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教宣教百年慶典(1965年)

錄自 張瑞雄著《台灣人的先覺-黃彰輝》:望春風,2004年,p.309-317


英人醫師馬雅各來台灣行醫兼宣教是於1865年6月16日開始。到1965年是百週年。最後的十年,也作倍加運動的策劃,於1965年配合於百年盛典裡慶賀。台灣長老教會的慶典,當然是由總會議長來主持,而那一年的議長就是黃彰輝牧師。自從1951年成立台灣教會總會以來,議長寶座都是一位一任,只有黃彰輝是唯一破例地於第四與第十二屆被選當兩次議長。總幹事的職務從1957年開始一直是由黃武東牧師擔任。台灣教會特別推選黃彰輝的用意,是為了要向世界宣揚與感謝黃彰輝瞻前的眼光與領導的能力。大家對於黃彰輝與黃武東的搭配,於1955年提出具體的倍加運動計劃,記憶猶新。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南北兩大會於1951年3月5日合一而成立了總會。其實當時的合一是象徵的性質而沒有帶動全教會的實際連結與動力。不過,成立這一次的合一,就立即『處理』好了參加普世教會協會(W.C.C.)的決意,也傳達給日內瓦的本部。那一年的夏天是台灣教會與W.C.C.關係的開始,也就是黃彰輝帶台灣教會踏上普世舞台的起點。國際性的交流、關心、研究、支援、基金會等等都椄踵而至。這樣台灣長老教會很僥倖地比以『反共護教』為招牌刁撥、分化教會製造混亂的份子,早一步整合步驟而逃脫了災難。那『反共護教』集團是親國民黨、友政權,而且是反台灣的。他們的頭魁是所謂『傳純福音』的麥堅泰(Carl McIntire)。從台灣長老教會參加W.C.C.開始,一直到1965年裡,處處都找著空隙、缺點、與機會大喚不是而加以攻擊。那一些『反共護教』的弟兄們,也時常向政府奏稱W.C.C.是『親共』、『自由派』(指說這一派的人不信聖經的絕對權威,不信神跡,甚至命名為「敵基督」作誹謗) 。

為要使1957年第四屆的總會成為名符其實的總會,南部大會就議決廢除大會而讓屬下各中會直接參與總會,也決定爾後改為每年召開年議會。如此,可說是合一後第一屆的總會裡,選出了黃彰輝為議長,黃武東為第一任總幹事。倍加運動已經進入第三年,大家對於前瞻有共識與自信。

再過八年的1965年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一百週年的百禧年。在1963年第十屆總會議決應隆重舉行紀念大典,並議決邀請各基督教會及團體,共20個團會參加。1964年3月16日長老教會邀請各願意參加的教會及團體代表,在台北基督教青年會召開座談會,至4月15日成立籌備委員會,公推周聯華牧師為主席,方大林牧師為書記,黃武東牧師為總幹事(註一)。許多紀念行事中,設定6月16日至22日為紀念週,分別在台南(16、17日)、東部(19、20日)及台北(21、22日)等三地區舉行。在台南的兩天裡舉行了紀念宣教大會、紀念感謝禮拜、紀念大遊行、倍加運動成就感謝禮拜、紀念音樂遊藝會、紀念歷史文物展覽會等六項節目。其中最精彩有意義的行事就是過去十年來不斷地努力而完成的『倍加運動成就感謝禮拜』,於17日下午在長榮中學體育場,由總會議長黃彰輝主禮舉行。

擔任百週年慶祝籌備會主席的周聯華,有以下關於他所牽連的報告。在籌備會的開頭,就有由創設人萬國教會聯盟麥堅泰(Carl McIntire)的組織ICCC(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uncil of Churches)。(註二)百週年的慶祝行事一開始,周聯華報告道: 麥堅泰親自上任,佩了記者證來督師。第一個消息傳來,有兩位蘇聯代表要闖關。當時我非常篤定,打電話到入出境管理局,報告他們,我已把外交部核准的外賓名單交給管理局,『把關』不是我的責任,請入出境的移民官注意就是了。後來,才知道這幾位是世界長老會(註三)總會的總幹事和瑞士改革會的議長,他們的英語都有些德國和瑞士音,誤認為蘇聯的代表。他們有護照,為什麼不以護照來審核呢?後來,總算他們入了境,但是這僅是困擾的開始。(《周聯華回憶錄》p.271-272

到台南的慶祝遊行的前一天,周聯華被警務總部參謀總長在台北召見。參謀總長要求周聯華作以下四項承諾:

一、 你們可以遊行,不准有任何的聲音;

二、 你們在遊行過程中,不准發任何宣傳品;

三、 台南小流氓很多,你們不准與任何人肇事、打架;

四、 限在當晚十一時結束。

(《周聯華回憶錄》p.272-273)

周聯華回到台南飯店又碰到了棘手的問題,就是飯店的值班人員被告知他們不歡迎蘇聯客人,飯店也已經租滿給客人了。周聯華就堅持要給那兩位貴賓最好的套房,也承受了要叫美國人搬家到另一個飯店。

第二天早晨,他得要應付記者追問『W.C.C.親共』、『蘇聯人來賓』等問題,一直到十點鐘,得要到太平境教會的慶祝禮拜以主席的身份講道。他來不及換衣服,就著用詩班袍上台去講道。(節錄自《周聯華回憶錄》p.274-275)

當晚,在遊行開始以前,把遊行時要分發的傳單全部切碎,又到印刷處所把版子拆掉。遊行隊伍分為每隊200個教友,各由一位教友任隊長管理,作無聲的遊行,連讚美詩也不能唱。不過整個遊行的紀律良好,因隊伍之尊嚴,使領導者心安又佩服。迫至上午11時不到,最後的一位遊行者抵達了目的地,所有的隊伍解散,劃下戒嚴時期的宗教遊行的盛舉,終告成果完善。至於本來預定在花蓮舉行的遊行,雖然得到警察局的准許,慶祝百週年的籌備會與當地的信徒商量後,決定不舉行了。(節錄自《周聯華回憶錄》p.276-277)

為了一百週年慶祝盛典,由國外應邀來台灣參加的來賓約有兩百多名。加拿大長老教會代表團30名,美國長老教會代表團30名,世界長老教會聯盟執行委員及其他各差會議長等約40名,也有來自東南亞姐妹教會的華僑教會代表約100名,都踴躍來台灣參加。 

美國長老教會代表團的領導是當時的總會議長威廉.湯普生,於十幾年後,他受選擔任該會的總幹事。他在一次『教會與人權』的演講中,提及他對於台灣基督教百年慶典的印象,道:

『1965年夏天,內人與我參加由廿七人組成之美國代表團,訪問台灣,參加台灣宣教百週年慶典。我們實在為所遇見的台灣基督徒之熱誠、堅定的信仰而感動,我們也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為慶祝百週年而推動之倍加運動的成功而高興。我們到過台北、台南、高雄、台中、花蓮和其他許多地方,所到之處,我們對台灣人民的勤奮、成就印象深刻。

對我而言,經驗之高潮是在台南。在長榮中學運動場的大聚會之後,成千上萬參加慶典的基督徒組隊上市街,在演奏『我是耶穌基督精兵』的樂隊引導下,提燈遊行。有數十萬的台南市民排列在街旁靜靜地觀看。我的朋友黃彰輝博士,是當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議長,邀請作為美國聯合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議長的我,與他走在遊行隊伍的前頭。當我加入遊行的隊伍時,我感受到濔漫在那情境中的緊張氣氛。

我聽說有關當局很勉強地批准該遊行。它是第一個非由政府自己主辦之遊行。很顯然地,他們擔心它會成為一個政治事件,直至開始遊行前幾小時,政府官員仍一再要求更改遊行路線。遊行隊伍也被禁止唱歌,所以樂隊只好重複演奏同一曲子。有一次在隊伍轉彎的時候,爆出好像槍砲的聲音,在確定是旁觀者放鞭炮之後,大家的憂慮才消除。……』(《出頭天》168-169頁)

六月的慶典以後,八月五日在台中舉行全台灣的主日學大會,八月十九日在台南舉行全島基督教青年大會,又於八月17日至20日,假台南長榮中學體育場舉行紀念運動會。慶祝的諸行事以10月25日至30日,在台南神學院舉行的,第二世紀傳道方策研究會做為結束。受邀參加該會者有各有關差會代表,及國內各教會單位的代表。 

剛好,在倫敦的英格蘭長老教會做海外宣道會幹事的,就是從1948年到1959年住同樓的鄰居,也做過台南神學院副院長的安慕理牧師。他深知整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一百年歷史,也徹底知悉黃彰輝一家的背景。為了英台兩教會寫簡要的歷史,也給台灣教會史料,作展覽之用。為各合作教派及臺灣長老教會準備,於十月中召開宣教百週年的過去與將來的研討會。

為了黃彰輝與夫人慰爾,安慕理做了一椿非常有意義的事給他們作慶祝百週年的禮物。他安排,也從英格蘭長老教會海宣會捐獻給慰爾回台與做總會議長的丈夫一起主持慶祝事宜。安慕理也特地安排出資讓黃家的三男安得烈(Andrew)同行。當安得烈隨慰爾渡英的時候,他才四歲,這一次回台灣他已經是懂事的九歲了。正好從6月到8月是暑假期間,不影響他的功課,也可請親戚照顧三個兄姊們而留在英國。如此黃彰輝的家庭的一半難得在台灣團圓,並且在一起慶祝台灣教會的百週年。

註一:本來另一個台灣最有歷史的真耶穌教會也被邀請參加慶祝籌備會,並且相當踴躍,但因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史以來在神學上與互往上所不能容忍的對立而撤消。

註二:萬國教聯ICCC是不能與W.C.C.比較的,它是小,而且『對全世界的影響力也不大,是一個相當保守,反黑人,反閃族(猶太人),反共產黨的一個從長老會中分裂出來的一個教派。正因為它反對長老會,所以它就要���散長老會。第一個矛頭針對韓國,因為韓國人也相當保守,而��是絕對反共,��以一拍即合,韓國的長老會因此受到極大的傷害。』(《周聯華�����憶錄》p.269)

��三���這是『普世歸正教會聯���』的���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