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永久敬佩的矢內原忠雄教授

 

首頁Home / 日文文章 / 日人列傳總檔  / 本土信徒總檔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總檔/Google Search 網內搜尋

李嘉嵩牧師撰 摘自《100年來》臺南:人光出版社,1979  p.60--63;

是該書第5 章「戰爭中」裡談到矢內原忠雄教授的一段;無題。


第二次中日戰爭是我個人在精神上極端苦惱的日子,我已經能從個人的問題跳出,繼而把個人的問題與種族、社會的問題連繫起來,並且想使用神學的解釋,把問題的層次作系統的分析與思考,這些思想上的進展,使我對個人精神上的經驗產生更迫切的要求,希望能有一個同時能滿足思想上及精神上的需要的一個答案

很巧妙的,我就是在這時候接觸到矢內原忠雄的著作,矢內原教授自從對華侵略戰爭的開始,就持著反對戰爭的態度。有一次日本最具權威的雜誌《中央公論》請他 寫一篇文章「國家的理想」,他在這篇文章中,一本他反對戰爭的觀點,嚴厲批評日本當時上下齊聲提倡的「暴支膺懲」的錯誤他認為教誨一個人改過遷善,不用嘉言相勸,相反地用刀鎗攻擊,所得的效果必定是相反的,因為教人改過遷善乃是仁愛的行為,如果不以仁愛的精神而用懲罰的方法,絕對無法收到效果。他認為日本所採取的恰好是這種危險而違反真理的方武,如果不改變必將自食其果,所以應該要放棄、要打破錯誤的觀念與態度。另一次為他們無教會信徒同志中,因過勞而於中年罹病去世的藤井武氏紀念追悼會上,矢內原再度一本他對日本當時所面臨的非常時局加以指摘、提醒。那時他的指控真是動人心弦,直 到如今我仍能記得他那有力的結尾:「日本啊!你要死,要先大死一番,然後才能從死裹獲得重生。」矢內原這種控訴,真是表露了基督徒的良知和勇氣。

但是事態嚴重起來了,日本的軍閥憲兵隊以及右派政客開始採取行動,並攻擊政府教育部(文部省)為什麼聘用這種反國家、反政府的危險人物在最高學府堨翿衩u,並對東京大學的校長施以壓力。結果矢內原教授就被迫提出辭呈,退居家園,從此也就失業了。後來據說岩波書店老板岩授茂雄先生獲悉他已辭職賦閑,恐怕將有糧草不繼之危,馬上包了一份稿費送到他家,請他寫一本《我所尊敬的人物》,他一口氣便寫成上、下兩冊,而書一出版,馬上風了當時日本的讀書界,他在第一卷序文中開門見山就說:「我所崇拜的只有一位,他就是耶穌基督。但是我所尊敬的人物卻有不少,有舊約時代的先知耶利米和以賽亞,也有日本佛教的日蓮宗的開山祖師日蓮氏,也有基督教史上的英雄人物,如宗教改革者馬丁路德、英國清教徒革命領袖克倫威爾,也有美國解放黑奴的林肯總統,以及我的恩師新渡戶稻造等人。至於另一位恩師內村鑑三,我想另作文章為書介紹……。」從這篇序文看來,差不多佔全書的九成都是與基督教有關的偉人,矢內原的思想 高超、節操堅貞,遭遇特殊,並且在道義上所持的勇氣真是世界上難有與之匹敵的。這二本書一出版,在日本知識界立即掀起了莫大的刺激與儆醒,這乃是理所當然的。

以後矢內原在自宅開設一個佈道所,每主日上午聚會,由他主講,但是聽眾卻有相當嚴格的限制,所以我雖然很想有機會去參加他家的聚會,卻連開口請人替我介紹的勇氣也沒有,倒是有幾次機會能夠聆聽他夫人的鋼琴獨奏,使我感到分外的光榮。他的夫人知道林家慈善會的林先生為了家庭再三的受患難,特別表示同情,而感到應該儘其可能去安慰林先生,盼望他能益發於求道生活有所長進,才應林先生懇切的邀請到他家演奏,因此我才有幸去林家陪著聆聽矢內原夫人彈奏鋼琴的特技。

矢內原在思想、信仰及做人方面,的確給了我數不盡的益處。他的信仰觀點師承內村鑑三先生的「無教會主義」,強調只管查經,採取原始教會的形式,實行早期基督徒的信仰生活,所以不重視教職制度、教會的禮典規範,以及教堂建築,甚至禮拜的秩序形式。這看起來似乎沒有一點教會體制與內容,但是想不到自從內村鑑三提倡無教會主義基督教以來,追隨他的人卻日多一日,並且多半都是在大學求學而且思想、學識優秀的份子,這些青年知識份子後來繼承他的衣缽,奉行他的主張,不擔任專任的教職,卻在業餘,以言論及文章做傳教工作,蔚然成風,培養出許多像矢內原教授一樣有膽識,而且人格崇高的一群。以我個人言之,他們的倫理基礎雖然與我三代傳道人所奉行的「有教會」信仰不相符合,但是在信仰上由他們所獲得的感化是不能否認的。

矢內原教授對我們台灣的民族運動也有過幾段永難忘懷的接觸。看自立晚報社出版的《台灣民族運動史》就可以知道。該書卷首的幾頁相片中,便有一幀是矢內原教授的相片。因為該書第5章所述有關二林蔗作農民與本省的農民運動的許多情節,便有不少出自矢內原教授的調查記錄與論點。因而矢內原教授在東京大學擔任殖民學講座時所著《帝國主義下的台灣》或《帝國主義下的印度》等書,都是台灣出身至日本求學的學生最感心儀嚮往,一睹為快的名著。可是如果有學生購閱這些書,萬一在假期或學成歸鄉的船上被警察發現,一定會遭到許多麻煩,甚至會被沒收的。這位忠貞耿直於一世的義士,於戰爭中被迫離開教席,他卻能夠通過文筆與家庭聚會宣揚福音,藉此繼續作了警世工作,以期能救瀕臨戰敗而滅亡的祖國於未然。果然不久日本戰敗而投降,為重建新民主國家的教育,於戰 後矢內原立即被邀回東京大學任教,不久戰後第一任校長南原繁博士(也是內村鑑三先生的門生)任期屆滿退休,矢內原教授立即被選出任校長,甚至連選三任9年至退休,任內對大學教育之貢獻竟被譽為世界大學之林中最突出的一棵巨木。可見矢內原教授德之高、望之重,且見識遠邁,勇氣過人,真可謂舉世無雙,殊值令人永久敬佩不已。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