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德長老(1945-2015)略歷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林聖縈撰 見於追思禮拜手冊。台北雙連教會林建德長老於2015年1月19日去世,2月1日在雙連教會禮拜堂舉行追思禮拜。

林建德長老(1945-2015)略歷   
先父林建德先生於民國34年出生在台中潭子鄉,爺爺經營麵粉及綠藻錠生產 工廠。爸爸小時候就搬上來台北,住在中山區中山國小附近。爸爸在家中排行老 大,很會照顧人,和大姑姑美麗、叔叔建輝及小姑姑淑美感情很好。成年之後, 也依然互相依傍照拂。爸爸個性非常開朗活潑,在人生的每一個時期都認識許多 交陪一生的摯友。   
大家的回憶中,爸爸從小就非常靈活,識字極早。中學順利的考上師大附 中,成為以後我的學長,接著就讀台北醫學院牙醫系。在當時所結識的好朋友 中,爸爸把同學久恩長老帶進聖歌隊,後來也與淑美姑姑因情意相投而成為我的 姑丈。此外,在以兄長身分去見美麗姑姑的男友時,發現未來妹婿何汝彰醫師原 來也是在北醫的好朋友。爸爸在三總實習時練就了一手好技術,我們常常聽到病 人稱讚爸爸手勢輕柔及拔牙技術快、狠、準。之後,和姑丈開設「哲全牙科診 所」一同執業。在執業期間為求技術精進,和姑丈分別赴美見習一年。當然,小 時候和弟弟對於牙醫就是自己爸爸,完全無法逃避看牙拔牙的日子,在我們心中 很是留下了一段深刻的回憶。   
上帝的手非常奇妙。爸爸常說,上帝給他的一生超乎他所想像。爸爸出生在 傳統閩南家庭,家中長年拜拜,本來不該有認識上帝的機會。這段美好恩典是從 爸爸外婆給他的腳踏車開始。因為這輛腳踏車不知為何原因故障而無法修理,上 帝引領著爸爸尋找到家中附近,當年和雙連教會毗鄰的雙連幼稚園。園中有許多 的腳踏車還有玩伴,所以他經常帶著大姑姑去雙連幼稚園玩耍。每逢慶典,教會 總是會分發禮物糖果,更加吸引爸爸前去,開始了爸爸在雙連教會的歲月。當年 的陳溪圳牧師非常疼愛爸爸,不時去爸爸家裡關懷探訪,爸爸也漸漸地認識上帝 的恩典大能,加入教會團契,受洗成為上帝的僕人,也在上帝的慈愛中,認識了 許多主內弟兄姊妹,建立了一生的穩固情誼。   
爸爸曾經擔任聖歌隊隊長,對當時的美女鋼琴伴奏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動心 追求。這位美女後來成為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媽媽。他們一起牽手走過四十多 年的歲月,婚後生下了我跟弟弟聖浩。從小,爸爸就很珍惜與家人相聚的時間並 相當重視我們的教育。他工作繁忙,但是週末一有時間,就會帶我們嚐遍各地美 食,餐桌變成我們交流的重要場合。每隔一段時間,爸爸也會帶我們出去旅行。 早先在環境不是非常寬裕的時候,爸爸開車帶我們玩遍台灣,在我幼稚園大班時 就帶我們坐飛機去蘭嶼。當年出國觀光遠不如今天的方便,但從我小學一年級 起,爸爸就開始帶著我們出國到各地遊覽;除了家人相聚及累積滿滿的回憶外, -8- 也拓展了我們的視野。後來,他送我和弟弟赴美唸書。出國十一年間,爸爸媽媽 天天打電話給我們,從來沒有間斷,並且一有機會就橫跨半個地球來看我們。年 少輕狂的我們,當時偶爾也會覺得不耐煩,但是現時想起,父母對我們的深刻愛 意只有令我惶恐珍重。   
爸爸是個很幽默的人,非常喜歡分享他的笑話。吃飯旅行中間,總是少不了 他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也因為這樣,常常被許多親戚朋友請去當證婚人。和先生 舜卿結婚多年以後,還有許多人對爸爸在我婚宴上的致詞印象深刻而稱呼我為 「阿卿嫂」。或許也是這樣開朗樂觀的個性,爸爸在知道他罹癌後,早早告訴我 們不要太傷心,他只是要回到上帝的懷抱中,他這一生其實沒什麼遺憾。   
在家庭和本業之外,爸爸也在上帝的引領之下,開始他服事的旅程。先是在 教會中擔任團契及聖歌隊的幹部,接著成為執事及長老,事奉上帝。他常常告訴 我們,上帝真的對他恩典滿滿,因此他不怕人的眼光說嘴,只有在意和敬畏神的 教誨。依循這個原則,爸爸在長執會中,協助建立三芝安養院、發起設立牛埔庄 講義所及完成眾多教會事工,也和主內兄弟姐妹建立了很好的情誼,在信仰上互 相餵養成長。   
爸爸也是個慷慨的人,對於幫助他人及社會議題有很多想法及理念。因此他 加入了台北大同扶輪社。在社婸{識許多有相同理念的好友們,結集大家的力 量,照顧和關懷許多弱勢團體,希望把這個世界跟這片土地變成更美好的地方。 爸爸也成為安寧基金會的董事長,結合了扶輪社的力量,推動社會大眾對安寧療 護的正向認識,造福許多病友,也讓許多家庭,包括我們自己,在面對這個人生 一等一困難的課題時,能夠讓故人減輕痛苦,減少遺憾的安然離去,也讓遺族的 心靈得著安慰。   
在雙連教會做為代議長老期間,爸爸也進入了馬偕醫院董事會擔任董事,後 來成為董事長。在馬偕醫院董事會服事期間,爸爸最欣慰的兩件事是因為上帝的 保守和帶領,在他任內克服萬難,蓋起了馬偕醫院淡水院區的「馬偕樓」和成立 了「馬偕醫學院」;前者讓淡水院區有更充分的資源來服務病人,後者讓馬偕醫 院醫學中心有了培育人才的完整體系。除了這兩件事,爸爸也充分授權讓當時的 黃俊雄院長能夠順利推動許多醫療計畫及建置醫院的設備器材。爸爸住院期間常 常和我們相對苦笑,說他當年批准的這些醫療器材,他好像都用到了。   
爸爸在去年(2014)的五月末被診斷出罹患了癌症。治療以來的八個多月當 中,我們看到了許許多多人對他的關心及照顧。從醫療團隊到他的親人朋友,大 家都對他付出了極大的心力。爸爸一直不停的告訴我們,他很感謝上帝,也很感 -9- 謝他的醫療團隊及朋友親人們。我們極為不捨他經歷這段艱辛的抗病過程,但是 在他清醒的時候,爸爸從來沒有跟我們抱怨過他心中的痛苦。在病程中,爸爸對 每一通打來希望他幫忙處理事情的電話從未拒絕,也還在為教會事工、醫院募款 及安寧基金會操心。他又怕我們麻煩,早早就預定好家族墓地,清楚地交代後 事,也吩咐我們,當他回歸天家時,要我們懇辭花圈花籃,所有的慰儀將全數奉 獻給馬偕醫學院。   
在病程後期,有一小段時間爸爸的意識不是很清楚。在他的囈語中,我們稍 稍聽到了爸爸對自己病情的惶惑不安。但是在這中間,我們聽到更多他掛心媽媽 沒有人照顧,擔心他的病人是否按時來看診,治療完回家不知還會不會牙痛。他 也擔心我們赴美學費的支付問題、醫院的募款進行是否順利,還有今年將在台灣 舉行的安寧年會籌備進度到哪裡了?這麼多的擔子,這麼多的關心及不放心,他 說是他的福氣,上帝揀選他來做。在爸爸意識稍微回復時,他也還帶著我們一起 禱告讚美。   
最後的最後,我們也照他的交代,簽下了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 讓爸爸安詳離去,不再對他的身體造成更多的痛苦。家人們在親手為他淨身穿衣 時,協助我們的護理師提醒說,要小心腹水從口中流出。只是不知何時,原來還 張開嘴巴的爸爸,緊緊的抿住了嘴,一滴腹水也沒有流出來。護理師告訴我們, 爸爸實在太疼我們,體貼我們到最後一秒也不讓我們麻煩。   
距離上次寫「我的爸爸」時,已經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了。一開始我其實有點 畏懼這個任務,覺得我會無法面對心中的傷痛。但在動筆後,我在心中一件件梳 理和爸爸的回憶,或是打電話與親友釐清與分享一些爸爸的故事時,因為爸爸的 幽默,慷慨和慈愛,我常常忍不住笑了出來。   
或許,這就是爸爸留給我們最好的禮物。   
如同約翰福音12章第24節所說: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 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在我們的心中,他留 下一生美好的見證,一段豐盛的生命旅途,和許多美好的回憶。   
爸爸,謝謝您,我們愛您,期待與您在天家再相見的日子。
女兒 聖縈 叩別__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