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瑞仁牧師與百週年慶典的若干回憶

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在慶祝宣教140年前夕,特請阮宗興長老約從加拿大返台的劉瑞仁牧師(曾任台灣宣教百週年南區總幹事)在台南神學院彰輝館舉行一次慎重的專訪,由總會助理總幹事林宗正牧師主持。劉瑞仁牧師亦邀請當年的財務組長蔡虔良長老、承印文宣的泰成印刷所陳榮妙先生、百週年大會紀念歌的作詞者(也是大會活動記者)杜英助牧師,一起來受訪,回顧當年慶祝百週年的一些實況。阮宗興整理 2005年2月5日


■林宗正:列位兄姊平安,很高興在慶祝宣教140年前夕,可以邀請到慶祝宣教百週年的主要同工,除了黃武東、黃彰輝二位牧師已去逝之外,特別邀請台南區的總幹事劉瑞仁牧師,他亦是新樓診所的所長,以及當時的財務長蔡虔良長老。劉瑞仁牧師要來口述有關宣教百週年的事情,其中,有許多值得我們效法學習的地方,足以為展現愛心、信心的典範。

■劉瑞仁:宣教百週年之事,距今已40年了,許多事已然忘記,故特別邀請當年的同工一齊回憶,其中和泰(鵬逞)印刷廠的陳榮妙先生,曾因此事被警總找去詢問;杜英助牧師當時是神學生,專門替我寫稿,故請他們來補充不足之處。回顧我50年的傳道生涯中,我覺得,上帝賜給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二個寶貝,就是黃武東與黃彰輝二位牧師,我敢說,我們台灣長老教會若無這二位牧師,必不能發展至今日之規模,真是要感謝上帝。…關於教會倍加運動,黃武東牧師有將一些資料集成一本長達三萬九千字手寫印製之調查統計報告書,書名叫《台灣宣教》,我記得曾花二、三個月的時間協助他,可惜早已散佚,若有人有的話,希望能獻給總會。在百週年慶典的前二年,也邀請別教派的教會參與籌備會,按《黃武東回憶錄》記載,有20個教派與機構參加,[1]那時大家公推周聯華牧師為主席,宋美齡為名譽會長,但實際上她始終沒有參與,慶祝會當日亦沒參加。我認為,不管是總會級的籌備會或中會級的,都是以我們長老教會為中心在做事,而其它教派或機構不過是當客人而已。台南的部份也是這樣,又因為我是台南區會總幹事,且主要慶祝大典在台南,所以我就說台南的代誌就好。

於是,我們以台南中會為中心,邀請其它教派或機構來參與籌備會,台南的其它教派不多,只有衛理公會、聖公會、信義會、聖教會、安息日會、真耶穌教幾個教派而已,他們非常客氣,僅禮貌性的來參加一、二次會議,因此,籌備會的主席是黃彰輝,幹部也以我們長老教會的人為主。

其間有個小插曲是關於黃彰輝牧師:在百週年慶典的前一年,有些高雄中會的牧師與周金耀牧師來找我說,百週年慶典的總會議長應由黃彰輝來做,但是,若按「慣例」,[2]則應由周金耀牧師擔任,可是周金耀非常顧慮大局的說:「咱百週年慶典會有許多外賓,又因為黃彰輝牧師的英語、海內外的聲望與關係甚佳,所以我一定要退下,他來做議長才對。」是故,要我召開南部四中會中委之聯席會議,──雖然那時,南部大會已經廢止,可還是在南中事務所召開聯席會議,說來是有些鴨霸,于是決議請黃彰輝擔任議長。可是,黃彰輝抵死不從,我記得他還說:「若說會英語才能辦事,那就是迷信!」可最後,經不起聯席會議一致的懇求拜託,他才同意接任議長,這也是他二度議長的原因。類似的聯席會議另有二次:一次是推荐黃永昌長老為總會財團法人董事長;另一次是推荐高俊明牧師為總會總幹事。

由於我是台南中會專任幹事,於是全力投入籌備會。籌備會分幾個部門:總務組、場地組、宣教大會組、大眾傳播組、膳宿組、遊行組、音樂會組、財務組、招待組,名義上,我擔任其中三組的組長,但實際上,每一組我都有參與。慶祝大典之前,黃彰輝牧師找我去拜訪台南市長葉延珪,邀請他在大會致詞,他非常高興,還直說台南神學院的土地原是他祖先之地,要非如此,就沒有新樓醫院與南神云云,因我們是去邀請他,故只好隱忍聽講,最後他還答應要舉辦宴請外賓的「市長宴」。其間,為了讓場面更熱鬧,還商請中國化學、東南製葯在中正路製作牌樓,但因警察局有意見,故與他們妥協,在百週年牌樓兩傍寫上反共抗俄,才肯核准。

至今我還不能理解的是,當時的情治單位,不管是警察局、調查站、警總或憲兵隊等等,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基督徒呢?那時的警察局長叫做李鐵漢,是基督徒;他手下的行政課長蘇欣榮先生,還是我們南門教會的會友;安全室主任、調查站張先生都是基督徒;還有台南警總的頭目,葉先生則是太平境教會的會友;憲兵隊的葉先生也是基督徒。快到百週年慶典時,更有一大堆人來找我,都說自己是基督徒,負責某某單位云云,都向我要資料。那時,我才知道,原來有那麼多的情治單位。

此外,在百週年慶典前,警察局竟通知我說,不准遊行。我心想,慘啦,我們都準備好了要遊行了呀!因為不但我們都安排好遊行的十大隊,連各教會的每個小隊都做好牌子,而且也買好遊行要用的大批的燈籠了。我們這些受過日本教育的人都知道,日本人遊行慶祝時,都是提燈籠的,因此蔡虔良長老就建議,我們也要有燈籠,於是就由各教會登記所需數量,蔡虔良再去鹿港訂製。那時燈籠都已發給各教會了。怎麼辦呢?於是我一直禱告上帝,突然,我想到把「遊行」改個名字,套用日本遊行的名詞,而發明了新名詞,叫做「見証的行列」,意思是,我們把禮拜延續至街頭,而非遊行,所以我就行文警察局說明如此,加上當時台北也在努力協調,於是才准許「遊行」。從這些事,我感受到上帝極大的幫助,在每個時代祂都在帶領,衪不會忽視你的困境的!

當然還有幾件要特別感謝的事,首先是當時電話甚稀罕,台南市才幾支而已,由於蔡虔良長老看我跑進跑出,很辛苦,就建議南中事務所安裝電話,因為他是財務組長,於是安裝二個月的臨時電話,減輕我不少負擔。另外,南神也派10位神學生當助理,協助我辦事跑腿,他們的名字,除了江榮茂牧師之外,我都忘了(可惜他在幾年前去世了),他辦事很勤快。

還有,當時有位南門教會的青年,叫做黃文哲,經營德記牧場,常拿牛奶來給我,說牧師太操勞了,要補身体。[3]看西街的王國宜長老也是這樣,他在葯房,常拿增強体力的飲料給我。

除了總務之外,我還負責場地組,組員包括長榮中學、長榮女中與光華女中,開會的時候,長榮中學戴明福校長說,在長中舉辦百週年慶典很好,可是我們的司令台太小,長中又缺乏經費重建,于是就由總會出資重建,那個司令台就是現在長中仍在使用的那個。施工的叫護匠,他先請蔡老晒建築師設計後才施工,僅拿本錢而已。…

■林宗正:這位護匠就是南門教會施註護長老,他太太叫陳寶珠長老,人都還健在。

■劉瑞仁:接著我們正煩惱在大操場會眾如何坐的事之際,上帝又差遣一個關仔嶺的會友來找我,他的名字我忘了,說只貼補他一些錢,他就在操場架好竹椅凳,果然,因這位弟兄主動要求,只花一點點錢,卻讓會眾在百週年慶典時,都有竹椅子可坐。最後只剩下一個問題,亦即,百週年慶典是在晚上舉行,所以需要電燈,於是施註護長老又立即找了杜翼漢來按裝。此外,還因為長中原來的大門太窄,才在現今��中的大門處拆成為臨時大門呢。如此才一切就緒。

��來,警察局又對我說,我們要預��一次��行,於��交給我一本印刷品,上面印有祕字(圓圈內有祕字),並對我說,這是祕密的資料,��可外洩,看了後,我才明白,那是情治人員的會場分布圖,又基於會場的安全,要求我要����排一個電工技士,控制電源總開關,他們再派三個警員戒護,可謂計劃周詳。不久,又有個警察來�����,百週年慶典那天,我們下午一點就要各就各位了,可是警察局卻不供應晚餐,能否請你們提供便當?但不可讓上級知道。現今大家吃便當吃到怕了,可是古早,吃便當卻不是件小事,這又讓我頭大了,後來,還是蔡虔良長老請阿霞飯店做一百多個便當了事。同時,憲兵隊也說要派三排便衣人員,穿插在會眾之中,我不知道三排是多少人?

■林宗正:一排三班,一班九個人。

■劉瑞仁:因此,憲兵隊向我要來賓證。又說台南市第五分局長是官方的聯絡官,我則是教會的聯絡人,要我不上主席台,與分局長及遊行組總隊長林江津長老同站台下。所以,當日我都沒上講台。蘇欣榮課長則在警察局坐鎮,以防萬一。

此外,另有宣教大會組,因為在616日早上禮拜,共有二百多名外賓來與會,所以,這些工作都由總會統疇分派,是將台南市內的大��會分成16組,包括南神禮拜堂、頌音堂、太平境、東門、看西街、三一、南門、北門、西門、大同、民族路、浸信會、衛理公會、聖教會、信義會、安息日會,每組有一個本地講師,一個外地講師,該教會牧師則當主席。

至於大眾傳播組,則是由教會公報社社長李嘉嵩牧師當主席,該組的主要人物,我想是鄭兒玉牧師,因為該組做事都曾未知會我,而由鄭兒玉一手包辦,導致後來引起「麻煩」的事,呆會再說明。

膳宿組,又分成二組,外賓組由彌迪理牧師負責,本地組由余克賢牧師負責。那時,有透過一位聖經書院的學生,拿到台南旅館公會的名單,不管旅舍大小、價格,包括當時最好的台南飯店等等,再將名單寄給全台各教會,自行訂房。同時,也呼籲台南會友開放自己的家,接待外地信徒住宿。根據《黃武東回憶錄》記載,慶典當日有五萬多名會友參加,除了一些人住在長中、長女之外,幾乎全部住宿會友的家,由此可見當時會友的愛心,實在令人感動。至於外賓的部份,全由彌迪理牧師負責,有些外賓還被國民黨取消簽證,到了慶典前一夜,警察局要求我要提供外賓及住宿旅館的名單,我就向由彌迪理牧師要資料,可他也忙不過來,不理我,我就強調是警察局要的,不能不給,給了警察局之後,換憲兵隊來要名單,調查站也要,只好請神學生再抄一份送去。幾乎是每小時就來要新的名單,煩死人了,可他們卻講得很漂亮,說旨在保護外賓,免遭流氓、共產黨毒手。

是夜,三更半暝時,黃武東、黃彰輝與周聯華三位牧師來敲門說,周聯華牧師差點不能來主持慶典,好像國民黨要抓他,後經協調後,警總才准他南下,又派一名組長保護,免得被其它單位抓走。因此,明天早上7點,要我與周聯華去警察局與局長、調查局、警總一齊開會,會中提出四點要求:第一,遊行時不可出聲唱歌,為防有人會唱日本歌,引起騷亂,只能安靜的遊行。按計劃,遊行中我們要用舊《聖詩》228首〈基督精兵〉的調,搭配特別的歌詞,邊走邊唱,歌詞我忘了,──若有人仍保有歌詞,請提供給總會。第二,不可分發傳單。我說我們沒印傳單,他們說確實有,查詢之下才知,原來就是鄭兒玉牧師印了一大堆傳單,並云若洩漏一張,唯你是問。第三,要求我遊行時,要前後查看,若有身份不詳的人,要交憲兵處理。第四,晚上11點前結束。

之前,就有聽說「萬國教會聯盟」(ICC)組織要來破壞慶祝大會,所以在慶祝禮拜之前,當有人對我說ICC組織的人坐在哪裡時,我即轉告聯絡官,不久,即通知我,已將ICC組織的幾個外國人軟禁在旅館了。

在慶祝大典時,葉市長看見那麼多人與會,竟致辭甚久,不肯下台,從他的阿公與南神土地說起,黃彰輝牧師則在一旁乾著急。葉市長的兒子與我同年,後來在美國洛城受洗。

話說開始遊行時,黃武東、黃彰輝牧師走在最前面,接著是幾百個外賓,最後才是會眾,分十大隊依次進行,由總會青年處長林江津長老為總隊長,各教會青年團契會長為大隊長、小隊長,那種場景,十分令人感動。我則騎車來回巡視,全部隊伍均按規定,靜默遊行,只有台南基督教盲人會與啟聰學校聯合樂隊,這個單位一直演奏唱歌,我告訴會長廖旺說政府規定不許演奏唱歌,他說:「不要緊,死,死我,我不怕死喔!」從長中走到西門路,去到寶美樓,再繞道台南車站,最後由黃彰輝牧師祈禱祝福,遊行才結束。

■蔡虔良:那時候,台南地區樂隊才二團而已,所以有商借學校樂隊協助。…

■杜英助:在長中出發遊行時,最前面是舉牌的人,再來才是黃彰輝,他後面則是樂隊,…(杜英助拿出失傳已久的《基督教在台宣教百週年大典紀念冊》與《基督教在台宣教百週年紀念慶祝大典》二本刊物,於是大家談起這二本書的種種。)

■劉瑞仁:當年所有的印刷小冊子、文宣品、來賓證、音樂會票都由鵬逞印刷的老板陳榮妙負責,我催得緊,他也認真的趕工,有天早上,我急著找他,卻尋不著,工廠員工亦不敢告訴我,他的去向,直到下午他才來找我,說:「劉牧師呀,我險些被你害死!」,…這些就由陳榮妙自己說吧!

■陳榮妙:警察局對我說,凡是百週年的印刷品,都要拿給我看,於是我做一種就拿一種給他們看,當時鄭兒玉牧師拿了不少給我印,大約十幾種。我就對黃武東牧師說,警察局找我去問話呢,黃武東說,不用煩惱啦,蔣夫人的肖像有印在刊物上面,黃彰輝則問,有沒有怎樣?我說,沒有啦,只是這把年紀了,都還沒去過那種地方呀。我也有承印警察局的東西,因此也認識他們,當他們看到我出現在警察局時,還問我來幹什麼,我都不敢說。進去後,警總的人還恐嚇我說,我們已將你的身世都調查清楚了,你要把每一種文宣品都交出來,…

■劉瑞仁:是警總叫你自已去,還是派吉普車載你去?去警察局總局嗎?

■陳榮妙:是我自己去的,去警察總局。那時的鄭兒玉牧師的文宣品,都是「反對這、反對那的」,我還曾對鄭兒玉牧師說,某一句改改吧,鄭牧師則回說:「敢有要緊?」

■劉瑞仁:我記得你曾對我說,你回答警總說:「你們為什麼找我問話呢?你們應該找劉瑞仁牧師才對!要查,查他就好了呀。」對不對?

■陳榮妙:是,是呀,沒錯。他們要我詳細報告印刷數量,生怕我印一萬張,卻只申報五千張,那時確實是大遊行,不知是五萬或十萬人,我曾在土地銀行那邊觀看,那真是靜悄悄的遊行,是我從小到大未曾見過的。

■林宗正:就像剛才說的,前面有樂隊,後面卻靜悄悄的,像送喪似的。哈、哈!

■陳榮妙:那時候,在你看不見之處,「抓爬仔」(Jiau-pe-a間諜)實在很多。…

■劉瑞仁:阿妙(陳榮妙)光印這些資料,也遭池魚之殃,現在我再補充一件事,在慶祝會之前,警察局要我召集接待外賓的神學生,我已不記得,是挑十個或二十個會英文的神學生,負責翻譯,或當導遊。警察局安全室交待我,要把他們集合在南中事務所,且每人發一本小筆記本與筆,交待他們要將外賓的話記錄下來,結束後,要交給警察局。所以,那時我也有幫國民黨做些「抓爬仔」的事。在慶祝大典之後,隔天許多會場辦音樂會或話劇,如東門教會演蘭醫生傳;光華女中有高聰明醫師3B兒童管弦樂團的演奏;長中有各教會的聖歌隊演唱;頌音堂有話劇;赤坎樓的康樂台有高山族歌舞(今稱原住民);南神網球場有布袋戲演巴克禮傳;南門教會話劇;太平境教會有音樂會;看西街是來自菲律賓的嘉南中學的音樂團與和諧男音合唱隊。各場都是義演,免費入場,只有3B兒童管弦樂團的演奏是要付費的,那時竟要了二或三千元,我不付他們即不演奏,於是找黃彰輝牧師商量,他說,給他好了,就付了。這是唯一參與慶典要錢的單位。…

此外,在616~22日假台南神學院舉辦紀念歷史文物展覽會,共分一般文物、醫療傳道、神學教育、教會教育、山地傳道、文字傳道、視聽傳道及迫害史等,吸引許多民眾來參觀。另外還有817~20日在長中的紀念運動會;819日的基督教青年大會;1025~30日在南神召開的第二世紀傳道方策研究會,之後再舉行決心奉獻禮拜,結束百週年慶祝大典。

回想當時,在戒嚴體制及各項設備尚不發達之際,能舉辦空前之大活動,使我有二項很深刻的體驗:第一,耶和華以勒(佇耶和華的山欲備辦),在欠缺不足時,就有人伸出援手,協助解決問題。第二,同工合作無間:亦即上位者肯授權,同工間彼此信任,所以雖然困難重重,做起事來卻都很順利。

以上就是百週年慶祝大典的經過情形,當然仍有許多都已忘了,特別是《基督教在台宣教百週年紀念慶祝大典》一書,我找了許多地方卻都找不到,很傷心,好在後來賴永祥教授給我一本,今天與杜英助牧師談的時候,他說他不但有這本,還有另一本《基督教在台宣教百週年大典紀念冊》。我看了之後才知道,杜英助牧師那麼厲害,原來百週年的紀念歌的歌詞是他作的呢,現在,請他自己來談談。

■杜英助:慶祝百週年時,我有在《台灣教會公報》、《瀛光》、《福音報》、《天僑新聞》看到啟事,說要徵求紀念歌詞,還要求要有教會性、歷史性、培靈性、鼓勵性,也要包括倍加運動。那時,我在「南神」剛讀完二年級,去東海進修,有選讀中國詩詞,故就採唐詩體裁,將過去的歷史、倍加運動及將來的展望,分三段描述於歌詞中。投稿後,黃武東牧師發現我的聯絡地址是「南神」,就向黃彰輝牧師說這事,於是黃彰輝牧師在早上禮拜後就問大家說,寫這首歌詞的人,今天有沒有來呀?請起立讓大家認識一下。黃彰輝牧師覺得很有面子,也很光采,就吩咐梅佳蓮姑娘加緊練習教唱。之後,黃武東牧師發500元獎金給我,黃彰輝牧師亦要總務再加發500��獎金。

■劉瑞仁:總會發500元獎金,「南神」發500元��金,���1,000元獎金。

■杜英助:還為配合本色化的觀念,歌曲採平埔調。

■���瑞���:杜英助還是神學生時,就很勤快,常跑來找我問有什麼可以報導的,也很認真的寫稿。現在,仍有許多人對我是知其名不知其人,都是因為他在《天僑新聞》的報導。所以,他的歌詞不是隨便亂寫的。

■劉瑞仁:剛才有談到市長答應要舉辦宴請外賓的「市長宴」之事,當時梁秀德牧師的女婿許嘉和先生擔任臨海飯店的經理,所以就在臨海飯店舉辦「市長宴」,可是宴會時,市長不知何故沒出席,而市議會議長、情治單位的都來了,於是黃彰輝牧師就一一介紹外賓,並要我介紹出席的官員,官方告訴我說,云:「諸位長官」,請他們站起來,即可。

■林宗正:特務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劉瑞仁:那天,我就負責講那句話而已。飯畢,許先生拿帳單給我,我就憨憨的簽了。原本市府說是要將餐費分三單位支付,可是,後來卻只收到一份,其他二單位則拒付,都說沒經費,於是告訴黃彰輝牧師,他說,只好由南神與南中買單。說是「市長宴」,卻只付三分之一的費用,真是很野蠻。

當時美國教會曾經派人全程拍攝16厘米的有聲電影,後來也曾拿來總會,我曾親眼目睹,從大典到遊行到市長晚宴都有記錄,可惜不知是哪個單位拍攝的,應該可以查查看,看能否拿得到。

■林宗正:這個,我回去總會時,可以查看看。

■杜英助:那時,台北的慶祝會「台視」也有報導。

■劉瑞仁:這些慶典之後,翌日還有「倍加運動成就感謝禮拜」,是純粹長老教會內部的慶祝,身為基督徒,這項才是最重要的。所有「倍加運動」設立的教會,都排列舉牌,將成果獻給上帝,那才是最感動人的。我認為,若沒有「倍加運動」,那麼,百週年慶典不過是一場「熱鬧」而已。

■林宗正:今年的140週年,亦有「萬人歸主」的運動,要將成果獻給上帝。不過我想,像過去那樣,新設的教會一間一間的走出來,或許較振奮人心吧!

■劉瑞仁:是呀,那日就像奧運的各國選手,舉牌一個一個走出來一樣。喔,實在令人非常感動。我剛才有說,上帝賜給我們台灣長老教會二個寶貝,就是黃武東與黃彰輝二位牧師,一個對內,一個對外,搭配無間。上帝要用我們做工的時侯,絕對不會把我們擲在那裡,祂一定做好預備,像替摩西準備亞倫一樣,上帝都會在每個時代,每個地方預備祂的工人,所以我們要勇敢為主做工。最後,我還是要呼籲,若有人擁有黃武東牧師的《台灣宣教教勢報告書》或其他文物,請奉獻給總會,保存在歷史館裡,這是我們的寶貝。

■蔡虔良:剛才劉瑞仁牧師說的百週年慶典,不只是熱鬧,而且十分轟動,甚至國民黨政府還說「教會要造反」,在遊行時,劉瑞仁牧師走在前面,或許不知道,可我走在隊伍後面,就看見許多「便衣」情治人員,從他們的眼光來看,你們教會實在太有實力了,所以才到處找你們的麻煩。至於其他教派,除了聖教會之外,幾乎都是從中國大陸來的,當然我們也不要區分台灣的基督教與大陸的基督教,所以才禮貌性的邀請他們共襄盛舉。在慶祝大典之外,若無「倍加運動」的成果感謝禮拜,就是一場熱鬧而已。剛才林宗正牧師有提到140週年,有「萬人歸主」的運動,若非如此,而只是喧嘩熱鬧,而沒實際的成果,有什麼用呢?像近來教會流行愛餐一樣。甚至,有些牧者還認為,教會人數減少是趨勢,許多教會都一樣呀,這真令人痛心。…

■林宗正:今天,我很感激四位前輩述說過去的種種努力,我想說的是,第一,在1945年,亦即設教80週年時,國民黨政府來台,又約在1950年時,就丟掉中國大陸了,之間其他教派亦都撤退來台,同時大量的國外物資也開始湧入,於是,我們教會被叫做「麵粉教」,可是我們透過反省,拒絕再做「麵粉教」,反而開始籌畫「倍加運動」,所以,在百週年時,才有成果奉獻給上帝。剛才蔡虔良長老說:國民黨政府還說「教會要造反」,是因為他們發現長老教會真的釘根於台灣,僅數年間人數就倍增,實在嚇一跳。第二,剛才有提到「倍加運動」是高雄地區發起的,今年140週年的「萬人歸主」的運動,也是高雄地區最熱心,光是高雄中會與壽山中會就認領五千人了,是有計劃性、策略性的在做。第三,當我受托做140週年之際,深深覺得牧者要自我反省檢討,應從牧者的靈命更新做起,期待可以有另外一個「倍加運動」,而它的影響力,就不會是加倍而已,可能是四倍或六倍,希望諸位前輩能在主前代禱,這是我的期待。

■劉瑞仁:聽到林宗正牧師的一番話,我真的很高興,也盼望我們慶祝140週年之活動,可以成為邁向150週年的前哨。我再補充一件事,在6月慶典之後,還特別於10月在新竹召開檢討會,那時彌迪理牧師說,國民黨政府會怕我們教會的原因是,美國CIA剛在越南「推翻」吳廷炎政府,所以國民黨怕CIA會化身成二、三百名外賓,再配合內應、傳單,而於慶典那夜反蔣,聽說他們也有所根據,…

■林宗正:我也曾聽說過。

■劉瑞仁:他們怕CIA與咱台灣長老教會結合,可是我們教會有很純正的信仰,彌迪理牧師又說,正因為我們「乖」,國民黨反而更怕我們,例如,慶典那天早上,他們才對一個35歲的少年家仔劉瑞仁交待說,你回去要如此如此這般,結果竟然沒半張傳單走漏出去,而且,慶典那夜也很平順,這連國民黨也做不到呀,他們以為咱台灣教會不會組織,不料僅對一個35歲的少年家仔傳達而已,竟能貫徹執行在五萬人的聚會中,所以國民黨更怕我們,說長老教會的力量實在很大呀!

■杜英助:曾聽賴炳烔牧師說,在台北的慶典上,台下也有二百多名情冶人員攜槍帶械,如臨大敵。

■林宗正:聽說他們把部隊藏在勝利與忠義二國小。   

■劉瑞仁:我所知道的就僅是會場的情形而已。

■杜英助:在百週年後,長榮中學增加了許多教官,因為我們有許多大活動都在此舉行,所以國民黨政府認為長榮中學是長老教會的大本營。長中早上的禮拜,大都邀請市內牧師主理,有的教官聽完後,還會要求以後不准誰來講道,也有的教官聽完後,對蘇校長說,怎樣才能加入教會?很有趣。


[1] 這二十個教派與機構分別是:台灣聖公會、中華基督教衛理公會、基督教台灣信義會、基督教浸信會台灣省聯會、台灣聖教會、門諾會、行道會、安息日會、宣道會、國語禮拜堂、凱歌堂、台灣福音聯誼會、聖經公會、遠東歸主協會、中國主日學協會、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華基督教女青年會、中國平信徒傳道會、台灣基督教視聽聯合會、東海大學。

[2] 這「慣例」是,總會議長一職,由南北輪流擔任,當時周金耀牧師是副議長。

[3] 黃文哲於1993年復活節凌晨病逝美國洛城。