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良心 - 矢內原忠雄先生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林添水先生,台南市人1907-1982年, 此文摘自吳得榮編著「矢內原忠雄的信仰歷程」(台南人文出版社,1978年刊)一書附錄。 再錄於《壹葉通訊》52期1985年6月


某日,我因閱讀「剃髭記」這篇文章而認識「帝國主義下之台灣」的著者。以前我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如今卻知道他是神興起於日本的一位大先知。從他陸續發表的文字中,我學到了對真理的熱愛。他的信仰是活的,他的神是真理的化身,愛神就是愛真理,愛真理就是他的生活動力。他對年青人說:「當使你的「生」變成愛真理者之「生」,也當使你的「死」變成愛真理者之「死」」,這句話對我是莫大的鼓舞,說話者的存在更是我凝視的對象。

由於熱愛真理,他絕不與「虛偽」妥協,他斥責日本的不義和偽善,為了不使祖國沉淪。他在講台上大喊:「為要活出日本的理想,請先把這個國家埋葬掉吧,」這句震撼人心的的先知之言,是我親耳聽到的。我的心因它而跳躍,我的血因它而沸騰。我對自己說:「這人正是日本的良心」。個人的價值在於他的良心,照樣,國家的價值是在於知識份子樂於扮演良心的角色。他不怕孤獨,因為勇者獨自站立,就是他最為堅強的時侯。

1940年春天,我在高雄看到了停泊港外的日本艦隊之雄姿。這支準備南侵的艦隊使我想起了「民族與和平」的作者;他的和平理想正遭受霸道者的侮蔑,他的和平信息正被同胞所拒。雖然如此他並不氣餒,他說:「理想雖然是無形的,卻不是無力的。現實雖然可以以歪曲理想,卻不能消滅理想」。時問是最好的證人。用腳踢剌者必自討苦吃。無敵的艦隊如今何在?露宿街頭的孤兒寡婦豈不是好戰者所結出的惡果?

頭可斷,志不可奪;大學教授的榮銜可丟,良心的呼喚絕不抹煞。公義使邦國高舉,不義必招來神的審判。國家如不以正義為理想,何能見容於正義之神?先知之言使冥頑的政客惶恐難安,結果招來被迫去職的命運。初時看似挫敗,但後來即以勝利者之姿態凱歸。昔日的奸賊居然被譽為偉大的愛國者,甚至被擁立為最高學府之首長。誰說歷史沒有主宰?誰說宇宙沒有公義的真神?

我確信後來的史家必定讓矢內原先生在近代史上佔據一席之地;只要不失去其公正,任何史家都曾正當地評價這位時代的先知。他的存在可以媲美舊約的耶利米和以賽亞,他們都在混濁的世界堙A宣告神的審判和救贖,為了忠於真理,為了不默認同胞的罪孽,他們寧做被棄的「悲哀之人」,而不願做沒有節操的軟骨漢。矢內原先生所怕的只是真理之神,人間的任何權威都不足以驚動其心;某次,在他當眾揮毫的地方,我發現他寫了下面四個字:「真理泰然。」

先生的容貌雖然令人生長,他的心卻滿有恩慈。他雖然嚴責罪惡。背地堳o是個為自己之罪而哭泣的人。在不起的病床上,他像個軟弱無助的嬰孩。他真心仰望十字架,待面對無罪的救主,竟然無法抑止悔罪和感激的淚水。他是個居高位而不自認了不起的平實之人。他以身任基督之僕人為榮,以交陪世上的弱者為樂。他愛護「被洒所飲的人」訪問孤立無援的落伍者,安慰被病魔所折磨的同胞。凡他所到之處。希望的曙光必然驅散愁苦的黑夜,萎靡的心靈必重獲生機。

他深愛近代所標榜的民主精神,但由於他擁有來自信仰的自由和獨立氣慨,以致力圖超越民主的界限。他知道民主容易淪為「眾愚」。不是政客操縱民眾,就是因討好民眾而降低道德的標準,因而,力倡「無教會精神」,主張最高的權威是在於神,而不在於民眾。除非全體國民敬畏神,熱愛真理,真正的民主將無法確立。這是矢內原先生始終堅持的信念,他一直不為保守、革新、進步、反動等政治觀念所囿,其理由就是在於此。他反對政治對學問的干涉,主張大學的獨立和自由。他說,從事真理之探究的人應該擁有批判現實的勇氣,毅然負起指導政治的責任,而不該淪為政治的附庸。

矢內原先生主張自由、獨立、民主、和平以及真實的學問都應以純粹的基督福音為基礎,因為沒有十字架的贖罪,人性是難於獲得淨化的。為了這理由;他向生不遺餘力地宣揚基督贖罪的福音:一直到死為止。

1961年10月,矢內原先生病危的消息傳入我的耳中,那時心中大受衝擊,心慌意亂而不知所措;不過,待鎮靜之後,先生的各種形貌立刻浮現在我的腦海裹,為了他日的追憶,我得提筆加以記錄 。

在東海之國,出現了一位難得一見的學人、教育家以及純鍊無雜的福音使者;他的存在使人想起了新約的外邦使徒 -- 保羅;哦,傳播福音的人,他倆的腳蹤多美啊!

正當霸道蓋世、法西斯風暴狂吹之際,先生立腳於神言,以大無畏之精神,揮舞真理的寶劍,不為威武所屈,至終高奏凱歌,名載青史,萬古留芳。

他像一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利劍,任何背叛真理的人,都難逃被斬殺的命運。撒但的徒眾聞風喪膽,失節的祭司拔腳潛逃,賣主求榮的神學家則因著羞愧而無地自容。他高舉「純福音」的旗幟,高唱宗教的再改革,斥責與罪妥協的假先知。他說,純福音的新酒與舊皮袋不相合,而無教會的兄弟團契才是裝新酒的新皮袋。

心靈的滋潤、靈魂的自由端賴洗罪的寶血活泉。他說,信仰生活乃是理性(Reason)和心情(Heart)的合奏。認識客觀的贖罪事實加上主觀的流淚認罪之經歷;清晰的認知加上感激的熱情:這才是使靈魂活躍以及甦醒之道。

魔鬼像吼叫的獅子,到處尋找可吞吃的東西。面對惡魔的勢力,雖情形如同四面楚歌,先生仍穩若泰山,獨自踹酒醡參看:以賽亞六三:1~5),對民眾正告神的不可侮。被民眾孤立何足驚懼,可畏懼的是,對神不忠而被神棄絕,侵略之戰,人神共憤,先生基於愛神愛國,痛責本國之不義.忠言逆耳,軍閥處心積慮,欲置先生於絕地,然而,依靠聖靈之助,先知之言仍照發不誤。

人間的大獎 -- 諾貝爾和平獎 -- 雖未頒給他;神所賜的「公義冠冕」必然是他在永世堛犖a耀。他曾拆去民族間的隔牆,除去民族的偏見,使基督的和平在今世大得彰顯。基督說:「致力人間和平的人有福了,因為神要稱他們為兒女」(馬太五:9)。

如今神的忠僕己安息主懷,共飛翔歸天的情景,宛若夕腸西墜,共壯觀、其光芒,著實扣人心弦.而此刻的感動豈能不永留胸懷?佇立其遺影之前,誰能不正襟危坐?誰能不脫帽致敬?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