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Elder John Lai's Archives )

 第三部•Part Three 家族文集 Collected Family Works

回憶恩師 蕭安居 撰

一、獻身服務的立志
馬偕博士來到人地兩疏的淡水,連一個人都不認識,言語不通,人情風俗也不懂,人種也不同,大家都把他看成是異類。但是,博士卻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異類。他不知道自己將來會遭遇到如何的危險,而毫無恐懼之意,堅定地立定志向,要將此身獻給「主」。
二、傳道者的培養是最重要
當時馬偕博士最初抵達淡水時,一個人都不認識。言語也不通,正如個啞子一樣。因此同伴皆無。看這種情形,就可以明白博士當時面對了何等艱苦的狀況。於是博士砲台埔旁邊,接近放牧水牛的牧童,向他們學習語言。後來,有一個人來叩博士的門,所以,博士就能從這個人學習語言。後來,又有數人來到博士的處所。就這樣,接近博士的人數就漸漸增加。
言語開始相通以後,博士就把接近他的人看為門徒,而傳授真理給他們。起初,他帶領學生出門,沿路教導他們,有時在樹蔭下,有時在海濱,這樣移動,沒有固定場所。學生一增加,他就建立學堂,教他們讀書。博士的教法是很勤勉的,安排課程很精巧又很明確,使學生容易理解。明明知道自己罹患咽喉方面的疾病,還是繼續在教書。即使在病中也未曾休息,有時夜間還要到學校去,在學生寢室外叩窗,好像叫他們要多多用功。他的身體雖然很衰弱,講話又沒有聲音,但一直都很關心學生的課業。
三、傳道設教
馬偕博士看到學生理解真理,就帶他們同行,出去佈道。到了適當的場所,就開設禮拜堂,並派遣學生到那裡傳道。這樣信徒就產生了,禮拜堂也漸漸增加了,因此,信徒的人數就很快地增加。這些事,博士都要親自照顧。他還要在學堂教課、巡迴各地的教會,還要施行洗禮、舉行聖餐典禮、辦理所有事務,實是非常忙碌。
當時,他一個人要巡迴北部五十多間教堂,實在非常辛勞。在宜蘭平野的三十六社平埔蕃社裡,有三十六間教堂。大一點的蕃社有一百多人,小一點也有七、八十人(信徒)。此外,淡水縣、新竹縣、苗栗縣的教堂加起來共有五十多軒,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在巡迴。所以差不多每個禮拜天,他都要出差到地方教堂去。其次,他還要教育教會的傳道師,關懷他們,找教堂的位置,修理、建築等等,都是他一個人在處理和計畫。又形路途中常要面對非常的困苦,連夏天也沒有休暇可言。
四、北部教會的始祖
今天北部教會有很多的禮拜堂,還有神學院、中學校、女學校、婦女學校等等,這些學校的起源主要都是因馬偕博士獻身而產生出來的。後來,才有很多宣教師、醫師、女宣教師等等出來盡力地服務。其源頭可說都是馬偕博士。所以,可以說,馬偕博士是北部教會的始祖。
另外,我還要略述家父蕭大醇如何受恩師(馬偕博士)的指導和愛顧。 /p>
起初,馬偕博士來到五股坑傳教時,他聽見在那裡有一位儒生而且是吃素的人,就來拜訪他,並贈他一本漢文的《聖經》。這位儒生就是家父。後來馬偕博士在數處教會併設義塾,並招聘家父來擔任新店義塾的教師。家父很高興地來赴任。馬偕博士設盛宴招待。從那時起,家父就停止了素食。在此地(新店),家父一方面在義塾教書,一方面參加教會禮拜,遂成為馬偕博士的徒弟,便把教書的職位交給長男蕭田,搬到淡水,去做牛津學院(Tamsui Oxford College)創設前馬偕博士的徒弟。當時,根本沒有校舍,所以博士在自家、野外、山間水邊等地上課。後來蕭田也來上學,做博士的徒弟。(後來牛津學院創設後,蕭東山﹝本人的三哥﹞與本人蕭安居也入學上學,畢業後被分派到各處教會服務。)
家父畢業後,曾歷任後埔、和尚洲、八里坌、後龍等地的教會。後來家母過世後,家父再往社寮住,在那裡娶了後妻,又繼續在崙仔頂、中港、波羅申拿宛、頭城、奇立丹(即湯仔城)各教會歷任。後來在該教會任中生病了,因此無法繼續服務教會,那時,馬偕博士特地讓出自己位在社寮的休養山莊,開放給家父,當作他晚年的療養所。家父在該島博士的山莊經過差不多一年的療養,並在該處過世。家父從初見到博士,一直到別世這段期間,受到博士很多的愛顧。
(二○○四年五月十六日譯)
原文為日文╱日文中譯:柯威霖
 

此網站由李秀卿女士撰寫程式建置並義務作維護。如果您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指正之處,請 聯絡我們。謝謝!

Copyright (C) 2007 年1月 [賴永祥長老史料庫 ]
修訂日期: 2017 年 07 月 2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