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俊明詩得金曲獎「傳統暨藝術音樂作品類」最佳作詞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李心怡撰 《新台灣新聞週刊》534期 2006年6月15


高俊明為人權坐牢寫詩明志譜成歌高俊明牧師以聖經中莿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的「焚而不燬」精神,寫出「莿芭互火燒」這首聖詩,鼓勵教友為真理勇往邁進而榮神益人。

(2006年) 6月10的第17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牧師高俊明在星光閃閃之中,越加顯得聖潔而平靜。意外獲得的「傳統暨藝術音樂作品類」最佳作詞人獎座,對6月6日生日的高俊明而言,恰好是一份遲來的生日禮物;然而,比起1980年代4年牢獄之災的代價,這份獎座似乎又顯得微不足道了。

接受苦杯 任總幹事19年

「莿芭互火燒,燒到真厲害;總是無燒去,猶原的倚在。

炎火一下過,伊就閣發芽,春天一下到,伊就閣開花。

莿芭互火燒,總是無燒去;聖徒受苦楚,猶原無餒志。

莿芭互火燒,總是無燒去;教會受迫害,反轉愈興起。

咱著愛勇敢,為主來前進,苦難若愈大,咱著愈堅信。」

在高俊明獲得金曲獎最佳作詞的隔日,他在義光教會領著教友吟唱這首創作於獄中的詩歌,悠揚的歌聲之中,時光宛如回到了1980年代那些風聲鶴唳的日子,大家也深深感受高俊明那種勇於承擔苦難的精神。

1970年7月27日,高俊明被選為長老教會總會議長,8月中旬,擔任總幹事的鍾茂成牧師辭職,被提名的繼任人選也一一推辭,當時主持會議的高俊明便說「如果這是苦杯,受提名者,請勿推辭」,因為這句話,高俊明成為新任總幹事,也無意中開始踏入了險境。

「上帝透過這些需要,表達對我的呼召,叫我去做別人不做的事」,高俊明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如同過去擔任原住民巡迴傳道、開闢玉��神學院一般,領導被國民黨政府強硬要求退出「普世教協」的長老教會(因當時普世教會曾建議聯合國允許中國入會),並擔任總幹事長達19年。

助施明德被捕坐牢逾4年

在高俊明任內,長老教���分別在1971年、1975年、1977年提出「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我們的呼籲」、「台灣��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等三次重要聲明,並因此成為國民黨政府的眼中釘,教會發行的台���聖經與原住民��聖經也被查禁。

而擔任總幹事的高俊明,更成為�����治單位跟��的對象,數次面臨被逮捕的危機,也常收到署名「一群愛���的人」的恐嚇信。發表��張「讓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的人權宣言當天,高俊明甚至抱著為台灣、為���犧牲的心情而寫下遺書。

1979年12月10日發生的美麗島事件,則將高俊明捲入更危險的處境,但他說「有幸為台灣下獄,我深以為榮」。施明德於大逮捕之夜脫逃後,高俊明在���聲鶴唳之中伸出援手,協助聯繫收留者,於是被捕下獄,坐了4年3個月又21天的牢。

儘管身陷牢獄,但高俊明夫婦將此經歷當作如火一般的試煉��高俊明在獄中第一����獲准寫信給妻子高李麗珍時,便寫道「在這種環境中能精修��帝的話語,並靜思十字架與復���的真理」,他在獄中照常默讀聖經、低吟聖詩,並將牢房當教堂,��室友當教友���在獄中���福音。

被公認是「聖人」的高俊明極愛寫詩,他透過寫詩,感謝主耶穌的恩典,表達他對上帝的信仰,早年就曾出版詩集「瞑想的森林」,後來在牢獄中,他有更多時��創作,因此寫了許多詩篇,在苦難中一再地感謝主對他的恩賜。

確實,這段期間,他更加感受到親友們的關愛,有屏東的牧師專程開車到台北,只為了遠遠地看他幾秒鐘,教會為他舉行禁食祈禱會,各地都有很多人去參加,親友也都不懼白色恐怖登門關心,而他在獄中的傳教工作,也有很大的成就。

焚而不燬苦難是神的試煉

1982年中,他便在「上帝的旨意最美善」這首詩中寫道「我求主給我一束鮮花,但祂給我又難看又有刺的仙人掌;我求主給我幾隻美麗的蝴蝶,但祂給我 許多又醜陋又可怕的毛毛蟲。我震驚、我失望、我哀嘆!但經過了許多日子,忽見那仙人掌盛開了許多鮮豔的花,那些毛毛蟲也變成美麗的小蝴蝶,飄舞在春風裡。 神的旨意最美善!」

同年「世界歸正教會聯盟」在加拿大召開世界大會,在獄中的高俊明��地���據聖經出埃及記第3���第2節「莿芭互火燒,總是無燒去」,寫出「莿芭互火燒」 這首聖詩給「世界歸正教會聯盟」。他以聖經中莿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的「焚而不燬」精神,鼓勵教友為真理勇往邁進而榮神益人。

長老教會的標�����,正是象徵著「焚而不毀」高潔精神的著火莿棘,代表在迫害中越加堅定,莿棘在羅馬���聖經上直接用台語翻為「莿芭」這個詞。身為上帝的 「奴僕」,高俊明認為任��的苦難都是神的試煉,透過這次他被捕的試煉,長老教會反而因此更團結一致,所以「炎火一下過,伊就閣發芽,春天一下到,伊就閣開 花」。

而詩詞中「聖徒受苦楚」與「教會受迫害」, 也暗示了高俊明與長老教會在國民黨政府政治迫害下所受的苦難。當時,教會與教友們也如同聖詩內容一般充滿關心與信心,長老教會不��拒絕國民黨的威脅、利誘,保留了高俊明的總幹事職位,總會開會時,講壇上也總放著一張空的總幹事座椅,等待獄中的高俊明歸來。

詩意動人被選入新聖詩中

高俊明回憶說,當時「世界歸正教會聯盟」大會先請高李麗珍用台語將這首詩讀給大家聽,然後即時翻譯成英語、德語等語言,最後用聖詩古調「亞伯蘭的上帝」請全體會眾吟唱,大家唱完,都非常感動,有的人還流著眼淚。而後,這首詩廣為流傳,並被選入新聖詩之中。

曾擔任台南神學院院長的駱維道牧師讀到「莿芭互火燒」之後,深為感動,他也為高俊明被關時,他正在美國求學無法參與民主運動而感到內疚,因此1985返台時,便以「哭調仔」的首句譜成這首歌,後來又以對位旋律編成三部合唱。駱維道認為「哭調仔」代表台灣人民不畏強權忍辱奮鬥的精神,也有長老教會「焚 而不燬」的象徵的意義。

這首歌收錄在福爾摩沙合唱團的「源|駱維道合唱作品」之中,高俊明因此入圍金曲獎。談到獲獎,高俊明表示相當意外,他在頒獎典禮前幾天才知道入圍的消息,獲獎後,他除了感謝評審的好意之外,也如過去受苦難時一般,感謝主耶穌的恩典,並盼望上帝祝福台灣人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