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院陪伴學生的日子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潘忠杰 (長老教會牧師,台中大專工作者) 撰 《新使者雜誌》 143 期 2014年 8月 10日 p.22-24。
2014年3月18日至4月10日間,臺灣的大學生與公民團體共同佔領中華民國國會立法院的社會運動 (太陽花學運)。
在旁邊陪伴,適時發揮傳道人的功用。

學生自主、自由參與
3月18日深夜,載一車學生回宿舍的路上,低頭玩手機的學生問說立法院那是甚麼事。由於整晚都在團契聚會,沒有看甚麼新聞,完全沒有甚麼頭緒,回了學生:「我回家上網了解清楚後再告訴你。」就繼續開車。回家打開 Facebook, 映入眼前的是整個被立法院新聞洗版的版面,同時看到有幾位認識的傳道人和學生正在立法院裡,馬上連上現場直播;緊張地看到警方四次攻堅,幾乎一夜無眠。
19日整天在線上一直被學生問:「牧師,我們甚麼時候要上去?」「你要不要招集大家一起上去?」那時還沒有辦法給學生明確的答覆。直到20日凌晨一點半有學生打來告訴我他現在在立法院,問我在哪裡? 早上打開電腦,學生留言說:「牧師,我等不及了,我已經坐早上五點的車上台北了!」我才意識到學生都已經陸續上台北了,應該要上去陪伴、看看學生。
20日早上辦公室開會討論,要以學生中心名義招集大家一起去立法院聲援,還是讓學生自動自發地去參與? 最後決定既然是學運,就讓學生自由決定自己要如何行動。我們在 Facebook 上 po 出學生中心傳道人會在立法院現場,若有學生北上,請聯絡傳道人手機的訊息,就和幾位學生約好,搭上某大學號召的專車,開向將近一個月的「反黑箱服貿」的抗爭之路。
緊張的守夜
剛到的幾個晚上都想離開立法院,去其他的地方休息,但每晚差不多十點以後,就會有一些嚼著檳榔,眼露凶光的人陸續進來靜坐區打探;如果有學生請他們離開,或上前去詢問這些人要做甚麼,大多會被嗆聲:「你憑甚麼管我!」大部分留在這守夜的,幾乎都是年輕單純的學生,需要有較年長的人留著守夜,才比較好應付這些看起來不太友善的路過者;於是接連好幾夜,都留在令人緊張、無法安心入眠的立法院外走廊,包括充滿肅殺之氣,一夜未闔眼的323衝行政院之夜。當晚有幾個學生打電話聯絡會來立法院,等到學生來時,卻發現怎麼缺了一位。其他學生表示那位學生看見大家都往行政院湧去,就跟著往行政院過去了。當時一直有風聲傳說會行政院會鎮壓,於是趕快打電話給那位學生,要他趕快來立法院這邊。在行政院的學生說他的對面就是警察,旁邊被其他人擠得滿滿的,無法動彈;聽到他的描述更緊張,要他慢慢移動離開行政院現場,回來立法院比較安全,最後終於看到這位學生出現在立法院靜坐區,大大鬆了一口氣。
牧師服的作用
學運期間總會要求牧師來到立法院關心,儘量著牧師服。當時幾位在現場的同工也曾討論,到底要不要穿牧師服,大家意見各不相同, 最後讓大家自己決定。我從323禮拜天早上,總會青年幹事鄭君平牧師在立法院外走廊主禮的主日崇拜開始穿牧師服。牧師服辨識度極高,優點是較容易進出立法院外圍,還有天主教徒誤認為是神父,過來打招呼。也有天主教學生表示看到羅馬領的牧師服很感動,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見證;同時間我看到兩位法師靜靜站在立法院側門口。從立法院外到立法院內,許多基督徒會主動來打招呼,包括來自聖教會、靈糧堂、國語禮拜堂,其他獨立教會,以及禱告可以看見異象、說預言的代禱勇士等不同宗派背景的基督徒,會主動來介紹他是甚麼教會的基督徒,打破了只有長老會會友會上街頭的印象。
除了醫師和律師外,我們也跟內部協調讓牧師可以進入議場陪伴學生。某晚有一群牧師等著進議場,負責樓梯進出的人員看見幾位身著牧師服的人,就問說:「你們是牧師嗎? 我可以問一個比較尖銳的問題嗎?」「議場內有許多人是同志,如果你們上去,也會為他們禱告求平安嗎?」另一晚議場內睡袋不夠,工作人員報告希望兩人共用一個睡袋。突然有一位學生走向我,問說:「你是牧師嗎?」我回答:「是的。」她繼續問:「你可以幫我要一個睡袋嗎?」我馬上打給在議場外守夜南神的負責學生,請他準備睡袋。拿睡袋給這位學生時,我問他是哪個學校的學生? 她的態度很明顯跟議場內其他基督徒看到牧師時高興的眼神不同,看起來不太友善;有好幾天我都在想,這位學生是不是來測試牧師的?
當28日決策小組決定30日凱道大遊行時,我接到學生轉介的電話,有企業要贊助學生上凱道的交通費用,預算是十萬;我馬上聯繫有意願要參加凱道遊行的學生,大概估算一下費用。一週後,當我拿購票證明去交換現金時,順便問這聯繫人是哪家企業資助? 他表示是有好幾個老闆出的經費,這些老闆學生時都參與過學運,很支持這次的抗議。
帶領民主審議小組
學運退場前一週,Dstreet 街頭民主審議工作小組為了組織每天自願來參與靜坐的學生及民眾,每天舉行「全民審服貿」的活動。看了全民審服貿的操作方式,不就是曾經受訓過的開放空間技巧(OST)嗎? 於是邀集認識的傳道人、神學生來參與小組長帶領的工作;心想,總算有派上用場的時機了! 自願來靜坐的民眾雖然來自各學校、各種不同行業,但因有相同的目標、高昂的意志,很容易形成團體;不單可互相取暖,也會彼此打氣,甚至會互留聯絡方式,確實為學運後期外場的民眾凝聚高度的共識。
檢視這次讓學生自由決定參與學運的方式,較能讓學生自己思考為何要參與或支持「反黑箱服貿」;而不是跟著團體一起來,卻覺得無聊而離開靜坐區,去做市內參訪。對於不太理解或毫無感覺的學生,來到立法院現場,讓他們對甚麼是民主以及何為基督徒的社會責任有啟蒙的機會。對於傳道人而言,讓我想起去年苗栗反風車案開偵查庭前,律師問說:「你是牧師? 可以在我們進法庭前,帶我們禱告嗎?」在旁邊陪伴,適時發揮傳道人的功用。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