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灣教會20/40年有感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張瑞雄牧師

        原載於《東灣台灣基督教會二十週年暨建堂十週年特刊 1982-2002》


恭喜東灣台灣基督教會慶祝創設二十週年。

因為我在舊金山灣區居住了多年,經歷了再往上二十年的年頭,可以藉這機會分享有關舊金山灣區台灣人同鄉、社區與「教會」的過去四十年的歷史。我要特別把重點放在東灣教會史前的,一群抱著向望開拓信仰歸宿的團契,為同鄉、為基督的福音所走的一段歷程。

最早的五年(1962-67),我是做一個留學生。在課餘的時間才能延身伸出手去招呼台灣同鄉。1964年到1966年得到華人二世Donald Jee牧師的幫助,在Park Presidio Baptist Church 寄身,展開傳道的工作。在這時期得到前淡水鎮長杜麗水先生夫婦的「家長」樣式的援助。就是在這時期,王芳蘭女士與郭寬治醫師現在居住在New York)舉行結婚的典禮。那件事可以說是我們在灣區台灣人基督徒第一次的大行事。後來 Park Presidio Baptist Church的執事們要我做牧師同工之一,只一個條件,就是要我受浸禮。因為神學上的理由,我不能接受,我就離開了那教會。

好像是腳接腳,一進1966年,就受El CerritoSycamore Congregational Church邀請做該教會日語部的牧師。雖然是part time,算是有職務與稱謂的工作。「奉職」所帶來最大的益處 就是藉著「宣教」的理由,教會提供給了我們同鄉禮拜、交誼的場所。基督徒家庭幾乎都沒有,只有幾家慕道朋友。我們就展開每月一次的同鄉交誼會,做短時間的禮拜,長時間的交誼。有時20名擴大聚會到40名,幫助同學做結婚的儀式、辦證件。 他們的名字是往Taskege求學的王俊青洪美萍、在史丹福醫學院的郭承統林淑媛、以及在UCSF研究的高光民蕭百合,等等。當時沈富雄也在UCSF研究,在郭承統的婚禮裡他擔任「伴郎」的榮譽。

19676月,我在聯合衛理教會得到工作,就是受派做Fresno日本教會的英、日兩語的牧師。因此我就離開了舊金山灣區,到那地去赴任。這一點是以後我離開長老教會而在衛理教會就職的開始。在Fresno教會事奉了一共四年。 就是剛好那段時間開始,在美國多數的大都市裡,台灣人的人口一直增加,我覺得身受關在遙遠的農業地區我覺得身受關在遙遠的農業地區,沒能開創、參與台灣人社區的服務與活動,心裡覺得孤單、有咎。

Fresno日本人教會,每年8月全教會都休息活動如同放假。我就趁機會於19708月,去Los Angeles開設台灣人第一間的有稱謂的教會。那間就是今日的Olympic台灣長老(Presbyterian)教會。

197171日,聯合衛理教會改派我任Alameda日本人教會的牧師。由Buena Vista教會負擔3/4的薪水,其餘1/4是由California-Nevada Annual Conference (北加州年會 為開拓台灣人宣教的目的給與資助。我一到Alameda就開始招請在灣區的同鄉,也通過台灣教會公報公告我在此地意圖設立台灣教會。1972419日 的復活節,邀請要參加做設教同志到台前誓約做基本會員。那天一共有八位接受呼叫,成立一個「教會」。那八位是張村樑、楊鸞鳳、丁偉傑、丁悅英、丁昆樹、張美莉、陳光哲、張陳美華。

Alameda我的牧職才持續2年至19736月。因為被聯合衛理會亞洲系人聯盟選任為Executive Director我就離開Alameda的日本教會。「台灣教會」就隨著移轉到BerkeleyEpworth教會去。在Berkeley持續了約一年 的時間,其間,得到老信徒、牧師、傳道的幫忙,甚至也得到受國 民黨逐出境的馬利諾天主教的何神父甚至也得到受國民黨逐出境的馬利諾天主教的何神父、王神父來講道支持。到1974年,會友大家憤發挪出一位傳道者的薪 水,就開始索求專任的牧者。受教區長承諾所尋得的人選就是戴俊男牧師。當時的會友來自全舊金山灣區,所以大家同意於同年6月將集會場所移到Hayward First UMC。教會就 在那裡成長,隔年,1975年的8月,在John Moore教區長領導下,得到California-Nevada Annual Conference (北加州年會升格為Chartered Church(堂會。再過一年,1976年裡,為響應在舊金山的會友的需要,也在舊金山設支會開每聖日的台語禮拜。

記得是1980年,Hamilton BoswellBayview District的教區長,Willbur W. Y. Choy做年會的會督(9月起赴任的時候,舊金山灣區「唯一」的台灣教會內部起了分裂的現象。另除了受教會當局承認的一群以外,兩群會友離開而另設禮拜 的團契。我因為同情也認同其中的一群,盡力挽留這一群在UMC的體制裡。19806月開始在Berkeley Methodist United Church 守聖日,不幸挨原教會的主領者們向年會的牧職教規部控告我。他們得到了教區長與會督當局的支持,猛烈加以攻擊。我差一點就戴上了挑撥分裂教會與橫領公款的惡名。那起初在Berkeley Methodist United Church集會,後來搬到Walnut Creek First UMC發展的一群,就是今日的East Bay Formosan UMC東灣台灣基督教會了。這一群基督徒團契遲遲沒得到體制當局的採納,直到李信助牧師牧會而我當教區長時期的19886月,才升格稱為堂會。然後,於 1989年10月17日的大地震發生前不久,吳明雄 牧師赴任擔任本教會的牧師。

1982年,搬來借用First UMC,同時期到任來牧會的紀彰龢牧師也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議長賴俊明牧師來慶祝開設的典禮。如此,我所稱謂「後20年」的,也就是東灣台灣基督教會的歷史開始了。

最後,讓我向大家提示我設立台灣教會/服務中心的指針座右銘。那就是彌加68節。在那經節裡提起「上主所要求」的三個重點:1.行公 義。2.心存憐憫。3.謙卑與上主同行。1.在四十年期間在四十年期間,我們一群同鄉一貫都反對專制壓迫人民的政權,極力支持贊助台灣民主化運動與威武不 屈的台灣長老教會。我們的同道中不少因此上了黑名單,我們的教會也被稱為「台獨教會」。我們並不為一時的「安逸」放棄行公義的召命。2.我們一貫都以服務弱勢、幼少、老苦者為基督徒的本分。幫助在身分、移民、家庭生活上有問題而憂慮的朋友。為他們做保證、介紹、推薦等等,為教會/社區服務中心展開工作的核心。3.我們時常沒忘記所有的榮譽、誹謗、喜 樂、苦惱、成功、失敗,都是上帝的 恩典與攝理。所以盡力每聖日以祈禱、敬拜開始,而以感謝、讚美的心出發每週的行踏。始終不可忘記與上主同行不是我們主導,乃是上主先導,牽我們的手走過現世的高潮與低調、內心的高揚與餒志。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