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世牧師人生四季 附王榮信撰「父親受難紀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王英世撰 2014年羅東基督長老教會慶祝百週年時,他有感而發,寫下他自己一生的記事,甚至印製成小冊,發送給每一個人。2016年12月18日在安息禮拜時附加王榮信牧師撰「父親受難紀事」一文分發給會眾。

序言:
依照氣候的變化,我們把人生分為春、夏、秋、冬的四季,人常經過喜、怒、哀樂的生活,然後迎接死亡來臨,在人生季節不同的階段常遇到挫折、困苦的事。我今年已87歲,我把我的傳教生涯分為春、夏、秋、冬人生四季與大家分享。
一、人生的春天:
我出生在民雄王傳宗醫師的恩寵醫院(1928年8月11日),父親擔任王醫師的助理,後來父親在更偏遠的牛斗山開診所。禮拜天父母就帶我和弟弟到民雄去作禮拜,當時的歐萬得傳道,喜歡唱「安息聖日第一好」,到如今還在我腦海裏環繞。八歲時父親搬回彰化,與年輕蘭醫生一起在彰基服務到退休。我國校讀彰化第一公學校,畢業時得市長獎,之後只有我一個人考上台中一中。我體格大、喜歡運動,是學校相撲選手,時常得獎,被稱為「石頭」,也被選為柔道選手,甚至全校的馬拉松比賽,也都在前十多名。記得有一位同學看到母親為我做的便當相當大、菜色好,要求我交換,畢業後他常提起這事感謝我。畢業後被徵召做學生兵,每天都要挖戰壕、挖大石頭,必須靠我這個大力士來扛,這影響我的髖關節。戰後,我先在彰化商業學校當教務處幹事,兩年後到淡江中學補兩年高中。為賺取學費而工讀,每天替學寮買菜,林哲夫先生和李廷樞牧師是我的同工,期間也擔任淡水教會主日學老師,聖誕節演孤星淚的主角轟動全淡中、純德和淡水教會。在淡水兩年接觸過教會名牧人士,也看見教會的負面和問題,決心放棄考大學,報考神學院,是我人生的大轉捩點。  (
二、人生的夏天:
在30-50歲最有力氣、付出勞力最多,但還沒有看到果子的播種期。神學院暑期實習在宜蘭教會,受到張逢昌牧師操練講道,也認識王成章牧師和張清庚牧師,鼓勵他們去讀學院。有一位女長老離別時給我一個大紅包,我回校後購買油印機成立同志油印社,承印歌譜和馬偕醫院的單張,同工有李廷樞牧師、林宗要牧師、陳清標先生和我,收入成為生活很大的幫助。在學中第三年被選為學生會長,參加男聲及德明利姑娘的合唱團,去各地演唱。在羅東實習時,陳耀宗牧師邀請我來冬山開拓教會(1953年),當時沒有會友和主日學生,所以每禮拜在羅東教會指揮聖歌隊、教主日學,然後騎腳踏車去利澤簡主理禮拜,下午再騎車回冬山教主日學。那時游習卿老師在冬山國校任教,有一段時間幫忙我,同睡一床受苦二年。陳牧師提起我的婚事,對象是我神學院同班同學,我的岳父不經過女兒的同意就訂日期,但因我母親反對沒有來參加,那一天的訂婚就吹了。經過半年的努力,1955年5月5日在台灣神學院舉行結婚典禮,婚後我專心於於冬山的工作,並邀請宣教師戈牧師夫婦開始婦女團契、英文查經班,試辦主日晚上禮拜。二年後購置一間民家做禮拜堂和宿舍,羅東母會補助一萬五千����,各地教會募款二萬多���,師母和兩位姊妹用車繡做手巾贈送給奉獻者。教會慢慢增長,選出一��長老和二位女執事,也實施主日上午和晚上禮拜。有一位小孩生來兔唇,家裏貧窮在街上賣冰水,我帶他去馬偕醫院整容,後來一起去新竹,成為我一家人,協助他結婚、購屋,在啟信教會當長老。另外,救一個自殺未遂的人,並幫助一個青年替他負擔結婚費用。如今在羅東,有以前的主日學生已信主,這是值得安慰的事。三年後(1956年)戈德恩宣教師退休,要我接他的工作,陳牧師也贊成,十月二十五日就在羅東教會封牧,三年間做巡迴工作,建設七間石造教會。宜蘭縣有十八間原住民教會,交通不方便,最遠有老金洋,走路要11小時,颱風後鐵路的橋流失,幾次帶大學生去做醫療服務,好像坐鞦韆爬過去,非常緊張。三年後(1959年)應聘到新竹聖經學院擔任教務主任、總務主任、平信徒訓練主任,除教學外,辦理各種人才訓練。這期間付出很大,但有人要把學院轉賣,解聘所有老師,以致面臨關門的危機。
三、人生的秋天:
過去所付出、流淚所撒種的,如今開始結出果子的時刻,可說是我傳教生涯的高峰。1969年8月學校數位同工離開,我也準備要去牧會,董事會突然通知我續聘一年,並兼院長職務。那時我不知道從那裏借膽,勇敢接這重擔,短短兩個禮拜就要開學,到處物色同工,整理荒廢的學園,除了維持幼教科,另籌劃開辦原住民的青年職業訓練。為發展幼兒教育,董事會賣了土地,建設現代化的教室,使仁光幼稚園立案,成為新竹市內的名校。三年後,董事會議決聘我為院長,正式院長擔任二十二年才結束。學院從竹北遷移到新竹,可以說是一個大轉機,首先,學制改為四年,相繼增設教會幹事科、基督教語文系、教會音樂系,並加入東南亞神學院協會為準會員。1986年完成信徒訓練大樓,1989年完成音樂館教室和室內游泳池,1989年和總會合辦松年大學…。回顧在新竹35年,除了在學院工作以外參與中總會事工,山地部長和山宣委員28年等職,先後擔任過19間教會的小會議長。協助公園、西大路、那羅、井上等平地及原住民共12間教會…在這期間如果沒有多位宣教師全心的協助,沒有辦法結這樣的果子,特別要感謝任牧師為我爭取獎學金前往美國進修一年,並為建信徒訓練大樓從國外得很多經費。
四、人生的冬天:
1994年辭聖經學院,捨不得離開服務35年的學校,那時羅東教會決定要聘我,因我已66歲,覺得不適任而推辭,但該會很誠懇的邀請,最後我答應。我問長執要如何使用新禮拜堂?我就向他們挑戰,現在新教堂增加好幾倍的空間,這是上帝給教會向外宣教的良機。於是陸續開始辦兒童合唱團、英日語班…,並籌辦松年大學。禮拜堂經過日夜趕工,於十二月的慶祝聖誕就在二樓新禮拜堂舉辦。三年後(1997年),我的長子榮信前來擔任教育牧師,父子共牧養一間教會。72歲時(2000年)我就退休,由孩子接任主任牧師,又增聘鄭育智牧師為教育牧師,教勢日日成長。今年(2014年)是我來羅東滿二十年,是我傳教生涯的冬天,現在不必負責任、講道,兼松大的日語課,有時探訪會友、參加各種聚會、聖歌隊獻詩、協助募款;另外有兩次前往日本千葉、大阪台灣人教會協助短期牧會。在羅東教會期間擔任過中總會各委員會職務、宜蘭縣同工會主席、更生團契宜蘭區會主委十多年,也被縣政府和羅東鎮表揚為模範夫妻、模範父親。回顧過去60年的傳教生涯,感謝上帝給沒有特別的天份、學識的我能為祂做一點事,也能幫助祂所設立的學校和教會,現在覺得沒有力氣再為主做工,好像一隻老馬沒有用,但感謝上帝給我四個小孩,能繼承我在各地事奉。願一切榮光主名。 阿們。
*(這是父親在2014年教會慶祝百週年時,他有感而發,寫下他自己一生的記事,甚至印製成小冊,發送給每一個人。)
後記:「父親受難紀事」 王榮信 整理
爸爸早在2007年就接受髖關節手術,因為過去奔波在宜蘭縣、新竹縣原住民部落,關節很久就出了問題,因此二邊髖關節都換成人工的。術後因為沒有好好休息(停不下來),就殘留一些後遺症,但是大體上行動都沒有問題,甚至2013年還前往美國參加親人的婚禮。直到2015年聖誕節前12月23日深夜十一點多,自己一個人還在辦公室忙碌,返家途中摔倒,右邊髖關節脫落、右手關節也受傷。隔天一早,經送醫院治療,用人工拉回,醫生囑咐要好好休息六個月,要練習走路,但是要注意姿勢,矮的椅子、軟的椅子不能坐...
一開始三個禮拜很聽話,復原情況還不錯,但是到了第四個禮拜就又開始忙碌寫信、寄書、打電話。為的是「四結教會建堂」、「五結教會建堂」、「更生團契事工」、「新竹聖經學院史料館」...一個沒有注意,髖關節又脫落,一共六次(12/23、1/10、2/8、4/7、6/3、7/17),最終,無法站立、無法行走,只能攙扶坐輪椅。
由於年輕時腎臟曾感染,功能就不是很好,如今受傷、治療都需要服用大量藥物,從年輕時痰就比較多,所以自己喜歡服用「感冒」類的成藥,這些都使腎臟功能快速衰退。血液中「尿素氮」的指數由40幾(正常是20幾)一直上升,60...70...80...90...100...110...120...到這個月(11月)驗血指數高達179,一般來說到120時就一定要洗腎,但是有別於其他腎臟患者,爸爸的排尿還都很正常,沒有水腫、積水現象,貧血(不到正常值的一半)也因為每個月打一劑「紅血球增生劑」而上升超過正常值一半以上,電解質也還在正常值範圍。這或許是上帝特別的憐憫(醫生也不解),或許也是媽媽半年來用心計算每一種食物的份量,打成食物泥,耐心餵食。
爸爸身體狀況,一天比一天衰退,神智愈來愈不清楚,昏睡的時間愈來愈長,但是清醒時大份的人他都還認得。這個月講話完全聽不懂,疼痛的感覺也不太有。照理說,醫生也有建議要洗腎,但是爸爸多重的問題,年紀也比較高,恐怕洗腎又是另一種折磨。在爸爸還清醒時,幾次詢問他,他都表示不願意洗腎,媽媽也同意、孩子們也有共識。因此我們就學習順服上帝的時間,或長、或短,我們就持續陪伴,還是有很多情緒,特別是媽媽,但是我們的決定沒有改變。
跌倒期間,我有答應爸爸,等他穩定後要載他去拜訪親友,所以就到了中和拜訪小姑姑,謝謝雙和教會廖繼成牧師的協助,提供教會一樓讓我們談話,因為爸爸無法爬樓梯。然後到關渡拜訪林宗要牧師、高金田牧師。林牧師是爸爸神學院前期的學長,但是他們一起奮鬥過,有著深厚的革命感情,現在與女兒林麗真老師、女婿高金田牧師一起住。高牧師是我讀神學院時的教務長,他的父親也是我祖父的好友,都在彰化教會。5月21日帶爸爸去嘉義民雄教會參加叔叔的孫女(堂姐淑華、黃智鴻牧師的女兒)的婚禮。這對爸爸有雙重的意義,因為民雄是他的出生地,當年祖父王光胆長老來到民雄恩寵醫院與好友王傳宗醫師一起行醫。一方面,誠如堂姊所說,爸爸是王家這一輩中最大的長輩,希望爸爸來參加,並為新人祝禱。感謝主,來回我開車,一切都還很順利。
六月份,是很豐富的一個月,有親人、朋友陸續來看他,他也參加了松年大學的結業式。孫女王永恩台灣神學院的畢業典禮,阿公沒有缺席,這對她來說很有意義,更特別的事,在分發傳道師公開抽籤時,上帝奇妙的安排,永恩受派到冬山教會這是阿公63年前牧會的教會,也是我60年前出生的地方。還有北區退休傳道人聯誼會來訪問羅東教會,特地請他向大家請安。爸爸很興奮能夠見到許多老朋友,特別他的同學蔡仁理牧師,前彰化教會的吳和隆牧師娘(爸爸的母會),聖經學院老同事柯文堂牧師,當然也有好幾位早期的學生。7月30日,孫惠玲老師新歌發表會,特別邀請阿公、阿嬤讀聖經,爸爸這時精神狀態已經無法完全專注,口齒也開始漸漸不是那麼清楚,所以媽媽一直帶著他唸。雖然有一點零零落落,但是整個畫面還蠻感人的,61年一起的生活,點點滴滴...
八月份,是爸爸的生日,我們低調地替爸爸做88米壽(八十八合起��是米字),大部份只邀蘭陽區牧者同工,有部分親人也來參加。爸爸還在會中發表了他的關懷大業,他未完成的一些事務,真是的,無法讓自己停歇一會而,但是這就是真實的他。8月30日我們家也增加了一個新的成員,王應安,在醫院住了幾天9月2日回到家,先來看阿祖。四代能夠同堂在今日已經少見,王應平的出生這二年,爸爸每天都會問:阿平呢?可惜他已經不會問:阿安呢?9月18日,連續好幾年日本長笛老師有泉芳春與師母前來羅東指導長笛班,這次家族旅遊特別選定台灣,安排來探望爸爸,演奏給他聽。這是爸爸一直期待的事,然而在他們演奏時,爸爸睡著了,事後還問說,有演奏嗎?進入10月,爸爸的情形愈來愈嚴重,神志不是那麼清楚,昏睡的時間漸漸長,口齒愈來愈不清楚,食量愈來愈少,媽媽的擔心、不安與日俱增。我們看了不捨,反而擔心媽媽似乎比擔心爸爸愈來愈多。看到爸爸一天比一天衰退,無法言語,也看到媽媽心情很複雜,不離不棄的在照顧,讓我們很心酸。雖然說,那一天早晚要臨到,但是,我在教會服事超過33年,此時覺得「死亡」離我好近。不久前才去台東參加蔡錫森老師的告別禮拜,他的家在教會斜對面,是我們二個孩子小時候的「托兒所」,他們夫婦孩子都稱呼「蔡老師阿公、阿嬤」,他的兒子宗賢說:「我們都知道這一天要來臨,但是真的遇到時還是很錯愕,一方面以孩子的立場,希望爸爸再活久一點,但是這是我們自私的心。我們沒有體諒爸爸的痛苦,沒有想到失去太太的孤單...」,我拉著他的手說:「這是我現在的心情」,也是媽媽的心情。由於「尿素氮」(俗稱尿毒)指數愈來愈高,影響神智、情緒、行為愈來愈嚴重,然而我們不太懂,所以常常與爸爸起爭執,談話常常不歡而散,謝謝附近同工很體諒,時常來陪爸爸聊天,他很高興。
11月25日,這一天,沒想到生前最後一批訪客是聖經學院早期的校友,爸爸本來昏睡,學生故意說:「院長上課了!打鐘了!趕快起來!」,沒有想到他真的張開眼睛。下午,榮義、榮昌不約而同的都回來看爸爸,在床邊叫他,有時醒、有時叫不醒,唱詩給他聽,他偶而想講話,卻只有聲音而無法聽懂。一直到深夜12點多,榮昌因為學校一早有事,與爸爸道別後與珠玉一起回淡水。榮義隔天也有聚會,清晨6點也回去。三兄弟最後的談話內容「聖誕節要到了,照顧爸爸忙得過來嗎?」,其實大家心裏仍然期待,能一起過年、一起出外旅遊…但是,爸爸選擇對我們最方便的時間,跟隨耶穌的帶領,回到永恆的家鄉。原本媽媽每晚要唱詩給爸爸聽,現在交給天使負責唱歌;每天要「勸食」(爸爸胃口愈來愈不好,所以要一直勸、拜託,才會多少吃一些),現在也不用;每天要撫摸著爸爸的臉龐,哄他要睡覺(白天昏睡、晚上不睡),現在看著爸爸安詳的睡著,不再痛苦、不再煩惱,只是媽媽說:「我失業了!」。此時,父親已經走完人生的道路,主後2016年11月26日中午12時,安詳的離開我們,躺臥在愛他的主耶穌的懷抱,在世旅途八十九載。
謝謝這一個禮拜來,大家沒有停止的關心、代禱、安慰、扶持,我們真的得到很大的幫助。接近聖誕節,各教會、包括我們自己的教會都有忙不完的事。我們三兄弟的時間都喬不好,最後勉強喬出12月14日上午9:00在羅東壽園舉行入殮、火化禮拜。12月18日(日)下午3:00在羅東教會舉行告別禮拜,很多人都已經告知無法參加,但是,請放心,告別禮拜只是一時,長長久久的關係、彼此的關懷才是更珍貴,我們都會謹記在心。
我按著原定計劃,把爸爸跌倒、臥床這十一個月的記事完成,也是我紀念爸爸的一個「旅程」的起點。
生病這段時間,當然所有的人都非常關心爸爸,原諒我無法在此一一陳述。但是,我特別要謝謝教會的醫師團隊發揮最大的動員,協助我們處理爸爸醫療問題。遠在澎湖的陳仁勇醫師(執事)是腦神經內科是醫療顧問,現場乃是由蘇傳凱醫師(長老)是家醫科,三天、二天一定到家訪視,檢討用藥情形,與陳醫師聯繫做最好的調整。睡不著、精神亢奮、暴躁不安,陳建州醫師(執事)是精神科全力配合。眼睛、視力就交由眼科權威五福眼科的林逸民醫師(長老)。腎臟、貧血問題蘇醫師轉介聖母醫院蕭志忠醫師,他也是主內弟兄,半年來用心照料爸爸。多年來爸爸骨頭的問題都是聖母醫院雷雲龍醫師負責,當然聖母醫院李麗秋主任,多年來一直關心著爸爸,協助在醫院的許多事務。還有邱錫鴻執事的女婿鄭裕南醫師,是復健醫師,幫忙爸爸復健,還轉介花蓮慈濟醫院骨科權威于載九醫師,特別撥空看診。更生團契的莊芳美姐妹,好長一段時間,每禮拜都載爸爸去針灸。吳恩情牧師也曾經幾次到家裡替爸爸按摩。
要感謝爸爸曾經服務的35年的聖經學院,院長阮介民牧師第一時間表示慰問,並且表達董事會的心意,要為爸爸辦理「學院葬」,我當下婉拒,並建議另外選定時間,在學院辦「追思音樂會」,藉此機會招集校友回娘家,一起關心學院。院長欣然接受,並專程來羅東關心探訪,目前選定2017年2月18日舉辦。特別要謝謝我們所屬的羅東教會,接納我們父子接連在這裡牧會22年多,對父親及我們一家的愛無法道盡,在這段日子裡更是陪伴著我們一同面對病痛、苦難,代表家人致上最大的感謝。謝謝教會在父親最終的時刻給予最高的榮譽:「教會葬」,我們誠心領受,但願一切榮耀歸給我們的上帝。治喪期間,大家的關懷、慰問,所有的協助、忙碌的準備一切事務,你們的恩情,我們謹記在心。當然要感謝的還有好多、好多,我希望有機會能一一向大家致謝。願上帝賜福各位。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