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林川明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林信明撰 《新使者雜誌》73期 2002年12月10日 p. 72-74 

……林牧師抓住機會說:長老教會也是代議制度,一切的議案通過也要經過開會決定才能執行,長老會沒有這個決議,所以所有的傳教師都沒有被派作間諜的工作……。
老林川明牧師的蒙召,內心有說不出的不甘及思念,他是一個慈祥的牧者及人格者,從他的點點滴滴中可以看出,能與老林牧師的認識是我的福氣。在更生教會牧會 中,他從台東新港教會退休與其子昭雄住在一起,而成了我的會友,但卻更是我的牧者,我們每個禮拜差不多三、四個小時的交談,從交談中我得知了他過去牧會的 心得,處理過的教會問題,及如何與外面的社會人士應對。
他 的坐息很正常,他說每天早上起床後就先讀聖經,然後六、七點多就出來散步,巡遊台東市內,要回去時就會繞到更生教會,進去堶情A也許是休息,坐在樓下的長 梯上,差不多是九點多了,我由二樓的讀書房中看到他,就會叫他上樓來坐,有時是他自己上樓來坐。牧師娘都會笑稱老牧師,你代替市長在巡視市內了,他的笑聲 就這樣響著,這一坐都是二個小時左右,差不多牧師娘煮好了中餐,要叫他一起吃時,他就會回家。一個禮拜差不多有二次,如果一個禮拜中他沒有上來坐,我就會 去昭雄家找他坐,也差不多二個小時左右,從我們交談中,我約略整理我記得的事項與大家分享。
一、 至孝及至親
因為他的父親很早就跟他的弟弟到了東部來生活、工作,且都有好的發展,但那時經過了南投、霧峰及原斗教會的牧會(那時是傳道師被派來派去),而且牧會都很 成功,他的弟弟在新港(成功)當漁會的總幹事,那時成功地區沒有教會,但有幾戶的基督徒在那堙A他的弟弟對他說:父親在這堙A又沒有適當的人來組織教會, 他是不是考慮到東部來作拓荒工作,他就放棄了在中部的牧會,而到東部來做長達三十幾年的拓荒工作,且盡了人子之責任,而他原本想二、三年把教會組織好就要 再回中部去,但是一住卻住了三十幾年,其間更經歷了其弟弟及弟媳的離世,而留下了六、七個兒女,他也負起了照顧安排的工作,使他們皆能完成大學及研究所的學業。
二、 開拓新港(成功)線阿美族的宣教工作
當我們在記念許多前輩開拓了東部原住民的宣教工作,如高俊明、吳銅燦、駱先春、胡文池時,我們不要忘記在沿海線的都蘭、東河、新港(成功)、長濱一帶的阿美族教會也都是在他的關心、牧養下成立,最早期的新港教會也有一部份的阿美族會友,後來才分開,在沿海一帶皆留下他美好的腳蹤。
三、 會栽培人才
在他牧會的教會中,他一向注重人才的培養,組織青年會,加強青年的靈性,也鼓勵他們向學,而他牧會的長執也有很好的訓練,他們的素質很好,新港教會的長執 就是。而他更培養了一個很有名的謝緯牧師兼醫生,當謝緯牧師要先讀神學院或是先讀醫學院時,他說要先打好信仰的根基,其父聽林牧師的話先送謝緯去神學院讀 書,然後再送他去讀醫學院,才有他以後的醫療傳道,而奉獻給台灣。
四、 不會巴結人
當時在原住民地區的宣教工作,引起差會宣教單位的注意,派了許多宣教師來關心,也奉獻了許多的經費,有許多人巴結這些宣教師,但林牧師不會,他仍照他的計 劃來推動,經費不夠時他再想辦法。有一次聯絡的同工說有差會的宣教師要來拜訪原住民教會,說是某日某時,他就叫長執、會友等他們的到來,但是左等右等,延 了二、三個小時,等他們到來時,林牧師很不客氣的對這些同工說:您們不要以為這些會友吃飽沒事幹,或是只要照些相片寄回去作他們的成績,就可以撥經費來,您們要補助也好,不補助也好,他都會做這些工,這就是林牧師的精神。他常是騎腳車跋山涉嶺的去教導、關心這些原住民的信徒。
五、 不妥協、不畏懼
日本時代的台灣教會常被日本人所注意,特別是傳教者,常被認為是美國人的間諜,時時被訪視,有一次被請至派出所去,由日本刑事親自審問,在審問的過程中, 硬要被扣上整個長老教會的牧師都是間諜,都是由美國方面通過總會,直接指派,他說:傳教者皆沒有作間諜的工作,他與日本刑事經過長時間的辯論,皆不被接 受。最後上帝給他智慧,他就問日本刑事說:日本是立憲的國家,是不是所有的重大議案皆要經過開會才能通過,日本刑事說:對!林牧師抓住機會說:長老教會也 是代議制度,一切的議案通過也要經過開會決定才能執行,長老會沒有這個決議,所以所有的傳教師都沒有被派作間諜的工作,這個日本刑事最後無話可說,只好 說:林牧師你很會說話,而無事放他回去了,可見其智慧及勇敢的表現。
六、 會解決問題
他是一個溫和的人,但也不是他什麼事皆可接受,在中部牧會時,有一間教會的執事當出納,卻把自己的錢與教會的錢混在一起,而到年底結帳時,教會的錢卻不足 二萬多元(四、五十年前,那是不小的數目),那個執事又還不出來,那時林牧師就請長執寬容他,在幾年內還清,慢慢還,不要逼他,也不要使他失去信仰。又在 一間教會建堂完成後,教堂內的講台及聖餐桌,卻遲了一、二年仍未完成,一位會友較不客氣指林牧師說為什麼仍未做好呢?林牧師也不客氣回說:去問你的女婿, 因那件事是委託其女婿在做,那個會友當然無話可話。
其實他在牧會的四、五十年的歷程中,在各個地方都與當地的地方人士及政府官員建立好的關係,在推動各項事工時得到地方人士的尊重,他現在已打了美好的仗,相信必有主的冠冕為其戴上,他的風範、盡忠為主、服務人群皆留下美好的見證,願我們思念及學習他的精神、信仰。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