到台灣來,同時把西洋文明也帶進台灣,他勸人除去纏腳的惡習,陳榮輝受馬偕博士影響,所以他的女兒真仁沒有纏腳。我非常感謝我外婆的父親與馬偕博士,不但帶給我們寶貴的福音,也將西洋的文明帶給我們台灣人,使我們這些女孩子可以享受天然足的幸福。真仁的弟弟陳清義牧師後來娶了馬偕博士的長女偕媽連,在台北艋舺教會服務有幾十年之久。

我的外祖父蕭安居牧師早年在新店教會當牧師,後來搬到淡水,曾在淡江中學服務多年,一面當舍監,同時教學生四書之類的漢文。我記得每年農曆過年時候,外祖父都會帶母親、三姨,和這些孫兒女,坐火車到鶯歌的四姨家過年。親人坐滿一整節車廂,大家在車上有說有笑,非常熱鬧。快到鶯歌時,長輩們會叫我們抬頭仔細看窗外,說山上有一塊大石頭,形狀像一隻鶯,所以以後坐車到鶯歌,只要看到那塊大石頭,就知道四姨家快到了。大家都好開心一年一度到四姨家裡過年,中午,大家一起享受一頓美味的中餐,又給小孩們各一大紅包都是新鈔票,飯後還有可口的年糕,下午大人聚在一起聊天,我們小孩沒事做,就跑到街上的露天電影院看電影,非常快樂。

每年到外祖父生日那天,所有阿姨們都會帶小孩到舅父(蕭樂善牧師)家裡,慶祝外祖父的生日。生日晚餐至少坐滿五個大圓桌,桌上擺的都是舅媽煮的一手好菜,為了這麼多客人,她整天都得在廚房裡忙碌,為大家煮美味可口的上等料理,一年一度大家集合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令人永遠難忘。

舅父是我們唯一的舅父,人人都喜歡他,夏天到時,他常會來淡水,每次聽到舅父要來淡水,我們就很高興,因為他會帶我們到海邊摸貝殼,舅父摸貝殼很有技巧,一個一個很快就摸出來了,然後就含在口中,我看了很不放心,因為怕他一不小心真的吞了下去。

淡水是個避暑勝地,我家附近還有幾棟姑娘樓,都是專門給外來宣教師住的地方。房子很大,有的是一層樓,也有二層樓,前面正對著觀音山和淡水河,可看見很多漁船,有的向東、有的向西行駛,景色很美,前面花園整理得很優雅,花園中有幾棵大樹,夏天的時候,小鳥都在樹上唱歌,聲音非常悅耳,前面有條小路,黃昏時分,常有人在那條路上散步,環境既漂亮、又安靜。

有一天,舅父在這棟姑娘樓裡面睡午覺,那天正好是個大颱風天,風颳得很厲害,舅父卻在裡面睡得香甜,忽然間,他聽到工友在外面大喊:「樂善,樂善,趕快起來,外面風又大起來了……」,舅父聽了立刻起身,就在他剛起來的那瞬間,忽然聽見背後傳來很大的聲響,原來是屋頂上的大煙囪倒榻下來,正好壓在他睡覺的地方,連地板都被砸破了,再墜落到下面地下室,非常非常可怕。我們天上之父實是保守了他的生命,差工友來叫醒他,不然他就被那又大又重的煙囪壓死了。

當年外祖父在新店教會當牧師,聽說舅父九歲的時候,有一天和大人上船遊新店溪,我可以想像當時的舅父一定相當頑皮,船上的人就和他開玩笑,故意推他下水,叫他游泳,可是那時候舅父根本不會游泳,一下水就沉下去了,忽然間,他碰到一塊很大石頭,但那塊石頭好像很有彈性,碰到之後就把舅父靠船馬上拉上船,舅父感到非常奇妙。第二天,外祖父就拿大竹竿重回舅父掉下水的地方,把竹竿插入水中,到處檢查,結果根本就沒發現大石頭,相信那是神的作為,才能救活舅父一條命。

年輕的舅父曾到日本學音樂,專攻小提琴,想做一位音樂家,可是他每次拉小提琴時,小指就非常疼痛,所以回台灣到馬偕醫院診察,結果醫師認為他疼痛的小指頭非除掉不可,自從少了一根小指頭以後,舅父只好放棄學小提琴、當音樂家。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和他父親一樣,當了牧師。在當牧師期間,他曾被任命為教會大會的總幹事,主要任務是管理教會的財產。

當時臺北神學院在今天台北市的中山北路,因處於市中心,環境吵雜,較不理想,所以想搬到較安靜的地方。舅父他們看好了新地點,在士林一帶,當時的賣主規定教會要在某時某日之前付出訂金六萬元,不然就賣給別人。但如果教會不能先確定買下士林那塊地,神學院現有的土地也不敢先典賣出去,實是進退兩難。眼看付訂金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六萬元卻還是沒有籌到手,舅父心中很不平靜,正在他著急的時候,當日見到一位親戚腳上穿著拖鞋,手上拿著豆漿出來看她兒子(暫居在舅父家),她來到舅母家,舅母告訴她籌措訂金的困難,那親戚問:「要多少錢?」舅母說:「六萬。」她就打開皮包,拿出一包錢來,總數正好是六萬,大家都好開心,趕快拿去付給賣主。那位親戚很明顯是神差來的人,因為一般人怎麼可能一大早無因故帶這麼多錢出來散步?可見神是多麼關心祂的事工。

我們這位永在的神,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全能者。(詩篇139)

10月12、13、14日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 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1 年 12 月 0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