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

 童年時代的回憶 

蕭永真及蕭純真 撰


我們從小就不斷聽家族長輩說一些故事。有的故事常浮現在我腦海中。這裡是一些我們過去常聽到的,在此寫出來,與我們年輕的一輩分享。

(一)

當父親(蕭樂善牧師)正是八、九歲好動的年紀時,有一次乘渡船橫越碧潭(新店溪),不慎翻落河中。這是一條如它名字一般、既寬又深的碧綠色河流。父親隨即沉入河中。這時,船上的每個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到,船也停止前進,但沒有人知道這時該怎麼辦才好。突然,一個大浪打到船上,父親從水裡冒出來,緊緊抓住船舷。他很快就被拉到甲板上。整個人嚇得面無血色。祖父(蕭安居牧師)當時是新店教會的牧師,問他是如何浮出水面的?他說他在水裡踩到一塊大石,用力一蹬就浮起來了。大家都知道那裡沒有這樣一塊大石,隔天,祖父就拿一支長長的竹竿,乘船到同一地點,實地勘查。但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父親聲稱的那塊他踏到的巨岩――這分明是上帝的作為,救了他兒子的性命。

(二)

父親年輕的時候在淡水,有一次颱風來襲,外頭狂風暴雨。父親無事可做,就決定到客廳小憩。沒多久,園丁過來叫醒他,告訴他屋外的風勢非常大,要他起來檢查看房屋內外的安全是否都沒有問題。當他起來後沒幾分鐘,客廳的煙囪突然倒塌,正好壓在他剛才睡覺的地方。又再一次地,他的性命得救了。

(三)

很多人都知道我父親僅有九隻指頭,但你們可能不知道原因何在。父親在音樂上非常有天份。他喜歡彈鋼琴、風琴(彈聖樂)和拉小提琴。只要一有機會,就優游在樂器的鍵盤上。

他和我母親結婚共組家庭之後,就為攻讀神學學位而舉家遠赴日本。但在日本,他沒有專心研讀神學,取而代之的是,他花很多時間與金錢在書店和小提琴工廠裡,並為自己訂製了一把專屬的小提琴。回台灣後,父親的左手小指就罹患神經性疼痛。疼痛愈演愈烈,醫生卻找不出原因,因此無法下任何處方。就有人建議他,以外科手術切掉小指,才能止住疼痛。等手術做完,他就再也不能拉小提琴了,只好把琴賣掉。從此,他終於可以專心當一名牧師,忠誠為主作工。他僅用巨大的手掌和九隻手指,依然可以彈奏鋼琴和風琴,而且他一直這樣彈,直到他年老彈不動為止。他終身都酷愛彈奏巴赫(Bach)的音樂。其中一曲我們最喜歡的是《義大利協奏曲》第三樂章,這是一首極為快速又困難的樂曲。我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處理的,光用九隻指頭,竟可以把曲子彈得這麼好。並且上帝有特別恩賜給他一手好的技術修理風琴及鋼琴來維持家庭生活,常常看父母二人三更半夜在修理琴。

(四)

父親擔任北部大會的總幹事共八年之久。在這八年內的大部分時間中,他都沒有領到他辛勤工作的薪水。然而他卻沒有發出半句怨言。這時正是他孩子讀書的年紀,不是上大專、就是在私立高中、初中就讀,學費負擔沉重,但家庭經濟一片拮据。可是父親信仰上帝的意志從未動搖。他總是說:「時間到的時候,上帝就會備辦」,來安慰他的家人。當我(永真)大專註冊要付學費時,他拿不出錢來,幸虧祖父及時伸出援手,幫我繳了最後兩年學費,解決我的困難。隔年,我要離開到美國讀書時,祖父又替我出了旅費。我到美國之後,兼差打工,不但賺取自己求學所需的費用,還有能力每月匯一百美元(當時政府公務人員的平均月薪是七十五美元)回家,改善家人的生活。

後來北部大會稽查會計帳目,發現有人盜用父親的薪資以為私用,他們最後都受到了懲罰。上帝真的應允父親說的話了日日照顧,日日賞賜。祂不僅祝福我們的家庭,直到今天,還不斷賜福給我們。在那段財務困頓的歲月裡,母親那邊的親戚們,總是在我們最需要幫忙的時候幫助我們,特別是其中一位阿姨與姨丈是大企業家,他們家庭與她們孩子們的事業建設都極為成功,並在社會有極大貢獻。

(五)

台灣北部神學院的新址,座落在一處可以俯瞰整個台北市的寧靜山腰上,環境之佳,識者無不讚嘆。這是一九五五年我父母親發現的一塊正待出售的荒廢果園,是台灣神學院遷校的理想新址。當時我父親是北部大會的總幹事,尋找遷校地點是他的分內職責。經過數星期磋商大會無現款,我父母無法週轉六萬元現金,做為買地的訂金。賣主遂訂下某日下午二時前的最後交易期限,因為還有其他買主對這塊土地有興趣,正等待賣方的決定。我有一個阿姨的兒子當時正暫宿我們家(加強英文),準備進美國學校讀書,(最後期限的)那天清早,阿姨穿著拖鞋來看她兒子,手上還提著給我們早餐吃的豆漿和點心。當我們有需要時,這位阿姨時常在財務上接濟我們。我母親就問她,有什麼方法,可以借到六萬元現金?並告訴她下午兩點前必須交出訂金的緊迫狀況。阿姨就打開她的手提包,清點裡面款項,一算,不多不少正好六萬元,便把錢交給我母親。經由這個神蹟,土地終於買成了。為了紀念這個神蹟,當時台灣神學院的院長孫雅各牧師,建議校門入口處的紀念碑與校名碑上的字體,由蕭安居牧師(父)寫中文、蕭樂善牧師(子)寫英文,以紀念他們購買這塊校地的努力。紀念碑的內容是:“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Go ye therefore and preach the gospel to Every creature")(《馬可福音》第十六章十五節)。中文的書法字體現在還矗立在行政大樓旁。後來父母再交涉賣出舊神學院,就是現在台泥大樓(在中山北路)才有經費順利動工籌備建設今日的嶺頭神學院。幾年後,我二姐(淑真)正巧與孫雅各牧師娘坐同一班飛機,兩人閒聊中,牧師娘就提到,是我母親阿麵與父親樂善完成了神學院遷址的重大交易,他們至今仍十分感激。孫雅各牧師及牧師娘一生奉獻在台灣神學工作,山地傳教及孤兒院建設,身後葬於神學院園內。

(六)

相對於祖父是個從不說人壞話的平和之人,父親則不然,當他遇到和正義與公平有關的事時,他有時就會生氣。特別在他擔任北部大會總幹事那段期間時常有人要來利用教會財產,也曾發生過(在中山北路),只要一提到財產問題他為了保衛教會財產,他認為有凝說話的口氣就變得異常激烈。因此樹立了一些敵人。一次,他因某事被誣告而必須出庭,一群密謀者準備要在法庭上做偽證,將我父親送入監獄。但聽證會那天早上,在出庭途中遭遇事故。當天的聽證會,洗刷了所有對我父親的不實指控。

以上所說的事,如不是我們親耳聽到,就是我們親眼看到、或童年時親身經歷過的。是祖父他諄諄教誨我們,要堅定不移地信仰上帝,以我們全部的愛心、耐心、謙卑、正義來信奉祂、一心一意去榮耀祂。是這些教示,幫助我們走過自己人生中所有的苦難和艱難。

(七)

在這裡,我還要為我母親(陳麵)的特質說幾句話。她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外祖父陳信章是牛津學堂的畢業生,已被提名為傳道師。但後來的情況是,家族需要他來繼承礦業上的生意。他(陳信章)的父親陳能,與我們內媽系那邊的曾祖父陳火(也就是陳榮輝牧師)是親兄弟,陳火是馬偕信任的學生,也是一個熱心的傳教師。母親出身於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求學時期,她的美貌與魅力都非常出名。她非常善於社交,言談舉止也跟得上時代。雖然她嫁給一個收入微薄的傳教者,卻從未有過怨言,並且努力扶持父親的工作。她雖沒讀過社工學,卻總是熱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肚量大,以慈善工作的精神來貢獻社會福利。當她到菜市場去,聽到有人發生緊急醫療事故或財務上有困難,她總是安排他們去(馬偕醫院)申請免費的治療,或將我們家中僅有少許的食物,拿出來與那些需要的人分享。當她發現(馬偕)醫院短缺醫師時,也能找來適當的醫生,填補空缺。她的穿著樸素,且不上妝。她愛她的六個大姑、小姑們,也與她們維持良好的關係,並受到她們的愛戴與尊敬。我們全家為人處世,都深受她的態度影響。

二○○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英文中譯:蕭純真•孫芝君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 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5 年 08 月 16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